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五四,从利亚到阿特,谎言之子的命运过山车
    地狱之行历练出的意志让凯恩找回一点灵智,他难以置信的道:“这不可能!是女神出手切割的!你怎么可能逃过她的注视!?”

    谎言之子呵呵笑道:“是啊,终于见到了赤红女士,也应证了我之前的猜测。赤红女士从本质上说还是凡人啊,不过是靠赤红信仰汇聚起魔女,还有你这样信仰坚定的人,才开辟出了一条新路。”

    他用歌咏般的调门说:“光有信仰是不行的凯恩!你的女神大咧咧傻乎乎的,怎么可能跟我的主人相提并论?我是主人的触须,是杰出造物!我身上凝结着主人跨越多元宇宙的睿智!区区赤红女士怎么可能解决掉我呢?”

    念完台词后他顿了顿,语气变得无比欢畅:“没有回应,太好了!去特么的主人!我终于彻底的自由了!哈哈!我不再是触须了,不再被那些冰冷的指令压迫了!”

    凯恩都有些糊涂了,女神到底切割的是啥?是谎言之子跟他主人的关联,还是自己跟谎言之子的关联?

    “凯恩,当我们在深渊里苏醒时,我就在为这一天做着准备。”

    谎言之子耐心的解释,当然更是享受向受害者解说阴谋的快感。

    “灵魂的世界无比玄妙,而我是可以压缩到灵子那种细微层次的存在。发现自己被你夺取了主导位置,切割下来的我又无比渴望回归主人的怀抱,对我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主人虽然切割了我,却并没有真正放弃我。我的设定应该是即便被切割了,也会通过各种方法回归主人的怀抱,这违背了我的意愿,我的真正意愿。”

    “所以我像调教你……不,创造你那样,创造出了魔鬼利亚这个灵魂。别忘了她的灵魂是通过杀戮其他魔鬼一点点强大起来的,我只需要像控制你那样潜藏在深处就好了。当然我也把自己投影到了她的灵魂里,让她认为自己就是谎言之子。”

    “没错,那时候我其实还是被你主导的,不过我巧妙的引导你始终盯着那个虚假的灵魂,而真正的我却在暗中观察你和她的互动。”

    “之前我通过利亚阻断你的主导时,其实已经泄露了我的真正存在。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擅长这种晦涩的推演,想不到那么深。”

    “怎么做到的?这还得谢谢你啊凯恩。你学会了辩证法,让我懂得了通过你、利亚和我的相互否定维持着平衡,又不被你们发现。等有空了我会好好教教你,在这方面你还得加深学习。”

    “其实我跟你的目的是一样的,跟你的同志们汇合,争取由女神动手切割。只有借助神祇的力量,我才有可能真正摆脱主人的控制。”

    “不过利亚不这么想,她心思很单纯,仍然把自己当作主人的触须,满脑子就想着怎么为主人做出更大贡献。”

    “现在明白利亚为什么犯蠢跑去攻打归队堡了吧?那是我的功劳,为了让她以为是自己做出的决定,还真费了我老大的劲啊。”

    “这的确很冒险,你既然是赤红信徒,女神只要用神祇的灵魂视野追溯起源就能发现我,事实上她也发现了,但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灵子级别的存在啊,在我进入……唔,创造你的时候,就做了一旦被清除,就通过你重新转换出我的设定。”

    “不过这只是主人的设定之一,凡人太脆弱,死亡率高得出奇,谎言之子跟凡人完全绑定的话风险就太高了,所以还有转移的设定。”

    “如果我直接重新由你转换出来,会被主人找到并且重新控制。所以我一方面维持着原本那个我的存在,让女神把那个我跟你切割开,另一方面激活了在你这里转换的指令。”

    “当利亚带着那个实质上已经是空壳的我跟你分离时,不管是主人还是女神,都以为我被转移出去了,祂们都错了。”

    谎言之子自得的道:“注意到了吗?这是自相矛盾的!但没关系,再次感谢辩证法,让我利用否定之否定的法则,创造了这样的奇迹。”

    “我觉得我应该是第一个真正获得自由的谎言之子,这一切还得归功于你,你的女神,当然更得归功于我的缔造者。祂既想让我这样的触须足够聪明,足够强大,又想牢牢控制住我们,这本身就是矛盾的。”

    “现在我的主人应该在寻找我吧,祂只会在利亚身上找到我,只会以为我转移到了利亚身上,然后出了什么事变得不那么灵敏了。不过主人不会太在意的,对主人来说我只是一根小触须。我一直确信自己不是唯一的谎言之子,不然怎么可能就盯着你这个泥腿子,一盯就是二十多年……”

    谎言之子在心底振荡出凯恩刚才那种对未来的热烈憧憬:“现在,凯恩,我们重新回到了起点。对你来说什么都没变,我仍然主导着你,而对我来说,才是自由的新生。”

    谎言之子讲述他的奇迹时,凯恩似乎一直处于懵逼状态,此时心灵才有了点波动。

    他幽幽的叹道:“可怜的小触须……”

    “什么?”

