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四九 抓革命促生产,科技大发展的战争画风就是这么怪
    恶魔大军的例行攻击又退潮了,这是前进基地定名为“归队堡”之后的第九次,差不多三个钟头一次,高拉兹克似乎在趁着调整部署的时候练杂兵。

    当然恶魔的心思不要猜,它们自己都搞不明白。

    归队堡这边也懒得去深究,顶着恶魔的攻击搞基建。人员和物资通过传送门源源不断送进来,一天多的功夫,归队堡也变了样。

    原本低矮的晶格防线不断扩充,向地下和空中延伸,直径接近一公里,正向大号传送堡垒转变。

    堡垒中心分布着三座核心建筑,冥河堡垒、龙头骨堡、结界塔,分别对应冥河英灵、亡灵,还有活人。

    用传奇亡灵龙骑将魂晶制造的防护结界在昨天晚一些时候展开屏障,泛着幽绿光晕的透明屏障有点像地球世界的啤酒瓶。李奇都想改个名称叫啤酒要塞了,想到信息扰动太厉害的话,不利于贯彻实事求是精神和本土化原则才作罢。

    这种叫亡灵壁垒的结界,是英灵玛达拉在死亡凋零之类的亡灵法术上做的改良,可以凝结屏障内的死亡之力,抵御其他力量的消解。

    看起来这完全是邪恶向的技术,可就是靠着这层屏障,归队堡不仅能抵御恶魔和魔鬼的法术轰击,冥河与冥土在地狱里变得更加稳固。

    在接近亡者之域的屏障里战斗,亡灵恢复了大半战斗力,活人的晕地狱症也得到极大缓解。相比之下,死亡之力对活人灵魂的浸染要轻得多,如同千米海底跟万米海底的区别。

    有了这个屏障,即便是不擅长战斗的基建团员,穿着地狱版军团武装在归队堡里活动也轻松自如。

    这项技术在主位面也非常有用,将大范围的死亡之力凝聚在指定区域内,避免向外扩散,相当于亡者之域的“创可贴”。

    再放个亡灵法师或者巫妖进去,利用富集的死亡之力召唤亡灵,由结界控制者监视着进行可控的“亡灵交互运动”,就成了亡灵试炼的场所。

    费共中央已经将这项技术作为“费恩大同主义online-3.0”里“冒险系统”的核心技术,还在做进一步研究,准备把神陨高原和克斯特过渡区若干死亡之力富集的陵墓和遗迹变成亡灵副本,用来培养超凡者,甚至是……娱乐。

    幽绿透明屏障之下,紫金相间的空间晶格构筑出类似泰格杰尔要塞,或者弗莱腾绍斯机动要塞的外壳,已经有十多米高,还在不断伸展,看架势似乎要再造个泰格杰尔要塞一样。

    费共现在当然没有那个力量,毕竟魔导金属的产量有限,基建团也不是八十秒就造好一座兵营的scv,不过规划里,这里的确是一座全封闭的要塞。

    只是魔导金属骨架的空间晶格,在赤红神力的支撑下变作了坚实的护墙。空闲的士兵们将一团团类似钢丝球的秘银丝塞进那些没接通神力的晶格里,这样可以进一步强化防御,同时减少神力消耗,这是从机动要塞神力装甲上发展出的小细节。

    每隔一段晶格墙体,地下都埋了一座小型赤红神力井。这些神力井本身是不产生神力的,就是个储能罐,既可以接受赤红神力者的充能,也跟冥河神力转换器相连,将冥河之水转换为赤红神力。

    很遗憾冥河水必须得阿丽珊主持才能转换为赤红神力,而且效率很低,一般情况下得赤红神力者自己充能。

    为了节省能源,归队堡的防线没全部用上神力装甲,有些地方用冥石,有些地方直接用亡灵骨骸堆,画风异常糅杂。

    “能源始终是个大问题啊……”

    李奇立在一座冥石搭起的哨塔上,跟甘比特讨论防御设施构建的事情,各种缺陷都归结到这一点上。

    “要是魔力场技术能有突破就好了,至少魔力井能发挥作用。”

