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你的小迷妹上〕〔重生之辣媳当家〕〔九零女配逆袭记〕〔我真的怂了〕〔始于权游的西幻之〕〔网游之帝国浮沉〕〔追随曹总混三国〕〔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种田神医:夫君,〕〔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每天在作死中直播〕〔再世为凰:重生庶〕〔天地至圣〕〔重生宠婚:霍少,〕〔史上最狂赘婿〕〔九转神龙诀〕〔妈咪太小,总裁太〕〔殿主的绝世宠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二三 如果这件事必须用剑解决,那就拔剑吧!
    贝塔城生态园区,李奇曾经变身滚滚的小河边,蕾塔娜坐在大石头上,手里握着一根魔导金属做的长棍。

    她无意识的掂着棍子,对旁边用石头打水漂的卡琳说:“昨晚我都做好准备了,只要你来,那种事情也不是不可以。我想尝试着赖上另一个人,看看灵魂会不会找到新的落脚点,可你为什么没来?昨天你分明都亲过我了,亲得那么用劲那么长,我都快窒息了……”

    卡琳正举起的手臂骤然停住,丢掉石头,她挠着头说:“我其实在门口转了好一会呢,想到以后会有个人赖上我,忽然就害怕了,所以跑掉啦。”

    她摊开手说:“我这个人啊,分明肩负着血海深仇,也相信了赤红女士的道路,但我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很多事情我喜欢去挑个头,然后就丢下不管了,又去找新的刺激。”

    “蕾蕾,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女人吧?我只是觉得好玩想试试啊!”

    “这不等于我就喜欢男人,老实说我也想过追李奇呢。只有在他身上,我才愿意尝试作为女人的那些事情,他可是我的血库哦。”

    “不过那样的话,不仅会失去跟欧萝拉的友谊,跟其他魔女的关系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吧,跟李奇也不会再是现在这种……哥俩好的关系。到时候打上了‘李奇的女人’这个标签,他对我,我对他都要承担太多的义务。损失太大,负担太重,我就放弃了。”

    “对你也一样啊蕾蕾,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喜欢亲你。但要再深入的话,被你赖上,我就害怕了,我这个人啊,很怠惰的。”

    蕾塔娜愕然看着卡琳,不仅为她透露的跟李奇之前的暧昧震动,也被她这股懒劲吓着了。

    过了一会,蕾塔娜哈哈大笑:“卡琳,为了遮掩真相你也真是够卖力的,连你们总枢机都拉出来挡枪了。你就老实承认打不过我,会被我压在下面变成受吧。”

    “打不过你!?”

    卡琳跳脚道:“我随便变个身你就只能在下面受着,只是不想让百合变成人兽而已,你还有胆子挑衅我!”

    说着她一冲而上,跟蕾塔娜在石头上噼噼啪啪打了起来。

    若干回合后,卡琳被蕾塔娜膝盖跪背胳膊反拧的压在石头上,另一只手使劲拍着:“认输认输!”

    手臂不小心划拉到石头边缘,碰到了那根魔导金属棒,棒子噗通掉进水里,蕾塔娜赶紧放开卡琳,把棒子捞了起来。

    “我一直缠着你,也跟这个东西有关”,看蕾塔娜将这东西视若生命的样子,卡琳叹道:“就是怕你想不开还要用这玩意自杀。”

    这根棒子是个魔导容器,用来屏蔽腐化神力,里面装着努曼艾尔成神时丢下的那柄长剑。

    “我没那么傻了”,蕾塔娜说:“只是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柄剑会成为腐化神器。”

    她双手握着金属棒,拄在石头上,用缅怀的神色说:“这柄剑叫美德之誓,据说是贝努因母神瓦鲁娜,也就是源初骑士瓦伦妮娅用过的剑呢。国王陛下……我是说哈德朗的老国王,用哈德朗家族的祖传宝物从贝努因人那换来的,然后送给了父亲。”

    卡琳很不识趣的说:“那柄剑上如果真的有两万多年前的东西,也只会是剑柄上的某部分,比如那种万年不腐的麻丝缠圈。”

    蕾塔娜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卡琳自顾自的继续说:“说到腐化神器,我就被奥术师灌过什么旧神的腐化之血,然后被李奇用赤红神力净化,变成了赤红魔女。前些日子小红……就是女神啦,又给了一枝腐化的生命树枝,我还没钻研出什么名堂。”

