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第一闪婚〕〔嫡女如此多娇〕〔一抹柔情倾江南程〕〔隐世佳人赵婉兮〕〔凌安商璟煜〕〔赘婿当道〕〔无敌修真女婿〕〔玄元立道〕〔神工〕〔你好,King先生〕〔拜见大魔王〕〔大佬的异世界愉快〕〔我不是天王〕〔法爷的英雄联盟〕〔洪荒之证道永生〕〔承包大明〕〔影视先锋〕〔长生王者〕〔邻家闺蜜爱上我〕〔我有无数物品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四四 安妮的保佑与艾格莎的私心
    一个普通身材普通相貌总之什么都普通,一身飞行夹克却让他神气活现的中年男在安妮的雕像前合掌默念,再走进服务大厅。

    来来往往的人都注视着夹克的肩章上,那是个骑着单轮车抛球的小丑图案,目光再转到那家伙脸上,含着浓浓的钦佩。

    这是费共航空队第四马戏团……不,第四大队的标志。在航空队里,这支部队比有“女王骑士团”之称的第一大队都要出名,每个飞行员都是可以跟巨龙单挑的王牌。

    “马戏团”是他们的外号,据说这个名字还来源于总枢机李奇。

    最初航空队还只有几十架飞机几百号人的时候,第四中队作为仓促拼凑起来的杂兵,在仙人掌基地保卫战里大放光彩。当时他们在天上猫穿窗狗钻洞,各展所长。李奇说“简直就是支马戏团”,这个外号就流传下来了,还被他们自己做成了队徽。

    接着人们的目光又变作疑惑,还以为这家伙是来这里办什么事,结果他拿起了拖把,在大厅里开始拖地!

    “哟,是戴克啊”,有人认出了他:“又来拖地了?当初你不是发誓用舔的吗?”

    还有人调侃道:“人家要舔的不是地板,是丽特安妮的鞋子啊。”

    嘴叼的家伙更不留情:“丽特安妮是服务中心的主管了,怎么还会来大厅呢,戴克你该去楼上的主管办公室拖啊。”

    戴克嘿嘿傻笑着不说话,就闷头拖地。

    一个脆声在旁边响起:“主管只是职务,我的职业还是接待员啊,怎么会不来大厅了呢?”

    明目皓齿的少女俏立着,红白相间的接待员制服让戴克心神恍惚,仿佛回到了两年多前第一次与她相见的时候。

    丽特安妮,戴克遇到的第一位接待员,跟当初比更漂亮也更成熟了,那时候就是个热情过头的小丫头。

    周围的人都喔喔叫了起来,之前戴克捧起丽特安妮的鞋子舔那一幕,大家还记忆犹新呢。

    戴克终究是见过大阵仗的老男人了,不理会那些家伙的起哄,对丽特安妮笑着说:“本来说拖完了地上去跟你打个招呼呢,我要去志愿航空队呆一阵子了。”

    丽特安妮用别拥堵大厅的理由赶走看客,打量着戴克,有些担心的问:“你的腿真的没问题了?前些天你来拖地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呢。”

    戴克用受伤的那条腿支撑身体,转了几圈,伸展双臂说:“瞧,好透了。”

    一个绝对说不上苗条的大男人做出这样的动作,让丽特安妮忍不住噗哧笑出声,她摆手道:“那么好好干!马戏团的大英雄!”

    戴克凝视着少女,嘴唇蠕动着想说什么,却一下子没了勇气。

    “你是个好人,戴克……”

    丽特安妮甜甜的笑道:“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太多来往,不过你还是让我很开心。而且,作为最初引导你的接待员,看到你这么……优秀,我也很有成就感啊。”

    “只是这样吗?”

    心灵天空风雷交加,但还是露出了几缕曙光,让戴克还能维持笑脸:“我们至少能算朋友吧?”

    “当然啊戴克”,丽特亲昵的拍拍他肩膀,眉飞色舞的说:“你可是我跟其他人聊天的谈资啊,每次大家吹自己有多牛逼的时候,我就说航空队马戏团里那个叫戴克的家伙舔过我的鞋子,你们谁比得上?哈哈哈……”

    少女笑得乐不可支,戴克心中的乌云烟消云散。

    “其实我在调动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了”,丽特又说:“你知道的,我还在军团委员会的福利部门工作,帮大家料理福利方面的事情,所以我就做了这个……”

    丽特掏出块吊坠,看材质是秘银的,上面刻着一个少女头像:“幸运符,保佑你出征顺利。不准说我手艺差,我现在已经是专家级雕刻工匠了。”

    戴克惊喜交加,接过来打量着说:“谢谢,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这是你吗?”

