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七四 从踏脚石到自由,海瑟薇之路
    终究是五十万金蒲耳,终究是商业女神的契约,海瑟薇忍下来了。

    她恨恨的向旁边充当这场庆典司仪的洛希弗斯传讯:“如果折辱我就是你们的目的,恭喜你们成功了!”

    “以商业女神艾尔莎之名发誓,名字方面真的只是巧合”,对方回应:“如果殿下觉得其他方面受到了不适当的对待,这个……”

    洛希弗斯的语气很有些欠揍:“我倒是觉得公爵阁下挺有自制力的,他其实忍耐得非常辛苦。到目前为止一切行为应该都没有超出富有风度的绅士,以及如宣传所说您是他的好友这条界线。要知道他把您当作女神看待,家里收藏有很多……咳咳……”

    有胆子把话说完,收藏啥了!?

    海瑟薇很想这么问,可坎达斯王国的国王代表到了。身边那头肥猪趁此机会晃着身体,肩头像是不小心的轻轻碰了下她,打断了她的追问。

    虽然被屏障挡住没有真正碰到,可这家伙像是狠狠蹭了把奶似的,笑得鼻泡都冒出来了,恶心得海瑟薇想吐。

    强颜欢笑应付国王代表,海瑟薇也稍稍想通了,如果这家伙帅一点,或者换成另一个李奇的话,这种程度的接触还真是没什么。

    她虽然恨李奇,但恨的是他的信仰和作为,生理上可没有什么抵触。如果李奇能改邪归正,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当初把外祖母的神尸熔炼成弑神箭,不就想把李奇从赤红女士手里抢回来?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错喽!

    如果那枝箭还在的话,几千万金蒲耳算什么?那可是能伤害到神祇的武器,要个几亿金蒲耳已经是一折大酬宾了,这么一想,错的其实是李奇!

    将滔天恨意转移到李奇身上,海瑟薇稍稍好受了点,艰辛的忍过了最初环节。

    之后是向到场的客人们讲话,对海瑟薇来说这种事情完全是小儿科,随口就来,那个里奇公爵依旧跟她并肩立着,还不时竖起剪刀手,向摄像机镜头摆姿势。

    海瑟薇暗暗咬牙,这五十万金蒲耳,买的果然是自己的脸皮!

    这个肥猪……不,里奇公爵,也就是个英雄级别的凯姆牧师,居然为了请自己过来主持典礼而倾家荡产,也真是够渣的。跟这种渣滓并肩而立,谈笑风生,放在以前她完全难以想象。

    致辞完毕,掌声雷动,这时候肥猪公爵用颤抖的嗓音说:“海瑟薇……可以跟我合个影吗?”

    海瑟薇的脸色在青白之间转换,最终咬着牙,矜持的微微点头。

    然后她两眼圆瞪,整个人像糊了层史莱姆黏液般的僵住了……

    公爵身子一倾,揽住了她的肩头,对着镜头如夏日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

    没等海瑟薇反应,公爵的手又落到了腰间!

    摄像机咔嗒咔嗒不停闪动,但公爵的手从腰间滑到后面,甚至还捏了一把时,海瑟薇身上的魔力波动已经凝聚到了足以将现场所有人炸飞的程度。

    就在她要彻底爆发的那一刻,公爵像是被谁提醒了,手赶紧挪开了,海瑟薇耳边也响起洛希弗斯的声音:“殿下,您如果毁掉这场典礼的话,就不算完成协议哦。”

    海瑟薇滞住,洛希弗斯继续道:“这绝对不是我们的本意,等典礼结束后,您跟里奇公爵之间有什么往来,就跟我们无关了。”

    很好……

    海瑟薇明白了洛希弗斯的意思,心中有了计较。她的身体松弛下来,转头对公爵淡淡一笑,甚至主动将手放在他的肩上,面对摄像机比了个剪刀手。

    这个代表胜利和开心的姿势最早出现在欧萝拉主演的幻景《伊丽莎白女王》里,现在已经风靡整个费恩。

    那一刻,肥猪公爵整个人僵住了。

    典礼完毕,海瑟薇一改之前僵硬呆板的姿态,像是公爵的真正朋友,跟宾客们谈笑风生,举杯畅饮。

    真如洛希弗斯所说,典礼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海瑟薇跟着洛希弗斯等人用商业神殿的临时传送门离开。

    目送那抹紫色丽影消失,肥猪公爵激动的握住中介人的手说:“赶快帮我跟洛希弗斯阁下联络,我愿意再出一百万……不,两百万,邀请海瑟薇殿下共进晚餐,然后再……咳咳,总之是私人性质的!”

    中介人皱眉道:“先不说海瑟薇殿下乐不乐意,公爵您现在还有这么多金蒲耳吗?”

