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一七 克斯特血脉与夏安旧事
    月沉日起,戏精……不,妖精龙莎佳妮编织的幻象地窖如真实般运转着。而在真实的地窖里,尸体已经被收拾好了,空气也变得格外清新,空间里闪烁着微微的粉色光晕,令人心口发暖,这是夏安用了“世界可爱术”的结果。

    夏安的故事讲了很久,听到最后,莎佳妮说:“所以,你也成了这场公主争夺战的选手啊。”

    夏安摇头:“我是来保护克斯特的直系血脉,恰好是位公主而已。如果没了这位公主,我就得想办法把贝利诺从海斯托尔手上抢回来了,那可是又麻烦又讨人嫌的事情。”

    莎佳妮变回了萝莉,不过这只是她的投影,她的实体就是那个幻象地窖。

    她感慨的道:“真没想到克斯特跟提尔还有一段孽缘啊,还是魔法皇帝的后裔。”

    刚才夏安讲到的事情让她和萨达尔瞠目结舌,克斯特王族的血脉还真了不得。

    那还是第二纪元初期,西费恩崩坏,人类向东费恩大迁移。

    克斯特这个地方是人类向东费恩迈进的第一个落脚地,因为仍然不够安全,只有一部分人留在这里。另一部分人跟随以源初骑士为首的英雄们继续向东迁移,最终在唐古斯和萨其顿一带落脚。

    留在克斯特这边的人里也有众多英雄,瑟琉古-克斯特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个魔法剑士,跟风暴群岛的战斗魔法师类似,不仅力量强大,还善良慷慨。同时他又特别聪明,在魔导技术上很有心得,很快在当地聚起了一股势力。

    那时候提尔在他治下呆了一阵子,原因是提尔察觉到了他身上有魔法皇帝的血脉。

    所有魔法皇帝在统治后期都全力追求不朽,想成为人神合一的永恒存在。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改造自己的身体,进化为新一代的古神,让世界伟力归于自身。

    魔法皇帝们都没有成功,但有些获得了进展,比如初代魔法皇帝泰克乌什。他很有可能变成了接近旧神的存在,因此后裔都传承了他的血脉之力,尽管这并非是他的初衷。

    提尔原本想杀掉瑟琉古,彻底清除隐患,谁知道魔法皇帝会不会借后裔血脉重生呢。

    在跟瑟琉古接触的过程里,提尔发现这个人的灵魂是纯洁而美好的,要杀的话就会违背提尔的正义法则。提尔跟瑟琉古摊了牌,并且留下了消除隐患的办法。

    办法很简单,多子多孙,好好活下去,不要让血脉断绝,总结而言就是……苟。

    如果血脉凋零,面临断绝的危险,残留在血脉中的力量有很大可能会被唤醒,把那个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也没任何神知道去向的初代魔法皇帝泰克乌什召唤出来。

    瑟琉古老老实实照办了,放弃了雄心壮志,老老实实结婚生子,深深扎根在这块土地上,一苟就是两万年。

    提尔显然没想过瑟琉古这么能苟,跟黑暗时代之后诸神留下的烂摊子相比,魔法皇帝留下的烂摊子就算不得什么了。所以两万年之后以灵魂碎片的方式再回克斯特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王国的王族还真是当初瑟琉古留下来的血脉后裔。

    夏安苦笑道:“说起来我……也就是凡人夏安,七拐八靠一下,也算是瑟琉古-克斯特的后裔啊。”

    克斯特王国的建立跟图铎大帝有很深渊源,那还是黯精灵战争时期,克斯特所在的区域直面黯精灵帝国,也成为各方势力竞逐的舞台。

    当时的克斯特家族是万年地方贵族,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耕田种树多生儿女”的祖训,不愿掺和外面的事情。

    图铎大帝没能说动这个家族加入自己,干脆拐跑了图铎家族的娇娇女,病弱少年奥德-克斯特成了大帝的小舅子。

    就是这个饱受歧视的奥德-克斯特,蜕变为大帝手下能征善战的大将。他最擅长的是把各路佣兵组织起来,用非常规的作战方式充分发挥他们的力量,大帝曾经戏称奥德是他的“佣兵王”。

    说到佣兵王的时候,莎佳妮才恍然大悟:“就是那个小奥德啊,我还变过大帝踢他的屁股!”