    丽特摇头:“这是安妮啊,你每次走过这都能看到的,她是神陨高原上所有冒险者的保护神啊。我做了几十个,送给像你这样要出任务的朋友。”

    想到自己已经是几十分之一了,戴克的笑脸并没有垮下来。

    “说到这个”,他努力找着新话题:“现在神陨高原上都是市民,没什么冒险者了,安妮也会清闲下来吧。”

    “她可清闲不下来”,丽特安妮说:“先不说克斯特南方……哦,现在叫克斯特过渡区,那里还有无数人要成为超凡者。就是在我们神陨高原上,冒险仍然是提升超凡力量的重要途径啊。在我们服务中心里,冒险任务还是很重要的一类。”

    “当然跟以前比会安全得多了,上面还在讨论开发一些冒险项目的事情,把以往那种可怕而危险的探险活动变成可控的运动项目。所以啊,安妮会更忙,像我这样的接待员也会很忙。”

    把以前打生打死的探险搞成运动项目!?

    戴克耸肩,对经历过太多变化,现在作为飞行员立在时代潮头上的他来说,这可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不以为然的道:“像老鼠一样钻进黑暗的洞穴和遗迹里,跟那些只能吓吓人的亡灵和魔兽斗,实在没什么意思。要说运动,大树谷那里的赛龙才是最刺激的。”

    “哟,戴克你看中了蓝龙妹妹吗?”

    丽特安妮斜眼笑道:“或者……蓝龙弟弟?骑着他们在山谷里竞速,伴侣和事业都齐全了啊。”

    戴克的手摆得像电风扇似的:“没没没!我这个大老粗怎么可能被蓝龙瞧上……不对!”

    他赶紧申明:“我对什么弟弟可没兴趣!”

    “开玩笑啦”,丽特安妮说:“你马上要走了,给我说点航空队的段子吧。我们服务中心也负责职业介绍,很多人都来咨询当飞行员的事情,我得有点干货才能装出专业架势。”

    说到这个戴克来了精神:“普通段子可没什么意思,我就说说现在航空队的情况。”

    “知道我在愁什么吗?我们的战机都是核晶飞控,出厂的时候核晶只做了最基础的调教,还得飞行员自己调教。所以,你该猜得到会出现什么情况。”

    “没错,每架飞机的核晶飞控特点都不一样。有些擅长转圈,有些擅长比热……就是俯冲爬升直来直去,我们马戏团的打法更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双机三机四机之类的配合。”

    “然后我们的飞机又换得很勤,你也知道我们的沙丁鱼总是在改进,新型号我们先用,卖给罗姆罗斯的都是旧的刷层新漆。结果搞得罗姆罗斯那边的飞行员必须顺着飞控的性子来。我们这边差不多调教好一个,就被卖走了,然后大家抱怨自己成了皮条客。”

    “等我去了志愿航空队,用的飞机肯定也是旧的,到时候用的还不知道是谁调教出来的女儿……”

    丽特安妮嗔道:“你们这些糟男,总是把飞机啊什么的比喻成女人,然后骑啊上啊,说得不亦乐乎,这是物化女性!”

    戴克理直气壮的道:“不不,这是爱啊!胡克舰长不就把机动要塞当作他的女儿吗?还成天说‘我那个女儿胖得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飞机毕竟不一样啊”,丽特安妮转到专业问题上:“你们不能让飞控核晶始终跟着飞行员吗?要换飞机的话,换机体就行了啊。”

    戴克赞叹道:“你居然也能想到啊,没错,工程局正在搞这方面的研究……”

    丽特安妮阻止了他:“那就别说啦,正在研究的东西是机密,可不要乱传哦。”

    两人欢声笑语的聊了好一会,有人招呼丽特安妮,少女伸出手:“那么,戴克,祝安妮保佑你。”

    戴克犹豫了一下,轻轻握住少女的手,重重点头说:“安妮保佑。”

    ………………

    大裂缝,血河河口,灰白岩石堆砌的冥河堡垒已经初具轮廓,堡垒旁边的冥岸上,无数骸骨拼成了一只巨大的龙头,死亡之气自龙头里连绵不断的喷吐着,渗透进地底,将这座前进基地所在的地方一点点转化为亡者之域。