    公爵拍着胸脯说:“我家里还有好几件祖传的高阶魔导器,不够的话把那件神器卖了!”

    中介人努力掩饰喜色:“这个……我会尽快把你转达的。”

    从萨其顿商业神殿的传送厅出来,海瑟薇怒视洛希弗斯:“你们果然是在动我的歪脑筋,老实说吧,你们到底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就算是面对你们的女神,我也无惧,更不用说区区一个代理人!”

    “殿下,这只是小小意外”,洛希弗斯的姿态依旧很恭谨:“当然,这样的活动,出现类似的意外也在情理之中,不然又怎么会值五十万金蒲耳呢?”

    海瑟薇一滞,的确,如果自己没有足以迷醉那头肥猪的魅力,那家伙也不可能出那么高价码请自己。有这样的前提,活动中蹭点小福利完全是可以预料的事情。

    洛希弗斯再道:“至于要在殿下这里得到什么……我也早就说过啊,万物皆可交易,一切等价交换,同时前提是一切皆是自愿。”

    “我们没有胆子和力量可以强迫殿下做不情愿的事情,但只要殿下需要用到金蒲耳,或者想用金蒲耳买到特别服务,都可以来找我们。我们的目标,就是让金蒲耳普照费恩,这正是女神的誓愿和我们的信仰。”

    海瑟薇沉静了一会,冷哼道:“听起来你们的女神跟深渊的魔君没什么区别了。”

    洛希弗斯笑道:“吾主的光辉不分种族,不分善恶,我也是受了吾主的感召,才有幸能从深渊来到炼狱的。”

    海瑟薇的瞳孔紧缩,此时她才发现了什么:“洛希弗斯……该死!我怎么就没想到,你这个名字,跟深渊里的某位魔君很像。”

    “那都是过去了”,洛希弗斯眨眨眼:“吾主赐予怜悯,把我的灵魂转换成了人类,现在的我从灵魂到身体,都是纯粹的人类。我也的确是风暴群岛魔法师家族的一员,哪怕是面对凯姆的人间化身特蕾希娅,她都不能认定我是魔鬼。”

    海瑟薇机械的点头,然后她决然道:“后面的欠款,我用物品抵押。”

    洛希弗斯像是早有所料,点头说:“没问题,我尽快安排相应的程序,殿下也不必担心我们会在鉴定和价码上动手脚,一切都按现有的标准办。”

    海瑟薇用空间石传送走,厅堂里只余下传送的魔力波动和淡淡的香气。

    “她逃得真快,咱们把她吓着了”,洛希弗斯身后的彩虹长发少女金妮说:“如果循序渐进的话,说不定到最后她能把自己卖了。”

    “殿下”,洛希弗斯的姿态一点也不像对助手说话:“不要小看海瑟薇,她已经察觉到了后续的发展,所以果断退出了。我们也不过是趁着她在这个关头有点乱了方寸,才能利用她打开局面。”

    “算是吧”,金妮叹道:“但还得花不少金蒲耳用来推广,效果才能显现出来。我们手头上的五千万金蒲耳,已经把各处商业神殿的积存抽走了大半。”

    “没办法……”

    洛希弗斯说:“女神陛下的决定也很仓促,看来是预言到了飞舟事件,才激活了我这颗暗子,用虚空财团的名义开展活动。”

    金妮摇头:“不,女神并没有预言什么,祂是从塔克希丝那里知道了赤红女士的神力根基,才做出这个决定的。至于为什么,我们不要探究神意的由来,尽职去做就好。”

    这个完全不像是真实存在的美丽少女昂首道:“金蒲耳是女神将信仰之力凝结在黄金上铸造出来的,不管在什么位面都不朽不变。这并不是说它可以用来当永远都不会毁坏的武器,或者绝对不会被击破的护甲,而是摧毁之后仍然会再现。只要有,就会永远有,有多少,也就永远是多少。”

    “女神用金蒲耳作为货币撬动费恩的神祇和凡人,必须要流通才能扩大女神的信仰之力。有了更多的信仰之力,才能铸造出更多金蒲耳。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让金蒲耳深入到神祇和凡人的一切交易里,用金蒲耳将财富和女神的信仰融汇在一起。”

    洛希弗斯点头道:“我明白,圣女殿下。过去的金蒲耳一直局限在很狭窄的交易里,现在时代改变,正是让金蒲耳掌控更多交易的大好时机。所以我们才会用海瑟薇为示范,向世人展示金蒲耳的力量,让大家更深刻的明白女神的道路。”

