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王者强势回归苏辰〕〔贴身兵王的总裁老〕〔仙武永恒〕〔邪王轻轻爱:王妃〕〔蜜婚娇妻:老公,〕〔教授密爱:萌妻万〕〔我的黑科技眼镜〕〔剑起风云〕〔极品狂医〕〔万千分身入诸天〕〔单挑帝国总裁〕〔超级魔兽工厂〕〔万古灵神〕〔万古第一龙〕〔你我缘定三生〕〔一梦潇湘冷清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盗墓那些年〕〔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八五 军人与骑士交替,结果马桶堵了
    “军神……为什么……”

    特蕾希娅很不理解:“你这是要跟战神抢神职啊,而且你的存在,不就意味着世界永无宁日吗?信仰你的人越多,战争就会越来越剧烈。”

    修玛的巨大投影在扩散,将祂的宣告带向四方,祂又投下寻常人形态的投影,对特蕾希娅说:“我跟战神乌索斯本来就有冲突,很早的时候,我就奉凯姆之命,用分身伪装了战争艺术之主。”

    李奇跟特蕾希娅一同瞠目,这事居然还是凯姆批准的!?

    “回答您的第二个问题,特蕾希娅陛下”,修玛说:“这四个纪元来,战争时刻都在发生,世界什么时候有过宁日呢?”

    “第二纪元,人类向东费恩挺进,跟东费恩原有的土著争夺土地,而后又相互征战,战争不就持续了数千年吗?”

    “第三纪元末期,人类与黯精灵的战争连绵百年,榨干了几代人。图铎大帝能建立帝国,就是因为大家不想再相互争斗了。”

    “在这些战争里,投身战斗的人类信仰不一,可起着中坚作用,将大部分平民和低阶超凡者组织起来的就是骑士。”

    “两万多年里,无数忠诚的骑士牺牲在战争里,他们灵魂中渴求胜利的呐喊,我每天都在倾听。他们渴望挣脱束缚,在战争中投注所有智慧和力量,最终夺得胜利。”

    “战争比炼狱和深渊还要可怕和残酷,光靠坚定的信仰是不够的,还必须拥有智慧,并且懂得汇聚和利用自身之外的力量,这都是理性之道。”

    “在第三纪元末期,人类与黯精灵的战争旷日持久,无数只知道燃烧灵魂的忠诚信徒牺牲。我向凯姆转达了牺牲者的灵魂呼喊,祂同意我探索战争之道。”

    “那时候战神也站在人类这边,祂将跟战争有关的所有道路划在自己之下,却不屑于深究这条道路。为了不触怒祂,我用分身伪装成凡人,获得战争艺术神职,策划了用空间通道杀死罗丝的行动,图铎大帝当时就是战争艺术之主的代言者。”

    果然,图铎大帝能成为那个时代的命运之子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就是条鲶鱼,很多神祇都将他当作了棋子用。

    “而后我想收回这个分身都已经不可能了,战争艺术之主虽然信徒不多,信仰却异常坚定,因为这是与理性融合的真理之路。”

    “作为骑士之神,我一直在试图融合骑士七美德所代表的七种神力,但一直没有进展。在战争艺术这条道路上,我看到了一些契机。只是我的骑士神职一直很稳定,所以没有急着行动。”

    “现在,世界变化了……”

    修玛叹道:“特蕾希娅陛下,您应该注意到了,您建立的帝*团里,基层虽然还有很多骑士,中层和高层却没多少骑士了。相反,帝国各处的叛乱分子,他们的中坚力量正是过去的骑士。”

    特蕾希娅沉默,李奇注意到她抿了抿嘴,凯瑟琳慌张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不过特蕾希娅的动作要细微得多。

    看来修玛说对了呢,曙光帝国的动向李奇也在关注,帝国的叛党大多都是旧贵族,他们的武装力量核心就是骑士。

    在骑士七美德信仰之上的是忠诚,而且是忠诚于直接领主。没有这个前提,七美德践行得再圆满也没意义。留在帝*团里的骑士,要么来自还算安定的旧贵族治下,要么就是特蕾希娅的嫡系。