    地狱特急凯恩号魔导基地车停在已经建起高大护墙的冥岸边,刚刚检修完基地车的魔法师艾格莎瘫在第三车厢里,一副快要垮掉的模样。

    艾格莎的确是这支队伍里很特别的一个,大家忙的时候她很清闲,大家清闲下来她就开始忙了。

    大家的地狱武装归她保养,基地车也归她维护,毕竟她是队伍里唯一的魔法师。

    魅魔姐妹乖乖蹲在第三车厢的角落里,通过告死者们发回来的影像,辨认恶魔军团的部属。她们在情报方面给予了极大帮助,也一直很乖巧,所以小队白天让她们就套着禁制马甲在外面活动,晚上才关回容器里。

    确认队伍其他人都在忙碌,车子里只有艾格莎一个人,姐妹俩对视一眼,交换着“机会来了”的念头。

    伊特安达恭谨的道:“奥术师阁下……”

    艾格莎有气无力的说:“说了多少次啦,我不是奥术师,也别叫什么阁下。”

    她看着魅魔,愣愣的道:“其实我好想要你们哦……”

    魅魔俩同时缩了缩肩膀,要她们!?

    “我啊,以前是亡灵法师的学徒呢”,艾格莎自顾自的嘀咕道:“亡灵法师其实就是召唤系魔法师里的一类,专门研究怎么召唤和利用亡灵,顺带也涉猎了一点召唤恶魔和魔鬼的东西。”

    “我一直想召唤个皮克精,我的导师说皮克精讨厌邪恶的人,我这辈子都没可能召唤来皮克精。”

    少女魔法师嘿嘿笑道:“你们吓了一跳吧?我以前是个邪恶的魔法师哟。”

    然后她幽幽低叹:“那时候我也身不由己啊,我的导师杀了我父母,把我带到神陨高原上,原本是给她当试验材料。后来发现我在魔法上很有天赋,才收我当了学徒,我很感激她。”

    不知道艾格莎为什么说起了自己的身世,但这显然是个拉近关系的机会,伊塔安达问:“对我们恶魔来说,服从强者是天性,可你们人类是讲道德的吧?你的导师杀了你父母,你就没想过报仇?”

    “那时候我小啊,才四五岁的样子”,艾格莎说:“跟你们一样,也只知道服从强者嘛。导师带了我十年,我都把她当成亲人了。组织……哦,就是我们费共打黑扫恶,干掉了我导师,最初我还很恨他们,老想着为导师报仇呢。”

    “直到学习了赤红神典,我的三观才矫正过来。什么是三观?唔……就是你对是非、对自己和对世界是怎么看的。”

    “再之后我成了赤红魔法师,这是个很酷的职业,法术蕴含的是绝对真理,从这点来说的确有点像奥术师。不过奥术师是为了追求真理而追求真理,我们赤红魔法师是为了服务凡人而追求真理。”

    后面的话魅魔都听不懂,她们都惦记着艾格莎的“想要”。

    “赤红魔法师的法术还不多,很多普通魔法师会的法术都跟赤红神力有冲突,我想试试能不能在召唤法术上有点突破。”

    艾格莎的眼睛亮晶晶的:“我这里有指定召唤卷轴,可以把指定的恶魔召唤成魔宠,你们愿不愿意试试?”

    魅魔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都呆住了,艾格莎叹道:“我也明白,你们不想失去自由。不过你们也没有好去处吧,就算是能在血战里活下来,你们还是两边都不讨好的艾露魅魔啊。”

    她拍拍自己贫瘠的胸脯:“我虽然只有五级,但魔法师在费共的成长是很快的,晋升到传奇也要不了几年。你们跟着我,在主位面可以吃香喝辣,不必像你们的前辈那样为我打生打死,日子好得很哪!”

    尼姆安达小声道:“你是想拿我们做试验,看赤红魔法师能不能奴役恶魔,奴役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吧?”

    “咳咳……”

    被揭穿了心思,艾格莎尴尬的道:“就算是试验,对你们也有好处嘛。”

    伊特安达说:“试试也行,我们也想有个安全的去处呢。”

    妹妹在心中传来惊讶和疑问:“姐姐!?”

    姐姐很镇定:“忘了达斯比塔督军对我用过奴役术吗?之前还有些家伙对我们也用过奴役术,想把我们据为己有,结果他们都失败了。我确信那种召唤卷轴对我们也无效,这是个好机会啊。”

    妹妹被说服了,赶紧出了主意。

    伊特安达照着妹妹的意思问:“不过这样好吗?听你们头儿的意思,我们是很重要的研究对象呢,是不是要取得头儿的同意才行?”