    奥德在大帝的手下也只是普通角色,大帝建立帝国后,奥德担任本地的总督,肩负起铲除自己家族的重任。

    莎佳妮很疑惑:“这事我可不清楚呢,据我所知,大帝可不知道克斯特家族是魔法皇帝后裔的事情,为什么这么做呢?”

    夏安用教诲的语气说:“克斯特是万年家族啊,不仅积蕴深厚,在追随大帝那段时间里,势力伸展得非常庞大。对雄才大略的大帝来说,这种旗帜一举就能建立王国的家族,怎么能不解决掉呢?”

    莎佳妮摊手叹气:“结果克斯特王国还是建立了,这人的命运啊,光看个人意愿是不行的,还得看历史进程。”

    她又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克斯特王妃,还有小奥德很早就死了,应该也是跟这样的事情有关吧。”

    夏安语气变得低沉,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奥德-克斯特和克斯特王妃在这种漩涡中无法自处,这是他们无法逃避的命运,就不知道是真的自杀,还是……”

    尽管大帝下了狠手,这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骤然凋零,却帮本地人凝聚出了这样一股情怀。当图铎帝国轰然垮塌的时候,又一位克斯特站了出来,这次他举起旗帜,应者万千,克斯特王国就此建立。

    这个叫赛弥斯-克斯特的人,正是克斯特王国的首任国王。

    时光如梭,千年很快过去了,夏安的上一任提尔传承者带领由提尔之手教团演化出的白银之手教团,来到克斯特王国。

    传承者原本的用意是在克斯特王国扎根,用克斯特王族的万年血脉之谜,逼迫克斯特王国尊奉提尔,开创和艾兰尼斯一样的圣武士之国。

    这个意图因为跟提尔的意志抵触,传承者跟王族搭上线后没多久就死掉了。新的传承者,也就是夏安,在被王国势力渗透了的白银之手教团里长大,幼年时代跟贝利诺的曾曾爷爷布玛斯-克斯特还是青梅竹马。

    “那家伙当时也是不得志的王子,根本轮不到他继承王位。白银之手教团被王国当成可资利用的武力集团,暗地里干了不少坏事。那时候我也很单纯和天真,对教团恨之入骨,和他约定一起拯救世界。”

    “如果事情真的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发展下去,我们各自前辈没办到的事情,就会在两个反对他们的晚辈身上实现,想起来还真是讽刺啊。”

    夏安说起这些,显得异常缅怀:“不过那些年的确是我这辈子最难忘怀的岁月,我们齐心协力闯过了一个个难关,最终他坐上了王座,我夺得了教团的领导权。”

    莎佳妮拍起了巴掌:“然后国王和圣武士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这显然是讽刺,夏安苦笑道:“然后……事情开始起了变化……”

    王子变成了国王,夏安和他的教团就格外刺眼了。

    “我们之间爆发了激烈冲突,还有无辜而纯洁的人为此牺牲了”,夏安的目光投在天花板上,语气变得异常淡然。

    莎佳妮想了想说:“难道是又一位公主?”

    夏安没有正面回应:“我不愿与布玛斯为敌,离开了克斯特,四处游历,寻找我想要的正义。六十年前布玛斯死的时候,我回去过一趟,在他的病床前许下了誓言。这也是提尔留给我的使命,不要让克斯特家族的血脉断绝。”

    “直到几年前感应到纪元更替,我才又回到克斯特。那时候坐在王位上的,已经是布玛斯的曾孙子了。”

    夏安很早就步入了传奇,他身为凡人的真实年龄是一百三十五岁,对传奇来说这还只是壮年。

    萨达尔一直静静的听着,夏安说的事情对他没有多大感触,毕竟离他的世界太远。

    听明白了夏安话里的重点,萨达尔忧心的问:“那个贝利诺,是想从芮萝尔公主和其他克斯特贵族身上吸取魔法皇帝的血脉吗?那么我们不能光救公主啊,其他贵族死了的话,魔法皇帝要在芮罗尔身上复生那该怎么办?”

