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卫勤尖兵〕〔网游之至强剑士〕〔银河君主〕〔抢救大明朝〕〔萌狐悍妻〕〔总裁大人,又又又〕〔每秒都在升级〕〔万界共享男友系统〕〔至尊特工〕〔十里钢城:纵意人〕〔铁血残明〕〔总裁爹地悠着点〕〔踏天争仙〕〔佔有姜西〕〔我不想当老大〕〔异数定理〕〔阿斯加德的圣骑士〕〔农女福妃,别太甜〕〔一剑长安〕〔唯有真心换真情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八三 这恶心的副本机制怎么这么熟悉?
    谷地里,座座沙山化作的石山崩塌,贝努因大地之神帕察玛发出不甘心的咆哮,爬满了金黄裂纹的身躯轰然粉碎,逸散出缕缕红黑相间的雾气。

    秩序神力凝结成神罚之光,随着特蕾希娅手中长剑挥下,击打在每一缕雾气上。最后一缕雾气被绞杀时,仿佛自幽冥深处传来的阴森嚎叫撕扯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神,最弱的李奇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特蕾希娅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干掉了帕察玛,这多亏了妖精龙莎佳妮的提示,一千多年前她跟图铎大帝一起封印过贝努因诸神,对这些旧神的特点了如指掌。

    对付帕察玛很简单,隔绝它与大地的关联就行。当然不是希腊神话里赫拉克勒斯对付大地之子安泰俄斯,直接举起来那么简单,必须要从空间上切割开。

    如果换成其他人,哪怕是骑士之神修玛的分身,要干掉帕察玛也会费一番功夫。这家伙很悲催的遇到了特蕾希娅,特蕾希娅的传奇领域“秩序壁垒”正好克制它。

    层层金黄光盾汇聚成光墙,将帕察玛跟大地切割开,趁着它越来越衰弱,无力击破更多光盾的同时,用秩序壁垒切割它的身体,相持了没多久就将它完全摧毁。

    努曼艾尔的身躯重现,浑身皮肉崩裂,血水中蒸盈出红黑气息,又一个贝努因旧神露面了。

    浓郁雾气自努曼艾尔体内喷出,凝结成一个只有依稀轮廓的巨大身影。电光在身影中游走,在脑袋部位伸展出长长的獠牙,这时才看出贝努因旧神的巨魔形态。

    莎佳妮叫道:“坎特奇尔,雷电之神!它的雷电可以穿透一切屏障,小心!”

    猩红电光激射,穿透特蕾希娅的金黄光盾甚至护卫之盾。特蕾希娅痛苦呻吟着,裹住整个人的焰芒飘摇不定,失去了原有的形态。

    “姐姐!”

    “特蕾希娅!”

    “陛下!”

    凯瑟琳、李奇和特蕾希娅那边的五个传奇都冲了上来,各自展开领域准备掩护她。

    “都退后!”

    被如网的电光缚住,特蕾希娅毫不退让,忠诚之剑与护卫之盾交叉,自体内溢出一层又一层光盾,将这些电光撑开震碎。

    她凛然喊道:“还有七个旧神,等我撑不住了你们再上!”

    金光闪烁,裹着白裙银甲的身影冲了上去,在一根根如巨树般粗壮的电光中穿梭。忠诚之剑在坎特奇尔的雾气身影上割出一道道金黄伤口。偶尔炸开一团绚丽礼花,那是电光劈在护卫之盾上的动静,随之传出特蕾希娅的低哼声。

    现场的确是特蕾希娅最强,李奇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跟坎特奇尔硬碰硬的战斗。

    战斗持续了接近半个小时,谷地里充斥着焦糊的味道,还夹杂着隐隐香气,也不知道是特蕾希娅的肉香还是体香。

    李奇也顾不上分辨,就算是退到谷地边缘,游动的电光也不时劈在身上。随便换作一个强者……不,甚至是四级英雄,都扛不住这样的余波。

    跟其他传奇相比,李奇显得狼狈许多,远处博杜安不屑的哼道:“普雷尔阁下,我看你还是识趣点早点退开。这是属于传奇的战斗,还呆在这里只会拖累我们。”

    李奇恨恨咬牙,如果不是找不到让奇丽现身的借口,哪有你在旁边说风凉话的机会?