    “我可不想就这么背上艾慧慧的绰号啊”,艾格莎贼贼的笑道:“只要把你们召唤成功了,不正好由我来做研究吗?魔法师跟魔宠之间的灵魂链接,足以让我看清楚你们的特殊之处啊。”

    她再叹道:“这是有点……违反纪律,不过我们这支队伍还有任务,我可不想一直拖大家后腿啊,所以……”

    她自我肯定的点头:“得瞒着蒂丝她们才行,现在正好!”

    没错,现在正好!

    魅魔姐妹点头,装出认命的模样,等候魔法师施法。

    用灵魂契约可以直接奴役魅魔,不过赤红神力现在已经无法奴役活生生的灵魂了,只能奴役虚灵,这是费共魔法研究所确认了的结论。

    艾格莎打的主意是通过召唤术将魅魔变成魔宠,召唤术是通过魔网起作用的,相当于让魔网来给灵魂契约做担保,或许这样能绕开赤红神力的限制。

    失败的话当然没什么,成功的话就证明赤红神力是有漏洞的,这也是一项意义非常重大的学术发现。

    艾格莎找出卷轴,满怀期待的作着准备。

    这种指定召唤卷轴是旧时代的魔法道具了,可以将中意对象变成魔宠,不像普通召唤那样是随机的,当然前提是指定目标不会抗拒。

    “别动其他念头哦……”

    艾格莎给两个魅魔解除了禁制:“这里已经变成了亡者之域,你们跑出去会很难受的。”

    她念完咒语,撕开卷轴,空气中浮现出湛蓝的魔法阵,罩住艾格莎和伊特安达。

    魔法力量渗入两人灵魂,建立起某种联系。

    正当这股联系深入到灵魂底层,要构建更紧密更稳固的关联时,两股力量分别从两人灵魂深处喷涌而出,沿着这道魔法之桥撞在一起。

    啪的一声,两人之间炸开一片湛蓝碎芒,冲击力撞得两人身体一晃。

    刚刚找回平衡,早有预料的伊特安达眼中闪起白光,放出蓄足力量的魅惑术。

    蓬……

    这下两人之间炸开更猛烈更炽亮的光芒,灰白与淡紫相间,异常绚丽。

    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重重撞在车厢壁面上。

    “姐姐——!”

    尼姆安达惊呼着去扶姐姐,伊特安达却用心语叫道:“我没有成功,你再去!”

    艾格莎还没回过神来,两眼正在转蚊香。尼姆安达上去一个魅惑术,也像姐姐一样倒飞出去。少女魔法师则像是被狠狠抽了一口似的,身躯抽搐一下又软了下去。

    尼姆安达惊叫着挣扎起身:“我……我也没成功!”

    伊特安达当机立断:“打伤她!把她当人质!”

    两个魅魔冲上去挥手准备劈下邪影击,艾格莎对炼狱之力的抵抗力本来就弱,再挨上两下,肯定得重伤。

    然后魅魔发现,高高举起的手怎么也劈不下去……

    尼姆安达说:“我……我觉得她好亲切哦,下不了手!”

    “肯定是魅惑术被反制了!”

    伊特安达咬牙努力抗拒心中那种感觉,那种怎么也不愿伤害对方的感觉。

    她的手掌哆嗦得很厉害,蛇影般的力量在手掌上吞吐不定。

    艾格莎睁开眼睛,目光先是迷茫,再变作欢喜。

    少女魔法师甜甜笑道:“哎呀,失败了。”

    她歪着头说:“刚才你们俩都对我用了魅惑术的吧?”

    姐妹俩一惊,下意识的抱在一起。

    艾格莎笑意不改:“我没感觉到被你们魅惑了,不过好像有点变化,来,抱抱!”

    脸上的笑意和眼中的亲切,让伊特安达终于放弃了抵抗那种感觉。

    魅魔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喃喃自语道:“又是这样,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什么又是这样?”

    艾格莎的思维很清醒:“哦,那些很听话的恶魔,就是这么来的啊。”

    她品味着刚才的心灵感觉,眉头皱了起来:“怎么跟我们的赤红神力有点像?”

    魅魔姐妹对视一眼,也努力回味起刚才的心灵冲撞。

    她们呆呆的沉浸在回味中,艾格莎喊了好几声才回过神。

    “你们……”

    艾格莎低声问:“为什么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