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三十 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长腿跑掉
    “找总枢机……”

    费共阿尔法区区长,统合部主任伊登一直有个特别任务,看守普雷尔子爵城堡,同时负责接受城堡里那套信风之书的通讯。

    城堡里的信风之书相当于李奇的老电话号码,这个号码通过小龙女提米和佐尔德等人传播得很多。贝塔城统合区的费共中央办公大楼建成后,李奇在那里安装了一套新的信风之书,这个“号码”就不怎么用了。

    “克斯特王国南方总督,折剑要塞指挥官维克侯爵……”

    瘦瘦弱弱,满脸学究气的伊登戴上眼镜,手指头凭空划拉着,让信风之书里的维克一头雾水,他自然不知道伊登是在查找资料。

    费共的随身助手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好几种交互模式,最初是在护腕上显示各种影像,因为保密需要,又发展出只有自己肉眼才能看到的增强视野模式。不过有些人觉得这严重干扰了真实视力,让现实和虚幻产生了混淆,于是将增强视野绑定到特定工具上,也即幻景眼镜。

    伊登长期专注于后勤生产管理,每天都泡在大量数据和信息里,肉眼增强视野模式有些吃不消,所以就用上了幻景眼镜。戴上这个眼镜,显得更呆板木讷了。

    “啊,找到了,的确是维克侯爵。”

    在情报局提供的费恩重要人物大百科里,伊登找到了维克侯爵这个人。条目前还有“不入流”的备注,表明这是个重要程度非常低的角色。

    对不参与军事斗争,也不是军团委员会的伊登来说,这的确不是值得他留意的人物。

    伊登摇头说:“很抱歉,按照规定,你这个级别的人物,必须接受情报局的甄别和保卫处的核查,才能与总枢机直接对话。”

    维克越发糊涂了:“我这个级别……”

    老头决定把不明白的事丢到一边,他尝试了很多渠道,才终于找到了这个“号码”。对方的反应说明这个号码是正确的,就是这个“仆人”很呆愣。

    维克赶紧解释:“是这样的……”

    听明白了来由,伊登点头:“的确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留下信风之书的艾迪……哦,号码,之后会再找你。”

    打发了维克,伊登摸出一块方方正正的板子,拨了个号码,把板子凑到嘴边大声道:“歪——!通了吗?哦哦,我找欧萝拉枢机!”

    贝塔城统合区办公大楼,欧萝拉又是四脚朝天的忙着,担任助理的丝丝冲她喊道:“欧萝拉枢机,伊登主任说……”

    嘴里咬着一枝笔,手里转着一枝笔,眼睛在幻景墙和增强视野里不停来回的欧萝拉分心听着,听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过了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

    她噗的吐掉笔叫道:“什么!?克斯特人要投降!?”

    又过了几分钟,威尔森、甘比特还有艾丽以投影模式出现在欧萝拉的办公室里。

    威尔森和甘比特异口同声的叫道:“什么?投降!?”

    艾丽更直接:“麻辣、麻皮!”

    军团的相应部队,机动要塞还有航空队,对攻克折剑要塞做了若干方案,囤积了大量物资,动员会也开了好几次,针对性的演练更是天天在搞。

    现在那边嘴皮子一动就要投降,让他们这些领导怎么向大家交差?

    昨天费共的确通过汉森协定拿到了克斯特南方,不过奇丽发回的消息是,南方的贵族是不会认这个协定的,所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想到那边连打一打的勇气都没有,就直接投降了。

    “艾丽,不准说脏话!”

    欧萝拉先训了艾丽,再道:“他们也不是马上投降,而是希望我们先把机动要塞停下来,再谈具体的条件。”

    威尔森和甘比特再次异口同声:“想得美!”

    “焦墙!噗傻!”

    艾丽说出了费共理解的投降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这么想的……”

    欧萝拉有些犹豫:“不过就这么回复的话,会不会就丢掉了和平解决的机会?以后克斯特人会在我们的人口构成里占很大一部分,如果这些事情处理不好,会很伤害人心的吧?”

    艾丽叫道:“李奇!”

    “也对,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

    欧萝拉从管家婆模式里切换出来:“需要开中央会议,不过李奇这时候还是……先通知他吧,看他是什么意见,我们这边再讨论。”

    通过丝丝魔女电台很快联系到了……奇丽,奇丽说:“开门请降,缴枪不杀,这才是投降。如果不是,就是谈判。李奇不在,等他回来才能谈判。”

    欧萝拉拍桌子:“李奇要回来是明后天的事情了啊,你就不怕耽误了事?这简直太官僚主义了!”

    奇丽在电台那边嘿嘿笑道:“官僚主义作为一种拖延待变,推卸责任的手段,还是挺好用的。”

    再补充说:“这事吧,李奇回来都做不了主,还是让机动要塞一锤定音吧。”

    欧萝拉楞了楞,终于明白了。

    她还是有些不满:“能和平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用武力啊?”