    “骑士会变,是因为贵族也在变。贵族女神希芙的力量根源来自世代传承的血脉,特蕾希娅陛下虽然将君王意志灌注到了贵族神职里,可希芙的衰弱也是明显可见的。”

    修玛再说到贵族女神,特蕾希娅更是咬住了嘴唇,这是她无法辩驳的变化。

    对李奇来说,这也是不需要靠绝密情报就能知道的事情。

    随着魔法师回归,曙光帝国建立,特蕾希娅治下的东费恩,旧的贵族社会正在急速瓦解。战争、商业神殿和以联合通讯网为代表的魔导技术起到了化学反应的作用,看唐古斯大公自削封国就知道了。

    西费恩也一样,罗姆罗斯建立的神圣意志帝国虽然时间短,但在战争压力下强硬推动中央集权。旧的王国公国正一个个变成空壳,最终消亡是人所共见的方向。

    克斯特更是一个极端,贝利诺套着旧式贵族的皮,将整个国家变成了大军营。不论胜败,这个国家的贵族制都已经走向灭亡了,就剩一些象征物还摆在面上。

    “特蕾希娅陛下推翻忠诚神廷的战争里,开始出现了不同于其他时代战争的变化,尤其是魔导技术的变化。”

    修玛接着提到了李奇:“当然这正是赤红女士和李奇带来的变化,他们给战争增添了更多理性之道,也让胜利不再是纯粹的信仰对决,理性之道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将更多的凡人组织起来,用包括魔导技术在内的智慧赋予凡人力量,低阶超凡者甚至平民都能在战争里发挥作用,高阶超凡者对战争的影响开始降低。这些变化在我那些虔诚信徒的灵魂中越来越深刻,也促使我认真思考骑士的未来。”

    “我不希望骑士就此消亡于历史,就像贵族肯定会有所变化一样,骑士也应该在新时代里,以新的身份存在,这就需要走上新的道路。”

    “从古至今,骑士的使命就是随时准备投身战斗乃至战争。我发现抛开其他信仰,只关注战争的话,战争艺术、军团、军人这些信仰,已经在很多骑士灵魂中成型了,这些信仰正在替换他们信仰的七美德。”

    “为了夺得战争的胜利,骑士不能够仁慈,不能够宽容,也再做不到节制。勇敢啊,谦逊啊这些仍然留下来了,但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服从命令、彼此团结和忠诚军团。”

    “如果凯姆……我是说前任凯姆陛下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让特蕾希娅陛下接替祂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快改变。凯姆陛下一去,特蕾希娅陛下您现在也没有完全接过祂的神座,我的骑士神力也难以维持了。”

    修玛恭谨的道:“我真的是逼不得已,可我知道跟您先提到这事,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冲突,不如让事实来证明这一切。”

    的确,修玛要先跟特蕾希娅通气,就算有凯拉斯卓做中间人,也难免要在天上作一场,到时候还不知会引发什么后果。

    修玛一番解释,不知道特蕾希娅做何想,李奇是有了深切的感受。

    由费共掀起的魔导技术大潮,改变了战争,也改变了骑士。

    骑士就是旧时代的军人世家,越是基层的骑士,对战争的变化也越敏感。

    修玛的神国里应该挤满了牺牲在战争中的骑士祈并者,他对这些变化了解得细致入微。

    军人是最顽固的,军队是最保守的,不管是在地球世界还是费恩世界,这似乎已是常识。

    然而大家都忽略了一点,战争是推动社会进步最有力的力量,因为战争是变化最快的。

    地球世界的一战还不明显,到了二战,海陆空各个战场的变化,随便哪个半吊子军迷都能如数家珍。更不用说短短几年里,足以终结全人类的热核武器就投入了实用,距离爱因斯坦提出质能方程也才仅仅四十年。

    所以,军人的确顽固和保守,但当变化出现时,他们又是最敏感的,需要接受变化时,他们又是最积极和最坚决的。

    难怪修玛会第一个迈出改变的步伐……

    特蕾希娅抬头仰望还被铁与血之光激荡的夜空,叹道:“已经无法挽回了啊。”