    夏安拍着萨达尔的肩膀说:“就算是克斯特王族,传承了两万年,算起来就是上千代人,魔法皇帝的血脉也早被稀释得没什么影响了。”

    “你看贝努因旧神,它们被消灭之后,世界上的贝努因人虽然还残留着祂们的血脉,却并没有多大变化。魔法皇帝作为旧神的一面,还不如贝努因旧神,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夏安再皱起了眉头:“但贝利诺……不,海斯托尔应该也明白,祂还是选择了这么干,甚至一早就选定了克斯特王国作为发难之地,说明祂肯定有一个大计划。”

    “这个计划原本首先要夺得迩香,拿到凯拉斯卓和本恩的遗体,现在这一步被李奇和罗姆罗斯挡住,祂又转到这里,说不定是在提前进行计划的第二步。”

    眉头再展开,夏安笑道:“信息不足,怎么猜测都没用,反正谜底很快就会揭晓了。”

    此时已是天亮,芮萝尔和侍女翠茜还睡得很香甜。夏安对她们用的安抚灵魂神术异常有效,这两个少女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可有一场好睡了。

    幻象地窖的门被触动,莎佳妮赶紧投入更多注意力。

    汉森伯爵出现在门口,招呼卫士把公主押出来。

    “忠于殿下的贵族们快要来了,殿下得收拾妥当”,汉森笑着说:“殿下可要全力配合啊,这不仅关系着殿下本人的性命,也关系着你的侍女,哦,还有那位骑士先生的性命。他没有死,毕竟是李奇的人,我也不敢轻易得罪。”

    莎佳妮操纵幻象公主,像小白兔般瑟瑟发抖的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汉森的神色和语气无比真诚:“以骑士之名发誓,我说的千真万确!”

    幻象公主耷拉着脑袋,乖乖的被汉森带来的侍女拉走。地窖里的人也全撤走了,只丢下一个惶恐不安的侍女。

    “那个汉森,演技几乎能追上我了呢”,真实地窖里,莎佳妮嘀咕道。

    夏安问:“你不仅要操纵公主,还有十个卫士,顾得过来吗?”

    莎佳妮嘿嘿笑道:“不要小看我啊,那些卫士用自律模式就行了,残留的灵魂气息里有足够多的信息,糊弄汉森和戈米斯下面的人绝对没问题!”

    “至于公主,装出惊恐不安所以全力配合的样子,也不会有破绽。就算海斯托尔下凡,只要不仔细察看也没事。”

    “等等……”

    莎佳妮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个汉森,还有那个半身人,如果还想圈圈叉叉公主,那该怎么办?”

    夏安也抽了口凉气,这可不好办啊。

    他想了想,小心的道:“那终究只是你变出的幻象,不是真的,就算……那个啥,也无所谓吧?”

    “无所谓!?”

    莎佳妮一蹦三尺高,惊叫道:“那终究是我的触手啊,这跟给他们打手枪有什么区别?太恶心了!”

    夏安脸一黑:“触手?你本体的样子难道不是妖精龙,而是……”

    莎佳妮脸色一变,磨着小虎牙,嘿嘿的狰狞笑道:“不可说哦。”

    夏安连声咳嗽,决定忘记刚才的话:“到时候就只能像之前整治那个暗影杀手一样,由我出马先制住他们,你再布置幻象了。”

    还好,应该是汉森跟戈米斯相互牵制,两人都没再对公主出手。

    早餐时间过后,一位位贵族来到小城堡,到午餐的时候人几乎就已经到齐了。

    夏安、莎佳妮和萨达尔一直在真实的地窖里呆着,通过莎佳妮的幻象视野监视整座城堡的各个角落。

    原本还以为要等到晚上,可当贵族们陪同公主在大厅的长餐桌边落座时,一股异样的波动让夏安和莎佳妮同时一震。

    两人同时嘀咕:“来了!”

    贝利诺提前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