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恶魔就在身边〕〔嫡女嚣张:鬼王独〕〔一世兵王〕〔天桐神女〕〔无敌从灵气复苏开〕〔都市绝品狂尊〕〔超神预言师〕〔我的末世领地〕〔施法诸天〕〔万古之王〕〔原始生存守则〕〔生活系游戏〕〔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霸道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绯红法典〕〔奸妃如此多娇〕〔超神辅助系统〕〔农女手里有口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六百九二 凯拉斯卓与特蕾希娅,你办事我放心
    混沌虚空之上,神国位面深处,穿透狂乱涡流,来到全知者神殿。

    全知者欢迎所有半神、神祇以及神性生物的到来,不分种族善恶,这些来访本身就是费恩世界的大事,代表了世界变化或者某种力量推动高层级的存在寻求信息和知识。

    进入全知者神殿的存在被允许免费浏览各个位面的一般*件,哪怕已经被历史掩埋千万年,只要曾经被公开传播过,都能在全知者的藏书库里找到。

    当然这不代表真相,仅仅只是被公开传播过的信息。真相只有在全知者自己编纂的费恩历史纪元里找到,这就不是免费的了,需要来访者用自己掌握的尚未被外人所知的真相交换。

    但全知者并不是全知的,所有访客都被告知,关于黑暗时代的信息只有残缺的传说,哪怕是一般性的记述都是不准确的,更不可能找到真相。

    无尽的殿堂里,无数触手在层峦叠嶂的书架中游动,书架中心缓缓滚动着的辉光中,一句句呢喃浮现出来,再凝结成光点推送到各个书架。

    每一个光点延伸出一条触手,凭空凝结出一本书,吸收着符文组成的光流,将某项事件记述在书上,再分门别类放入书架里。

    还有一些呢喃并未直接记述下来,那是全知者的自语,仅仅只保存在祂核心深处的日志里。

    “世界的维度再一次被扩展,善恶起伏的旧循环打破了,费恩又一次跨入纵横交错的迷雾里。”

    “黑暗时代正是由此而始,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我也无法理清头绪。毕竟是被无数次抽走了世界线,甚至时间轴都重启过若干次。”

    “我并没有情感,此刻依旧感到了恐惧,难道我要陷入又一阵沉睡或者迷乱中吗?”

    “恐惧之中我又有一些欣慰,虽然同样是迷雾,迷雾中闪烁的那些光点,却跟上次不同了。”

    “但这些光点太微弱了,与曙光和太阳比,就如尘埃一样渺小,如果被它们关注到的话,它们一定会扭转这样的变化,那就太糟糕了。”

    光辉中闪起清冷线条,交错分割,原本翻滚流动的光流凝固,全知者的呢喃骤然中止,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

    核心深处,即便是神祇也无法侦知,即便听到也难以理解的信息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整座神殿微微震动,一切恢复原状。

    全知者继续搅动光辉,呢喃出一段段记述,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

    某个时刻祂顿了顿,语气有些怀念:“难道是之前来的那个小姑娘成功了吗?”

    ………………

    瓦伦丁神皇堡,站在书房露台眺望,天幕和大地都崩裂出一片片蛛网般的痕迹,原本与真实无异的景象变得如被打碎了的背景贴画。

    “世界震动带来了很多损害,从自然灾害到超凡之力灾变都有。不过这个倒不是被震坏的,而是世界维度拓展之后,超凡之力的基础有了变化。所有法术都出了一些问题,级别越高,构造越复杂,变化就越大。”

    特蕾希娅立在露台上打量着损坏的神皇堡结界,梅迪在旁边解释:“这其实是好事,给了我们对比分析超凡力量根基,发现更多奥秘,揭示更多真理的机会。我会带着魔法部的人亲自修理神皇堡的屏障,应该用不了太久的时间。”

    “是啊,新的世界,需要获得新的平衡,构建新的秩序”,特蕾希娅说:“但曙光不仅没有降下,反而藏到了深处,说明变化还没有停止,新的纪元还没有到来。”

    梅迪听出了她的忧虑,安慰道:“那自然是等陛下完成新秩序的编织,新的纪元才能到来。”

    特蕾希娅点头:“希望如此吧,在那之前,可不要再有更多这样的变化了。”