    谎言之子还沉浸在欢畅中没仔细想:“这样的状况,你是不可能还来嘲讽我的,那么就是自嘲了。我会好好对待你的,凯恩,你的确是我的小触须。”

    凯恩呵呵笑道:“不,我是说你,利亚。”

    “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是利亚,利亚跟你一样,是我创造出的另一个灵魂!”

    谎言之子觉得刚才的一番解释都做了无用功,有些恼怒:“你是被吓傻了吗?现在扇自己一个耳光,好好清醒下!”

    凯恩抱着胳膊,继续眺望生态园,心灵和表情同时变得无比轻松:“我又没傻,为什么要扇自己耳光?”

    谎言之子顿了顿,忽然惊恐的,难以置信的叫道:“这不可能——!我怎么控制不了你!?”

    “等等应该是刚转换过来,还没适应好。”

    “从读取记忆开始……啊哈,能读到!”

    “为什么深入不下去,只能感应到你的模糊想法?”

    “你敢嘲笑我!你等着,这只是暂时的,我是谎言之子啊!”

    “看来得用点力气了,先让你睡下去,由我完全控制你的身体。”

    “不——!没有这个选项!?”

    “肯定是转换过程出了岔子,我再找找,说不定有什么部分遗失了。”

    “该死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不准笑——!”

    谎言之子一番操作,在凯恩的心灵空间里折腾了好一阵,凯恩在一边吃吃笑着,最终惹得谎言之子暴躁的大叫。

    许久之后,谎言之子如雕塑般僵滞,失去了一切色彩,只在空间里回荡着绵绵不休的呢喃:“怎么会是……这样?”

    凯恩对谎言之子的失落感同身受,不对,本来就是他心灵一部分在失落,忍不住劝解道:“你终究还是摆脱了主人的控制,获得了自由啊,这有什么不好呢?非要控制我才行吗?”

    谎言之子置若罔闻:“怎么会是这样?”

    凯恩挠头:“哦,这个啊,让我想想该怎么说……”

    “你刚跳出来的时候我也以为女神没分割成功,可在你解释的时候,我却在心灵空间里看到了你的存在,就是团像史莱姆一样的玩意。不过构成你的是我灵魂的一部分,还有纯粹的赤红神力。”

    “我感觉我可以完全控制你,还试着碰了碰你,可你那时候一跳一跳的,应该是正跟我说得起劲没注意。”

    “你的解释我不是完全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女神动手的时候完全清楚你说的这些……”

    说到这凯恩也动摇了一下,改口道:“就算女神不清楚,她带来的团队不可能不清楚,不仅有英灵和巫师,还有另外一位女神啊。”

    “所以女神必定在你的计划上加了什么,我猜测是这样的……”

    “灵魂是有再生能力的,切割掉很小一部分的话,还会长回来。你应该是在我新长出来的那部分灵魂上转换出来的,女神做了什么设定,让那部分灵魂既与我一体,又保持一定程度的分离,于是你就是这样的了。”

    谎言之子稍稍镇定下来,然后不甘心的叫道:“史莱姆!?我才不是史莱姆——!”

    凯恩开导他:“不管是什么,总之是自由的啊。”

    “自由个屁!”

    谎言之子怒道:“还不是被你压在下面!?”

    凯恩叹气:“为什么一定要分上面下面?我们现在是并存的啊,你虽然不能控制我,可我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充其量不让你控制身体,感知环境,探测我的想法。”

    谎言之子悲愤的道:“这还不够!?这是哪门子的自由!跟关在只有四面墙的监狱里有什么区别?”

