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一四 女皇的审视和萨达尔的暴走
    深夜,瓦伦丁神皇堡,女皇的书房里依旧灯光明亮。

    一幅水晶屏风将书房分割成两部分,屏风后金光流溢,那是女皇在浏览各地通讯塔的信息。女皇如果将意志投入神国的话也是这动静,那就不会召人进书房了。

    神皇堡侍从官凯文-唐恩伯爵进了书房,离屏风远远站定,轻咳一声说:“陛下,已经确认,明天傍晚贝利诺会前往汉森伯爵的后山堡。我已经代表陛下,向汉森转达了那几项要求,他表示愿意全心为陛下效劳。”

    女皇的声音响起,显得空灵而漠然:“他未必真心,不过克斯特王国能接受帝国的庇护,他能以王夫的身份摄政,这是他面对的最好选择。”

    “不过我不认为在没有足够力量支撑的情况下,他能顶住贝利诺的压力。光靠麦戈尔那股力量不够,而且麦戈尔那些人也不适合放到台面上。我会派布林托带秩序之手的人过去,等时机合适,我再亲临。”

    凯文知道女皇只是分出一部分意念在跟他说话,恭谨的应着退下。

    原本他想表达一下对女皇开始倚重麦戈尔那帮人的不安,但此刻的女皇是没什么人味的,不会体恤臣属的用心,他也只好把话闷在肚子里。

    屏风后,特蕾希娅的一股意念将明日傍晚意志回归神国的预定记下,继续浏览各地信息,不少意念都聚焦在那部缓缓向克斯特边关行进的庞大机动要塞上。

    一个通讯请求牵走了她一丝意念,确认对方身份后,金光黯淡下来,她将发散到数百件事情上的意念收了回来。

    面对这个人,她必须同时用上神祇之心和凡人之心。

    她淡淡的问:“洛希弗斯阁下,如果是来谈借款的话就不必多费口舌了,你我都清楚,跟我希望获得的资源相比,艾尔莎陛下的信仰之力还不够铸造出那么多的金蒲耳。鉴于凯拉特蕾希娅坐上神座的时候,艾尔莎陛下也没有来庆贺,祂对未来秩序回归仍然没有足够的信心。”

    对方恭谨的道:“是的,陛下,吾主正是为此而来。吾主想问,陛下改变之前与商业神殿的约定,不再支持贝利诺,这是否是陛下的惩戒?”

    “只有凡人才会做无意义的惩戒,神祇不会”,特蕾希娅说:“贝利诺和他的神祇仍然存在的话,会给真正的敌人可乘之机,所以我决定放弃他。”

    “之前的约定仍然有效,但对象不再是贝利诺,你们可以直接进行约定中的下一步,在西费恩扶持相应的力量,钳制住罗姆罗斯的扩张。”

    对方明显松了口长气,再试探着问:“那么吾主在帝国之内……”

    特蕾希娅冷冷道:“先解决掉贝利诺,再看艾尔莎陛下是否愿意来秩序神座表明态度。”

    对方赶紧道:“我一定将陛下的神意传达到……”

    他再小心的说:“关于塔克希丝陛下那边,吾主跟祂可以联系上,陛下是否有话需要吾主代穿呢?”

    特蕾希娅道:“虚空龙神与我的秩序相悖,祂如果安分于自身神职,我并不会干涉。如果祂企图染指整个龙域以及主位面,我必不留情!”

    对方谄笑着说:“既然陛下决意消灭海斯托尔和贝利诺,塔克希丝陛下当然不敢冒犯陛下。不过现在鲁厄斯瑞衰弱,等海斯托尔被消灭后,暴政之神那边必然崛起。塔克希丝陛下与祂也水火不容,只要陛下让渡一小部分秩序,塔克希丝陛下必然愿意为陛下效劳。”

    特蕾希娅的话里带上了一丝怒意:“秩序是完整的,怎么可以随意切割!?”

    对方不迭告罪,却没有放弃:“如果跟主位面无关,仅仅只是必然衰落的龙域里的秩序呢?现在为陛下效劳的红龙银龙,塔克希丝陛下也不会触动。”

    特蕾希娅沉默了一会,语气转冷:“只是针对支持罗姆罗斯的龙族,那倒是可以。”

    对方得寸进尺:“还有蓝龙呢?”