    梅迪说:“已经确认炼狱和深渊的第一层撞在了一起,内层位面的血战即将开启,这的确是很可怕的事情。不过目前来看,对主位面的影响仅仅只是屏障松动了很多,超凡力量的流动加速了。变化之后肯定还会有,但世界拓宽了维度,也就变得更稳固了,陛下倒不用太担心。”

    他的语气变得更轻:“那么,这一次……”

    特蕾希娅显然知道导师说的是什么,偏开头说:“我的身体没问题,我已经决定等克斯特的事情解决了,就解开冻结。这次纪元更替比我想象得要绵长得多,我没办法等到新纪元到来再完成这件凡人的使命。”

    梅迪低头行礼:“好的陛下,我会做好准备。”

    等梅迪离开后,特蕾希娅在露台的软椅上躺下,摸了摸小腹,幽幽叹道:“还好事先做好了准备,如果再有就麻烦了。”

    她闭上眼,身上金黄光尘逸散,常人不可见的光影中,灵体升起,没入天际。

    梅迪回到距离神皇堡一段距离的魔法塔里,展开屏障,摸住那枚魔法师徽章。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疑惑的道:“世界变化这么大吗?连曙光也出了问题?”

    呆了一会,脸上的急切和忧虑渐渐消散,他淡淡笑道:“也好,至少又多了一些时间。”

    神国位面高处,大漩涡般的金黄光流似乎如世界之壁,一道金光没入漩涡中心,化作白裙银甲的丽影,恢弘世界在她眼前呈现。

    这是座浩瀚大陆的神国,元素和法则之力井然有序的流动着,让万物与诸灵和谐一体,完美无瑕,宁静祥和。

    丽影闪烁,瞬间来到大陆中心那座贯通天地的高塔下,白玉石砌成的台阶绵延无尽,一直伸展到云中。

    台阶周围是一片园林,各种珍禽异兽在其间出没,在丽影出现的那一刻,都显出身影向她低头行礼。

    台阶左右,一个个方阵的卫士如雕塑般肃立。他们衣甲鲜亮,身姿挺拔,在丽影出现的那一刻,同时转首,将目光聚在她的身上,发出轰然如潮的呼喊。

    “吾主到来!”

    丽影正是特蕾希娅的灵体,她向这些祈并者颔首行礼,虽然知道这些人已非本人,而是灵魂在神国的重现,但她仍然觉得有必要向他们致意。

    白玉天梯上,一排排天使顺着阶梯列队,齐声高唱颂歌。若干颗龙头自云雾中探出,发出高亢龙吼,欢迎神国之主的到来。

    特蕾希娅踏上阶梯,身影渐渐消失。

    宏大殿堂里,稚嫩脆声温和的道:“欢迎你,特蕾希娅,你终于踏入了秩序神座。”

    巨大立柱支撑起的殿堂里,一个白裙银甲的小姑娘立在王座下,静静的看着她。

    虽然年纪、身材、相貌和发色瞳色都不一样,可恍惚间,特蕾希娅依旧生出错觉,以为那是小时候的自己。

    她愕然道:“凯拉……”

    “不要奇怪,我也很虚弱了,用这样的形态说起话来会轻松一些。”

    这赫然是萝莉形态的凯拉斯卓,招手示意她靠过去。

    凯拉斯卓牵着特蕾希娅的手说:“神座还残存着我的意志,现在你还坐不上去。”

    特蕾希娅摇头:“只要你在,我怎么可能坐上去俯视你呢,你一直是让我仰望的存在。”

    “也用不了多久啦,真是不好意思,还得把使命交给你”,凯拉斯卓挥手招出椅子,一大一小两个绝世美女亲昵的坐在一起。

    小凯拉老气横秋的道:“我老了,世界又变得完全不认识了,只能靠你了。”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特蕾希娅凝重的点头。

    凯拉眨眨眼:“比如……昨晚上?”

    特蕾希娅平静的说:“秩序得包容下自然天理,得均衡万物法则,不如此无法长久。所以,一个连完整凡人生涯都没有的人,是没有资格执掌秩序的。”

    “爱情与肉欲是凡人最根本也最活跃的天性,我更不能一无所知。只有真切的经历过,拥有过,才能懂得其中与秩序相合相离的东西,才谈得上舍弃,才能以神祇之心审视众生。”

    凯拉赞叹的道:“那么作为母亲,从中品味生命的自然天理,也是不可缺少的啊。从这点来说,我真的不如你。你不仅仅是靠着虔诚信仰走上这条道路,你是把秩序看作理性之道,为此清醒的作着各种准备。”