    甘比特说:“神力在内层位面受到的压制最大,魔力其实并没受到压制,只是凡人用的魔法都是基于主位面环境,或者最普遍的环境从魔网中吸取力量。如果能分析出魔网在炼狱和深渊受到的具体影响,我们完全可以把主位面那套战争样式搬到这里。”

    对已经习惯了沙丁鱼制空,三文鱼洗地,机动要塞和装甲部队开进,用钢铁和炸弹把敌人按在几公里外摩擦的甘比特来说,地狱里的战争样式够别扭的。

    “神力和魔力,我们两手都抓,而且两手都要硬”,李奇说:“我们赤红神力被压制的情况比其他神祇好一些,应该是有冥河神力的原因。我们的痛苦、破坏、旌旗和正义神力对恶魔和魔鬼的伤害加成也很明显,而且光靠魔力无法抵御炼狱和深渊意志的侵蚀,还得靠神力。”

    甘比特叹气:“可赤红神力都归于我们自身,我们的单兵武装和魔导机甲,都是靠神力电池供能,神力电池的能源又来自赤红超凡者自己。要到外面去找神力源,在原理上就有问题啊。”

    李奇苦笑:“是啊,我们早早就实现了用爱发电,但这样的爱还没强大到可以普照费恩。”

    超凡力量毕竟不是基本力量,是比风水电火更高级的力量,自然也没可能像煤炭和石油那样,有广泛的力量之源。

    严格的说灵魂就是超凡力量的煤炭和石油,源质石、神性水晶和魔晶石,不过是类似木材这样的天然资源,既少也难以再生。

    等等……

    李奇忽然一个激灵,跟超凡力量挂钩的灵魂是一个大的概念,连虚灵都包括在内。事实上费恩的超凡力量循环里,虚灵不仅广泛存在,还占据着绝对主体。凡人的灵魂其实都只是虚灵里的一个分支,或者是高级形态,就像是人类对应动植物以及其他生命一样。

    “也就是说,赤红神力的来源问题,还得在虚灵这条科技树上找到解决办法啊。”

    五九六项目核心成员,巫师塔哈早就提出了这个观点,只是他来历特殊,大家对他的观点都心存戒惧,现在回想,塔哈的观点没错啊。

    李奇也像甘比特一样,沉浸在了思索里,直到被肩上的敏丝打断。

    敏丝指着前方说:“魔鬼!”

    敌人又上来了,不过这次不是恶魔,而是魔鬼。

    跟每次动辄好几万的恶魔相比,这批魔鬼的数量也就万来号,应该是个军团。按照族属和特点列出整齐队形,俨然一支久经沙场的精兵,朝着归队堡稳稳压来。

    魔鬼一直在大裂缝那头隔岸观火,之前用岩石兽铺出陆桥过来了,也只是在挖黑曜石建魔鬼要塞。原以为它们会等到要塞建成,通过传送门运来更多魔鬼才会动手,而且按惯例应该先打恶魔。

    没想到会先派一支规模不大的军团来进攻亡灵和活人联盟……

    李奇皱眉:“这是什么路数?”

    甘比特摇头说:“总枢机您不是说过吗?恶魔是疯狂的干着冷静的事,魔鬼是冷静的干着疯狂的事。总结来说,不要猜测它们的心思。”

    李奇自失的笑道:“是啊,自己都忘了,最重要的是拿起武器干翻它们。”

    他伸展胳膊,地狱装甲的关节发出喀喇喇响声:“之前的战斗太乱,这些魔鬼正好拿来练手。”

    又回头招呼某个人:“蕾塔娜,你没问题吧?”

    身后一部个头高挑的地狱武装呆了呆才反应过来:“没、没问题!”

    李奇有点担心:“真的没问题?怎么感觉状态不好的样子?”

    蕾塔娜的语气异常纠结:“我……我听您跟甘比特主任的对话,什么能源啊,神力和魔力的适应性啊,用爱发电啊,总感觉……”

    她还说不出“违和”这个词,但描述得更具体:“自己到了一个怪异的世界,不只是东西很怪异,事情也很怪异。”

    “怪异吗?”