    “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长腿跑掉”,奇丽说:“何况机动要塞是我们的奇观工程,它不仅仅关系到克斯特贵族的态度,也关系到我们费共数万科研人员的士气,你觉得哪个更重要呢?”

    欧萝拉有了更多理解:“还关系到特蕾希娅的态度对吧?”

    奇丽咳嗽,话是没错,你的语气为什么不太对劲呢?

    总之费共中央达成了一致,由甘比特出面,通过信风之书联络维克,传达了“费共只接受无条件投降”的原则。

    维克几乎是跳脚了:“我要跟李奇直接谈!这很重要!”

    甘比特板着脸说:“总枢机李奇有事外出,等他回来才能决定计划之外的事情。”

    “这太不负责任了啊!”

    维克叫道:“这关系着几十……不,几百万人的生命!你们的总枢机都不理会!?”

    “你们这些反动派啊,就算走到穷途末路了,还想抓着老百姓当人质”,甘比特义正词严的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费共会竭尽全力拯救生命。但因为你们负隅顽抗而造成的灾难,责任全在你们一边,到时候会在你们身上一一清算!”

    维克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听我解释啊……”

    甘比特摊手:“除非先投降,否则没得谈!”

    通讯中断,折剑要塞的通讯室里,维克揉着没几根头发的脑袋,焦躁的嘀咕道:“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不见到李奇,他可不敢说清楚底细。就算见到了,他也只能用暗示的方式,约定新的,私下的沟通渠道。

    “他们的态度还真狂妄啊”,斯鲁喀诺就在门外,对垂头丧气出了通讯室的维克说:“那么就先让他们撞个头破血流,清醒一下吧。”

    维克抓住斯鲁喀诺的手,真挚得几乎都流下了眼泪:“是的,我们就指望您了啊!”

    ………………

    克斯特东南群山里的一处谷地,奇丽也正用真挚的语气对一个老头说话:“塔伦斯,这事李奇不如你有发言权,你就全权处理了,相信自己。”

    她指指遮住了半张脸的大墨镜说:“我这个样子,说什么都没有可信度啊。”

    奇丽这时候已经可以变回李奇了,不过这一路都跟工作组呆在一起,很难解释两人之间来回切换的事情,只要保持着奇丽形态。

    塔伦斯看看高头大马的“半精灵”,心说包括刚才那句话吗?

    再回头看看谷地,塔伦斯深深叹气,原本有些佝偻的身躯渐渐挺直了。

    的确,这事原本就是他的职责,只能由他处理。

    谷地里有很多人,分作了泾渭分明的三方。

    一方是达米娅和雷兹林率领的费共人马,包括情报局队伍和狗头人部队,他们以几架安康鱼运输机为中心展开,护卫着费共高层和克斯特工作组。

    另两方人马服色混杂甚至衣衫褴褛,都打着克斯特群鹰军团的旗帜。不过旗帜上有明显区别,一边的旗帜上有明显的微笑太阳标记,表明这是费共旗下的武装,另一方却没有这个标记。

    昨夜奇丽跟塔伦斯联系上了,约定在此地汇合,解决克斯特东部的相应问题。

    见到塔伦斯,才知道老头的工作遇到了极大阻碍。

    克斯特东部的反抗军都汇聚到了群鹰军团的旗帜下,但内部却分作两派。

    一派是以莱布为首的费共派,自然主张跟随费共走。另一派以破落贵族弗哈林为首,主张“克斯特人民自主独立”。这两派在对抗贝利诺统治上齐心协力,在克斯特未来的问题上却无法达成共识。

    塔伦斯刚到的时候,还能把两边拉在一起谈。但昨夜汉森协定的消息传出,两派的态度又发生了变化。不是达米娅和雷兹林的部队护卫,塔伦斯差点就被两边的激进分子干掉了。

    奇丽带着航空队赶到,在空中力量的威慑下,两边才同意继续谈。

    此刻天空里上百架沙丁鱼和三文鱼在不同高度盘旋,运输机队也刚刚运来榔头突击队,在谷地之外的山脊上部署就位。没有足够的力量,还真震慑不住那些脑子不好使的激进分子。

    谷地中心,塔伦斯、拉维尔跟莱布和弗哈林等人聚在了一起。

    “你们费共,跟贝利诺也没什么区别嘛”,弗哈林是个身材壮硕的大汉,似乎有巨人血统,气质也跟身材一样,压迫感十足。

    他冷笑道:“都是用力量来逼人低头,我们或许会作出些让步,但绝不意味着我们会放弃克斯特的传承和荣耀!”