    这时坎特奇尔身影骤然拔高,头部弥散,眼见就要化作雷云将整处谷地覆盖。

    特蕾希娅的身影也拔地而起,化作百米高的金光天使,招下一道自天外降下的金黄光柱,轰在坎特基尔头上。

    特蕾希娅开大了,这一击将坎特基尔的大部分形体击散,红黑雾气在残存的努曼艾尔身躯周围飞旋着,试图重新凝结。

    金光天使消失,特蕾希娅恢复到寻常形态,拄着长剑喘息不止,一时来不及用秩序神力清除那些雾气。

    李奇扬手劈出一道神罚电弧,小红挪出了不知道价值多少车皮的战略储备肉,让他可以在这里一掷乾坤。

    “凯瑟琳!”

    李奇同时喊道:“梅迪大师,还有那个说风凉话的,上啊!”

    凯瑟琳和梅迪同时上了,用破坏神力和解离术轰击那些雾气,就博杜安愣着,嘴里叫道:“陛下还没有下令!”

    特蕾希娅显然很不爽:“李奇……”

    李奇冲到她身边,用光盾挡住散逸过来的电光,喊道:“不要逞强了!你一个人不可能干掉所有旧神!也不是所有旧神正好被你克制,用点脑子行么?”

    老实说李奇也有些奇怪,特蕾希娅应该是传奇巅峰了吧,但她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却不像想象中那么震撼,总感觉有什么在压制她的力量。

    看到她还戴着手套的左手,李奇恍然,她的手用来压制贝努因旧神了,那不仅仅是血肉,还有她的力量。

    特蕾希娅恨恨的盯着他,目光里还含着一丝幽怨和愤懑,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改口道:“奇丽为什么没来?她在这里比你有用得多!”

    “那个……神国位面一直在打,她分不开身”,李奇心虚的解释:“妖精龙就是她派来的,参加过当初图铎大帝封印贝努因旧神的战斗。”

    凯瑟琳和梅迪压制住了坎特奇尔,博杜安和另外三个戴面具的传奇也上了,情况暂时好转。

    特蕾希娅有了点余裕,她摇着头说:“果然啊,修玛跟你们早就有了默契,那么下一步就是推翻凯姆和消灭我吗?”

    “特蕾希娅!”

    李奇喊道:“抬头看看现实!费恩在变化,世界在前进!”

    “你也该知道费恩马上就有大变,只是不知道应验在哪里。现在的事情,不就是这样的变化吗?与其让变化应验在我们无法掌握的地方,不如就在我们的手里爆发!”

    “我刚刚消灭了贝利诺的一个手下,他背后的主子是塔克希丝,不过不是暗影龙神,而是虚空龙神。塔克希丝还跟商业女神有密切关联,祂差点把主位面挤开一个大口子!”

    “现在的大局不是你心里坚守的秩序,是不进则退的激流!你该团结所有心怀善意,希望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力量,该分清楚真正的敌我!”

    特蕾希娅愕然:“虚空龙神?”

    然后她明白过来了:“天堂山的云下天使奴隶,是塔克希丝在控制?她从腐化金龙,变成了腐化所有龙族,还在向虚空和主位面拓展?”

    李奇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暗中支持贝利诺,打压罗姆罗斯,找我要飞机未尝没有这方面的用意。罗姆罗斯未来的确有可能成为费恩之敌,但现在他还在对抗贝利诺,他在维持着形势向坏的一面转化,这也是我帮他的原因。”

    “贝利诺破坏了克斯特的秩序,让克斯特变成了主位面的下水道。一切邪恶的和别有用心的神祇都从这个下水道喷了出来,准备毒害整个世界。”

    “就像对待努曼艾尔这件事一样,你该放下那些坚持,看清真正的大局,寻找新的秩序!可以适应变化后的费恩的新秩序!”

    “修玛陛下已经看到了这样的变化,他做出了选择,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李奇趁机把克斯特的事情塞了进来,希望特蕾希娅能修正立场。这样在变化后的费恩世界里,她仍然能以世界的中流砥柱,继续引领历史。而不是一步步落后于世界的变化,最终走到对立面去。

    “所以,你还是认为努曼艾尔……是我逼迫的?”

