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二六 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会信吗?
    “要怎么……咕噜……觉悟?”

    小河里,蕾塔娜被滚滚的巨掌压住,灌了一肚子水。

    烟气弥散,滚滚变成二哈……不,黑背白狼,将蕾塔娜叼起甩到背后,让她拿好装着腐化神器的金属棒,咚咚奔出河滩。

    “按理说只有李奇才能办到,不过我们经常跟丝丝们联网,李奇能做的事情,丝丝们现在应该也能做了。”

    这只极力压缩了体型,比寻常野狼大不了多少的野兽奔过街道,让无数人侧目。不过看这毛色,大家都想到了是谁,纷纷举起随身助手或者最近流行的“多功能魔导终端”,咔嚓嚓拍照。

    从统合区中心广场的传送门来到罗丝大神殿传送殿堂,守卫见到是卡琳背着蕾塔娜,并没有阻拦,魔女以及附带物是免检的。

    出了传送殿堂,从外面的盘旋阶梯上到黑曜石魔女学院,教室里随时都有一个班的丝丝魔女在上课。

    “丝丝们,来启迪一下这个家伙,说不定她就是咱们的新姐妹了呢”,卡琳把蕾塔娜丢了下来,招呼丝丝魔女:“顺带通知下女神,也得让她看着。”

    丝丝魔女们一拥而上,唧唧喳喳的像几千只麻雀围住了蕾塔娜,女汉子蕾塔娜这时候也慌了手脚。

    “你、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别这样盯着我!我的心口好方……不,好慌啊!”

    “开放心灵?怎么可能?人的心灵又不是发型,可以随便让人围观!”

    “卡琳!救命!啊——!”

    后面的惨叫声是丝丝魔女们嘿嘿笑着抡起了淡金光鞭,纷纷扬扬的落在蕾塔娜心口上。

    差不多同一时间,几千公里外的北方,已经变作深坑的汉森伯爵领地后山堡边缘,汉森伯爵被秩序之手的成员押解到女皇身前。

    “我一直都在反抗贝利诺……不,海斯托尔!以骑士之名发誓!”

    汉森伯爵双膝下跪,大声叫冤:“一开始我寻求李奇那边的帮助,我们当初是有交情的!”

    费共工作组的人不得不点头,这的确是事实。

    “女皇陛下跟李奇之间的约定我不清楚,我担心李奇的力量不足以对付海斯托尔,所以才寻求陛下的力量。”

    汉森手按胸口慷慨陈词:“芮萝尔公主殿下是王族里仅存的直系血脉了,我千方百计保护着她。”

    即便此时有女皇的庇护,芮萝尔仍然不敢与汉森对视,偏开头楚楚可怜的控诉:“在地窖里你、你干出那样的事情,难道还是在保护我吗?”

    “怎么不是呢?”

    汉森的回答掷地有声:“海斯托尔的目的是吸收克斯特王族的血脉,如果让公主殿下怀孕的话,祂就不会吸收了。我是王国的伯爵,是虔诚践行美德篇章的骑士,做这样的事情会损害我的名誉,污秽我的信仰,但能拯救公主殿下和克斯特王国,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围一片咳嗽声,连女皇侍从凯文都用骇异的目光看着这个家伙。

    奇丽叹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原本还想把这个人当作费共影响克斯特形势的棋子,就算是个王八蛋,也勉强能算是费共的王八蛋。但现在冒出萨达尔的问题,这个王八蛋也只好丢掉了。

    当然,这个家伙居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费共实在是没脸收他。

    工作组的拉维尔冷笑道:“等芮萝尔公主成为克斯特女王,你就是王夫了,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吗?”

    汉森愤怒的反驳道:“你凭什么揣测我的用心呢?我冒着全家被杀的风险跟海斯托尔周旋,既要保护公主殿下,又要让海斯托尔不会产生怀疑,最终我不是成功了吗?”

