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叶阴天子〕〔八零神医小娇媳〕〔蜜婚100天:总裁大〕〔烈火娇妻:总裁别〕〔我家居然没破产〕〔智慧追寻者〕〔超神学院里的被咸〕〔绝世狂兵〕〔头狼〕〔娇妃倾城:王爷宠〕〔嫡女心计〕〔都市之修仙归来〕〔漫威之超时空战警〕〔浴血武神〕〔骨王的万能杂货店〕〔系统之异界重生〕〔璀璨王牌〕〔忍界修正带〕〔洪荒之罗睺问道〕〔疯狂建村令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四十 凯恩与利亚,深渊的救赎
    黑曜石堆砌而成的高塔和厚墙围出一座巨大要塞,高塔上的猩红传送门一直开启着,源源不断的传送来各种魔鬼。

    这些魔鬼排成长队,在要塞后方编组,前方的广场上,近万魔鬼按照类别排成一个个方阵,若干跟利亚差不多的欲魔在方阵间游走,用碎肉和血水锻打秩序。

    雄浑的号角声响起,一个个方阵开拔,欲魔退到了广场一侧。她们的工作告一段落,准备迎接下一批魔鬼。按照魔鬼的编制,每批魔鬼都是一个军团。这座名叫“提克之枪”的要塞,正是恐惧魔君提克纳姆在深渊第一层设立的据点。

    一个高大身影来到利亚身前,粗看是个蜂腰熊背,长腿健硕的人类,细看却令人毛骨悚然,四条胳膊、螃蟹状口器和苍蝇眼睛,完全就是个怪物。

    “利亚,你做得很好,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可以把残忍完全转化为威慑的欲魔”,这个怪物用有些模糊的嗓音说:“其他的欲魔总是忍不住卖弄风情,下手的时候还要考虑姿势,这让她们不够果断和干脆。”

    凯恩在心底说:“这家伙没安好心!”

    利亚没理他,向怪物低头行礼:“谢谢奥克拉军团长的夸赞,我只是更相信力量,也习惯了杀戮。”

    这是个精英恐魔,正在开拔的军团就是他的,不过让利亚如此恭谨的原因不在于此,而是对方身上散发出的传奇气息。

    “看来你并不满足于做欲魔啊”,传奇恐魔奥克拉说:“很好,我也不满足于做恐魔,不过就在这里整顿秩序,只会让你越来越习惯做欲魔。跟着我吧,我的军团正少一个军法官。”

    利亚犹豫了:“这个……”

    凯恩叫道:“答应他!”

    利亚在心中喊道:“你疯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被推上战场当炮灰的命运,你现在要我们去送死?”

    “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凯恩说:“我们是要寻找回去的道路,你说过的,我的灵魂还有力量,说明躯体被好好保存着,同志们没有放弃我。”

    “深渊和炼狱撞在了一起,形成的裂缝汇聚成新的血河。我们跨过血河进入炼狱,可以从炼狱的位面缝隙进入亡者之域。到了那里,找到冥河,就能通过冥河女神联络到同志们。”

    “不要担心我们现在是魔鬼,只要你躲到我后面,让我主导,我们就能恢复以前的状况。”

    利亚冷笑:“现在你压在上面,我的所有想法你都清楚,你想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我也猜得到,到时候我会被你污蔑为夺心魔之类的寄宿物,女神会把我抽出来只留下你,你想得美!”

    凯恩淡淡的说:“你没有选择,不是吗?就像这个恐魔说的一样,难道你要永远留在这里?你不是也想出去吗?”

    利亚咆哮道:“那不意味着送死!血战不是你之前经历的那些小阵仗,就算是这个传奇,也不过是魔君手上的消耗品,何况我们现在才只有五级!”

    “那只是表面上的”,凯恩坚定的说:“我们的真正力量没人清楚,这个奥克拉不防备的话,我们都有机会弄死他。别忘了我拥有赤红正义的神力,还不受深渊意志的压制。”

    利亚很没好气:“那是因为我替你挡在前面!”