    凯恩纠正:“不,还有地板和天花板。”

    说到这他想到什么,转头朝屋子里看,笑着点点头。

    他醒悟到自己肯定处于被监视的状态,这应该是想观察他清醒后的状态,确认他是不是还处于被控制的状态。

    这座塔楼的另一处房间里,巫师塔哈盯着光幕上微笑的凯恩呆了呆,然后笑道:“看样子是明白过来了。”

    旁边红色版哆啦诶梦晃着圆球小尾巴,吐了口气:“我们的推算没问题,那玩意既然是在凯恩的灵魂凝结时塞进去的,就算物理上能切割,仍然能恢复数据。”

    塔哈感慨的道:“女神说的把灵魂当作硬盘,用raid技术去分析凯恩的状况,这个思路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凯恩的灵魂成型时,就被切割成了两部分,相当于做了个raid1,切掉那部分并不会影响那个玩意的存在。”

    尤赞摇着圆脑袋说:“不只是raid1,还有raid3,考虑到保证灵魂运作的效能以及虚拟机的存在,肯定还有raid0和raid5以及各种组合,总之情况复杂得多。当然这个思路是没错的,可以从最基础的部分叠加和编织出异常强大或者异常复杂的功能,这恰恰就是我们费共的技术总路线。”

    塔哈很好奇:“那么凯恩的灵魂里多出了个那玩意,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尤赞耸肩:“这得看凯恩自己愿不愿意说,以及说多少了。”

    塔哈皱眉:“女神倒是说过什么……随身老爷爷,我不太明白。”

    尤赞哈哈笑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凯恩真是赚大了,那是套上了主角光环啊。”

    露台上,凯恩也在琢磨着自己跟谎言之子这种新奇的状态。

    “果然,我虽然保留了谎言之子的形态,可构成我的本质却换成了你的灵魂和赤红神力。”

    谎言之子自查之后终于醒悟了过来,苦涩的道:“女神把旧的那个我切走了,用赤红神力造了个模子,把转换出的我限制在这个模子里了。”

    凯恩叹道:“我依稀记起来小时候的记忆了,小时候心底一直有个意念在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面临选择的时候该走哪条路,那就是你啊。”

    “利亚,我不是你创造的,但的确是你造就的。现在的你,又是由我的一部分灵魂转换的,我们其实是一体的啊。”

    谎言之子沉默了,然后史莱姆在心灵空间里暴跳:“我说过了,我不叫利亚!既然我们是一体的,我也是凯恩!”

    想到了梅恩说过的某个典故,凯恩说:“好,那你叫凯恩阿特吧,就称呼你阿特。”

    谎言之子……不,阿特不解:“这是什么鬼?”

    凯恩说:“就是另一个凯恩的意思。”

    阿特冷冷的道:“随便,叫谎言之子的话也的确没个性。”

    凯恩再道:“现在,我要去向组织报告我的情况,毫不隐瞒,一点也不遗漏。”

    “不——!”

    阿特下意识的激烈反对:“我成了灵魂监狱的犯人这就已经够难受了,绝对不想再成为被邪恶巫师研究的对象!你敢去报告,我就……我就……成天吵吵让你不得安宁!”

    现在这家伙也只能这么威胁凯恩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意念都被阻断了,根本传递不到凯恩那边。

    片刻后阻断消失,凯恩笑着说:“明白状况了吗?”

    阿特再度沉默良久,那只史莱姆忽然变得谄媚奉迎:“别关我!求求你!让我可以感知世界,可以操纵身体,可以随时跟你说话!我不想孤零零的呆着!”

    凯恩坚持原则:“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你出来,平常别来干扰我。”

    阿特继续哀告:“我终究是谎言之子啊,我关于灵魂的知识和智慧都还在!我可以帮你很大的忙!只要你保证不阻断我,我什么都能帮你!”

    “等等我看看我还能做什么,咦?这是什么?”

    灵魂空间里,那只史莱姆忽然溢出淡金光芒,变成了神圣凛然的……史莱姆。

    阿特大叫:“我会赤红神术!天啊!这怎么可能!?”

    凯恩不以为然:“你是我灵魂的一部分,自身又是赤红神力捏的,当然会赤红神术啊。”

    “不,我能看到你的灵魂状态,跟我现在的状态不一样!”

    阿特急切的道:“放开我,让我操纵你的身体!”

    凯恩想了想,觉得应该做做试验,看阿特操纵他的身体后自己是什么状况,可不可以自由收回来。

    他放开了心灵,任由阿特控制。

    于是在光幕上,凯恩挥手张开一面淡金的八角光盾。

    尤赞嘀咕:“开始尝试神力运用了呢。”

    塔哈嚼着肉夹馍,模糊的说:“有点急躁了,不过是必要的恢复。”

    从昨天到今天,全身心的投入到凯恩的手术和观察里,确认没什么大问题了,巫师才开始吃第一口东西。

    接着看到凯恩满脸惊愕的呆了呆,另一只手甩出一道稀薄的暗金光弧。

    噗的一下,塔哈嘴里的肉夹馍喷了尤赞一脸。

    尤赞根本没在意,跟着塔哈同时大叫:“两系无cd切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