    天幕之上有什么力量在荡动,修玛举手做了个给东西的动作,然后说:“为了换取陛下对我的承认,以及帝国对军神信仰的认可,我将骑士之神的神职,还有七美德的神力根源交还给您。”

    他郑重的道:“但骑士正在衰落,这个神职必然也会不断虚弱,直至消亡,陛下应该做正确的处置。”

    特蕾希娅凭空接过了什么,此刻她的意志应该有一部分升入神国了,身上逸散出了金黄光尘。

    “修玛陛下,你的新神职已经分裂了骑士,虽然情感上我很愤怒,可你说得也对,帝国不会抵制你的,帝国肯定不会抛开战争之道,更不会拒绝胜利。”

    特蕾希娅冷冷的道:“至于骑士这个神职……”

    李奇隐隐有所感觉,下意识的劝道:“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东西了,就该想办法化旧为新啊。”

    “这不是凡人可以插嘴的事情——!”

    特蕾希娅投来非人的逼视,完全见不到凡人特蕾希娅的情感,让李奇心头凉了个透。

    改变呢?

    不是答应了要重新审视目标,考虑改变吗?

    李奇苦恼得想抓头发,看来是修玛逼迫她接受的现实,让她不愿意再退让了。

    “我另有安排”,特蕾希娅的目光投到还飘在半空的努曼艾尔身上:“还有个条件,把努曼艾尔还给我。”

    修玛有些舍不得,一时无语。

    汹涌的热潮在李奇心中奔流,他也顾不得被特蕾希娅呵斥,大声道:“让努曼艾尔自己做决定不行吗?特蕾希娅,修玛,他已经用生命,用你们都觉得难以承受的痛苦证明了忠诚,难道还要剥夺他做选择的权利!?”

    特蕾希娅柳眉高扬,脸色变得极差,修玛也皱了皱眉头,但又舒展开了。

    他问:“我愿意让努曼艾尔自己做选择,特蕾希娅陛下您呢?”

    特蕾希娅点头道:“我相信努曼艾尔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让他清醒吧!”

    修玛挥手,努曼艾尔身体松弛下来,缓缓张开眼睛。

    那一刻,贝努因传奇发出了跟瓦伦妮娅一样的深长叹息:“一切……结束了吗?”

    “父亲——!”

    蕾塔娜挣脱了卡琳,冲到大坑边,朝着努曼艾尔涕泪交加的呼喊:“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我?”

    “蕾塔娜……”

    努曼艾尔的灵魂比出拥抱的姿势,然后发现了自己的状态,再看到修玛和特蕾希娅,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修玛在后,特蕾希娅在前,他一时不知该怎么自处,只好朝着两人的侧面,跪在了两人……不,两神的中间。

    他低沉的道:“我,努曼艾尔,已经完成了使命,不管两位陛下怎么处置我,我都毫无怨言。”

    “努曼艾尔!”

    李奇喊道:“现在该为自己,为蕾塔娜考虑下了!就算不能活回来,也可以去冥河!冥河女神是我的……人!在那里你还有跟女儿见面的机会!”

    倒不是他刻意招揽,现在的努曼艾尔还想活下去,还想保持自我意志,就只有变成冥河英灵一个选择。当然他想彻底解脱的话,冥河也是最好的归途,而不是被两边弄去当傀儡。

    刚喊完他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开了,无数光盾降下堆成一道墙,阻止了他继续靠近,连声音也传不过去了。

    李奇怒目:“特蕾希娅!”

    “努曼艾尔是我的人!”

    特蕾希娅绷起了脸:“你居然在我面前蛊惑他,你到底是什么用心!?”

    李奇咬牙:“他不是谁的人!你就不能尊重他的选择吗?”

    特蕾希娅扬起下颌:“我给了他选择,他要选择投奔修玛,我不会阻拦,这难道不是在尊重他?”

    李奇叹道:“就不能让他放弃吗?非要他继续承担什么使命?”

    “放弃?”

    特蕾希娅瞪大了眼睛:“那又不是牺牲,是所有凡人都渴求的荣耀啊!”

    李奇摇头:“在你眼里是荣耀,但对他,对他的亲人来说未必就是。而且你这哪里是尊重他呢?你让他别无选择!”