    特蕾希娅的怒意不加掩饰:“不要以为可以继续靠着这些嘴舌功夫蛊惑我!从最初粉饰艾兰尼斯的事情到建立曙光帝国,你的用心我都明白!只是那些建议的确有助于事业,我才会接受!”

    她再冷笑:“刚才你说知道我帮助贝利诺,却又毫不犹豫的把魔导飞机给我,你难道不是包藏祸心?”

    李奇暗暗大汗,刚才只顾着加强说服力了,被她抓住了这么个空子……

    “我有些后悔,李奇。”

    特蕾希娅的声音又转为空寂,让李奇心中一抖。

    “最初……在康拉德城的时候”,特蕾希娅苦笑着摇头:“我就不该强迫你去地下神殿,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你就只是凯瑟琳想要的那个人,那该多好啊。”

    坎特奇尔凝结回了一半身体,放射出的电网将那三个面具传奇劈飞,惨叫声跟着身影一同拖得老长,几乎飞出了谷地外面不知生死。

    凯瑟琳、梅迪和博杜安同时加大力量,阻止了坎特奇尔继续复原。

    特蕾希娅提着剑盾正要上去,李奇又喊住了她:“克莱芒主教你认识吗?”

    特蕾希娅楞了楞,点头道:“当然,他曾经在忠诚神廷哈德朗分部当过一段时间祭司,那时候我虽然很小,也受过他赐福。去迩香学习的时候,还受过他很多指点。”

    李奇说:“他是我的教父,我的名字就是他取的,他还说,我就是触动世界命运之人。”

    特蕾希娅哈哈一笑:“忠诚神廷的每个祭司都会找出一两个这样的人,我也是呢。”

    李奇叹道:“可在那之前,我就已经与我的女神密不可分了。”

    小红在心底呃呃叫道:“别说得这么肉麻啊!你不是还要泡妞的吗?就这样跟我绑定了你还能泡着谁?而且也别混淆概念!你是我的小白,我可不是你的谁!”

    李奇没好气的回她:“一边去,办正事呢!”

    特蕾希娅再度愣住,李奇接着说:“特蕾希娅,你的确是改变世界命运的人,而我是来改变你的命运。是的,改变的是你的命运。”

    “如果你真的能够代表整个费恩世界的意志,那么我必然会辅佐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和我的女神只能躲在世界的角落里,保存我们代表的可能性。”

    特蕾希娅目光闪烁,神色也缓和,嘴角甚至还勾起一丝李奇难以明白的弧度,那像是在品味着什么温暖。

    然后她说:“你已经改变了,通过你的方式。”

    这时候她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锐利了:“但不管是我的命运,还是世界的命运,都是无尽的,你不可能陪着我走到底。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看世界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会尝试看看,重新审视我的目标。”

    这一刻李奇想握拳欢呼,特蕾希娅的态度松动了!

    小红给他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想想当初老国王的事情吧。”

    那倒是,但不意味着就放弃努力啊。

    “如果特蕾希娅能回心转意的话,那肯定是大好事”,小红叹道:“可我不觉得她会有这样的变化。”

    李奇自然也不会昏了头把希望都放在这上面,他只是觉得,哪怕只是一点点改变,都是好的开始。

    特蕾希娅又要上前,李奇不得不抓住了她的手腕。

    女皇刚压下去的怒火又喷发了:“你干什么!?”

    “要改变就从现在开始啊”,李奇叹道:“看清楚现实,把所有人都考虑进去,不要把自己摆除了你就不行的位置上!这个旧神连你的壁垒都能击穿,就是克制你的!”

    女皇一呆,李奇偏头喊道:“莎佳妮!还没有想起来吗!?”

    妖精龙在散逸的雷电间一边瞬移躲避,一边嚷嚷:“想起来但是不确定,而且这里也没有自然神力的传奇啊!用传奇级别的自然神术能克制坎特奇尔的雷电!”

    梅迪呵呵笑道:“早说嘛,小家伙,我能模拟自然神力。”

    妖精龙叫道:“小你个蛋!姑奶奶我都不知道几百万岁了!你这个毛都没长……好吧你既然上面白了下面肯定也白了,就不跟你计较了。”

    李奇咳嗽出声,你这家伙跟谁混成这样了啊?

