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三四 左舷弹幕……咳咳,错了是散热口!
    折剑要塞的广场上,一个有些像巨树被剖成几片,又有些像是巨大海星的怪异东西摊开,超过百米的直径几乎占满了整个广场,散发出的腐臭气味已经让不少人吐趴在了地上。

    无数魔导金属部件穿透了这个怪物,将其钉在地上,同时构成了一座法阵。法阵上绿光剧烈闪烁,一只只飞禽走兽,一桶桶虫子从两侧高台上扔到法阵里,被绿光包裹着急速变大,再冲出法阵。要么飞上天,要么沿着布置好的通道冲出要塞。

    并不是所有生物都变大了,有一小半直接在法阵里炸开,溅出团团浓稠的绿液。散到法阵里化作淡淡幽绿光尘,似乎在维持着法阵的力量,让法阵像是一口巨大的炸锅,噼噼啪啪爆鸣着。

    法阵怪物的一根分支,或者说是一枝触须被钉在另一座高台上,一群戴着鹿角帽,身穿藤蔓法服的德鲁伊正对这枝触须施法。

    这些斯鲁喀诺的仆从通过这根触须,给成功变巨了的生物下达行动指令,才让无数生物知道往哪里去。

    不过这样的控制也不是毫无遗漏,灵性太高的可能抵抗意志奴役,灵性太低的可能感应不到指令,数量太多又无法补救,于是不少生物就在要塞里胡冲乱撞,吓得要塞里的士兵们抱头鼠窜。

    要塞议事大厅的厚重木门被撞得咚咚作响,达凯带着一群士兵全身重甲手持重盾堵住门口,人人都是脸色惨白,汗水淋淋。

    达凯还在大叫:“那是我抓来的虱子啊,变得有羊那么大!太可怕了!只是看一眼就差点昏过去!”

    维克在努力安慰他:“这说明斯鲁喀诺阁下的自然狂暴法术很管用啊,说不定咱们还真能赢。”

    大厅里响起欢呼声,光幕上的兽潮已经吞没了费共的军团结界,朝着后方急速涌去,军团结界里的士兵和战车毫无抵抗。

    斯鲁喀诺的尖叫声也在大厅里回荡:“看到了吗!?看到了吧!在这样的力量前,他们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啊!”

    军团结界后方的谷地里,原本在两侧山脊担任防空任务的射线炮车驶入机动要塞下方的平台。巨大的平台轰然震动,缓缓上升,将炮车提升到要塞里。

    平台回到要塞外壳的位置后,整座机动要塞抖动了一下,粗壮的紫铜柱从要塞左右伸出,再折向地面,深深没入地里。莲花状的足爪展开,炮击底座就位。

    “五公里……四公里……”

    指挥大厅里若干面屏幕展示着要塞周边的情况,正从天上和地下急速逼近的兽潮一目了然。

    “灵力部门,自行决定行动时机,不必等候命令。”

    “结界部门,自动决定行动时机,不必等候命令。”

    “副炮部门,等候灵力和结界部门行动后再采取行动,不必等候新命令。”

    “一号二号主炮,加紧准备,我希望主炮能在小家伙热身后就能开火。”

    “通讯部门,向前敌指挥部发讯,请求现在就对折剑要塞发送最后通牒。”

    胡克舰长一口气发布了几条命令,喘了口气,心说指挥这个小家伙还真是费神啊。

    以前指挥浮空舰直接喊一声干什么就开动了,自己干也是顺手的事情,哪像现在,一件事就是一个部门,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得事先制定好策略。

    政委兰德尔置疑:“舰长,这时候发送通牒,根本起不到作用吧?”