    “不过腐化神器上都是被世界抛弃的源初神力,来自凡人用信仰凝结出的源初今神。祂们要么被凡人遗忘,要么被凡人扭曲,或者被现在的今神篡夺,总之是不容于现在这个世界的信仰之力。”

    “我们费共魔女就是依靠女神的编织,重现了那些腐化今神的信仰之力。我的源初神职来源还不清楚,菲妮是痛苦,缇娜是告死,凯瑟琳是破坏,丝丝们是蜘蛛,伊芙是源火,薇姬是命运……”

    卡琳深深看着蕾塔娜:“你父亲这柄长剑上,也有对应的源初神职,只是不清楚那是什么。”

    卡琳说的事情并不是秘密,蕾塔娜已经听过了,此时再品味,感觉手里的容器份外沉重。

    “你们赤红教会的那首歌,不靠国王的说法我还有些不认同,但不靠神祇……”

    蕾塔娜眼里浮动着异样的光芒:“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修玛陛下不一样在寻求变化吗,所以他转为军神。我父亲生前是多么忠诚啊,却因为神祇的更替无法自处,死了还要为女皇陛下服务,要替修玛陛下擦屁股。神祇啊,其实也很可怜啊……”

    她摩挲着容器的表面,悠悠的道:“我想让父亲得到彻底的解脱,对凡人来说这是痴心妄想吧?如果我能成为魔女,跟卡琳你一样呢?”

    卡琳楞了好一会,这其实才是她一直缠着蕾塔娜的真正目的。可没等她下什么功夫,蕾塔娜自己就有了觉悟,让她既高兴又沮丧。

    当然,蕾塔娜的觉悟跟费共的方向还有偏差,而且魔女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卡琳决定循序渐进:“有这样的决心很好啊,不过先得搞清楚你父亲的剑,到底寄存着什么源初神职。”

    蕾塔娜觉得这不该有什么疑问:“除了源初骑士,还有什么可能呢?”

    “源初骑士……”

    卡琳想了想,摇头说:“修玛只是源初骑士里的一个啊,为什么就祂成了骑士之神?其他人也被归为骑士,听起来好像他们都在践行骑士之道,然后只有修玛成功了。”

    “源初骑士这种说法,最初来自凯姆神典。神典里还把凯拉斯卓也称为源初骑士,说她既是凯姆代言者,也是骑士的……神启者。”

    “骑士之神一直以来都是凯姆最忠诚也最强大的从神,骑士教会也是凯姆教会最倚重的武力。仔细想想,这难道不是凯姆教会为了扶持骑士之神,同时也让两个神祇的关系牢不可破,所以用源初骑士这样的称呼来扭曲那段历史,将更早之前的源初神职扭曲为骑士神职的行径吗?”

    “我们每个赤红魔女对应的源初神职都有过这样的事情,凯瑟琳的神器荷姆斯之锤被杀戮之神扭曲过,欧萝拉的赤红旌旗曾经是暴君权杖,之后又被凯姆变成了优雅女士的神器。”

    蕾塔娜听得心神激荡:“你的意思是,这柄剑上的力量,是比现在的骑士之力更古老的信仰之力?”

    她皱眉道:“那会是什么呢?”

    ……………………

    女皇挥手降下一道金光,将萨达尔整个人罩住。

    虚影自萨达尔身上升腾而起,扩展为一个巨大的骑士形貌。骑士头顶是一道彩虹,但虹光混杂,不仅模糊不清,还荡动着明显的涟漪。

    奇丽一眼就认出这个遮去了面目的神祇形象正是努曼艾尔,萨达尔原本也是骑士,不过只有二级。

    “我的神恩探查不会有假,只要是秩序神系的信徒,信仰哪位神祇,都能显现出来。”

    女皇冷冷的道:“你的确曾经是骑士,你信仰着骑士之神,但你的信仰却在扭曲骑士神力!”

    罩住萨达尔的金光变浓,他痛苦的哼出了声,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身体摇晃,溢出了股股绚丽神光,暗金、淡金、酒红还有冷白为主,还夹杂着稀薄的水晶、水银和淡紫。

    两边都同时大吃一惊……

    女皇那边,凯文等人铿锵拔剑,异口同声的喊:“异端!”

    奇丽这边,连夏安都抽了口凉气,缇娜茵丝等人更是脱口而出:“全系!”