    梅迪施展出传奇级别的自然活化术,将一颗颗沙砾活化成自然之灵,附着在坎特奇尔身上,它施放的雷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弱。

    特蕾希娅松了口气,好奇的问:“这只妖精龙……真的是图铎大帝的遗物?”

    “女皇陛下”,妖精龙飞过来绕了她一圈:“我是图铎大帝的女儿!现在是奇丽的妹妹!”

    “奇丽啊……”

    特蕾希娅唏嘘的道:“还真有点想她呢,你们这帮人里,就她瞅着最顺眼。”

    “其实……”

    莎佳妮想说点啥,李奇挥出一面光盾把她撞开了:“好好指挥!现在你是儒勒(rl)!”

    “对啊!我是儒勒了!上次跟大帝开荒,打得那个惨烈啊,他手下的十多个传奇死了一半!”

    莎佳妮说是有几百万岁,真正有记忆的日子加起来也就几岁而已。听到眼前的战斗是由自己指挥,顿时高兴了,心神马上沉浸到前方的战斗里。

    李奇刚松了口气,又听女皇叹道:“你……还不放手?”

    喔!才醒悟过来自己还握着特蕾希娅的右手。

    正要放开,掌心的温润和手背的细腻在他心中荡开了一圈涟漪。

    李奇的意识顿时飞了……

    低低的喘息,从耳朵震荡到心底。

    上下的绵软,自己都曾深陷。

    两手合抱能掌握的纤纤腰身,却是那般坚韧不折。

    玉白肌肤在怀中渐渐灼热,绽放出片片红晕,染成粉脂,再在汗水中晶莹闪烁。

    那一刻的抽搐,让自己也随之升腾。

    “我说……”

    李奇艰辛的提振自己快要融化的心神,在心底对小红竖起中指:“知道你不靠谱,但不知道你还能这么离谱!”

    “这时候给我回放记忆是要干什么,让我在这里插地板,把可歌可泣的旧神之战搞成我的发情滑稽戏吗?”

    “那个我……”

    小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慌张的辩解道:“我就是想打个助攻,让你对特蕾希娅放放电,勾起你们共度*的记忆,好进一步争取她嘛。一日夫妻百日恩,她还没完全变成凯姆,这样能至少拖慢她升仙……不,封神的步伐。”

    “你要助攻也打个招呼啊!”

    李奇咆哮:“直接拿我记忆放片,你搞毛啊!”

    小红的意念更虚弱了:“谁让你们那会的场景真的很感人呢,而且你们的节奏真的太合拍了,一不小心……啊呀!”

    她又变得中气十足了:“快把心思转回去!没看到她也有反应了吗!?”

    果然,刚才沉浸到记忆的那一刻,李奇向特蕾希娅投过去的目光,令她也眼波流转,脸颊隐隐生起红晕。

    就在那一刻,两人的手不由自主的都握紧了。

    然而,就在李奇怒斥小红的瞬间,这细微的变化让特蕾希娅清醒了。

    她轻轻挣脱李奇的手,目光凝聚,脸色也恢复正常。

    “你的女神不会放手的,所以……”

    特蕾希娅幽幽的道:“李奇,脚踏两只船是不可能的。”

    李奇呆住,这是在说政治立场呢还是情感选择呢?

    小红在他心底用异常无辜的语气说:“我的错喽?”

    当然是你的错啊!

    本来多么美妙多么浪漫的正剧,被你搞成了闹剧!

    “可以烧它的神力根基了!快用神罚!”