    李奇笑道:“那是你还没有完全习惯我们费共在主位面开创的新世界,你肯定还在用旧时代的目光审视这场血战,审视我们在这场血战里的行为。”

    “我看你刚到这里的时候,精神抖擞,心气昂扬,肯定以为这会是场无比残酷,必须赌上性命甚至灵魂的史诗之战吧?”

    “挥舞着长剑,身上闪烁着神光,在漫天恶魔和魔鬼堆里杀到麻木。一身染满血水,连视野都变得猩红。最终你伤痕累累,站在高高的尸堆上,拄着长剑大口喘息,身边已经没一个战友。这时候你微笑着向神祇祈祷,在炼狱和深渊里炸成五颜六色的太阳,成千上万的恶魔和魔鬼,甚至魔王和魔君凄厉的哀嚎着,在神光中化作浓烟……”

    “多美的画卷啊……你对这场战场,对自己就是这么期盼的对吧?”

    蕾塔娜转头道:“不、不行吗?”

    有头盔挡着看不见,可李奇知道,头盔里那张脸已经比猴子屁股还红了。

    蕾塔娜终究是女汉子,很快丢开了尴尬,不服的道:“难道不该有这样的觉悟吗?”

    “当然应该”,李奇说:“不过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就是费共的失败,是其他所有成员的失职。”

    蕾塔娜不解:“这怎么跟……”

    “对我们来说,战争是每一个人的事情啊”,作为军团委员会的领导者,甘比特的角色相当于总政委,他下意识的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我们的信仰是什么?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引申出来就是团结力量大。”

    “基于这样的信仰,我们把影响战争胜负的各种因素都考虑进来,让人们在各个环节上对战争做出贡献。”

    “蕾塔娜你的兵器、武装、防御设施凝结了研究员、工程师、工人的智慧和心血。甚至你休息的地方,都有各种缓解疲累,让你尽快恢复战斗力的设施。”

    “我们能安稳的立在这里,对敌人指指点点,是因为背后有几十万人民在支持我们。”

    “主位面的战争不再是两群人挤在一起比谁个头大力气大嗓门大了,我们已经建设了一个大同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把战争变成了比拼集体智慧、力量和积极性的舞台。”

    “现在,我们把这样的方式也带到了地狱,情况当然完全不同了。”

    蕾塔娜还呆呆的没反应过来,她成为守护魔女后就进了厄普西隆的魔女学院,从基础开始学习,不过甘比特的讲述显然不是她现在能理解的。

    相比甘比特,李奇的政工水平显然要高得多,他哈哈笑道:“其实没那么复杂,我们努力发展技术,让世间万物都为我们所用。我们还团结一心,为一个共同的远大目标奋斗。”

    “所以我们可以更快的建造更坚固的堡垒,我们不断研究出更强大的武器,让我们的战士更远更安全的打击敌人。我们让魔导金属和各种资源在战争里变得更重要,让魔导技术在战争里变得更重要,渐渐的战争就变成了比谁的资源多,谁的技术先进,谁能发动更多凡人参与到战争的各个环节里,而不是比谁有多少传奇。”

    “主位面是这样,外层位面是这样,内层位面我们也让战争变了样。”

    李奇的语气变得感慨:“哪怕是在地狱里,我们也要修堡垒架大炮,把战争变成比拼生产力的竞赛。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不是享受战争的史诗感,为付出和牺牲而自我感动,我们是来赢的。”

    这些话通俗易懂,蕾塔娜不迭点头。

    接着李奇的话就有些难以理解了:“总之,在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大同主义生产关系下,抓革命促生产,科技大发展,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是跨越多元宇宙的普适真理。”

    蕾塔娜掰指头:“等等……总枢机,我有些记不过来了。”

    她一边听一边用随身助手在记录呢……

    把“总枢机语录”记在小本本上,蕾塔娜又遗憾的道:“说起来卡琳不比我懂多少呢,本来以为她能跟我共同进步的,没想到……”