    这个身材高瘦的半精灵是跟奥图一批,最先转职为赤红圣堂的夏安迪亚圣武士。在原本的安排里,如果胡克舰长没能担任机动要塞指挥官,他就是第一顺位的候补人选。

    虽然没能当上舰长,可兰德尔仍然尽心尽力的辅助胡克,不过跟出身不凡,阅历丰富的老舰长比,兰德尔的思维就有些刻板了。

    “这是第一块面包,兰德尔同志”,胡克说:“只吃一块面包肯定解决不了饥饿问题,但总得有个开始。而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跟敌人怎么想无关。”

    “是的”,兰德尔赞叹道:“老舰长的觉悟也真是高啊,我们是费共的革命队伍,不是只求杀戮的旧军队。”

    胡克说:“在关于怎么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这点上,我的确有很高的觉悟。”

    兰德尔说:“是的,凡人都是一家,现在要塞里的一般士兵,都是我们未来的同志。能少死一个,都是我们的收获。”

    胡克想说什么却没开口,他感觉两人说的不是一回事,不过再想想,其实也是一回事。

    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出现了,两人经常各说各的,可最后波长还是凑到了一起。

    此时大半屏幕都已经被兽潮覆盖了,两人没再说话,静静的看着屏幕,呼吸略微浑浊。

    自要塞上空俯瞰,兽潮前锋已经冲进了谷地,正沿着防护结界朝两边伸展,将要塞整个围起来。空中的飞禽和虫群也轰然倾泻而下,准备穿透结界发起攻击。

    “开始——!”

    情报部门长一声冷下,要塞中部若干个舱室里,上百围着情报台,手握感应装置的官兵同时闭眼,眼缝中溢出或者水银或者翠绿的光芒。

    一道道无形涟漪自要塞表面若干根魔导金属棒发出,以要塞为中心向四面急速扩散。围住要塞的兽潮在那瞬间停顿了一下,再生出异常变化。这样的变化像波浪般由前向后传递,让涟漪化作有形,并且扩展为巨浪。

    噼噼啪啪爆鸣不断,就像广场上那座怪异法阵的情况一样,一*巨化生物炸成绿浆。

    炸掉的基本都是虫子或者鸡鸭之类弱小生物,还有不少敏感的动物,比如猫,尾巴直竖,浑身炸毛,呜咽着转身就跑。那些没跑没炸的,虽然还在前进,动作却显得呆滞了许多,还有些在原地打起了圈,甚至互相撕咬起来。

    无形的力量构筑起一道无形的壁垒,在兽潮里掀起浪涛,阻止着它们侵入防护结界。

    这股力量来自告死者,他们借助要塞里部署的灵力侦测法阵,通过灵魂以及各种虚灵和自然之灵的侦测,为要塞提供信息。

    要塞的灵力侦测范围是半径一百公里,这是通过多个侦测法阵并发协同能做到的极限。如果把侦测范围缩小,由侦测变为穿透,也就是收集更多详细信息时,感应就变成了攻击。

    用李奇和尤赞的话说,雷达聚焦后可以把人烧熟,机动要塞的灵力雷达也有相同功效,对付灵力倾向的敌人非常有效。

    不仅有这股浪涛,另一种力量还在扰乱兽潮。尤其是天上的那些虫群,它们不辨东西甚至天地,撞在一起,在要塞上空搅成了一团团涡流。

    这是赤红德鲁伊的功劳,他们在要塞里起的作用相当于地形雷达。通过对环境中灵子的分布状况,分辨出是土地、岩石、水还是空气,最终汇总为实时的,立体的地形图。

    这种灵子感应不仅能辨认地形,更重要的是能操纵灵子变化。就像贝弗罗之前通过灵子感应,再以自然之力操纵灵子催生麦种一样。一旦灵子分布发生变化,同样依赖灵子的弱小生灵就会感知紊乱。

    “都堆在结界上了,开始吧。”

