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五一 正义魔女的审判领域与真正的大招
    “我现在的身体裹着龙皮,流着龙血,等到我的灵魂转为龙魄的时候,我就会成为超越人类,甚至超越龙族的龙骑将!”

    琪迪娜用手探进胸前的伤口里,拉出一条游动的白焰,瞬间凝结成更粗更长,如长矛般的武器。

    “我付出了许多,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要我回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可以偿还我失去的东西了!”

    白焰长矛突刺,卡塔蒙的淡紫光剑完全格挡不住,他的荆棘圣盾也在一连串刺耳的锐利响声里尽数破碎。炸出的神力冲击将他推得翻滚不定,一直摔倒了机身后面,狠狠撞在尾翼上。

    小小的沙丁鱼战机高高昂首冲向天空,即便失去了螺旋桨,惯性仍然在转化能量。

    琪迪娜自机头跃起,白焰在她两肋浮动,凝结出像是龙翼的火光。

    她长矛高举,落向几乎被撞晕了的卡塔蒙。

    “向你的信仰你的爱告别吧卡塔蒙!只有你死掉,我才能拥有更浓烈的憎恨,才能继续走下去!”

    卡塔蒙努力撑起光盾,可敏感部位的强烈疼痛却让他意志涣散,难以汇聚力量。

    “这真是太尴尬了”,卡塔蒙暗自呻吟:“我可不想捂着裤裆死去啊!谁特妈把尾翼做成倒y而不是正y的……”

    光焰长矛自头顶落下,卡塔蒙意识恍惚,记起是根据自己对风洞数据的计算,选择了这样的尾翼方案。

    “律令……震慑……”

    远处响起一声脆喝,灰白光焰像是坠入了泥炭里,被一层琥珀光芒罩住。琪迪娜身体一僵,连人带矛静滞在空中。

    “律令……审判……”

    声音从千米外近到百米外,一个高挑身影由三对巨大羽翼托着飞临,光剑劈下一道似乎足以分解天地,让一切罪恶蒸发的力量。

    “传奇——!”

    极度的恐惧在琪迪娜灵魂深处沸腾,也带动了一个龙魄随之震动。

    在夜幕中如夜色与夕阳混合的神力光彩眼见就要将琪迪娜焚作飞灰,自已经飞远的战机上响起卡塔蒙的高喊:“别杀她啊殿下——!”

    神力光彩黯淡几分,没有轰在琪迪娜身上,而是散作丝缕,将她包裹起来。

    紧接着,远处天空燃起更明亮的灰白光焰,还响起满含挑衅和战意的龙吼。

    自灵魂链接中涌来滂湃之力,被暗色神力裹得如光茧的琪迪娜有了动静。缕缕白光透出光茧,再猛然炸裂。琪迪娜一跃而出,背上的光焰小翼挥舞着,头也不回的飞走。

    来人看看那个非人非龙的怪物,再看看前方尾翼上骑着个人,还打起了转的沙丁鱼战机,嘁了一声,转向战机。

    如六翼天使般的精灵踩住战机让它不再翻滚,将趴在尾翼上那个可怜人拉起来。

    卡塔蒙喘着大气,艰辛的道:“对不起,奇丽殿下。那是我的……姐姐,我总还抱着一丝希望想拯救她。”

    奇丽顿时记起了情报局的资料:“你的姐姐,就是弥尔霍斯的部下,钢龙扎塔克埃隆的伙伴琪迪娜啊……”

    她点点头:“如果有那样的可能,我们都会尽力去做的,不要说对不起。”

    瞅了瞅他捂着裤裆的姿势,奇丽担忧的问:“你自己……没问题吧?”

    “没有问题!我能把沙丁鱼降下去!”

    卡塔蒙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面都丢光了,居然在奇丽殿下面前捂裤裆。

    但特么真的痛死人了啊——!

    “那就保护好自己吧,这里交给我了。”

    奇丽把他拎进了驾驶舱,战机没了螺旋桨,浮空炉还是好的,这家伙还是工程局的人,把飞机降下去不成问题。

    “殿下……”

    卡塔蒙的语气含着来自心灵而非*的痛苦:“如果她已经真的不是人了,就请殿下解决掉她吧。”

    奇丽笑道:“就算不是人了,也不等于就远离了大同主义道路,更不意味着可以逃脱赤红正义的审判和净化。”

    奇丽扇动光翼,体型小巧的蓝龙飞过来迎接,看着人龙一体飞向远处那片光焰,卡塔蒙如释重负的吐了口长气。

    结果还是没能自己解决掉问题,不过不要紧,费共是个大集体,所以……就交给奇丽殿下吧。

    真正要紧的是赶紧降落好擦药啊,拖久了那玩意坏掉会影响终身幸福的!

