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二五 小红你这是莓完莓了啊!
    奇丽……不,奇丽版李奇的内心此刻春暖花开。

    对看破了历史进程的革命者李奇来说,特蕾希娅是最终要打倒的反动派。

    对胸无大志的普通人李奇来说,特蕾希娅是值得追随的领袖。虽然价值观上有差异,但跟其他人比,特蕾希娅不管是节操还是意志,都稳稳碾压。

    什么你说小红?她是胸有大志啊,但她的节操和意志让她的志向完全就是笑话,没有李奇她大概率会变成惹不起。

    对宅男李奇来说,特蕾希娅就更是天降之物了。

    最初在康拉德城见面,那时候还是宅男的憧憬和一丝怜悯。之后王厅剧变,怜悯转为愧疚。忠诚神盟期间,愧疚一步步加深。亡者之域里特蕾希娅的牺牲,让他倍感沉重的同时也暗暗自得。

    前不久贝努因那一夜,宅男李奇收获到了特蕾希娅作为凡人的真实心意,尽管努力没有结果,李奇还是很喜悦的。

    现在,特蕾希娅更进了一步,之前的努力似乎并不是没有效果。她宁愿放弃压制费共,也要夺到李奇。她的凡人之心正在沸腾吗?是刚才最终审判律令的影响吗?

    “真是不错的交易……”

    奇丽的心绪还在震荡,小红已经有了反应:“我马上跟那个谁讨论下怎么把你的灵魂切成两瓣,一瓣是奇丽,还跟我灵魂关联。另一瓣是李奇,丢给特蕾希娅,完美!”

    “对了得有身体,我就友情大赠送!用神性源质做个李奇,把那一半灵魂塞进去。虽然比真人差了点,至少尺寸不会差的!”

    “等下还得开中央会议,先开除李奇党籍,再宣布奇丽接任总枢机。会有一些麻烦,比如欧萝拉凯瑟琳菲妮缇娜她们到底是想跟李奇还是奇丽,不过奇丽你好好努力下,把魔女们都掰弯应该不是难事,这样你也可以完成李奇不敢想也做不到的伟业了。”

    等等到底谁才是当事人啊!?

    我这边打生打死的,就是不让萨达尔变成交易物,结果你转脸就把我当交易物卖了!?

    奇丽正要喷她,心灵一热,她竟然又下来了!

    身体瞬间失去控制,神力爆发,特蕾希娅也感应到了,身上金光大作。两人拔剑撞开,胸口同时喷出一道血线。

    小红夺了奇丽的嘴巴,也不管胸口的伤势,冷嘲热讽:“真是没想到啊,身为秩序女神和曙光女皇,举世无双的特蕾希娅居然会贪恋一个凡人。为了李奇,连神意都不再坚持了,这家伙有什么好啊!?”

    奇丽心说卧槽你这是在干啥,刚才不是这态度啊?

    小红在心底咆哮:“我干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抢人,简直是蹬鼻子上脸了啊!我跟她没完!接下来由我来跟她干架!”

    奇丽努力劝解道:“不要莽啊!你还想赢过凯拉特蕾希娅?就不能争取用和平手段解决纷争吗?我不是说就答应她了,不过总能谈谈嘛。比如让我……不,让李奇合理分配时间,一周归她一周归你,她既然对李奇这么重视,说不定会同意这样的方案呢?”

    小红对奇丽的痴心妄想嗤之以鼻:“你做梦!”

    这边特蕾希娅先用个治疗术抹去伤口,再叹道:“小红,我真的很奇怪,你的凡人之心如此浓烈,到底是怎么坐稳神座的?”

    “你以为我也是出于凡人之心才提出这个条件的吗?的确有部分是,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会因此相安无事。哪怕你们得了克斯特,我也不会再把你们视为威胁,毕竟李奇在我这里。”

    奇丽暗道:“她说得没错……”

    小红暗叫:“你还真的想跟她一起沦为费恩的反动派,最后进本被我们当boss刷?”

    她用奇丽的嘴说:“你也知道我跟李奇有什么样的关联,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要奇丽的话倒不是不能考虑。”

    这不是一回事么!?

    特蕾希娅低低笑道:“是的,我知道,在亡者之域的时候我就知道得很清楚。但是,现在我跟李奇也有了……某种关联,奇丽是无法取代他的。”

    小红用酸得冲天的语气说:“是啊,你跟李奇是有关联了,你知道他的长短,他知道你的深浅。”

    特蕾希娅抿了抿嘴唇,用决然的语气说:“其实我……”

    话还没说完,一道粉红光柱从下方轰击而上,两边猝不及防,同时被光柱击中。

    异样的力量浸透身心,奇丽这边连连打了好几个冷颤,小红啊啊叫着好痒不迭的放开控制。等那股又酥又酸的感觉消退,见到对面特蕾希娅的模样,奇丽哈哈笑出了声。

    原本特蕾希娅白裙银甲,头戴小巧金冠,显得神圣端丽。这时候衣着依旧,一对毛茸茸的猫耳却从发丝里探出来,俏皮的微微抖着。

    不仅如此,她那小巧挺拔的鼻梁也变成了粉嘟嘟的猫鼻,嘴边探出几根猫胡子,迎风飘着。

    特蕾希娅看着奇丽,楞了一下,也噗哧笑了。

    奇丽的一对尖耳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头顶伸出一对长长软软的……兔耳朵。更夸张的是原本的绝美容颜变成了兔子脸,一对兔牙格外显眼。

    特蕾希娅这一笑,长长的猫尾巴从后面探出来,跟着笑声晃悠不定。奇丽感觉屁股后面不太对劲,伸手一摸竟然是兔子尾巴。

    两人同时又笑出了声,再对着出现的另一个身影举起了剑。

    果然是夏安这家伙搞的鬼!