    特蕾希娅没再说话,对方赶紧道:“小人明白了……”

    通讯结束后,特蕾希娅发出有些疲累的叹息。

    目光落在光幕里的机动要塞上,她低声道:“李奇,我已经重新做过审视了,只有尽快遏制住你,我们才不会走到那一步。至少不会那么快,不会在那之前。”

    “只要你不那么贪婪,懂得克制,在我跟罗姆罗斯之间,哪怕是骑墙,我都会容忍你的。”

    “你和你的女神所追求的,或许是好的,但对这个世界是有害的。你们可以存在,但不能跨过界限。”

    “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我最后一次宽容你,不要再继续挑战我的底线。虽然我感觉不是太好,你肯定还会跳出来,但我是如此希望的。”

    “说起来,凡人的灵魂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特蕾希娅的思绪从李奇转到另一个人身上,刚才她神念发散的时候,感应到了一个凡人的祈祷。那个凡人隐约跟李奇有什么联系,她当然不会错过这个从侧面影响李奇的机会。

    但她对那个凡人的注视,竟然没在对方灵魂里留下任何痕迹,更没感召到他,这还让她很有些意外。

    那是个很独特的灵魂……

    浮空三蹦子上,茵丝瞪圆了眼睛:“我跟萨达尔连接上了!连接很稳固!不过他的灵魂状态好奇怪啊,我不敢……啊啊啊……就像漩涡一样!”

    水晶光芒在眼瞳里剧烈闪烁,茵丝不由自主的摇晃着小脑袋,连人类形态的伪装都维持不住了。一双尖耳朵在夜色里蹦蹦跳跳,看得缇娜脸颊泛红,恨不得用手把那双尖耳朵从脑袋上拔出来。

    “原来……原来是这样……”

    茵丝震惊的道:“我读到了萨达尔心灵里的东西,现在他的情况很不妙!不,工作组那边的情况都不妙!”

    萨达尔的灵魂里正猛烈喷发着各个分支的赤红神力,干扰了茵丝的“读心”,不过基本情况茵丝还是抓取出来了。

    听了茵丝的解说,夏安皱眉道:“我们不能磨磨蹭蹭了,我先走,去那边探听情况,缇娜和茵丝去找工作组的人。”

    缇娜皱眉:“要怎么走啊!?你又不会传送……”

    夏安手臂一展,锵啷声里,三柄魔钢长剑跳了出来,在头顶拼成一幅螺旋桨,呼呼转动。

    “没见过我的御剑飞行术吧?时速起码五百公里!个把小时就能到。”

    缇娜噗的笑道:“这哪里是御剑飞行术,分明是哆啦诶梦的竹蜻蜓!”

    夏安分辩道:“到时候可以平飞的啊,就跟沙丁鱼一样。”

    他再叹气:“我也想弄把能踩在脚下飞的,那个谁说他还没功夫搞这种不正经的东西,不给我弄。我只好发动万萌会的小朋友们,研究才刚刚启动呢。”

    茵丝摇头:“其他的不说,这个动静,你是要过去直接开打吗?我们来克斯特的原则就是不能惊动贝利诺,让他掉转矛头针对我们。”

    “这个好办”,夏安手一招,莎佳妮飘了起来:“小家伙,跟我一起去,给我弄个隐形隔音罩。”

    莎佳妮哇哇叫道:“还要我吹风吗?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我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们居然当成办公用品摧残!”

    “你不就是办公用品吗?”

    夏安讶然道:“你出入神国和宇普西隆的id卡上面,身份那一栏就是办公用品啊。”

    “不对!”

    莎佳妮张牙舞爪的道:“当初女神跟我说好了的,我该算成固定资产!”

    不管是办公用品还是固定资产,总之莎佳妮还是被夏安拎走了。

    目送夏安头顶螺旋桨升空而起,再消失在夜幕中,缇娜叹道:“萨达尔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茵丝摇头:“我也说不清楚,感觉萨达尔像是……像是暴走了的人形神力井一样。”

    城堡的地窖里,那个卫士的脑袋尽数化作飞灰,只在脖子上留下一个平平整整的断口。

    没发出任何声音,甚至都没有任何反应,一个三级骑士就这么完蛋了。

    卫士直直后仰摔倒,剩下三个把芮萝尔扯成大字的卫士就呆呆的看着,没有任何动静。连芮萝尔本人都放弃了挣扎,呆呆的看着已经被各色光华裹住的萨达尔。

    “罪行……不容宽赦,立即……执行……”

    幻彩光人萨达尔呢喃着,伸出了又一只手,手掌上如晚霞般的暗金光芒层层卷动。

    “肯尼——!”

    “他杀了肯尼!”

    “魔鬼!他一定是魔鬼!”

    自萨达尔身上扩散出的强大神力波动异常混杂,从没见过一个人身上能同时有这么多种不同的神力存在,三个骑士下意识的就将原因归结为……这是个魔鬼!