    旁边莱布也冷着脸说:“我一直不愿意相信汉森协定是真的,没想到老主任你亲口承认了,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参加费共,就是为了争取克斯特人的解放。没想到我们的组织竟然与邪恶的反动派联手,一起分裂了我们的家园!”

    跟在莱布身后的都是费共克斯特分部的成员,人人脸上都带着深深的悲伤。他们清楚费共的力量,他们也还拥有赤红信仰,但他们接受不了家园被费共分裂的事实。

    旁边拉维尔怒声道:“莱布,赤红革命是世界一盘棋!这一点组织派遣你们到克斯特展开工作的时候,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觉悟又倒退到只解放克斯特人的地步了?”

    莱布凄声笑道:“连家园都不能解放,又谈什么世界的解放呢?我们为组织抛头颅洒热血,就是希望解放整个克斯特,然后让克斯特成为解放世界的根据地啊!现在呢?克斯特被分裂成了三部分!”

    他看向弗哈林,神色变得苦涩:“原本我跟弗哈林还有很大的分歧,但在守护家园这个原则上,我不得不跟他站在一起。”

    弗哈林高声道:“我理解你们费共不愿意跟特蕾希娅女皇,还有罗姆罗斯开战的立场,你们的力量也没到那个程度。但你们也别想阻拦我们去解放被两个帝国占据的土地和人民,更别想把克斯特南方踞为己有!”

    “克斯特南方必须建立自治的城邦联盟,这是我们克斯特人最起码的要求。另外,只要你们费共还以正统的赤红教会自居,就该支持克斯特分部跟我们一起解放中部和北部的行动。支持克斯特人夺回家园,建立自由的,幸福的新克斯特这个目标!”

    莱布叹道:“关于新克斯特的构想,我们跟弗哈林还有分歧,但我相信,只要组织全力支持我们,新克斯特必将成为组织的新根据地。”

    塔伦斯坚定的摇头:“没有新克斯特,更没有新克斯特的费共,以及其他国家的费共。费共不是教会,是领导全世界人民追求自由和解放的先锋队。”

    “费共之下不会再有不同的国家,所有人都会生活在一个国家里,直至解放整个世界。所有人都会融入一个大集体,不再存在国家和民族的隔阂。”

    “这样的目标,以你们的级别还没有足够的认识,但现在克斯特的一部分即将被费共解放,你们有权了解,也必须理解这个目标。”

    弗哈林哈哈笑道:“我就说过,莱布,不要再对你的教会抱什么幻想,他们就是要克斯特灭亡,要克斯特并入神陨高原!”

    莱布脸色惨白,对拉维尔摇头道:“你……你们连家园都要舍弃吗?连自己是什么人都要忘记吗?”

    拉维尔说:“我当然没有忘记自己是什么人,更不会舍弃家园,我始终记得我是克斯特人。但这个克斯特人,意味着必定是克斯特王国,或者未来的什么新克斯特国的子民吗?意味着克斯特必须是一个国家吗?”

    弗哈林和莱布同时愕然,不必说话,表情都能看出“克斯特怎么不是一个国家”的反问。

    “很好,我们就把这里当作课堂,我这个老导师,正好给你们上上课”,塔伦斯笑着问出一个让人们更加茫然的问题:“国家……是个什么东西?”

    远处奇丽自言自语:“我不觉得这是一堂课就能解决的问题。”

    小红在他心中说:“是啊,这事说起来真是既视感严重啊,我们变成共产国际了,莱布那些人反而是争取民族解放的革命领导人,就像当初的……咳咳。”

    “实际情况实际分析啊”,奇丽说:“现在的费恩世界,只会有种族革命,哪有什么民族革命。就说这个克斯特,什么传承啊荣耀啊,才多少年历史啊。主位面的所有国家,跟地球世界近现代历史里的民族国家都不是一回事。”

    小红回应道:“没错,但是乡土情结、历史传承和族群荣耀这些东西堆积在一起,还是会让那些觉悟不够深的人产生跟民族革命者相近的情感,这可不好化解哟。”

    奇丽叹道:“不止是这些,更重要的是权力和利益啊。”

    小红问:“那你要怎么办?”

    她居然提出了可行的建议:“其实我们也没必要那么激进,从现实的政治层面看,完全可以做点妥协。比如扶持那个投奔我们的小公主,让她当什么……南克斯特王国的女王,安抚这些伪民族主义者。”

    “别跟我玩这个”,奇丽笑道:“为了让小公主拥有不掺和政治的自由,我都不惜跟特蕾希娅翻脸,你这是要我们费共扇自己耳光吗?”

    “那你说说要怎么解决,我就是很好奇嘛,这事还真有点麻烦”,小红热切的道:“你总不成真的要用武力吧,然后说一句这是必要的代价就糊弄过去了。”

    奇丽悠悠的道:“我啊,还真准备用武力解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