    这边载着奇丽飞向钢龙的蓝龙开始当起了导航仪:“距离目标七千米、六千五百米、六千米……前方空域复杂,没有足够的停龙位,建议将龙停在……哎哟!”

    奇丽飞到他头顶踩了他一脚:“知道刚才那个家伙为什么能开着战机跟钢龙打得有声有色吗?因为他不但不回避自己的人生之痛,还勇敢的冲了上去,就算最终没能自己解决掉,但他心中的那道槛已经迈过去了。”

    “刚才你也在好奇,作为一匹感受到巨龙气息就会四蹄朝天的龙马,小灰为什么能勇敢的跟飞龙战斗,也是因为它不再回避横亘在人生……不,马生前的挑战。”

    “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哈利,勇敢的冲上去!跟那头曾经是你噩梦的钢龙战斗吧!”

    哈利苟斯扇动翅膀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可飞行速度却降低到了一半,他惊恐的嚷道:“我、我还是未成年龙啊!那家伙有我的十倍那么大!”

    奇丽叹道:“你是上位龙族,连上位龙族应该有的自尊和骄傲都没有了吗?”

    哈利苟斯振振有词:“咱们费共不以出身论贵贱!”

    “你什么时候加入费共了?”

    奇丽嘀咕着,却并不着恼,她其实只是在拿哈利苟斯打趣,脑子里却在盘算着形势。

    前面那只钢龙显然就是之前跟凯瑟琳战过一场的扎塔克埃隆,它仍然不是传奇,这里也不是高空,它跟沙丁鱼战机周旋了好一阵,消耗了不少力气,即便麾下的飞龙已经溃败,仍然没有退却,它显然是在打其他什么主意。

    联系上缇娜在这家伙后方几十公里外发现的怪异信号,奇丽隐有所悟,这家伙莫非是想玩……诱敌深入,然后伏击?

    这似乎太明显了点吧?

    那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它吧!

    打定主意,正要让哈利苟斯这只软蛋“停龙”,蓝龙却加快了速度。

    “奇丽姐姐,我想通了!”

    蓝龙的稚嫩语调含着满满的决心:“我不能继续逃避!我要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我要冲上去吐它一口龙息!”

    远处的钢龙背上,借着灵魂链接之力奋力飞回来的琪迪娜喘着大气传去意念:“谢谢你扎塔克,我们赶紧走!他们的传奇来了,是最强的一个!”

    “不要谢我,你死了我的灵魂也会受伤的,而且你也证明了你的可靠”,扎塔克埃隆在心灵中轰然回应:“你的灵魂波动,跟我更加同步了,下一个步骤的成功率也大大提升了,至于这个传奇……”

    它有些狐疑:“她的神力光彩好奇怪,真的比之前那个像是混合着破坏和杀戮神力的传奇还强吗?”

    琪迪娜说:“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这个是正义魔女,很少露面,正义神力你该知道……”

    钢龙也心生怯意:“的确,正义……是人类可耻的窃取了白金龙神巴哈姆特的力量。咱们向伏击圈撤退,她要追正好……”

    话没说完蓝龙的身影出现,一边飞一边捏着小嗓门咆哮,发出带有明显奶气的龙吼。

    钢龙的竖瞳瞬间血红,哪怕琪迪娜安抚都平复不下来。

    伸直龙翼百米长宽的巨龙用高亢的龙吼回应,朝着蓝龙冲了过去。

    “我要将这个可恶的家伙撕成碎片吞进肚子里——!”

    自灵魂链接中传来钢龙癫狂的意念,琪迪娜顿时明白,来自上位龙族的藐视戳中了扎塔克灵魂中的疮疤,它就是通过一次次跟上位龙族的疯狂战斗才渐渐强大起来的。

    “扎塔克,我们其实是同路人啊……”

    不再努力平复这种癫狂,琪迪娜敞开灵魂,迎接着这样的波动,渐渐的人龙一体。

    钢龙猛冲而来,原本如雨燕般轻盈飞翔的蓝龙,翅膀一下子变得滞重。

    没等奇丽称赞他,蓝龙猛然闭眼刹车,离着钢龙还有好几百米,就胡乱喷着寒冰龙息,翅膀也奋力拍打着,像是已经陷入了艰苦卓绝的战斗。

    又一脚将他踩醒,蓝龙叫道:“喷中了吗?打中了吗?”

    睁眼看到巨大的钢龙几乎遮蔽了天幕,蓝龙脑袋上和脖子后的鬃毛都炸了起来:“啊啊啊——!”

    “退下去!”

    奇丽踩着龙头高高飞起,在空中喷发出所有力量,拉伸为百米高的光翼天使,领域展开,将钢龙罩在了里面。

    钢龙与琪迪娜身心同时一震,生出灵魂被完全无法抗拒之力拖到了刑具上的感觉。

    一缕缕灵魂被冰冷的刀锋切下,化作一个个身影,绕着他们旋转。

    钢龙扎塔克埃隆看到了它的母亲,看到了它的兄弟姐妹,看到了龙域里所有它曾经见过和恨过的同类,甚至见到了浑身包裹着金黄鳞片,如神祇般威严的注视着它,令它心中同时交织着憎恨和敬畏的父亲。

    它的母亲撕咬着它:“你不该生下来,你不该有金龙的血脉,你有罪——!”