    莎佳妮的叫声阻止了这对毫无节操的家伙继续撕逼,李奇赶紧跟特蕾希娅一同用神罚灼烧坎特奇尔形态溃散后暴露的红黑雾气。

    坎特奇尔完蛋了,接着上场的是乌尔卡,贝努因的战神和钢铁之神。

    这个旧神的形态是三头六臂的重甲战士,凯瑟琳充当了主力,她的破坏神力正好克制乌尔卡的重甲。

    不到十分钟,凯瑟琳就以四阶变身形态将乌尔卡粉身碎骨。趁着它重新凝结形体的功夫,李奇和特蕾希娅用神罚清除了它的神力根基。

    这还是凯瑟琳第一次在姐姐面前开大招,特蕾希娅也看得神色迷离,最终向李奇投去意味难明的目光,当然梅迪和博杜安就更为震撼了。

    接下来是贝努因水神帕利夏,在莎佳妮的指挥下,特蕾希娅主防,梅迪主攻,也很快干掉了。

    后续的几个旧神都很顺利……

    风暴与雄鹰之神帕尤卡,这个特蕾希娅也能克制,不费什么功夫。

    生命与食物之神玛察纳,这个最弱,博杜安联合其他三个面具传奇(他们还真没死,又挣扎着回来了)扛下了这一场,让特蕾希娅休息。

    贝努因死亡之神苏帕伊,特蕾希娅和凯瑟琳姐妹联手干掉了它。

    贝努因太阳神英提尔,这是第八个旧神,也有类似秩序和神圣的神力,又异常强大,特蕾希娅和博杜安被严重克制,靠着凯瑟琳和梅迪,李奇也神降了一次,花的战略储备肉让小红直呼心痛,才艰难搞定。

    “努曼艾尔……还支持得住吗?”

    第八次露出努曼艾尔的躯体,此时他的血肉已经跟沙砾混合在一起,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特蕾希娅似乎有些忍不住内心的拷问,咬着牙问道。

    “还好……他有我撑着,他的灵魂坚韧得真是让我惊叹啊”,修玛感慨的道:“特蕾希娅陛下,他的忠诚,不管是对你的,还是对我的,都是这几个纪元来我所见过的骑士里最坚定的。”

    特蕾希娅身体晃了晃:“所以……可以把他还给我吗?”

    修玛叹道:“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凡人努曼艾尔,不可能回来了。”

    接着他惊呼道:“最后一个非常……非常古怪和强大!小心!”

    莎佳妮也叫道:“最后一个是维拉柯察,是贝努因源起之神!它会带着其他旧神一起出来!如果不打败它,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终极阶段吗?”

    李奇喘着粗气说:“谁设计的这个副本啊,boss机制太恶心了!”

    “啊哈,当初大帝也是这么抱怨的”,莎佳妮扇着翅膀咯咯笑道:“不过那时候大帝可没有你这么轻松,他那时浑身流着血,脚下躺满了部下的尸体。”

    正说着,谷地震荡,努曼艾尔的躯体爆裂开,似乎同时也将空间撑开,一个巨大的存在自幽冥中挤了出来。

    跟着这个存在出来的还有之前他们打倒的所有旧神,先不提那个如混沌涡流的维拉柯察,就是那八个旧神,都让特蕾希娅和其他人陷入了绝望。

    博杜安高声叫道:“这怎么可能打得赢啊——!”

    “当时大帝也是这么喊的”,莎佳妮说:“然后我说,不是有我在吗?”

    妖精龙扇着翅膀,开心的笑道:“现在我也要说,不是有我在吗?上一次我是靠其他招数撑到过关的,这一次可以用上新招数了。”

    特蕾希娅等人不解:“新招数?”

    李奇隐隐猜到了:“那样可以吗?”

    “可以啊!”

    妖精龙身影变成一团雾气,嗓音也变粗了:“你们不要管其他旧神,那是维拉柯察的分身,直接攻击维拉柯察,我会拉住它的仇恨。”

    “等攻击到它出现溃散的状况,就马上转火其他旧神,一定要同时将它们打死!逃出一个分身它都会回满血!”

    “没料错的话只要进入到那个阶段,还会有人出来帮忙的,上次就是,动手吧!”

    嗓音到最后已经变成李奇依稀熟悉的粗浑咆哮,等妖精龙变成一个高大人类,身着帝王甲胄,手持连枷和木盾,他才回过神来。

    图铎大帝!

    大帝现身,明显震慑住了贝努因旧神,由大帝血脉孕育出的精灵密锁,完全是真假难分。连特蕾希娅和修玛都同时低呼,以为真的是大帝降临了。

    “别发楞了!砍啊——!”

    李奇切出了兼职的正义天赋,轰出了有气无力的破乱斩,凯瑟琳和特蕾希娅等人也回过神来,朝着维拉柯察倾泻神力和魔力。

    李奇在心底嘀咕着:“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副本,叫什么来着……”

    小红答道:“你不会是想说赞达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