    “但是还有很多阻碍我们的力量,特蕾希娅是一个,罗姆罗斯是一个,更麻烦的是李奇-普雷尔”,这个叫金妮的圣女蹙眉道:“陛下的神谕说,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削弱普雷尔,不能彻底消灭他。但又说普雷尔和赤红教会未来是我们的大敌,这个我不太明白。”

    这事洛希弗斯似乎有深刻认识:“我也不是完全明白,但能确定一点,从普雷尔发明魔导枪开始,超凡力量就开始向更多凡人扩展了,这正好为金蒲耳的普及提供了基础。所以普雷尔实际上也在为女神拓展空间,而且在女神之外,打压普雷尔发展的,同时也会打压我们的发展,是的,就是特蕾希娅。”

    “看啊,你果然懂得很多”,金妮说:“在海瑟薇身上,你证明了自己的判断,以后的工作还得靠你多努力了。”

    洛希弗斯低头:“谢谢圣女夸奖……”

    “那么,下一步呢?”

    金妮叹道:“海瑟薇这边看起来是退避了,我们是不是该计划着对付特蕾希娅了?她正在搞的帝国金币计划,已经开始延伸到魔导物品的交易里,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海瑟薇……未必会退避”,洛希弗斯又露出了笑容:“至少她明白了自己其实拥有无尽的财富,只要愿意和需要,她还会来找我们的。”

    “至于特蕾希娅,我们应该谨慎,女神的神谕不是说过吗?特蕾希娅仍然是曙光,我们不能跟她正面冲突。”

    正说到这,他接到了什么通讯,听了一会后抽了口凉气。

    金妮问:“发生了什么事?”

    洛希弗斯神色变得凝重:“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对付罗姆罗斯,他已经决定清除我们在西费恩的力量。”

    “他好大的胆子!”

    金妮怒道:“就不怕女神降罪!?”

    洛希弗斯眉头皱得深深的:“他还真不怕。”

    ………………

    海瑟薇直接回了风暴群岛,整理出可以出售的魔法物品清单后,已经是傍晚,她用魔法传讯召集了一些人。

    “记住这个人,这就是你们的目标。”

    在她面前同时展开了几道光幕,每道光幕里都有一个面目身形藏在兜帽长袍里的人,正低头恭谨的听她指示。

    “让他这只手烂得流脓,又痛又痒,最后血肉全部化掉。他如果靠神术长出血肉,就让他继续品尝这种痛苦。”

    “还有他的下体,同样对待!让他一想到交配的事情就下体烂掉,反复几次后,!他就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痛苦的嘶嚎!”

    “光这样还不够!”

    海瑟薇脸颊有些扭曲,吓得那些人的头更低了。

    “去勾引他的老婆,在他面前上演好戏。让他的儿子只对男人有兴趣,在他面前上演好戏。让他的女儿对人没兴趣,在他面前上演好戏。”

    “总之,没必要把他弄死,让他身体和心灵都饱尝痛苦,让他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对自己的存在感到绝望!”

    “就是这样,去办吧!”

    这些由她控制的夜女士教会干员们纷纷应下,光幕消散后,她心中的羞怒才稍稍减缓。

    “小姐,李奇-普雷尔通过信风之书找您。”

    塔灵米斯娅的报告让她瞠目结舌。

    “李奇找我!?”

    呆了一会,她冷冷笑道:“是想看我笑话吗?那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恶毒了?很好,你想看,就给你看!”

    在公爵城堡的通讯室激活了信风之书,李奇的身影出现。老实说两人自从风暴群岛之变后,除了几次信风之书上的沟通外,就没有当面见过了。在极为短暂的瞬间,海瑟薇心头还是悸动了一下。

    接着就是熊熊怒火……

    “总枢机阁下,春风满面啊”,海瑟薇淡淡的道:“是来嘲笑我的吗?那可没什么意义。”

    “不不”,李奇犹豫了一下,直入主题:“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你那边肯定有很多材料砸在手里,我也正好需要,当然我没有金蒲耳,只能用其他东西换,比如魔导金属。”

    海瑟薇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说得出口!?

    料到海瑟薇有这反应,李奇摊手道:“海瑟薇,咱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像小孩子一样意气用事。我们之间的冲突,应该也不是个人恩怨。现在大家各退一步,公对公,这也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海瑟薇胸脯剧烈起伏,这就是私人恩怨啊!还公对公,我是母的!

    “看,果然是来嘲笑我的”,她昂首道:“不过我可不是败犬,我就在这里,这么点小事,又怎么可能让你看笑话,你继续吧。”

    李奇一副不知道怎么说你才信的模样,叹道:“我看到了你在坎达斯陪着那位公爵的幻景。”

    伤口被戳中了,海瑟薇的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很好,如果能让你不满甚至愤怒的话,说不定也是个反击的方向。

    “海瑟薇,你困难到了那个地步,必须得靠走穴弥补亏空吗?”