    神力运转,瞬间驱散了各自的“兽娘术”,奇丽和特蕾希娅虽然怒意勃发,被星星点点的粉红光芒包裹着,战意却没那么浓了。

    “特蕾希娅陛下,还有奇丽,我看你们已经打出了真火,才斗胆上来劝劝你们”,夏安俨然一副局外人的嘴脸:“我就说一句话,如果觉得无所谓的话,那就继续,当我不存在。”

    特蕾希娅和奇丽同时冷哼,先不说这家伙没头没脑的,刚才正是关键的时候,似乎有什么门槛就要一脚跨过,却被这家伙打断了。

    就听夏安道:“你们是在争萨达尔该归谁对吧?为什么不先听听他自己的想法呢?”

    他对特蕾希娅说:“陛下就算要定罪,也得让当事人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吧?另外,他也应该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又对奇丽说:“我们是要保护每一个人,不过如果萨达尔愿意跟陛下走呢?我们总得尊重他自己的意愿,不能把他当成物品对吧?”

    奇丽和特蕾希娅同时沉默,片刻后,两人对视一眼,再看向夏安,异口同声的道:“多管闲事!”

    话虽然这么说,夏安提供的这个梯子还真是不错。

    奇丽问:“陛下刚才的提议……”

    特蕾希娅摇头道:“既然你的女神态度这么坚决,就当我没说过,我们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奇丽心头虽然无比遗憾,嘴上却道:“那真是太好了……”

    好个鬼啊!

    如果让李奇通过爱情影响特蕾希娅,说不定还有拯救她的机会!拯救她也就是拯救世界啊!

    “绝对不行!她就是利用你,你还不懂吗?”

    小红在心底叫喊道:“她只是把你看作凡人之心需要的柴薪,她会把你压榨到死的!她的本质已经不是人了!是落后的、反动的神祇!你会被她吸干,会被她变成同样可怕的存在,就像怪物一样!”

    小红你别激动,你现在有点莓天理莓良心……莓完莓了啦!

    两人降到地面,直接去找萨达尔。夏安在后面跟着,既委屈又不解。

    他用足了十二分神力阻止双方血拼,分明干了件大好事啊,为什么特蕾希娅和奇丽都对他这么不爽呢?

    决斗中止,两边都松了口气。

    刚才女皇跟奇丽在天上搞出的动静着实吓人,双方长剑贯胸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即便是凯文和秩序之手的死硬派,也都觉得如果能现场解决这个怪异骑士的信仰问题,确实是两全其美。

    ………………

    “源初骑士之前,其实还是骑士啊”,小河边,蕾塔娜说:“不过那时候没有骑士之神,骑士只是一种爵位,一种身份。”

    卡琳点头:“那时候的骑士应该是信仰什么的都有,骑士是维护封建贵族制度的核心力量,或许就是认识到这股力量必须要有统一的信仰,凯姆才在第二纪元创造出了骑士之神。”

    “在黑暗时代之前,凯姆其实就相当于神上神的骑士。失去了神上神后,祂自己成为凡间的主神,需要创造一个神祇来替代从前的自己。”

    “忠诚与护卫本来就是凯姆的神职,也是骑士的核心信仰。凯姆不可能把这样的神职交给骑士之神,于是用七美德的信仰为骑士之神塑造专有的神力,然后骑士神力就成了彩虹的样子。”

    “七美德相当于凯姆对某个神职的重新诠释,就像我们赤红神系对魔女神职的诠释一样,但这必须有一个源初神职。”

    蕾塔娜听得心驰神摇,苦笑道:“你们还真是肆无忌惮啊,可以这么随意的议论神祇的由来,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渎神的行径,连想都不能想的。”

    能这么说就代表蕾塔娜其实已经从之前那个世界跨了出来,在人神观上已经跟费共走到了一起。

    蕾塔娜再摇头说:“有一点你说错了,凯姆的神职是秩序,忠诚与护卫就是骑士的信仰。我们骑士的确要膜拜骑士之神的形象,诵念和践行美德篇章才能在骑士之路上走得更远。但要成为骑士的话,必须向凯姆许下忠诚与护卫誓言,现在应该是向凯拉特蕾希娅发誓,才能被骑士之神关注到,然后获得骑士神力。”

    “这个誓言很简短,混在向骑士之神许下的美德之誓里,看起来不是独立的。不过认真说起来,要成为骑士,光由骑士之神认可是不行的,还得凯姆先认可。”

