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五七 奥图凯恩配与魅魔的五个银便士
    归队堡中心的晶格传送门前,李奇、蕾塔娜、奥图和地狱特急凯恩小队成员聚在一起,等候着谁。

    暗金光幕荡动,一个身影穿出来,梅恩等人欢呼着迎了上去。

    是凯恩,昨天小红她们做完手术就把他直接送回主位面了,今天清醒之后急急赶了回来。

    凯恩眼中含泪,跟梅恩等人一一拥抱,连巫妖坎尼都没放过,身上的赤红正义神力电得变回了骨头架子的巫妖哆嗦惨叫。

    “我们小队圆满完成了任务,马上要回去了”,梅恩说:“真是遗憾,以后不能跟你继续并肩战斗了。”

    凯恩先是愕然,然后明白了什么,笑着点头道:“只是战线不同而已,总会有相聚的一天。”

    他没有追问梅恩那话是什么意思,而是感慨的道:“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导师呢,很多事情都是你领着我入门的,我会想念你的。我换了新的艾迪,我们保持联络。”

    叮当、麦斯维和贝塔尔等人一副要鼓掌喊“在一起”的样子,梅恩赶紧道:“会的,不过我们之间就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是好哥们对吧?别想多了啊,小队其他人有点误会。”

    凯恩笑得更爽朗了:“当然啊梅恩,我可没办法把你当成娇滴滴的姑娘看。”

    梅恩磨牙:“凯恩,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女汉子吗?”

    旁边某个女汉子无辜躺枪,不敢打扰凯恩跟朋友们道别,气鼓鼓的瞪了瞪吃吃低笑的李奇。

    “不不,我只是……”

    凯恩笑着解释:“我只是情况特殊,爱情这种事情,注定与我无缘。”

    两人都是开朗豁达的性子,说话很直接,让小队其他人嘁声一片。

    凯恩的心底,某个还没有待遇和编制的家伙也嘁道:“她才是想多了,就那副大大咧咧的性子,根本不是持家的好人选。”

    他还安慰凯恩:“别这么放弃了啊,我会替你好好把关的,一定会有适合你的好姑娘。”

    “有你在我还找什么姑娘啊”,凯恩下意识的这么回应。

    跟凯恩话别之后,地狱特急凯恩号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队伍要解散,这部魔导车也会转到地狱位面军编制下,继续充当侦查和特勤小队的基地车。

    接着凯恩来到李奇身前,有力的敬礼:“凯恩-丹希特,再次归队!向总枢机报道!”

    这次不仅说得清晰了,还可以握手。

    李奇跟他两手紧紧相握:“欢迎,凯恩政委。”

    凯恩大略明白了,他踌躇着低声说:“我服从组织一切安排,不过……那个欲魔利亚,我跟她有很紧密的关系,我想拯救她,也能拯救她。”

    关于这个,李奇只能换上公事公办的姿态:“凯恩,利亚也肩负着重要的任务,她的命运不仅仅只由你决定。她关联着谎言之主的秘密,是否能拯救她,还得看她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存在,能不能摆脱既定的命运。”

    “相信组织,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值得拯救的灵魂,这也是我们来到地狱的真正目的。”

    凯恩先是有些失望,再渐渐转为肃然,沉沉的点头。

    “至于你的安排,你向奥图报道”,李奇指着旁边一个身上飘溢着淡淡银灰雾气的冥河英灵说:“费共中央已经通过了相关决议,任命你为费共派驻地狱位面军的政委,辅助军团长奥图,平息血战,将冥河贯通炼狱和深渊,解放被压迫的灵魂。”

    看向那个面目有些模糊的英灵,凯恩瞪圆了眼睛,激动的道:“就是那个奥图?那个牺牲在亡灵战争初期,然后在亡者之域里复生为赤红英灵,跟随总枢机征战的圣堂奥图!?”

    奥图点点头,用没什么感情的语气说:“我就是奥图,我的画像应该还挂在传送殿堂最显眼的位置吧,老实说画像有些失真。”

    “能跟您并肩战斗,是我的……我的荣幸!”