    奇丽更是惊异无比,茵丝只是说萨达尔觉醒了,爆发了,可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原本她想的是等交涉完毕后,再找萨达尔仔细探查,反正也就大半天的事。

    没想到萨达尔竟然蹦出来个全系无cd切换的能力,还在扭曲骑士神力,又被特蕾希娅发现了!

    “如果神祇的信仰之力性质相近,阵营也不冲突的话,凡人是可以兼信的,但灵魂要适应不同的力量,必须进行转换,不可能同时具备两种甚至更多种神力。”

    女皇凛然道:“例外也是有的,那就是拥有灵魂操纵甚至分割灵魂的邪异,比如灵吸怪甚至魔鬼……”

    她的目光从萨达尔转向奇丽:“我相信你们的女神并没有刻意针对其他善神,用赤红神力扭曲其他神力,现在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东西,用什么方法获得了赤红神力,再来扭曲骑士神力。”

    她的语气不容拒绝:“这个邪异我必须带走!”

    奇丽没说话,伸手降下一道暗金光芒,裹住萨达尔的身体,将女皇的金光挡在了外面。

    萨达尔身躯一松,身上流溢的绚彩消散,趴在地上大口喘息。

    这个举动让女皇仰起了下颌,语气更加冰冷:“你要庇护他?还是说,这就是你们费共有意做的?”

    “陛下”,奇丽摇头道:“您应该用神祇视野仔细看过他的灵魂了,里面的东西的确有些奇怪,但这个灵魂的确是凡人,而不是邪异。”

    女皇抿了抿嘴唇,这个人的确是凡人,而且是她之前关注过的凡人。居然能身具不同的赤红神力,还在扭曲骑士神力,那就是邪异!

    奇丽用平和的语气说:“他的情况我一下子也说不清楚,我会让赤红女士好好看看。如果真的在扭曲骑士神力,也应该是这个家伙太轴……呃,太固执造成的,并不是他有意的。”

    她努力的让大事化小:“我们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二级……啊,四级了(该死),总之也就是区区一个英雄级别的小角色,怎么可能对骑士之神造成影响呢?”

    “现在纪元更替,主位面屏障松动,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微不足道啊。陛下,相比这个人,克斯特的事情应该更重要啊。”

    的确,克斯特的事情更重要。如果把这个人的归属作为筹码的话,那么接下来面对罗姆罗斯的时候,奇丽这边也会退让一些。

    特蕾希娅正这么想着,旁边凯文愤怒的道:“跟信仰之力受到扭曲相比,克斯特的事情算什么啊!必须彻底铲除这样的异端,才能澄清吾主的意志!当初我们愿意为澄清凯姆的意志献上一切,现在也愿意为澄清吾主的力量献上一切!”

    该死,凯文是个骑士,虔诚的骑士。他可以接受骑士神座的主人更替,但不能容忍凡人扭曲骑士之神的力量。

    凯文身后的骑士、圣骑士和牧师们也一同呼喊,其中大部分都是秩序之手的成员,他们也不会容忍这种异端。

    特蕾希娅暗叹,的确,如果妥协了,就是击穿底线。凯文和秩序之手的成员对自己的忠诚肯定不会因此动摇,但信仰必定会因疑惑而出现一丝裂痕。

    女皇神色未变的回应道:“既然你觉得克斯特的事情更重要,那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为什么就不放手呢?”

    再看看萨达尔,女皇又说:“这个人应该是李奇的老侍从,你是不是考虑到李奇的感受,才这么坚持?他应该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如果他在这里,应该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奇丽淡淡一笑,李奇就在这啊……

    “他已经有了赤红神力,他就是费共的人,虽然他自己对此还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但我们不会放弃他。”

    奇丽的语气也同样坚定:“我们的信仰是人人平等,不因身份和种族而分出贵贱,所以不会将他当作交易物。”

    女皇没再说话,旁边凯文和秩序之手的头目觉得这是信号,一同冲了上来,伸手抓向萨达尔。

    奇丽挥手,暗金光弧劈出,传奇级别的力量令这些人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放出光盾或者举剑抵挡。

    蓬蓬震响,大片金黄碎芒爆裂,凯文等人倒飞而出,跟后面的侍从撞做一堆。

    女皇右手举起,忠诚之剑出现在手里,她的沉冷嗓音在所有人耳边震动:“如果这件事必须用剑解决,那就拔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岳风柳萱小说〕〔诸天万界修行记〕〔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