    “难道不是我把海斯托尔引到了这里来的吗?虽然是你们救了芮萝尔公主,可如果让我跟芮萝尔公主完成了……仪式,海斯托尔也不会理睬公主。”

    “时间紧急,我的确来不及说服公主完全理解我,但最终结果不是好的吗?这个结果不是有我贡献的一份力量吗?哪怕再微小,我所作的一切,也都是在为女皇陛下服务,在践行我的信仰,在为克斯特的大局而努力啊。”

    “就因为我会得利,所以否定我的贡献?还是说你会读心,知道我的每个决定都是因为私欲,而不是出于虔诚的信仰,不是为了大局?”

    朗度斯侯爵站了出来,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汉森,你居然能狡辩到这个程度,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照你这个说法,只要为了胜利,骑士即便是奸银掳掠,都不算罪行?”

    汉森伯爵昂首道:“只要是必要的代价,当然不能算罪行!”

    女皇终于开口了:“汉森,什么是必要的代价,什么是真正的罪行,岂是你能自行裁决的?”

    感应到了女皇那完全不加掩饰的杀意,汉森额头冒汗,脸色惨白。

    他腰杆一软差点瘫在地上,还好两手及时撑住。惊惶四顾,想要寻求帮助,可跟他对上的都是或者愤怒或者鄙夷的目光。

    他也朝奇丽投去求助的目光,虽然李奇没在这里,但奇丽是费共那边可以做主的大人物,而且还敢跟女皇对峙。

    可惜,奇丽嘴角微微翘着,那是没有丝毫怜悯,正等着看落水狗是什么下场的淡漠甚至幸灾乐祸。

    汉森眼里闪起光芒,那是被逼到了绝路的疯狂。

    他对女皇低低笑道:“是啊,小人就是区区凡人,怎么能自行裁决呢?只有陛下才能裁定什么是必要的牺牲,什么是真正的罪行。”

    “就像康拉德城、艾兰尼斯王都、瓦伦丁城的几十万平民,就像艾兰尼斯公主芙蕾雅。只要是陛下认定的,都是必要的牺牲。小人这样的凡人,不管为帝国,为陛下的大局做出多少贡献,不管信仰再虔诚,都要接受审判……”

    女皇的脸色变得铁青,奇丽也暗暗好笑。

    这个汉森真是胆肥,居然敢拿女皇的往事来挤兑她。言下之意就是,他做的事跟女皇没什么差别,女皇要处置他就是否定自己之前的作为。

    “努曼艾尔陛下!”

    汉森摆出凛然姿势,向骑士之神祷告:“我对骑士之路的信仰从未动摇!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在践行信仰,我是虔诚的!如果我的作为真的是罪行,偏离了骑士道路,就请您惩罚我的灵魂,剥夺我的力量吧!”

    他拔出长剑,剑刃上彩虹光芒闪烁,无比绚丽,就像他此时的演技。

    还真是小看人了啊,奇丽暗叹,这可是个人才!

    好啦,这下看特蕾希娅怎么下台。

    特蕾希娅先没理会汉森,转头对凯文、朗度斯以及其他部下说:“这就是我们必须时刻警惕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坚决不能让教会把凡人与神祇隔开的原因!”

    “神祇是仁爱的,祂不分种族和贵贱,对凡人一视同仁。也因为如此,祂的意志会受到蒙蔽甚至扭曲。我们消灭了忠诚神廷,但很多善于伪装自己的人,仍然会在神祇没有关注到的地方以神之名,甚至以神之力作恶。”

    “所以每个凡人需要直接面对神祇,直接面对我。只有这样,当我有所疏忽的时候,总会有真正的虔诚者来提醒我,来揭露那些恶徒。”

    她转向汉森,微微摇头:“如果我只是凡人,或者我只是神祇,你的这种伎俩或许会有点效力。但我人神合一,我与凯拉同在,我的另一部分坐在秩序神座上,我的裁决不容置疑。”

    “你能用花言巧语蒙蔽骑士之神,但你的灵魂无法逃脱我的审视。你的作为的确有益于大局,但你灵魂中的脏污却不在赦免之列,更可恨的是,你竟然当面胁迫我、特蕾希娅,你犯下了渎神之罪!”

