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我不是诸天〕〔修真重启之我自张〕〔零一队长〕〔老婆,求领证!〕〔量子意志〕〔欧皇崛起〕〔花都最强医神〕〔宗主人呢〕〔偃者道途〕〔纵横五千年〕〔江鱼郑萱〕〔富豪继承人李凡免〕〔末世炮灰养娃记〕〔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李凡〕〔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林雪薇楚炎〕〔校园修仙武神〕〔华娱之闪耀巨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五九 弥尔霍斯的真正力量与秋天的榔头
    烈风峭壁,半身人传奇在地下洞穴里来回踱步,背着手佝偻着身子,显得心绪不宁。

    这处洞穴相当宽广,四周还立着足有四五个半身人那么高的雄壮半龙人,让小小的本身人在巨人殿堂般的空间里异常渺小。但他的踱步声就像是整个空间的中心,半龙人的粗浊呼吸像风声一样只是背景。

    迪欧托的飞舟部队黎明出击,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仍然没有一点消息。

    按照飞舟的速度算,就算他们在克斯特西边打了两个小时,到现在也该返航了,却没有一架飞舟回来。

    迪欧托带着他给的传讯戒指,不管是胜是负还是出了其他什么事,总该说一声吧,结果没一点消息。联系过好几次了,迪欧托的传讯戒指毫无反应,这该死的亚空间风暴,让他都不清楚那枚传讯戒指是不是失效了。

    这种状况他其实也有所预料,出发前还给了另一个家伙传讯戒指。那家伙是他秘密安排在迪欧托手下监视飞舟部队的,结果同样失联了。

    弥尔霍斯都产生了一丝错觉,他其实并没有派出飞舟部队……不,他其实并没有飞舟部队!

    “肯定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

    已经过了设定的最后时限,飞舟还是没回来,半身人的心跳有些加快。

    他朝殿堂外走去,一队半龙人举着秘银大砍刀,像是一整堵高墙立柱的跟在他后面,在殿堂中踩出轰隆的脚步声。

    跨出足有高高的拱门,来到更为壮阔的巨大洞穴。数百米高的石壁顶端积起了氤氲雾气,如云层般扣在足有十多平方公里,像是地下世界的天顶。

    拱门外是孤悬在洞壁百米高处的石台,弥尔霍斯在高台上俯瞰下方,无数团篝火在洞穴中如星光般闪烁跳跃。

    半龙人护卫在他身后立定,这些护卫浑身被鳞片包裹,脑袋也是龙头,却长着人类的四肢,用下肢拖着粗短的尾巴直立行走。大砍刀的柄端同时顿地,它们仰头咆哮,如石头落入水潭,在洞穴里荡开一圈涟漪。

    无数鳞片反射着火光的半龙人以篝火为中心站了起来,齐齐看向高台。数千双或猩红或澄黄的龙瞳汇聚在半身人上,此起彼伏的咆哮如潮水般回荡不息。

    “准备开饭,日落的时候出发!”

    半身人张嘴,喷出几乎肉眼可见的激波,用龙语向这支半龙人军队发令。

    原本的计划是袭击运输队,验证飞舟部队的战斗力,同时消灭赤红教会的空中主力。

    等飞舟返回巢穴,稍加休息后,再度掩护他积攒出来的这支地面部队,向赤红教会发起总攻。

    用残存的飞龙佯攻机动要塞工地,用一部分飞舟压制赤红教会的飞机巢穴,浮空舰、精锐飞龙和另一部分飞舟掩护巨龙巢穴降下,将这支军队投放到赤红教会的老巢贝塔城。

    主人规定的时限快到了,在获得更多援助前,他必须将手里所有砝码砸下去。这支数量接近一万的半龙人大军,就是他一直忍着没丢出来的底牌。

    龙族的繁衍能力是异常可怕的,扎塔克埃隆的最大意义并不是战斗力,而是繁衍工具。那两头母铁龙生出了数以万计的龙蛋,就像傀儡兵营一样,源源不断的生产着白钢飞龙、铁锈飞龙和这些半龙人。

    正常情况下,龙族之间交配生下的龙蛋只会孵化出雏龙。绝大部分雏龙会因龙魄与血脉的不匹配而早早夭折,或者成为兄弟姐妹甚至父母的食粮。侥幸存活下来的,绝大多数也熬不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雏龙生长期。

    只有那些血脉纯净,或者龙魄与血脉高度同步的幸运儿,才会被父母悉心呵护,最终成为龙族的一员。

    作为龙脉术士,弥尔霍斯有幸获得了龙族繁衍的各类绝密知识,他的主人也给了他神奇药剂,让他可以靠几只低等龙族,短时间制造出一只可以征战天空和大地的军队。

    不管是白钢飞龙还是铁锈飞龙,都是由龙蛋劣化而来的。这些半龙人同样来自龙蛋,不同的是通过特殊方法和药剂中和,混合了人类血脉。药剂里加点腐化心智,控制心灵的料,确保只服从于他,更是必要的步骤。

    之前跟赤红教会鏖战天空,仅仅只是前奏,现在,是时候让他们认清弥尔霍斯的真正力量了!