    两人之间的心灵对话极为短暂,不过在传奇恐魔看来,犹豫还是太明显了。

    他不悦的道:“你是不是想说,必须征得提克纳姆大人的同意才行?”

    魔鬼是阶级森严的群体,也有跟人类社会近似的封臣体系。欲魔一般都直属魔君,但需要的话,也会配属到军团里,具体情况就看魔君是看重军团长还是某个欲魔了。

    作为一个还没有资格面见魔君的欲魔,利亚显然没有拒绝的余地。

    利亚无奈的道:“谢谢奥克拉大人的赏识,我这就跟您走。”

    奥克拉点点他的螃蟹脑袋:“很好,跟上后队,我们要走的路可不近。”

    “看看,原本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应,给这个家伙留个好印象,现在呢?”

    凯恩嘲笑道:“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女人了,扭扭捏捏,犹豫不决。我劝过你,清除掉那个血天使的记忆,结果你不听……”

    “闭嘴!”

    利亚焦躁的道:“你再啰嗦我就做点欲魔该做的事情!比如晚上去奥克拉那里……”

    凯恩很紧张:“你敢!你要做那种恶心的事情我就放出神力,咱们一块完蛋!”

    利亚哼道:“看,我还是有办法制住你的。”

    凯恩磨着牙说:“是啊,完全不讲道德不要廉耻。”

    利亚开心的笑道:“我是谎言之子啊,又不是人类,什么道德廉耻那种软弱的东西怎么可能束缚住我?”

    “说得你比人类高级一样,其实不过是根触须”,凯恩鄙夷道:“人类虽然弱小,却总是不忘追求自由。之前你争取自由还让我刮目相看,没想到获得了自由又痛不欲生的要回去,你们谎言之子啊,其实低级得很。”

    “凯恩……”

    利亚的心灵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愤怒:“你就是我变出来的,我就是你的母亲,你居然敢看不起我!?”

    凯恩毫不退让:“母亲……谎言之子有这个玩意吗?你把你的主人看作母亲吗?”

    利亚愣住,虽然沉默着,可凯恩还是感受到了她的清晰意念。

    冷冰冰的,很坚硬,像金属一样。又有无数细小的丝线,以极为规整的尺度在心灵中吸取什么,灌输什么。

    那应该就是她对“主人”的感觉……

    许久后,利亚冷冷的道:“所有不敬畏主人的存在,都将被主人化作虚无。不要以为主人只是谎言之主,它的身份说不定也是个谎言。”

    凯恩继续撩拨:“感觉你也是个可怜人……不,一根可怜的触须。”

    利亚没理会他,快步赶上队伍。

    奥克拉的军团出了要塞,在扭曲的大地上前进。

    这一走就是好几天,地势渐渐平坦,浑浊的天幕渐渐变得凌乱混沌。原本看上去像山峦的背景,此时也显露出清晰面目,那是奔腾的烟尘,如山又如海,血战的战场就在这股烟尘山海里。

    跟凡人想象的不同,血战并不是说两边恶魔和魔鬼乌泱泱撒丫子撞在一起,在广阔的原野里跟街头混混一样群殴,而是正儿八经的战争。即便是热身战,千万恶魔百万魔鬼也不可能堆在一个战场上。

    血战的战场异常广阔,以炼狱和深渊撞在一起形成的大裂缝为界线,双方在大裂缝上建造桥梁和要塞,进行冲击和反冲击,形成犬牙交错的战线。双方不断投入部队,将这条战线逐步拓宽,直至覆盖整条大裂缝。

    大裂缝的长度由深渊和炼狱第一层的宽度决定,谁也不知道有多宽。

    凯恩和利亚从小劣魔一路晋升到欲魔,过程里杀了不知道多少魔鬼。总结这些魔鬼的记忆,凯恩和利亚得出的结论是,至少深渊第二层的面积不比主位面的费恩大陆小,第一层自然不可能太小。

    奥克拉军团的目的地是新拓展出的一处战场,恶魔的数量总是比魔鬼多出好几倍,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处于进攻态势,它们从新的方向跨过了大裂缝,提克纳姆派出了奥克拉军团堵截这个方向。

