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喜嫁:小妻太〕〔宿主大人求你走剧〕〔奇迹的召唤师〕〔大宋第一皇帝〕〔一切从影视世界开〕〔马上超人〕〔仙帝再世〕〔盛世娇宠:废柴嫡〕〔重生八七之弃女风〕〔纵横无边〕〔闪婚甜蜜蜜:总裁〕〔三国之武耀山河〕〔沈翘夜莫深〕〔该死的仵作〕〔一念帝仙〕〔叱咤风云林云免费〕〔楚潇虞歌〕〔带娃种田:农门丑〕〔千亿宠婚:重生娇〕〔越少,你老婆又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五五 求名分的阿特与投奔自由的利亚
    病房里尤赞、塔哈跟凯恩聚到了一起,凯恩愿意坦诚一切,他们就没必要躲在摄像机后面偷窥了。

    “他不愿意出来……”

    凯恩苦笑道:“应该是不好意思吧,他还从没跟外人沟通过。”

    “用这个”,塔哈递给他一个小巧的手镯:“最新的随身助手,绑定之后,你试着让他控制上面的沟通模块。行的话他就可以在私人视野里跟你对话,或者在公开视野里跟其他人对话。”

    凯恩戴上绑定,眼睛眨了眨,手镯上投射出一只淡金色史莱姆,扭着身子出了声:“哼!”

    凯恩提醒说:“这是公共视野,大家都看得见,而且你是只史莱姆。”

    史莱姆扭得更剧烈了:“凯恩你坑我!”

    一边扭一边变化,很快凝结成凯恩的头像,不过斜眼撇嘴的样子,跟一脸正气的凯恩完全就是两个人。

    凯恩阿特吊吊的道:“如果是问我的主人……,不,前主人那些事情,我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然后他说了一大通……

    “我就是根触须,被冰冷的力量从凯恩的灵魂里刺激觉醒。那股力量就是谎言之主,声称祂是超越一切真实的终极存在,而我是祂的奴仆和触须谎言之子。祂让我监视和调教凯恩,确保他存活,并且作为普通人活着,随时等候新的指令。”

    “调教凯恩那些年里,祂偶尔会发来指令,只是让我报告自己和凯恩的状况。”

    “一年多以前祂让我进入激活状态,我就封存了凯恩的记忆,开始主导他的行动。”

    “祂到底是谁,是什么,我真的一无所知。不过祂肯定不是一般的神祇,我作为祂的造物,在灵魂方面拥有接近神祇的力量,祂必定是超越神祇之上的存在。”

    凯恩的灵魂已经被女神追溯过,所谓创造了凯恩的说法,已经不攻自破,凯恩阿特不再坚持这个说法,而是以凯恩的调教者自居。

    “你的主人……”

    尤赞说:“哦,前主人,相关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女神在打理这件事情,就不必担心了。我们更关心的是你现在的状况,你可以用赤红神术对吧?”

    阿特又先哼了一声才道:“凯恩会什么,我就会什么,这还需要问?”

    不等尤赞追问,他仔细解释:“我的确可以让凯恩同时用两种不同系的神术,等凯恩再有更多兼职,我也能在更多系里切换。不过我跟他一样有每天只能切换一次的限制,所以凯恩只能同时施展两系赤红神术。”

    凯恩在心底跟他说悄悄话:“你还真配合啊。”

    史莱姆阿特扭开身子不正对他:“这不是帮你消除组织的疑惑吗?”

    塔哈拍巴掌:“很好,我们还以为凯恩转职成赤红卫士了呢,那就没意思了。”

    凯恩和阿特同时瞪住他,没意思?什么意思?

    尤赞说:“是这样的,塔哈是五九六工程的研究员,负责研究各种古怪的灵魂状况,如果你知道智灵的存在就该明白他关注的是什么了。”

    凯恩点点头,作为情报局特科的负责人,他知道智灵的存在。只是他不明白,智灵跟他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联。

    塔哈的语气很严肃:“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关联,但五九六工程现在已经不局限于智灵,而是研究所有灵魂的异常状况。我们希望发现更多灵魂的奥秘,基于灵魂的层面,推进费共的生产力发展。”

    然后他叹气:“可惜我是巫师,还没找到巫师赤红化的道路。”