    之前李奇说要调两个魔女下来,就是卡琳和蕾塔娜。一个是所谓的“自由人”,啥事都想沾,啥事都干不长,一个是刚刚转职的守护魔女,除了学习也没什么任务,正好下来锻炼。

    刚来的时候卡琳还很兴奋,变成滚滚在冥土上滚来滚去,然后趴在地上吐得一塌糊涂。

    稍稍恢复了一点,觉得自己可能只是“晕亡灵”,卡琳又跑出冥土范围继续滚,结果吐成死滚,被人拖了回来。

    这个样子,即便是穿地狱武装也没意义,卡琳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剩下蕾塔娜一个。

    李奇叹道:“她啊,连自己根底都没搞明白,人生观都没建立起来,当然还没办法建立正确的世界观。”

    然后他招呼道:“要跟我出去逛一圈吗?”

    “啊?”

    蕾塔娜再度愕然,不是说战争就是修堡架炮轰他娘吗?怎么又要跑出去跟旧时代的骑士一样战斗?

    李奇笑道:“这是个人的历练,只是战争的小插曲。”

    ………………

    军团展开,占据了宽大正面,步伐整齐的接近了这座怪异的据点。

    一个个大队的肉搏类魔鬼加快脚步,类似锤头魔领主之类的巨型魔鬼跟在后面,远程类魔鬼开始发射,数百只石像鬼也升空而起,带着一团团幽黯雾气接近据点。

    魔鬼的数目甚至比不上从防线中涌出来的亡灵多,不过这么整齐有序的行动,带来的压迫却远胜之前那些恶魔。

    魔鬼的攻势看似一线平推,可后方渐渐弥散开的灰黑迷雾显示,军团的指挥官另有打算。

    “你赢不了的利亚!”

    凯恩还没放弃阻拦:“你这个军团是提克纳姆手下的炮灰,根本没有打破防线的力量!你也很清楚我们的魔导技术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哪怕是英雄级别的赤红战士,几个聚在一起也能干掉你!”

    “你知道什么我就知道什么”,利亚哼道:“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哪怕有一丝机会,我都会去争取。反正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失败了也不过是换个起点。”

    “主人赐予我的力量,就是在各种不可能中游走,选择那些有意思的不可能寄宿。就像我造就出你一样,只有坚持这样的力量,我才会成为特别的触须,获得主人的关注。”

    她再讥讽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很清楚,没错,我也是奔着那个去的。我会把你的同志们一个个杀死,品味你的痛苦、懊恼和悔恨。”

    “到时候你会爆发吧,你会强烈的憎恨我,把你的赤红信仰引入复仇的道路。你无法用赤红神力伤害到我,但你可以向复仇与受难之神伊斯玛特祷告,祂现在是有求必应,而且正在四处挑选优秀的灵魂呢,你会堕落的凯恩!”

    “然后,我就会翻身了,很简单对吧?即便我说得这么清楚,你仍然没有一点办法阻止我,阻止你自己。”

    利亚哈哈笑着,踩在一只巨槌魔的扁平脑袋上,在灰暗雾气中渐渐靠近前方的战线。

    雾气里若干中阶魔鬼,甚至还有恐魔组成的精锐部队。那些拉开架势一线平推的魔鬼不过遮掩,真正的主力就是这支精锐部队。

    里面的十多只巨槌魔有二三十米高,原本伪装成趴在地上的驮兽,在它们那堪比黑曜石的脑袋前,没有撞不破的防线。如果真的撞不破,它们就自爆,总之完全就是为了对付堡垒和城塞而存在的,有时候也被称呼为“攻城兽”。

    撞开防线冲进去乱杀一通,弄点战利品然后跑路,顺带大杀特杀费共的同志们,污秽自己的灵魂,达到翻身的目的。

    能夺下据点当然好,不行的话至少能获得宝贵经验和情报,在提克纳姆那边就有了交代。

    如果老老实实按照提克纳姆的命令去打炼狱熔炉,那就是提克纳姆朝高拉兹克竖中指时弹出的鼻屎。而在这个据点里得到亡灵和人类的情报,为提克纳姆在这种形势做出进一步判断提供参考,价值自然比鼻屎大得多。

    这就是利亚的打算,凯恩完全想得到。

    其他都没什么,利亚要通过杀同志来翻转形势,这让凯恩的灵魂像沸油一样躁动。

    可惜,利亚早早埋下的后手,在两人灵魂间挖出的鸿沟,让他难以影响利亚的行动。

    “啊哈……”

    正在着急,利亚欣喜的道:“我被告死者扫描了!没错,这种侦测灵魂的力量就是告死者的!拜你这个费共大英雄所赐,他们的什么秘密对我都不是秘密。”

    “看来他们盯住我了,要直接干掉我……”

    “来了——!”