    凯恩努力压住激动,又对李奇说:“解放炼狱和深渊被压迫的灵魂,这是我愿意献出一切为之奋斗的事业!请总枢机放心,我坚决完成任务!”

    心底里阿特也在叫道:“喂喂别忘了替我交代一声,顺带问问我的待遇啊!什么解放的事业我可不感兴趣,不过能让魔王和魔君吃屎,我当然也很开心。另外我也想追查到主人……不,前主人的真相,谎言魔君应该是个不错的方向。”

    凯恩激动得不能自己,哪里顾得上他的唠叨。

    奥图跟凯恩凑在一起讨论位面军的事情,叮当、茵丝从小队里解放出来,绕在李奇身上跟敏丝玩了起来。

    蕾塔娜急急的道:“事情完了吗?我们是不是该开始试炼了?”

    她可没忘来地狱的初衷……

    李奇无奈的叹道:“没有,还有一件事得马上处理。”

    ………………

    冥石是种很特殊的材料,是冥河之力都无法消解的残渣凝固而成的。看上去就是灰白的岩石,摸上去冰冰凉凉的像金属,心头还会泛起用尖锐指甲划拉水晶的可怕感觉。

    或许这只是恶魔摸上去的感觉,如果是凡人的话,应该会不一样。

    魅魔布罗安达被关在冥石牢房里,身上不仅绑着禁制绳索,手脚还有阻止传送的魔导镣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动脖子打量牢房,以及通过果露的肌肤感受牢房的材料。

    跟姐姐们比起来,布罗安达柔弱得多,受得住寂寞算是她不多的强项,老实说安安静静呆在可以隔绝炼狱之力的环境里,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凡人……我既然跟姐姐们一样会做梦,也该和她们一样,曾经做过凡人吧。”

    “可惜我做的梦太零碎,看不到任何东西。”

    已经无法在牢房里找到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魅魔开始胡思乱想。

    “大姐说我们三个还活着的时候是很好的姐妹,所以把我从欢乐窝里赎了出来,还说那种事情是耻辱,是痛苦。”

    “最开始的时候感觉很可怕,可习惯了似乎也没什么,而且魅魔不靠着那种事情,又怎么活下去呢?”

    “我从来不指望能变得更强大,跟那些低阶恶魔比,我已经很强大了啊。”

    “但我得活下去,在这个世界里,哪怕是活着这种事情,都非常辛苦呢。”

    “姐姐说得也对啊,有没有前世,是不是当过凡人,想这个有什么意义呢?我是恶魔,可我也有喜怒哀乐,也能思考,也需要吃喝拉撒,还怕痛,我跟凡人有什么区别呢?”

    想着想着,魅魔感觉到痛苦了。

    她就在空荡荡的牢房里呻吟:“求求你们行个好,给我点吃的喝的吧……”

    牢门打开,一个凡人端着食水进来。

    这是个高高瘦瘦,异常清秀的青年,黑发灰眼,看上去挺讨人喜欢的。

    如果是正经的魅魔,这样的凡人就是最佳的食物,可布罗安达并不正经。

    青年将装着食物和水杯的盘子放到她旁边,替她解开手腕上的魔导镣铐,温和的说:“吃吧。”

    松软的面包,煮熟的肉块,干奶酪和混了甜酱的蔬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对魅魔来说,却臭哄哄的根本不是人吃……不,恶魔吃的东西。

    她想念的是生鲜的血肉,最好是炼狱鹰身妖的大腿肉,如果再配搭点灵魂石碎片,那就是一顿丰盛的餐点。那种暗红色的小石头看起来像干涸后的恶魔之血,其实是高级恶魔猎杀低级恶魔后,把吃剩下的,或者舍不得吃的灵魂用血晶石吸收后形成的。

    恶魔之间是会交易的,既有以物易物,也会用金蒲耳,但灵魂石作为钱币,更古老也更普遍。

    毕竟是犯人,没有嫌弃的余地。

    魅魔乖巧的接过食物,满脸嫌弃,却又强迫着自己吃下去。

    凡人吃纸,还是擦过屁股的纸,大概就是这个味道吧。

    吃着吃着,她的动作越来越慢,因为李奇直直的盯着她,这让她误会了。

    在魅魔女王开办的欢乐窝里,看中她的恶魔就是这个样子。

    她放下盘子,把两条腿打开:“想干的话就来啊,我不会反抗,也不会对你用魅惑术,更不会吸你的灵魂,我怕死,不敢。”