    “算是吧……”

    特蕾希娅居然不否认:“但世界需要他,他的使命并没有完成。”

    她看了看李奇,语气回复了一些凡人的味道:“就像我一样,哪怕我也留恋凡人之身,但到了需要放弃的那一刻,我不会有任何犹豫。”

    修玛和特蕾希娅应该通过神力向努曼艾尔告知了选择,努曼艾尔先是身躯一颤,然后缓缓起身。

    他先向李奇递过来一个眼神,其中的苦涩、挣扎和坚定,李奇尽数感应到了。

    他对蕾塔娜说:“女儿,好好活下去,让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这是……命令。”

    接着他向修玛低头抚胸:“感谢陛下的信任和眷顾,但特蕾希娅陛下还需要我,所以……”

    修玛叹息着点头:“我理解你的选择,之后再见到你,也得叫你陛下了。”

    最后努曼艾尔转向特蕾希娅,双膝下跪说:“陛下,努曼艾尔,任凭您差遣。”

    李奇长叹低头,努曼艾尔,还是那个忠诚于特蕾希娅的贝努因传奇。

    特蕾希娅沉声道:“既然有人质疑我的决定,那我就再问一次,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努曼艾尔?”

    “是的”,努曼艾尔平静的说:“我向陛下……特拉格迪陛下发过誓,将生命献给他以及接过他的王冠,走向未来的后人。现在既然我还活着,修玛陛下也断绝了我的信仰之路,我当然忠诚于您,特蕾希娅……陛下。”

    特蕾希娅还有些不满意:“难道不是作为骑士,忠诚于凯姆吗?”

    努曼艾尔没有说话,特蕾希娅咬咬嘴唇,挥手降下一道金光,罩住了努曼艾尔。

    “努曼艾尔,我以凯姆之名,将骑士之神的神职交给你。你的灵魂强大而坚韧,相信你能接过七美德的神力之源,继续守护凯姆的荣耀!”

    随着特蕾希娅的宣告,天幕打开一道光门,天使降下,护送努曼艾尔升入神国。

    世界又隐隐传来震动,骑士之神换人了。

    感受着这样的变化,特蕾希娅欣慰的道:“很好,有努曼艾尔帮我,我就放心了。”

    修玛当然不会还留在这里继续讨没趣,在特蕾希娅降下金光的时候就悄然消散了。

    天色已近日出,原本汹涌的谷地沙尘散去,除了眼前这个大坑外,以及微微吹拂的冷风,再也不剩什么。

    蕾塔娜还跪在坑边,两眼呆滞的看着天空,卡琳劝着她:“你爸已经成神了,你该高兴啊,骑士之神的女儿诶,到哪里都倍有面子……”

    特蕾希娅走过去对她说:“蕾塔娜,你可以跟我一起回瓦伦丁,既然你父亲还在为我服务,我希望你也能在我身边。”

    蕾塔娜呆呆的看着女皇,泪水奔涌而出,她哭泣着道:“我该觉得高兴的,我该高兴得向陛下磕头的,可我很难受,我感觉到父亲……父亲已经完全不在了!”

    特蕾希娅蹙眉:“你父亲现在是骑士之神了,你也是骑士,就算感应不到父亲,也该感应到神祇啊?”

    蕾塔娜颤抖着抬起手,似乎想放个神术,却只看到灰黑的气息从掌心里溢出。

    博杜安怒声道:“骑士,你居然连你的父亲都不信仰,你已经堕落了!”

    “信仰……呵呵……”

    蕾塔娜神经质的笑着,笑得人们心头发怵:“我怎么可能信仰父亲啊,我爱他啊——!”

    特蕾希娅又开始抿嘴唇了,她的目光挪到坑里,那里又有黑气升起:“那是……”

    李奇也注意到了:“努曼艾尔的剑!”

    “鸣沙之誓”,特蕾希娅叹道:“那是父亲送给努曼艾尔的神器之剑,现在居然腐化了。也对,修玛已经变成了军神,努曼艾尔才接管神职,还没建好神国,那上面的神力就成了腐化神力。”

    蕾塔娜猛然跳起,咕噜噜滚下了坑。

    “蕾塔娜——!”