    即便在雾气中也被准确定位,一波死亡骑士在头戴亡灵的传奇亡者带领下从侧面冲过来,卷走了大半攻城兽和精英魔鬼。

    “该死,那个亡灵君主怎么反应这么快……”

    那一刻利亚都下意识的收敛气息,据点里的亡灵君主可以跟达斯比塔硬刚,在她的计划里,这是个必须避开的狠角色。

    感应到亡灵君主远离了自己,利亚松了口气:“看来你的同志们跟亡灵合作很紧密啊,不过终究没到可以分享感知的程度,没有找到我。”

    接着是憎恶和骨龙之类的巨型亡灵,进一步分散了利亚“这支特攻队”的力量。

    利亚毫不理会,她感应到两个并不强大的力量接近了自己,身上散发着熟悉的赤红神力波动。

    “会是谁?那肯定不是魔女,魔女我也打不过”,利亚兴奋的道:“没到传奇,肯定只是一般角色。我猜猜,是梅恩?”

    凯恩的灵魂一抖,利亚笑得更狰狞:“太棒了,我会把她剁成肉酱,一口口吃掉,再拿脑袋当酒杯!”

    凯恩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不……”

    两部不到攻城兽一半高的粗壮魔偶撞上利亚的“座驾”,从魔偶头上飞起两个身影,落在了攻城兽头顶。

    造型简洁洗练,水桶般的头盔上,面部左右镶嵌着大小、数目和光色都不对称的眼睛。

    领头那个一手小盾一手大剑,浮动着淡金光芒冲到利亚身前。

    铿锵声连响,利亚四条胳膊举着的秘银盾、精金弯刀、精金长矛和连枷尽数断裂,心头也像被雷电扫过似的酥麻不止。

    这只四臂欲魔晃了晃,手掌上亮起明暗不同的灰光,四个法术几乎是同时施放出来。

    困惑魔光,瓦解目标意志,吸收心智,让目标处于无法行动的困惑状态。

    感知吸取,夺走目标的视觉、听觉、嗅觉等感知,化作欲魔的防护力量。

    黑暗圣言,强化深渊意志对目标的侵蚀,加入施法者的意志,即便无法奴役对方,也会削弱对方的善神之力,魔鬼对付圣武士和善神牧师的必备法术。

    毒素与疾病附着,这个法术必须借助触摸才能生效,不过这只手拍到了一面刚刚展开的八角淡金光盾上。

    这是另一个人的行动,手里只有一柄大剑,比手持剑盾的人还高。

    这个人挡住了欲魔的一击,身上的淡金神光瞬间黯淡为冷白光芒,放出一波冲击,将欲魔的其他法术驱散。接着又转换为晚霞般的光芒,大剑劈出一道破邪斩。

    欲魔仰面尖叫,声波化作玻璃一样的晶体护住身体,光弧像是打水漂的石子,擦着晶体偏斜而出。

    传奇之力喷涌,晶体粉碎做无数碎芒,轰在了两人身上。

    两人的护甲噼噼啪啪炸出绚丽光芒,身体也连连退步,却没看到半点血迹,显然并没穿透他们的护甲。

    那个剑盾手挥起凝聚出冰芒的大剑,单手劈下,欲魔四只手分别多出一柄精金弯刀,交叉格挡。

    刀剑相交,冰芒绽射,相持的瞬间,剑盾手嘀咕道:“四臂欲魔,还从没见过呢。而且一点也不用魅惑术,完全没有欲魔的自觉啊,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利亚冷冷的道:“我是魔鬼……不是东西!”

    嘴上说的时候心头也在嘀咕,这人的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