    结界部门长下了命令,要塞另一处舱室里,几个魔法师模样的军官按住感应装置,手里紫光闪烁,工作台上的投影开始出现一个个光团。

    要塞的防护结界看起来跟这个时代的其他结界没什么不同,即便兽潮涌入,除了荡开一圈圈涟漪外,再没什么反应,毕竟防护结界就只是用来抵挡纯粹的魔法和神术。

    可此时防护结界上绽开团团淡紫光芒,发出嗡嗡振鸣,沿着结界急速游动,像一个个肥皂泡似的将结界内外的大片生物裹住,再噼噼啪啪爆裂。

    一片片淡紫肥皂泡破裂,一片片新生,在结界上四处游动,像剃须刀似的,将一片片生物清理掉。

    空气爆裂,被誉为动静最大伤害最小的魔法。哪怕是三级空气爆裂,用在人身上也就跟炸了一个大气球一样,因为人体内的空气是不受这个法术影响的。

    不过如果目标被裹在了渗魔力场里,目标又没有抗魔防护的话,那么爆裂就会在体内产生了。结界上不断膨胀出的淡紫光团就是这样的力场。

    这个力场的级别不高,价值也不大,一般就用来辅助那些必须在体内生效的法术,但在机动要塞这里却大放光彩。

    在结界上扩展出这两个法术,原本的用意是阻挡渗透进来的步兵,以及偏转实弹。测试后确认,三级以下无防护的生物会遭受重创,霜火炮的炮弹轰击到要塞外壳的时候,不仅射入角会有相当偏转,炮弹附带的魔法力量也会削弱一部分。

    这个增强系统被要塞人员称为“丁香剃刀”,看此时兽潮在结界上一片片被淡紫光团剃掉,露出涟漪不断的结界本体,这个称呼还真是非常贴切。

    当然丁香剃刀也不是万能的,过于强悍或者过于弱小的生物有很大一部分顶住了攻击,从上方接近要塞外壳,从下方接近机械腿和炮击底座。

    结界部门长施施然的道:“好啦,电鞭伺候。”

    这个一脸阴郁,看起来像是巫师出身的军官又补充道:“掐着时间啊,魔油得省着点用。”

    要塞外壳伸展出了大大小小的金属棒,其中一部分是灵力灵子探测天线,一部分是防御设施。

    部门长的命令刚刚下达,就从那些金属棒里射出道道电弧,结界同时闪烁起光芒,像是倒影一般引导着电弧,准确的扫在冲入结界的一片片兽潮里。

    哔哔啵啵的脆响声连绵不绝,一片片巨化飞禽、走兽和虫子凄厉的叫着,天上的如雨点般栽落,地上的翻身哆嗦,冒起青烟。

    副炮部门长打了个呵欠说:“好啦,该咱们上场了……”

    一直在机动要塞上下层接线区域游动的炮塔,以及上下层若干固定位置晃着炮口的各种副炮开火。

    跟沙丁鱼主炮一样的三十毫米风矢速射炮是锵锵声,炮声是*声,从要塞下方和接线区域射出,像一枚枚手雷,在兽潮里撕开一处处缺口。

    跟山雀步兵战车主炮一样的六管二十毫米火矢炮是呼呼声,炮声哗啦啦如瓢泼大雨,从要塞上层外壳射出,将空中的虫群和飞禽大片洗刷下来。

    这些速射炮有好几十部,开火之后的动静,瞬间夺走了灵力和结界部门的风头,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要塞上层的五十和八十毫米速射防空炮炮弹在空中炸开连绵的湛蓝光团,每一炮就是几百上千的虫子和飞禽变成残肢落下来。

    接线区域还有十多部跟寒鸦战车主炮一样的霜火炮,它们的目标是那些个头大,皮糙甲厚的家伙。一道道橘黄与冷白交织的弹道射出,每一道都意味着一个大块头倒下。

    “别让那些只知道制造光学污染的家伙抢了咱们的风头!”

    “快打啊!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战斗了!”

    “真是没劲,抠着脚打!如果这帮家伙能折腾出亡灵大军就好了,起码咱们还得用一只手。”

    “是啊,那时候能有机动要塞,亡灵大军就变成娱乐节目了。现在么,不过是串场的小丑戏。”

    “还是得认真点啊!左舷!左舷弹幕太薄!”