    卡琳叫着要跳下去追她,刚起身又愣住。

    这时候自由魔女的脑子奇迹般的好用了,这正是转化又一个魔女的好机会!

    但是怎么保证一定能净化成魔女呢?那毕竟是她的好朋友。

    眼见蕾塔娜捡起长剑,朝着自己胸口扎去,卡琳慌张的看向李奇。

    李奇挥手飞出一条淡金光鞭,鞭梢没入蕾塔娜体内,刺得她一个哆嗦,浑身没了力气。

    凯瑟琳跳下坑,几个大步过去从蕾塔娜手里夺过长剑。

    李奇对卡琳摇摇头,哪怕是寻常人,他都不会坐视谁先被腐化再去净化,何况是努曼艾尔的女儿。

    虽然之前有过这样的想法,但费共从来没有坐等谁被腐化了,再去收割魔女。

    费共的革命堂堂正正……

    “陛下……”

    他转头对特蕾希娅说,换到了正式场合下才用的语气:“把蕾塔娜交给我好吗?看她的情形,不适合留在你那边了。”

    特蕾希娅呆呆看了会蕾塔娜,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时谷地外的士兵们都涌了进来,他们已经等得心焦不已,以为这里出了什么问题。

    “我刚才说过的话并没有忘记,回去后我会重新审视一些事情”,特蕾希娅说:“努曼艾尔的事情仅仅只是插曲,我们终究携手解决了绵延费恩世界两万年的祸患。”

    李奇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

    特蕾希娅说完转身就走,连留下来跟凯瑟琳聊一会的打算都没有,看来是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可李奇不得不继续呱噪:“那个,特蕾希娅……呃,陛下!”

    “还有什么事!?”

    特蕾希娅转身冷喝,看旁边博杜安的样子,似乎都准备招呼刀斧头把李奇就地解决了。

    “我是说……你们花了不少时间到了这吧?回去也用走的吗?”

    李奇真是好心:“到时候会是我们比你更快哦。”

    空中几架沙丁鱼飞过,那是克雷默不放心谷地里的形势,让沙丁鱼过来亮亮相。

    看着沙丁鱼那比飞舟还快的掠影,特蕾希娅嘴角抽了抽,最终无奈的道:“那就把我们搭过去吧。”

    骑士之神交替,出状况的肯定不止蕾塔娜一个骑士,女皇要急着回去布置措施,稳定局势。即便代价是对着李奇那张现在让她一看就生气的小白脸,她也只能忍了。

    这时候她终于记起了妹妹:“凯瑟琳,跟我一起!”

    十架魔鬼鱼运输机一下子运不走所有人,双方各留了一半人,先载着一半人飞往深水港。

    李奇也是蹭了凯瑟琳的脸面,才跟特蕾希娅呆在一架魔鬼鱼里。

    宽敞的机舱设置了四排座椅,飞机在气流中颠簸不定,震得特蕾希娅很不舒服。

    她坚持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不爽的跟对面的李奇说:“你们这个飞机,就没为乘坐的人考虑过吗?这么颠是要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抖出来?”

    运输机就是这样,而且没开浮空炉……

    李奇正要解释,飞机忽然猛烈震动,驾驶员高喊:“飓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飓风!”

    特蕾希娅、凯瑟琳和李奇栽作一团,另一排坐着的梅迪喊道:“世界在震动!哪里出大事了!”

    大地四处开裂,狂风乱舞,在空中汇聚成飓风,不远处的海面掀起了恐惧而凌乱的巨浪。

    李奇等人乘坐的这架魔鬼鱼飞机如风中落叶,胡乱飘飞着,越过沙漠和悬崖,朝着海面低头栽下。

    这股动静可不是一般的自然灾害,而是整个主位面的超凡力量流动都在狂躁沸腾,连梅迪这样的传奇魔法师一时都无法凝聚魔力施展法术。

    天晕地转中,小红在李奇心中大叫:“奈罗说,炼狱和深渊第一层撞在一起了!这下完蛋了,费恩的马桶堵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