    李奇脸上的惋惜无比真诚:“那可不好,演艺圈是个大染缸,女神都会堕落的,你看欧萝拉就早早退出了。”

    他果然不满了,所以嘴巴才这么毒,太好了……

    虽然海瑟薇这么想着,可热流仍然在胸口盘旋着,喉头都有些甜甜的。

    她极力保持平静,冷笑道:“讽刺吧,尽管讽刺吧,我现在也开始变卖家产了,你赢了李奇。”

    “变卖家产……”

    李奇楞了下,再点头道:“也是个出路,丢开泰德家族的束缚,或许你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海瑟薇愣住,之前她决定卖东西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李奇继续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海瑟薇,我们之间,未来……或许会是敌人,但现在我们的道路并没有冲突,你不应该把目光放在我身上的。”

    “我觉得是过去的太多东西束缚住你了,夜女士,魔法女神,泰德家族,这些过往,不是给你限定了什么道路,而是给了你高度,让你可以站在更高的地方,寻找自己的价值。”

    他的语气变得悠然神往:“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跟我说过的,你希望魔法师完全融入到世界,魔法师仅仅只是一个身份标识,而不是与其他人截然分开的界线。你希望以魔法师的身份追寻自由,完全的自由。”

    “虽然我不认同你想要的那种自由,但对现在的世界来说,这个目标仍然是令我赞叹和敬佩的,我们其实可以一起走下去,走很长一段。”

    他又摇头:“但现在,你似乎迷失了。不管是之前在搞的什么大工程,还是现在在飞舟上栽的跟头,都是因为这个……”

    “你应该放弃泰德家族族长,夜女士圣女,魔法女神外孙女这些身份,以一个普通魔法师的眼睛和心灵来看这个世界,看世界的变化,看未来的道路,去发现自己的目标。”

    这一番话说得海瑟薇从头顶到脚底都是一阵颤栗,是啊,这段时间为什么她会这么狼狈,这么失态?就是因为,她其实并没搞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她眨眨眼,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你……你在开导我?”

    “唔……如果你愿意卖一些核晶给我的话”,李奇回复到最初的笑容:“这应该叫情感营销。”

    “滚——!”

    海瑟薇挥手关掉了影像,但并没终止通讯,李奇还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她在拼命忍笑,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笑,觉得李奇听到这样的笑声会产生误会,所以她不愿意面对李奇。

    然后她有些奇怪,分明是在笑啊,为什么眼眶有点发热。

    她压低了声音说:“你的情感营销很成功,所以我决定一颗核晶也不卖给你。”

    还有话闷着没说出来,因为我要留着,等搞清楚自己要做什么,确定不需要的话,那时候会再找你。

    通讯中断,那头李奇挠着头说:“哎呀,连我自己都感动了的情感营销居然失败了。”

    这边海瑟薇看着塔灵送来的若干件魔法物品,摩挲着这些魔法卷轴、魔法书和各种魔导器,心中已经无比平静。

    每一件都凝结着先祖的心血和智慧,沉重得她难以呼吸,但回想李奇的话,以及自己已经做出的决定,她又觉得无比轻松。

    的确,自己追索的不正是自由吗?套着这些枷锁,能追索到什么自由?

    真的需要好好想想了……

    泰德家族……不,海瑟薇-泰德,需要一个全新的开始。

    在那之前,还有件事要做。

    她抽出一个卷轴,放在旧时代,这个卷轴的价值无法估量,即便是日新月异的现在,也至少值百万金蒲耳。

    就用这个卷轴宣示自己的改变吧……

    她回到厅堂,再次召集了刚才那些人。

    “刚才的命令全部取消。”

    她只说了一句话,虽然完全摸不着头脑,甚至已经做了若干准备,但她是他们的主人,她的话绝对不敢违逆。

    一手握着卷轴,一手握着空间石,光影转换,空间扭曲,她出现在冰雪之地,就在中午来过的那座城堡上空飘着。

    月色初升,窈窕身影罩在迷离的紫雾中,她展开卷轴。

    “我,海瑟薇-泰德,岂是你这种渣滓可以侵辱的,这就是你的下场!去亡者之域悔过吧!”

    她念动咒语,城堡顶端云层翻滚,巨大的魔法阵渐渐显现。

    天幕变得模糊,一颗巨大的陨石自魔法阵中探出,带着猩红光芒和灼热气息,缓缓落下。

    大地震动,烟尘冲天而起,周围山峦的积雪大片崩塌。

    许久之后,明月旁的紫色身影消失,下方那座城堡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座巨大的陨石坑,带着热气的烟雾冉冉升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