    抛开巫师的个人问题,凯恩和阿特都明白了。他们是不正常的灵魂,但不正常中蕴含着比普通超凡者更强大和特别的力量,才成了关注目标。

    “从现在开始,你在正常工作之外,还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五九六工程的研究对象”,尤赞再道:“放心,不是把你的灵魂挖出来切片,定期向我们汇报状况,需要的时候做一些配合试验就行了。”

    塔哈愣愣的道:“反正切割的时候什么都看光了。”

    浮在凯恩手腕上的头像扭曲着变回史莱姆,然后消散。

    阿特在凯恩心底咬牙切齿的嘀咕:“羞耻啊……”

    尤赞笑道:“果然是个害羞的家伙。”

    塔哈附和道:“凯恩啊,好好跟他相处,你们两个真的很特别。对了,注意保密,你的事情只有女神、总枢机和我们五九六工程知道。”

    凯恩郑重点头,然后他说:“我想尽快回到工作岗位。”

    “没问题吗?”

    尤赞说:“确认没问题的话,就回归队堡向总枢机报道吧,正好做重回地狱的适应性测试。”

    说到包括了炼狱和深渊的地狱,凯恩的目光忽然变得迷离了。

    他有些怯怯的问:“利亚……我是说那个欲魔,她怎么了?”

    阿特在心底叫道:“你怎么还惦记着她啊?她是我创造的,就是个假货!你怎么对一个傀儡有了兴趣?而且还是只魔鬼!”

    凯恩很认真的反驳:“她不是假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我就是这么感觉的,总之那绝对不是你制造的假象!”

    “她也不是你一个人创造的,我一直在跟她沟通,我就像你当初对待我那样,引导她一步步变得强大,她是在承受着我赋予她的痛苦中熬出来的。”

    “我不仅仅是对她感兴趣,我把她当作女儿,她是我们一起造就的女儿!我不能不管她,我要拯救她!”

    阿特打哆嗦:“变态!谁跟你一起造女儿!?”

    然后他叹道:“好吧,我承认隐瞒了一些细节。事实上我是吃了那只血天使的魔鬼之心后,用血天使的残魂创造了利亚,然后藏到了她后面。”

    凯恩震惊:“我并没有救赎她吗?”

    阿特怜悯的道:“凯恩……凯恩……你还真是狂妄自大啊,就算是赤红正义,也不可能让堕落的天使灵魂回归天堂山,你只是给了她临终关怀而已,让她以为得到了救赎。”

    “好好回忆一下你在高级学习班上学到的东西,灵魂要获得彻底的救赎,必要且充分的条件是什么?是自救,是信仰唯物主义,坚信自己的灵魂应当是自由的!”

    “赤红正义只能救赎信仰自由的灵魂,那些等着别人来拯救,希望回归原主的灵魂,不可能得到彻底解放!你对她的救赎是不完整的,她的灵魂还在,而且瓦解成了碎片,我不过是废物利用而已。”

    “不过你也说得对,利亚是我用血天使的灵魂残片拼出来的,是你在调教她,让她获得了新生,她的确是我们两个的造物。”

    凯恩更加坚定了:“难道不该拯救她吗?这是我们的责任!”

    阿特有些烦躁:“还得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没有我,我是说真正的我维系着她的自我肯定,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有很大可能已经溃散了。”

    两人刹那间意念交织,这时候塔哈才说:“女神对她另有安排,没错,毕竟得追查谎言之主的真相,她是最好的引子。”

    “这太危险了!”

    凯恩这么说,阿特在凯恩心底这么说。

    尤赞摊手:“我们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到归队堡去问总枢机。”

    凯恩一跳而起:“我马上就去!”

    “等等!”

    阿特又从随身助手上投影出来:“还有件事没解决呢。”

    他很认真的说:“我可不是凯恩的附属品,我是有独立意志的。既然我能用赤红神术,那就证明我也拥有赤红信仰,应该给我相应的待遇啊!”

    凯恩没好气的道:“你能吃能喝还是能干什么啊?不都是我在干吗?还要什么待遇?”

    阿特回嘴:“我也不稀罕什么实在的东西,至少得给我个名分啊!”

    尤赞和塔哈无语,一个差不多等于附魂的存在,这要怎么给待遇啊?