    语气既不麻木漠然,也不愤恨羞耻,就像跟谁握手一样自然。

    青年就是李奇,他摇着头深深感慨,越来越怕那个可能性了。

    梅恩等人说到魅魔三姐妹的时候,他就下意识的想到了一种可能,当时他差点风中凌乱了。

    他无比热切的希望那个可能是真的,这样他就可以拯救她们,补偿她们了。

    可他又无比害怕那是真的,那就意味着她们还在承受着苦难,比当初在康拉德城遭受的苦难更加深重。他有什么面目面对她们?有什么资格说是来拯救她们?

    李奇到现在才来处理这事,未必没有逃避的意思。

    他还是来了,遗憾……或者说庆幸的是,除了那张圆圆的脸颊有点近似外,他没有找到跟那个三姐妹有任何关联的地方。

    让魅魔乖乖坐好后,李奇再问:“你之前的主人,就是那个魔鬼军团长利亚,她说是你帮着她杀死奥克拉的,为什么?”

    凯恩认识这个魅魔,不过跟奥图忙着组建地狱位面军,没时间跟李奇过来审问这个魅魔。

    魅魔现在的姿态,跟凯恩讲述的细节不太符合。

    根据凯恩和利亚……不,现在是凯恩阿特了,根据他们的说法,魅魔是被奥克拉强暴,然后帮着欲魔利亚干掉了奥克拉的。

    “主人被你们抓住了?哦,她已经不是我的主人了,只是利亚大人……”

    魅魔无所谓的道:“那你来当我的主人吧,你们很强大,跟着你们能活下去。如果能帮我找到姐姐们就更好了,不过我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所以你们也不会帮我。”

    “至于奥克拉,如果利亚大人没进来的话,他玩完我后会杀了我,我知道的。我想活下去,所以就帮了利亚大人一把,当时看起来利亚大人已经占了上风。”

    李奇继续问:“你和你的姐姐们会哭会做梦,这证明你们记起了前世的一些事情,你记起了什么?”

    魅魔嘀咕道:“她们记得很清楚,说是一些人,一个很好看很温暖的男人,一个很好看但很冷漠的女人,一个不那么好看又非常冰冷,想想心口就发痛的女人。”

    “我记不太清楚,只是有个模糊的人影,暖暖的很舒服,应该就是那个男人。”

    凡人的食物虽然难吃,但仍然是食物,让她有了点力气,不管是肉眼的视线还是心灵的反应都清晰了一些。

    她抬头看住李奇,一种怪怪的感觉从心底浮起来,渗进眼里,让视线又变得模糊起来。

    “我看着你,也觉得暖暖的,难道你就是那个男人?”

    李奇呆住了,他看到泪珠从魅魔眼角滑落,在脸颊上拉出两道泪痕。

    “安妮?”

    丢开心中那股强烈的惧怕,李奇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不,你应该是……米娜,对,米娜!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吗?”

    “米娜……”

    魅魔摇头,泪水却流得更急了。

    李奇继续说:“心语书、翼蛇肉……”

    像是面对宝库的智能大门,李奇一口气把当时他对三个少女说过的话里那些关键词都拉了出来。

    很遗憾,他跟她们的相遇非常短暂,短暂到连关键词都没几个。

    魅魔仍然神色茫然,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她发现了自己的异常,揉着眼睛说:“哎呀,我这是怎么了?好奇怪。”

    李奇还在说:“双倍薪水!食宿全包!每个月能存下……”

    魅魔的身体猛然定住,保持着手遮眼睛的姿势,让李奇的话嘎然而止。

    一时牢房里只剩下李奇略微浑浊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魅魔身体再抖了抖,泪水混合着血丝,从她手掌下溢出,划过脸颊,凝成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

    她的嘴角蠕动着,艰辛的吐出模糊的话语:“五个……银便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