    参与战斗的官兵们一边忙碌一边嚷嚷着,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含着足足的欲求不满。

    “小伙子和姑娘们还真是有活力啊……”

    指挥大厅里,感受着微微的震颤,胡克舰长高兴的嘀咕着。

    折剑要塞的大厅里,看着光幕上的动静,斯鲁喀诺等人也显得很高兴。

    “埋住了埋住了!”

    “在沸腾在沸腾!”

    “自然之灵在全力以赴,这个大家伙就像浑身铁甲的大力士埋在了蚂蚁堆里,根本没有办法!”

    也有人皱着眉嘀咕:“我觉得……有些不妙啊……”

    斯鲁喀诺尖声道:“怎么不妙了?你站在哪边的?你为谁说话?来人——!”

    正要把这个“奸细”推出去喂巨化虱子,光幕闪烁,忽然加进来一行醒目的红字。

    “费共郑重警告,半小时后将开始炮击,到时以折剑要塞为中心,半径两公里内将不会有活人,请守军珍惜性命,迅速撤离。”

    人们都呆住了,好一会才有人喊道:“那个监视战场的魔法师是奸细!”

    很明显,除了操纵魔法之眼实时传送战场影像的魔法师外,谁还能在影像上动手脚?

    斯鲁喀诺不止派了一个人监视战场,赶紧换到另一条线路上。

    从另一个角度看战场,没过两分钟,红字又出现了,是在实时变动的计时。

    看着红字显示的二十七分钟若干秒,大厅再度沉寂。

    这就没办法用奸细来解释了……

    “这么说起来,我们的人早就被费共发现了”,旁边维克叹气:“他们之所以没被干掉,就是费共想让他们传回现场战况,让我们看得一清二楚,还能通过他们发送信息。”

    “不……不可能!”

    斯鲁喀诺一巴掌把座椅的扶手拍烂,他不是否认维克的话,而是被影像里的最新战况惊住了,从新的角度看,可以清晰的看到兽潮不仅止步不前,还被大片屠杀,景象简直就跟用灭蚊术消灭蚊子一样。

    “我是用狂暴育母催生自然生灵造出的兽潮,就算是一个王国都挡不住,怎么可能连这么一个大铁疙瘩都对付不了!?”

    “咬啊!钻啊!只要钻进去了,里面的人就全完蛋了!”

    “这么大的家伙,一定会有空隙的啊!”

    泰格杰尔要塞,一直以来都埋头工作的研究员们今天终于轻松下来了,他们端着茶杯或者咖啡杯,三三两两的聚在研究室、餐厅或者休息室里,看着从前方发回的实时战况。

    每一次机动要塞有了新动作,欢呼声就会在某个区域里响起,到现在已经响过好几次了。

    “这种压力完全说不上实战测试啊”,在要塞最高一层的办公室里,阿图尔跟赫里扎尔也碰过了几次杯,赫里扎尔虽然红光满面,嘴里还矜持着。

    “是啊,重点是后面的主炮射击”,阿图尔也道:“希望不会出什么岔子。”

    看到零零散散的飞禽和虫子落在了要塞上下的外壳上,阿图尔又有些忧心的道:“没有一下子搞定这些东西的手段吗?要是这些怪物钻进了要塞里,还是个麻烦啊。”

    赫里扎尔哈哈笑道:“怎么可能钻得进去?普通部位都是几层精钢,重点部位还是晶格装甲,要塞的设计也是全封闭的,根本没有空子让那些家伙钻。”

    阿图尔皱起了眉头:“全封闭的……我记得我们的设计指标里没有这一项,你确定?”

    “我只是比喻,哈哈……”

    赫里扎尔举起茶杯,一边喝一边笑。

    刚喝下去半口,忽然想到什么,噗的喷了漫天茶水。

    阿图尔反应神速的挥手绽开一道淡紫色的魔法盾挡住茶水,半透明的光盾后面,赫里扎尔不仅面目扭曲了,甚至声音都扭曲了。

    赫里扎尔惊恐的叫道:“散热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