    这些半龙人最低都是三级,再加上强横的身体和龙族的抗魔特性,每一个都是媲美四五级英雄的强大存在。放在旧时代里,寻常一支冒险者队伍,都未必能干掉一个半龙人。八千半龙人组成的大军,足以扫灭一个国家!

    当然半龙人也有很大缺陷,和那些由劣化龙蛋孵育出的飞龙一样,生命只有三五年,等于一次性消耗品。

    飞舟没回来是个不祥的征兆,但抢在坏事发生前先动手,胜利的天平还是会向自己倾斜的,毕竟罩着自己的那一位,是完全超乎常人想象的强大存在。

    “再多派一倍的空中哨兵……”

    弥尔霍斯心中的不安消散了大半,但谨慎的天性没有让他完全忽视可能出现的意外。

    他转身吩咐部下,背后精心挑选出来的高大护卫,龙脸上一片茫然。

    “该死,忘了这些家伙的脑子跟石头差不多……”

    弥尔霍斯抹抹脸,用魔法传讯向他的人类部下传令。

    他也没忘了把其他事情交代清楚:“把那些食物都牵到下面来,那些附庸,也通知他们做战斗准备。”

    说到附庸,弥尔霍斯想起了前几天见过一面的那个人类魔法师,叫什么来着?

    名字没印象了,但半身人还是深深记住了这个人,不仅因为他是琪迪娜的弟弟,还因为他居然带来了一只装备精良的狗头人傀儡部队,一看就是阿特拉斯丢下的残兵。

    那个家伙算附庸吗?

    半身人想了想,觉得应该算成扎塔克埃隆和琪迪娜的人。在完全榨干扎塔克埃隆的价值之前,还是不要让他有所怀疑的好。

    他对部下补充道:“那个狗头人……领主,你们别管。”

    挠了挠头顶,半身人又加了一句:“从食物里挑一些年轻女人,送到我那去,记得要屁股大的。”

    ………………

    烈风峭壁是烈风山脉的最高点,嶙峋石峰直插天际,周围环绕着几片高低不一的谷地。

    最低处那片开阔谷地的边缘,草草铺开一片帐篷,人类、半精灵、灰精灵、狗头人来来往往,看起来跟分布在谷地四处的其他营地没任何不同。

    营地背靠的山壁上,几部狗头人装甲摆出哨戒的姿势左右张望,这也跟其他营地一样。这片谷地里都是侯爵的附庸部队,彼此间争执抢劫甚至大打出手都是寻常事,相互都异常戒备。

    不过装甲里不都是狗头人,一部装甲里缩着个半身人,通过改装了的视野观察天空。

    三只飞龙从远处的峭壁上升起,飞到半空就消失不见,这部装甲急急下了山壁。

    “弥尔霍斯又加派了三个隐身的哨兵,现在天空中总共有七个哨兵……”

    半身人向蝙蝠报告,达米娅点头,看向衣衫褴褛,满面脏污的灰精灵:“娜娜丝,把消息发出去。”

    前几天由情报局护送,加入到这支队伍的丝丝魔女按着丝丝电台开始发报。

    又一个告死者进了这座经过伪装,还有禁音和放魔法视野窥探的帐篷。拜克斯特人的落后社会体制所赐,他们做的遮掩都被视为提防其他领主,而不会被怀疑是间谍。

    “敌人开始大规模转移奴隶了,好像是要押到最底层去”,告死者说:“可惜我们还没搞清楚弥尔霍斯在下面养着什么怪物,只是依稀听到传令者说漏了嘴,把奴隶称呼为食物。”

    “可能是其他巨龙,那么确定了,这些奴隶是用来吃的”,达米娅咬牙道:“但我们没有时间查探清楚了,好几千人类啊,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活活吃掉。”

    旁边的雷兹林觉得该说点什么:“抱歉,我没在琪迪娜那里打探到这事。”

    达米娅摇头:“不要自责,这几天你带着咱们混进这个地方,已经立下了大功。”

    蝙蝠试探着说:“我们……先制造点混乱?”

    雷兹林的这支狗头人部队,刚到烈风山脉外,就被弥尔霍斯接纳了,直接拉到峭壁下的谷地待命。

    在这里他们发现弥尔霍斯其实有不少地面部队,而且还在作着战斗准备,另外还关押着好几千人类奴隶。此外烈风峭壁之下还有复杂的地下构造,弥尔霍斯在下面养了什么怪物,人类奴隶应该就是给地下的怪物当食物。

    这些情况连同烈风峭壁周边的地形,以及弥尔霍斯的浮空舰、飞龙巢穴位置等情报,都通过娜娜丝发送回去。现在娜娜丝更直接与榔头行动的指挥部保持联系。

    混血灰精灵达米娅沉吟了一下,叹道:“不行,这会让整个行动发生巨大变化,原有的安排都要重新调整,我们不能冒险。”

    正在为难时,娜娜丝忽然喜悦的低呼道:“收到暗号!”