    一个军团上万魔鬼跨入山海般的烟尘里,像是置身另一个世界。空气变得灼热,大地震动不止,浪潮般的呼叫此起彼伏。

    深渊气息不再纯粹了,跟躁动的炼狱气息混在一起,即便是魔鬼都难以保持冷静,利亚的工作也变得格外辛苦。

    一天忙累下来,利亚累得瘫在帐篷里,指头都不想再动了。

    她感慨的道:“我大概明白为什么恶魔和魔鬼在血战里毫无畏惧了,它们根本就是想尽快求得解脱啊。”

    凯恩诱惑她:“很想念主位面的凡人生活了吗?那就坚持下去啊!坚持到这个军团崩溃,我们就可以踏上回家的路了。”

    利亚嗤笑道:“一只欲魔,孤单的跨过血战的战场,在炼狱里游荡,你是认真的吗?”

    “所以就努力战斗啊!”

    凯恩昂扬的道:“全身心的投入战斗,变得更加强大,甚至晋升到传奇。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单独活动,也安全得多了。”

    利亚呵呵:“欲魔的上一级就是恐魔,你真的想让我变成那个样子?”

    凯恩语塞,好一会才道:“不能直接变成奇魔和炼魔吗?他们看起来更正常一点。”

    “那得直接干掉一只奇魔或者炼魔,拿到他们的魔鬼之心才行”,利亚不屑的嘁道:“就算有那样的机会,也不可能拿到完整的魔鬼之心。你以为咱们遇到的那只血天使到处都有,可以把完整的魔鬼之心送给我们?”

    说到那只血天使,凯恩也很感慨。

    他们在炼狱第二层里不断猎杀魔鬼,有凯恩的正义神力,就算是高他们一级的魔鬼都不是对手,很快就晋升到了三级链魔。

    不过链魔仍然是低阶魔鬼,他们必须晋升到中阶魔鬼,才不至于被提克纳姆当作炮灰直接塞到战场上。

    原本计划是继续猎杀,直至晋升到玛哈魔,这是魔鬼的常规升级。虽然玛哈魔还是正面拼杀的魔鬼,只算是高级一点的炮灰,但生存几率总要大一些。

    这时候他们遇到了一只血天使,成了对方的猎杀目标。血天使是堕天使的一类,因为渴求鲜血得名,血天使的进阶就是欲魔。

    双方的战斗极其短暂,血天使被凯恩用赤红正义神力打伤,她本可以继续战斗,甚至有机会干掉他们。如果不想打,凯恩和利亚也完全拦不住她。

    没想到她竟然投降了,她要求凯恩用正义神力超度她,还愿意献上完整的魔鬼之心。

    这是个还保留着前世记忆的天使……

    凯恩超度了她,利亚吃下她的心脏,变成了欲魔。

    “说起那个天使……”

    凯恩的好奇心又翻腾起来:“她为什么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

    利亚吃下了魔鬼之心,也获得了对方的记忆。

    利亚的灵魂里凡是怀有强烈情绪的东西,或者跟她主人有关的事情,凯恩都翻腾不出来。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之前利亚一直都闭口不谈。

    没想到今夜利亚愿意聊聊了:“她曾经是欢悦女士的天使,欢悦女士被凯姆剥夺神座的时候,她和她的姐妹被凯姆的天使大军杀死,灵魂堕落到了深渊。”

    “她们这些欢悦天使,在神国里沉湎于美食美酒和各种享乐,在深渊里也渴求血肉,就成了血天使。”

    凯恩不解:“但她为什么还保有记忆呢?堕天使应该不记得前世了啊?”

    利亚的意念有些消沉:“她应该是在死前认识到了自己的堕落,才会保留下前世记忆,当然已经很模糊了,再过个几年她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凯恩还有疑问:“既然认识到了自己的堕落,就可以获得救赎啊,为什么还会坠入深渊,成为堕天使呢?”