    话音刚落,一道粗壮的光柱自天顶降下,轰在汉森头上。

    汉森高声惨叫,七窍喷出金黄火焰,他的身体却动弹不得,像是绑在了无形的架子上,被神力之火由内向外焚烧。

    片刻后,汉森的脑袋颓然垂下,身上逸散出焦糊的烟气。

    所有高阶超凡者都感觉得到,汉森的灵魂已经化作飞灰了。

    特蕾希娅吩咐道:“凯文,砍下他的头,挂在这个地方,牌子上写明他的罪行。”

    凯文凛然应诺,拔出长剑,将汉森的脑袋劈落在地。

    “萨达尔……骑士”,特蕾希娅转向萨达尔:“你指控的罪人已经得到了惩处,现在你该面对自己的罪行了。”

    果然是特蕾希娅啊,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特蕾希娅……

    奇丽苦笑,萨达尔的指控被她归结为神祇的不完美,当场干掉汉森。汉森对她的挤兑,还成了她用来坚定其他部下的活例。

    神祇的意志会被凡人蒙蔽甚至扭曲,这是她从未回避的事实。不然她又何必掀起反抗忠诚神廷的大潮,最终接过凯姆的权杖呢?

    正因为神祇会出错,她才挺身而出来纠正啊。她是人神合一,她既不会犯神祇的错误,也没有凡人的缺陷。

    该死,不解决萨达尔的问题,她真的会当场干掉萨达尔!

    如果自己阻拦,她也真会跟自己不死不休!

    “萨达尔,女皇陛下人神合一,她的审视是不会出错的”,奇丽还在努力劝说:“你的信仰一定出了问题,你的灵魂应该献给其他神祇,而不是骑士之神。”

    萨达尔挠着头,苦恼的说:“本来我以为丝丝小姐们是骑士之神,可茵丝小姐说不是……”

    茵丝哄他:“那是我说错了,现在搞清楚了,的确是啊?”

    萨达尔瞪她一眼:“茵丝小姐,你在骗我,我不是傻子!”

    奇丽想吐血,你特么就是个傻子啊!傻到连神祇都被你整得无可奈何!

    这时候茵丝忽然身体一颤,人类萝莉伪装消失了,一双尖耳朵弹出来,眼里水晶光芒闪烁。

    看着茵丝的耳朵和肌肤,特蕾希娅的目光多出了一丝冷意。

    茵丝伸手:“萨达尔,跟我联网!”

    萨达尔看看特蕾希娅,特蕾希娅看看奇丽,奇丽叹道:“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看起来是丝丝魔女那边在做什么,希望她们能让萨达尔有所改观。

    得了特蕾希娅的首肯,萨达尔去跟茵丝“联网”了,特蕾希娅招手,奇丽乖乖靠了过去。

    特蕾希娅神色凝重:“灰精灵?我感觉到了罗丝神力的痕迹。”

    “神陨高原上到处都是灰精灵”,奇丽说:“至于罗丝神力,罗丝已经死了一千多年,陛下难道还担心黯精灵卷土重来?”

    特蕾希娅直视奇丽:“以前我不太理解小红的神职来源,现在确实明白了,就是在用那些遗弃的源初神职编织出新的神职,怪不得会被判定为混乱。这么说起来,萨达尔的骑士信仰,难道真的来自骑士之神之前的源初神职?”