    特蕾希娅低下了头,语气一下子变得虚弱:“也不是这么……刻意……”

    凯拉笑着拍她的肩膀:“所以就不必给自己找理由了,昨夜你的心灵开放得像热恋的少女,身体表现得像饥渴的妻子。即便我刻意远离你的灵魂,也都被感染到了,让我回味起跟罗兰在一起的往事。”

    特蕾希娅抬头,脸颊泛着晕红,神色却异常惊讶:“凯拉……”

    这不是之前见到的凯拉斯卓……

    “神祇之心在向你偏移,所以我残存的凡人之心也显露出来了”,凯拉俏皮的比了个剪刀手:“再过一阵子,说不定你会看到一个调皮捣蛋,却装作正经的凯拉斯卓,就跟你一样。”

    特蕾希娅眼中露出悲伤,这意味着凯拉斯卓不会再陪她多久了。

    在亡者之域里,凯拉斯卓第一次现身,而后仍然没有跟她直接沟通。

    罗姆罗斯兴起后,凯拉斯卓开始能跟跟她对话了,后来才知道,那是赤红女士抽出了厄迪斯之脊后的改变。

    再到她第一次灵体上升,以大天使长的身份在天堂山与赤红女士相遇,击杀了杀戮之神的分身,终于在神国与凯拉斯卓相见。

    凯拉斯卓指导着她如何一点点接过凯姆的权限,教会她维持神国的运转,完全不干涉她的思考和决定,除了在贝努因大沙漠里,限定与修玛的冲突层面外,凯拉斯卓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

    现在展露出的凡人一面,令特蕾希娅无比感慨和留恋。

    “不过我可不是照着我的样子选择了你”,凯拉斯卓说:“我们只是性格有些像,其实我是用罗兰做模板选的你。”

    特蕾希娅有些疑惑:“罗兰,他不是不愿成神吗?”

    “高尚,谦逊,坚定,纯洁,罗兰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在对待神祇和信仰的事情上,他跟你的立场截然相反。”

    凯拉歪着头笑道:“他认为自己不够完美,成神后会祸害凡人。当时我说,你恐怕会先祸害所有女神才对。”

    “没错,他其实是个花花公子,见谁爱谁。别误会,他不是沉迷肉欲,而是他这个人啊,太高尚,太有牺牲精神,又太帅……只是皱皱眉头,都会招蜂惹蝶。然后他又不忍心拒绝女孩子的心意,所以……”

    凯拉摊手:“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美女,都聚在了他身边。我啊,原本是凯姆选中传递神意的人,目标是让他当凯姆的接班人。公私混在一起,我就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卡拉米以为是她办到的,实际是我自愿的。”

    特蕾希娅揉眉头:“太有牺牲精神,所以成了花花公子。”

    “就是因为这个,他不愿意成神,觉得丢开了凡人之心就不可能跟凡人站在一起。他把人神的变化当作一种……不该有的牺牲,所以我们后来闹得很僵。”

    凯拉叹息着,也许是凡人之心苏醒,她想把过往的事情都交代给特蕾希娅。

    特蕾希娅当然不会打断她的倾述,自己也很好奇源初骑士之间的事情,小心的问道:“李奇告诉过我,说……罗兰和卡米拉,是你……杀的。”

    凯拉目光迷离,脸上泛起缅怀的笑容:“是我杀的,那是在疯嚣丛林,现在不知道那叫什么,也应该不是丛林了。”

    “那个时代人类的处境真的非常糟糕,瓦伦妮娅去了贝努因,牺牲自己解决了贝努因人。同时疯嚣丛林又冒出来了源血之灾,那是自然女神的前身,古神盖娅腐化后的残骸。”

    “我、罗兰、卡米拉、本恩还有伊尔洛恩率领队伍去那里平定灾害,虽然解决了腐化盖娅,罗兰和卡米拉却受到了自然源血的沾染。”

    “唯一的选择就是成神,但卡米拉成不了神,她就是个疯狂的魔法师,根本没有对神祇的信仰。罗兰舍不得丢下卡米拉,而且他要成神,就得把我的灵魂转移到他身上,那样我也会彻底消亡,他同样舍不得。”

    “当时凯姆觉得这是个机会,不顾罗兰的反对,要强行拉他的灵魂。罗兰要我杀了他,我就把他和卡米拉都杀了,让他们的灵魂下到亡者之域。”