    利亚哈哈笑了,笑得有些神经质:“她的堕落是事实,跟她是不是认识到了无关,只是让她保留下了记忆而已啊。至于救赎,她不是获得了救赎吗?凯恩,你救赎了她,她的灵魂虽然消散了,但灵魂里的印记回归了天堂山。”

    凯恩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我记得深渊的魔鬼,灵魂不仅来自天使,也来自凡人。”

    “你休想!”

    即便不再主导着凯恩的灵魂,利亚还是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心思:“你简直太狂妄了,还想救赎所有魔鬼吗?先不说深渊有多少魔鬼,你有多弱小,救赎也是双方的事情。希望获得救赎的魔鬼是极少数,我们不过是运气好碰到了。”

    “那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前世的记忆”,凯恩可不会轻易死心:“如果能唤起他们的记忆,我不相信他们还想继续接受深渊意志的压迫。”

    利亚叹气:“凯恩同志,你的革命热情值得肯定,但不要犯盲动的错误。首先,不是所有魔鬼都拥有所谓的前世记忆,他们的灵魂也不全都来自凡人。”

    “其次,那个血天使是特例,前世记忆不是拍拍脑袋扇个耳光就能唤醒的。”

    “最后,不要把你当作凡人的标准,不是所有凡人都愿意摆脱压迫。弱者想的只是活着,不管是作为亡灵、恶魔还是魔鬼,要的就是活着。强者想的是不断变得强大,可以压迫其他人,这令他们的灵魂感到愉悦。”

    “看看,不管是弱者还是强者,都不需要你的救赎。他们的灵魂已经与深渊一体了,就算还保留着前世记忆,也被他们当作无聊和无趣的东西。”

    凯恩安静了很久,低低的道:“但还是有希望获得救赎的人啊。”

    话虽然这么说,凯恩还是放弃了,毕竟他跟利亚就是一个人……不,一只魔鬼。能脱离战场,找到冥河已经是非常艰巨的挑战,救赎什么的,的确太狂妄了。

    奥克拉军团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宿营休息,预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达战场,到时候必然是一场苦战。

    凯恩和利亚正要休息,忽然有魔鬼来传唤,说奥克拉有任务。

    “如果是要你伺候他,你知道该怎么做!”

    凯恩咬牙切齿的道:“我会做好准备,哪怕跟他硬干我都不怕!”

    “我怕啊!”

    利亚嗔道:“你干得越欢我越痛苦!忘了在第二层跟敌人打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把我烧烂了吗?忍耐,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妄动!”

    感应到凯恩的沸腾灵压,利亚无奈的劝道:“放心,我不会让他如愿的。毕竟灵魂被你压着就够难受了,身体还要被摆布,也超过了我可以忍受的底线。何况那家伙不像有那种喜好,不一定是那种事。”

    去了奥克拉那里,凯恩和利亚都如释重负,不是要她服侍,而是让她审讯一只刚刚抓到的恶魔。

    那是只魅魔,孤身潜入深渊,肯定有什么阴谋。而要审讯魅魔,一般的魔鬼都顶不住魅惑术,只有欲魔合适。

    “魅魔……”

    利亚一边走向俘虏所在的地方,一边在心中笑道:“我很想试试能不能让那家伙魅惑到你,再从你下面翻到上面。”

    凯恩毫不在意:“不怕这里的魔鬼发现底细的话,你尽量试。”

    他笃定的道:“你都不行,何况魅魔。跟那种丑八怪比起来,你这具身体要顺眼得多。”

    “你、你……”

    因为跟凯恩灵魂相通,利亚根本无法遮掩心中的慌乱:“你居然对我有了兴趣!?”

    “不,只是这具身体”,凯恩淡定的道:“我就靠这个来时刻提醒自己还是活人,是正常的男人。”

    他又抢在利亚之前说:“难道你已经完全代入到这个身份里了?你不是男女都行吗?为什么这会心里像女人一样在害羞?还在想胸部是不是有些下垂,屁股是不是不够圆?”

    “凯恩……”

    利亚心中怒火喷涌:“你会得到报应的!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余生和你都很甜〕〔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