    奇丽说:“凯瑟琳的神器是荷姆斯之锤,最初是破坏神的神力,后来被杀戮之神得到了。骑士之神是在第二纪元才出现的,在祂之前还会有源初神职,这很正常。”

    “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特蕾希娅的语气无比严肃:“这就是在建立与凯拉特蕾希娅完全不同的秩序,就像你的正义神力也是赤红神力一样,圣武士必然服务于某个秩序。现在你们不仅有了赤红圣武士,赤红骑士也有了端倪。”

    女皇扯扯嘴角:“这难道不是跟我对着干吗?我难道不该把你们列为大敌吗?从神祇的层面来看,小红比暴政之神还更像是我的敌人。”

    奇丽心中发虚,赶紧辩解:“仅仅只是个案,我们绝对没有刻意针对骑士之神,更没有想过创造赤红骑士。要说圣武士就代表着伸张秩序,布莱德那边不是还有伊斯玛特的教会吗?纪元更替,世界变化,大家都想尝试各种秩序啊。”

    女皇悠悠的道:“我早就说过,小范围的尝试我不会干涉,企图将你们的秩序推行到整个世界,那是绝对不容许的。小红,伊斯玛特,还有暴政之神,我都在盯着。插手克斯特,也是避免小红这边冒头。神陨高原足够大,还不够你们折腾吗?”

    话题开始转到克斯特的归属上了,意味着女皇也不想再在萨达尔这么个特殊材料身上浪费时间。

    奇丽正松了口气,从后面茵丝和萨达尔那里忽然荡开一股力量,那是种全新的力量,但又异常熟悉。

    熟悉感并不是来自努曼艾尔、蕾塔娜和其他人那里,而是李奇,曾经的李奇。

    那种力量坚实、浑厚又很平和,有些像父亲还没沉沦之前那宽厚的脊背……

    那种力量单纯、朴素并且强大,曾经的李奇在迩香拼命学习和修行,也因为心志羸弱,仅仅只是摸到了边。

    那是骑士的力量,不,是褪却七色虹彩之后,还剩下的那部分力量,带着久远甚至沧莽的气息。

    “骑士!我感应到了骑士之神!”

    萨达尔的欢呼声响起:“我看到了她的样子!感觉有点眼熟啊,为什么头发那么短,又是个女神?”

    奇丽两眼圆瞪的同时,小红又在她心底大叫:“骑士!蕾塔娜成了骑士魔女!不对,应该是守护魔女,这是比骑士更久远的源初神职!这次没要你掺和,我跟丝丝魔女,再加上卡琳就搞定了哦!”

    卧槽……卧槽……卧槽……

    有了新魔女当然好啊,问题是这时机也太不对了!

    奇丽心中不迭叫着,努力扯出笑脸看向特蕾希娅。

    特蕾希娅刚刚睁眼,眼中金光散去,肯定是在探查萨达尔的情况。

    她对奇丽笑笑:“那个萨达尔,的确没有再扭曲努曼艾尔的神力了,但是……你刚刚才说,你们并没有刻意针对骑士之神,更没有想过创造赤红骑士。”

    奇丽的笑脸转为哭脸:“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会信吗?”

    “我信”,特蕾希娅点头,没等奇丽变回笑脸,又道:“但这跟接下来我们之间该怎么相处,好像没有关系。”

    女皇的笑意敛去,认真的道:“奇丽,你们费共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马上退回神陨高原,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这样我就不会针对你们。如果还坚持跟罗姆罗斯一起掺和克斯特王国的事情,这就意味着我会把你们与罗姆罗斯并列,视为秩序的大敌。”

    虽然对这样的发展早有心理准备,但绝对不是现在,也不是这种情况下!

    奇丽正不知该怎么回应,女皇眉稍一扬,像是又感应到了什么异常。

    片刻后奇丽也感觉到了,跟女皇一同看向西面。

    极远处的天空里,无数小黑点从云层中降下,急速飞来,嗡嗡的声潮已渐渐可闻。一听就是魔导飞机,而且还是沙丁鱼。

    至少上百架沙丁鱼之后,十多艘浮空舰探出云层,在应该是三文鱼的大队机群护卫下接近。

    罗姆罗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