    卡琳楞了楞,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样的细节。

    她恍然道:“这么看起来,是凯姆在执掌骑士的忠诚与护卫神职?对啊,没错,原本凯姆就是神上神的骑士,祂创造的骑士之神,只是祂的从神。怪不得修玛想融合骑士神力,最终没能成功,索性转职成军神了。”

    卡琳扯着自己的马尾沉吟:“也就是说,不是七美德扭曲了什么,而是忠诚与护卫在扭曲……”

    蕾塔娜叹道:“所以说你们肆无忌惮啊,这是在亵渎凯拉特蕾希娅。”

    卡琳无所谓的耸肩:“这两个本来也不是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凯拉斯卓被迩香那帮人折腾了一千多年,特蕾希娅……”

    说到这自由魔女露出暧昧的笑容:“跟我们费共的总枢机也是……咳咳……”

    蕾塔娜眼珠子都瞪圆了,总算明白费共这帮人说起神祇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胆肥。

    蕾塔娜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大概是人神之间那道隔阂在心中尽数粉碎了吧。

    她拧开魔导金属棒前端的口子,一股黑气喷了出来。

    “如果是忠诚与护卫在扭曲什么的话”,她用平静的语气说:“那就只能是……守护了,男人守护家庭,女人守护儿女,强者守护弱者,爱人相互守护。这应该是凡人还在蒙昧时代,就已经开始凝结的信仰啊。”

    卡琳惊愕的叫道:“蕾蕾你干什么!?”

    “我想守护父亲”,蕾塔娜把手伸进容器里,握住剑柄,缓缓抽出冒着黑气的长剑:“按你们的说法,现在的骑士之神已经不是真正的父亲了,但还在用父亲的形象,还有父亲的记忆,这是不对的,我要替父亲夺回来。只要成为魔女,应该有可能做到吧?”

    说话的时候,黑气已经浸入她的身体,让她身上的血色急速消失。

    轰的一下,一只巨大滚滚现身,一巴掌抡飞了蕾塔娜。

    “蕾蕾!靠你自己是不行的!”

    滚滚用粗犷的嗓音吼道:“这不是你个人的苦难,也不是你个人的反抗,更不是光靠决心就能办到的事情!”

    蕾塔娜摔进小河里,又炸开大片水花,冲向滚滚:“那就告诉我要怎么做!”

    滚滚又一巴掌把她扇回河里:“首先要觉悟!觉悟吧,蕾蕾!”

    ………………

    面对女皇陛下,萨达尔惶恐的跪下了。

    女皇冷冷问:“你叫萨达尔是吧?说吧,你既然拥有了赤红神力,为什么还坚信自己是骑士,用赤红神力去扭曲骑士神力?”

    萨达尔额头冒汗的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扭曲,我就是骑士啊!只是可能不太虔诚,得不到神祇的眷顾。”

    女皇看看奇丽,奇丽苦笑,心说你该明白这家伙其实就是个憨货和轴人了吧。

    她也问萨达尔:“你的赤红神力又是怎么来的呢?就是身上冒的各种光彩。”

    萨达尔想了想,怯怯的道:“我跟丝丝殿下们好像心灵相通,她们给我塞了很多东西。之前遇上了事情,我一急,那些东西就在心里自己转了起来,然后就有了各种力量。“

    奇丽心里已经有谱了,萨达尔本来就是个没有心防的家伙,所以才能跟丝丝们心灵相通,可以使用丝丝魔女电台。

    丝丝们肯定是把各种赤红信仰的感受和体验灌输到了他的灵魂里,只要遇上合适的契机,他的灵魂就自然而然的发挥出了对应的赤红神力。

    也因为他没有心防,心灵纯净,这些赤红神力无法在他的灵魂里刻下烙印,用过就没,才能全系无cd切换。

    这部分是属于赤红神系自己的事情,加上萨达尔灵魂的特殊形态,完全说得通,解释给特蕾希娅也没什么。

    问题是,萨达尔坚持自己是骑士,这是他灵魂中唯一刻下的烙印。但他并不信仰骑士之神,或者信仰根本不虔诚。当灵魂因这样的烙印激发力量时,只会牵动赤红神力,这样就让赤红神力对骑士神力造成了扭曲。

    奇丽是如此推测的,也确信这个结论离真相并不远,但这个结论却不能对特蕾希娅说。对特蕾希娅来说,这样的灵魂,当然是异端。

    看特蕾希娅的眉梢渐渐扬起,就知道她也有了猜测。她可是人神合一的存在,萨达尔的只言片语,加上之前对灵魂的探查,自然能得出跟奇丽相近的结论。

    女皇的语气变得更加冰冷:“所以,你就是在扭曲信仰!”

    萨达尔楞了楞,记起了什么,忽然生气的道:“女皇陛下为什么说我扭曲信仰呢?”

    他伸手指向远处:“那些人!那些骑士,尤其是那个家伙!他不仅不遵从骑士美德,还干出各种坏事!他差点强暴了芮萝尔公主,可他为什么还能获得骑士神力,他为什么没有扭曲骑士信仰?”

    顺着萨达尔的手,女皇跟奇丽同时盯住了一个人,汉森伯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