    即便感觉到力量有差距,但面对魔鬼,三个骑士还是有底气的,神祇会保佑他们!

    骑士们丢下芮萝尔,铿锵拔剑,虹彩光芒转动,准备劈出破阵斩。

    暗金光芒自萨达尔的右手喷出,凝结成一道暗金光弧,发出令人战栗的呼啸声,蓬的劈在一个骑士身上。

    虹彩神力噼啪碎裂成无数细小光点,长剑也被劈碎成大大小小的碎片,那个骑士直直的倒飞出去,在墙上啪的拍开大片猩红血团,他的身体被那道暗金光弧几乎劈成了两截。

    “破、破乱、斩……”

    这个家伙用不可思议的语气嘀咕着,脑袋一低,带着上半身跟下半身分离,翻了半圈落在地上。下半身跟着倒下,压在上半身上,两腿正好夹着脑袋,叠成了之前芮萝尔被摆弄出来的姿势。

    这时候另两个骑士的破阵斩已经劈出了,萨达尔左手一举,一面淡金色,半透明的八角光盾在手中展开。

    虹彩光弧没入光盾,在盾面化作剧烈的涟漪,只是让萨达尔身体晃了晃,身上的幻彩光芒在那瞬间闪烁得更快了,除此之外毫无影响。

    “圣、圣武士!?”

    “圣、圣骑士!?”

    剩下两个骑士一个被萨达尔劈出的神术吓住,另一个被他举起的光盾吓住。

    这家伙,居然同时是圣武士和圣骑士!?

    这怎么可能!?

    这已经不是魔鬼能够解释得通的事情了,两个骑士也毫无探索真理的大无畏精神,他们的注意力瞬间转到另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上。

    不管是圣武士的破乱斩,还是圣骑士的神圣屏障,都是至少四级!

    “神啊,降下您的眷顾吧,让我干掉这个……这个怪物!”

    “修玛……不,努曼艾尔陛下,赐予我力量!”

    两个骑士还存着一丝侥幸,再度聚起神力,朝那个“光怪”劈去。

    “神祇……”

    幻彩光辉中,萨达尔发出了鄙夷的哼声,话语也变得流利了:“你们,还有你们的神祇,统统有罪!”

    冷白光华自他体内急速溢出,把其他光色挤到一边,萨达尔伸展双臂,低喊道:“你们和你们的神祇,都是反动派!反动派……统统打倒!”

    白光凝结成一个个骷髅头,抖动着下颌,如潮般涌出,瞬间贯通两个骑士的身体,冲入他们的心灵。

    骑士们两腿定在地上,身体剧烈颤抖,手臂胡乱挥舞着大声惨叫。

    白光从他们的七窍里喷出,带出股股黑烟,虹彩光华在他们身上微微闪烁,似乎还在抵抗,转瞬却如肥皂泡般消散。

    两个骑士抖了十多秒才停下,七窍里不再喷出白光,而是黑血,嘴里还喷着白沫。

    他们噗通跪在地上,缓缓倒地,身体还在不停抽搐。看那副景象,就算还能留下口气,也成了白痴甚至植物人。

    “反动派,反动派……”

    萨达尔机械的嘀咕着,转头四顾,寻找着新的“反动派”。

    他看到了在角落里喘气的侍女崔茜,这个少女看到萨达尔片刻间用各种神术干掉四个骑士,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被他盯住,啊啊尖叫,惶急的大叫:“我是被伯爵逼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她一边叫着一边打哆嗦,身下一滩水迹越来越大。

    “反动派……”

    萨达尔没理会她,又转到芮萝尔身上。

    公主这时候才醒悟自己是什么状况,也啊的叫了一声,赶紧扯来衣裙遮掩。

    萨达尔迈着笨拙的步子,来到公主身前,手掌缓缓举起,冷白光芒在手掌里凝聚,一颗骷髅头若隐若现。

    “反动派……必须打倒……”

    他嘀咕着提起手掌,芮萝尔抱着胸口,跟这个光人对视,怯怯的道:“萨达尔……骑士……你不认识我了吗?”

    萨达尔呆了呆,身上的幻彩急速消退。

    片刻后,光华消散,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看四周的景象,显得很茫然:“刚才……发生了什么?”

    目光再落到赤露着身体,只用破烂衣衫遮住要害的芮萝尔,他赶紧转头:“该死该死,公主殿下恕罪!我、我好像干了什么坏事。”

    芮萝尔抽了抽鼻子,猛然冲过去,也顾不得自己的情况,从背后抱住萨达尔,放声痛哭:“谢谢你萨达尔!谢谢你救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纪第一宠:厉少〕〔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