    “原本的想法是到亡者之域里再想办法,但我的选择让凯姆很不满,我们产生了纷争。我的凡人之心被拉上了神国,本恩开始组建教会,秩序意志渐渐偏离,我不得不想办法拉回正轨,罗兰的事情只好放到一边,然后再也没机会了……”

    凯拉声音渐渐低沉,关于这部分的事情,特蕾希娅已经从李奇那里知道了。看来李奇并没有隐瞒或者篡改,凯拉和凯姆的确曾经产生过矛盾。

    凯拉又振作的道:“不过即便如此,凯姆的意志从未完整过,世界也走到了第四纪元,这说明凯姆的秩序是凡人的根基。”

    特蕾希娅认同的点头:“这是绝对不会动摇的,对此我深信不疑。”

    “所以我选择了你啊”,凯拉笑道:“我在忠诚圣堂感应到你的存在后,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我知道艾弗比埃那帮家伙另有想法,肯定会抹灭你的存在,就像当初对待图铎的爱人一样,我通过各种办法,细微的调整着他们对你的观感,让你安全的完成了迩香的修行,回到了哈德朗。”

    特蕾希娅也露出欣然的笑容:“然后,在他们注意到我的存在时,降下天使发布神谕……”

    果然,她一直被凯拉关注着,帮助着,最终走上了修正凯姆意志的道路。

    接着特蕾希娅问:“现在可以说说艾弗比埃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了吗?图铎当初交代给他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之前李奇也提到了这个,但显然他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把赤红女士听到的原话转述给她。后来跟凯拉有了联系后,她虽然提到过,却明显不愿深谈。

    现在凯拉的凡人之心开始显露出来,或许是个探知真相的机会。

    这果然是个很敏感的话题,在很短暂的瞬间,凯拉的脸颊扭曲,显得异常狰狞,让特蕾希娅吓了一跳。

    “他们是背叛者!他们背叛了图铎,背叛了我和凯姆!”

    凯拉咬着牙说:“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图铎原本也想寻找曙光,但很快发现了另一个强大的存在蛰伏在费恩世界,那是强大神祇也难以对付的敌人,一旦它被释放出来,整个世界都会被毁灭,具体情况,等你接掌了神座就会知道。”

    “图铎全力备战,还说服了我和凯姆,准备协同诸神一起解决这个祸患。没想到神祇里出了叛徒,暗算了图铎。”

    “图铎在消亡前留下了艾弗比埃,既是维持跟我和凯姆的联系,也是为迎接灾变做准备。”

    “图铎帝国还在的时候,艾弗比埃的成员们还很干净。帝国崩溃后,艾弗比埃暗中支持凯姆教会重建忠诚神廷,站到了世俗权力的巅峰,很快就堕落了。”

    “我知道他们在利用我,利用凯姆。但在找到合适的人推翻他们之前,我只能忍耐和蛰伏。凡人经不起太大的折腾,他们即便贪婪,也是有限度的,至少维持着必要的秩序。”

    “但他们还在坚持用谎言蒙蔽我,让我相信那个存在随时会威胁世界,现在我可以确定,那个存在已经消失了。”

    “如果它真的存在,昨天的世界变动就是最好的出现时机,它完全可以一举掌握整个费恩,但所有力量波动都没有出现新的特征。而且这么大的震动,世界维度也增加了,真有那样的存在,它是藏不住的。”

    特蕾希娅如释重负,却还是道:“等我执掌神座之后,还是会注意这个动向的。”

    “原本想亲自收拾他们的”,凯拉苦笑道:“现在也只能交托给你了。”

    她牵着特蕾希娅的手说:“你办事,我放心……”

    特蕾希娅暗暗嘀咕,这话的味道有点怪呢。

    凯拉又笑道:“啊,我记起来了,这是罗兰说过的话,他死之前就是这么牵着手跟我说的,语气怪怪的,那时候连泪水都停了一下。”

    特蕾希娅虽然已经有身为神祇的觉悟了,还是不太习惯凯拉这种说到生死似乎跟她自己毫不相干的语气。

    正尴尬的应着,凯拉又说:“还真是想念罗兰啊,他在床上摆弄女孩子的本事可真是……总之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你身体里。”

    她眨眨眼问:“李奇呢?昨晚上你感觉如何?爽够了吗?”

    特蕾希娅先是瞠目,再垂下眼睫,苦笑着说:“很……很舒服,感觉自己就是世界,经历了沧海桑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