    它的兄弟姐妹撕咬着它:“你侵夺了我们本该得到的宠爱,你有罪——!”

    各色巨龙撕咬着它:“区区钢龙也想传承金龙的血脉,你有罪——!”

    父亲一口将它吞下:“我还以为能得到一个特别的品种,至少灵魂能够自控,没想到还是摆脱不了低等龙族的愚昧,你有罪——!”

    这些讨伐完全无法激发它的愤怒,因为这是它的本心,是根植在它灵魂中的伤痕。它曾经靠这些伤痕不断战斗,不断强大,但此刻这一个个伤痕反过来吞噬着它时,它完全无法抵抗。

    每一个身影都是自灵魂中分离出的一股力量,让它变得虚弱而寒冷,它无助的四下感应着,寻找可以依偎的温暖。同时它也预感到,某种审判即将来临。

    就在它几乎快要放弃了的时候,一个弱小而柔软的灵魂跟它紧紧靠在了一起。

    琪迪娜看到了她养父,看到了雷兹林和卡塔蒙,看到了所有伤害过她和她伤害过的人,也看到了所有曾经给过她温暖的人。

    每一个人都在呼喊着:“你有罪——!”

    因为在她的灵魂深处,所有人都被她踩在了脚下,她建造的灵魂世界,所有人都是铺路石和墙砖。

    她赤果的灵魂无法否认这些指控,于是他们自灵魂中分离,让她的灵魂世界轰然坍塌。

    她孤独而仓皇的寻找着,寻找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温暖,同时等待最终的审判。

    然后她跟一个并不强大的灵魂靠在了一起,灵魂链接就像是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彼此,让热量在一人一龙的灵魂里传递着。

    “扎塔克,我们真是弱小啊……”

    “是啊,琪迪娜,我有些后悔了……”

    钢龙扎塔克埃隆和琪迪娜的身影被定在半空,自天顶洒下的昏暗辉光渗入他们体内,将他们的灵魂一缕缕分解。

    即便是执掌异常之力,临阵突破到传奇的罗姆罗斯,在正义魔女的审判领域下都无法抵挡,还没到传奇的一人一龙,弱小得连一丝抵抗都没有,在领域里静等裁决。

    即便是龙族,只要是生灵,是父母生养,有着同类的生灵,都无法摆脱社会之力。

    哪怕最终成为挣脱了社会的强大存在,铭刻在灵魂中的情感都来自这样的力量,所拥有的力量也是这种力量的推动或者逆反。

    赤红正义的审判领域,就是从灵魂中剥离这样的力量,让人直面失去所有关联后那个空空荡荡,明明白白的自己。

    有多少爱,有多渴望他人的认同和赞许,这个自己就有多强大。

    有多少恨,有多强烈的享受他人的痛苦,这样的恨和痛苦就会回馈到自己,这个自己就有多弱小。

    现在这一人一龙,只剩下彼此。

    在奇丽的感应里,这是一幕对他们来说异常讽刺的景象。两个都憎恨着世界,将力量作为秩序之源的灵魂,在这一刻紧密的依偎在一起,产生了他们原本不屑甚至痛恨的感觉。

    这不代表她会怜悯他们……

    “律令……”

    她准备一气呵成解决他们,如果他们的灵魂足够强韧,她带着的核晶或许能给他们新生。

    “最终审判”四个字在心底翻滚,即将牵起磅礴神力时,缇娜的呼唤忽然在耳边响起。

    “仙人掌基地上空两万米发现浮空舰!之前是隐匿状态!”

    奇丽抽了口凉气,所以,那才是弥尔霍斯的真正后手吗?

    “律令……审判——!”

    减掉了两个字,力量也减少了大半,昏暗神光轰过去,层层龙鳞炸裂,道道深痕绽裂,几乎将钢龙的身躯撕成几块。

    钢龙发出似乎要撕碎空气的凄厉嚎叫,喷洒着龙血,带着琪迪娜栽向地面。奇丽却顾不得去检视战果了,招呼蓝龙,急速向南面赶去。

    如果弥尔霍斯坐镇浮空舰的话,那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招,她必须保留足够的力量。

    钢龙在地上砸起老大一团烟尘,之后久久没有动静。

    几架三文鱼战机绕着那团烟尘转了好几圈,等烟尘散去后飞得更低,想查看这只巨龙的情况。

    他们愕然的发现,巨龙消失了,地上的大坑灌满龙血,延伸出两行猩红脚印,一深一浅的没入林木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