    “秋天的榔头在漫长的哭泣……”

    “用冰冷痛苦的气息伤我的心……”

    小姑娘用脆嫩的语调念出诗歌一般的语句,虽然完全不懂为什么要用这样的隐语,但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部队十分钟内就会赶到。

    “马上行动!”

    达米娅果决的下令,让接触过凯瑟琳的人感受到了极为相似的气息:“部队进入掩护阵地,准备在第一阶段结束后抢占阵地。蝙蝠你带着侦查小组就位,跟指挥部保持联系,随时修正和补充情报!”

    人们都动了起来,雷兹林也奔出帐篷,招呼咕嘎和几个狗头人军官,让他们集合队伍转移位置。

    布置完后,抬头看看谷地上方某处峭壁,雷兹林心头一沉。

    琪迪娜还在那里,跟那头已经可以变人的钢龙在一起,虽然跟她已经是陌路人,但他依旧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她死在即将到来的无情攻击里。

    心里天人交战了片刻,雷兹林激活了传讯戒指,琪迪娜给他的这枚戒指,正好还可以用一次。

    “又怎么了?被其他领主占了便宜还是怎么着?”

    琪迪娜回应得很快,这次没有跑步,语气懒懒的,像是刚跑完步。

    雷兹林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呃……没什么,只是有点……想你了。”

    “哈哈,小雷,真是难得听到你说这种话呢”,琪迪娜的回应也很热烈:“知道姐姐才是最好的了吗?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如果是那样的想,姐姐就没办法满足你了。现在姐姐可不是人类了,你消受不起,明白吗?你会被我榨成人干的。”

    “我就说过,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居然跟狗头人混在一起,再不好好纠正,你怕是真要日了狗啊。这样吧,我让奴隶营那边给你送几个女人过来,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

    听到“不是人类”这话,雷兹林心头一沉,他呼吸变得急促,终于说出了心声:“琪迪娜,我现在有些害怕了,你到底要变成什么……不,你到底要什么呢?”

    “果然是软弱的人类才会问的问题,小雷,我要什么……”

    琪迪娜的语气也变冷了:“你以为我只是想获得力量,然后把我以前遭受的痛苦百倍千倍的还回去吗?不,我现在一点也不后悔曾经的经历,是那样的经历让我看到了世界的真相。”

    她爽朗的道:“我啊,想要的就是爬上更高的地方,把更多人的踩在脚下,痛苦也好,快乐也好,随我心意赐予他们。小雷,你是我的所有物,所以我会给你快乐,好好跟着我,不要再害怕和犹豫了!”

    雷兹林沉默了片刻,幽幽叹道:“是的,我不再犹豫了。”

    通讯完毕,戒指上的淡淡光华消散,变成了再没任何功用的秘银指环。

    “很好,我的手上不必沾朋友的血了”,蝙蝠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吓得雷兹林一个哆嗦。

    蝙蝠拍了拍他的肩膀:“哪怕是曾经的亲人和爱人,命运这种东西,如果自己做出了选择,别人是没办法改变的,你已经尽力了。”

    雷兹林缓缓点头,再看了一眼峭壁,跟着蝙蝠离开了营地。

    其他营地的附庸并没把这边的小小动静放在眼里,他们以为是那些狗头人跟自己一样,是在做出战的准备。

    此时的谷地里,正洋溢着磨刀霍霍的喧闹气息。各处峭壁上,弥尔霍斯的直属部下在给白钢飞龙加装螺旋桨架子,给铁锈飞龙喂食,检查浮空舰和巨龙巢穴的状况,以及搬运武器弹药和各类物资。

    峭壁深处的洞穴里,弥尔霍斯正从一副长长木架下方走过,木架上一具具赤果人体四肢大张的绑着,像屠宰场里被剖开的肉猪。

    他手里举着带有长柄的圆锤,锤头大小跟他的脑袋差不多,一个个的向上捅,通过手感和惨叫声作着判别。自他走过的那些*下,血水淅淅沥沥洒下,似乎屠宰后的肉猪还没放完血。

    “所以说平民就行不行啊,琪迪娜那样的真是难找。”

    半身人不满意的嘀咕着,就在此时,一股极为细微的波动掠入心灵,让他楞了楞。

    那是天空中某种声音传来的感觉,非常熟悉。

    是什么呢?

    嗡嗡叫着,有点像蚊子苍蝇……

    半身人停下脚步,长锤沾着的血滴到身上也没注意。

    然后他两眼圆瞪,大声叫道:“敌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诸天万界修行记〕〔岳风柳萱小说〕〔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