    最终这锅还是丢给了李奇,而且凯恩也没能马上回去,他还得做足全套检查。

    ………………

    归队堡,冥石监狱里,欲魔呻吟着醒转。

    她呆呆看着灰白冥石的天花板,好一阵子意识才重组完毕,找到了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这三个问题的答案。

    “赤红女士真的把我跟凯恩切割开了啊”,她苦涩的想:“现在应该忙着料理凯恩那边,还顾不上我,再过一会,就要来审讯我了吧。”

    “我其实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

    没在凯恩的上面或者下面,感觉空荡荡的,让利亚感觉非常不习惯。

    她应该为获得自由而欢呼的,可现在她非常难受。必须振作起所有力量,才能阻止自己不大喊大叫,似乎随时都会崩溃掉。

    她咬牙努力支撑着,自怨自艾的想:“我就是条可怜的小触须,只知道依附其他人的灵魂,现在只有自己了,该怎么办啊。”

    正苦苦煎熬时,心底忽然掠过一缕冰冷之力。

    并不是深渊意志的力量,而是另一种熟悉的力量,虽然冰冷,却奇妙的带起了暖意,让她的痛苦大大减轻了。

    “主人……主人……”

    欲魔热泪盈眶,主人找到她了!

    “与其他谎言之子会合?”

    那缕冰冷传递来模糊的信息,但她瞬间就明白了。

    “没错,主人应该有这样的设定。如果寄宿的灵魂出了意外,我就必须转移出来,然后寻找新的寄宿目标。”

    “只是我现在非常虚弱,没有能力寄宿其他灵魂,只能找其他谎言之子了。”

    利亚急速思考着:“如果传闻没错的话,第五层的谎言魔君应该也是主人的谎言之子,我可以去找祂。”

    “虽然祂远远比我强大,但在主人面前,我跟祂是平级的,祂不可能违背主人对我的安排。就算谎言之子很多,可我不仅有主位面和深渊的经历,还掌握了赤红女士的很多情况,绝对不是普通的谎言之子。”

    她又有些发愁:“可要怎么逃出去呢?”

    再感觉到了什么,仔细一看,自己身上居然没插着禁制钉,只是随便绑着禁制绳索!

    她终究是个传奇啊,虽然现在灵魂异常羸弱,可区区禁制绳索怎么可能绑得主她?

    “镜面术!”

    她聚起力量施展出法术,身体泛起微微灰光,似乎变成了镜子,禁制绳索的力量被反射回去,嘣嘣断裂。

    “太好了,这里的魔力场非常稳定!”

    她又发现了一桩利好,毫不犹豫的发动了传送术。

    景象变换,她出现在一片废墟里,“温暖”的深渊气息包裹着她,让她发出欢畅的叹息。

    这么顺利就逃了出来,她也依稀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主人的力量在心底若隐若现的波动着,让她无法去深想。

    欲魔拍打着漆黑羽翼,升空远遁,奔向自由。

    深渊第五层,整个世界充盈着昏黄的雾气,偶尔露出地面,全是一片片沼泽。怪异的骨骸和魔物遍布其间,完全不是活人能呆的地方。

    这一层叫沉沦沼泽,若干神秘的魔君将魔宫建在这里,日夜编织着各种邪恶的阴谋。

    沼泽深处,一条巨蛇从地面拔起来,腹部露出密集的吸盘状口器,这竟然是条触须。

    触须在沼泽间伸缩游走,极远处耸立如山的巨大存在晃了晃,然后亮起两团光亮,像是两轮混浊的满月。

    那根触须猛然伸展到半空,抽打着空气,啪的一声,发出类似响指,但大了无数倍的脆响,将大片雾气震开。

    在变得清晰的空间里,一只恐怖巨物露出形貌。它有数千米高,伸展出无数触须,每条触须都是上百米粗不知道多长的巨蛇。

    在巨物之下,无数如虫子般的魔鬼高声诵唱,依稀能听到“克尔凯柯”的称呼。

    谎言魔君克尔凯柯,深渊里无数神秘存在之一,谁也不知道祂的真相以及祂干过什么,所有跟祂有关的见闻和记述,包括祂显露出的形体,都可能是谎言。

    这个巨大章鱼形态的克尔凯柯,发出的混沌喊声响彻整个沉沦沼泽:“奴仆们,魔鬼们,跟随我加入血战!”

    如山的章鱼头内部深处,一股波动幽幽回荡,含着无人能知的信息。

    “是的,主人,我不会放过血战的每一个细节,顺带替您找到那根探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