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六四 地狱的尽头就是天堂
    米娜的魅魔名字是布罗安达,她的大姐叫伊特安达,二姐就叫尼姆安达。

    蒂丝和梅恩她们抓到过这两个“安达”,也提到了她们的特别之处,完全可以肯定她们就是安妮和玛丽,就不知道大姐二姐到底谁是谁。

    李奇当时刚到归队堡,忙着其他事情没太在意,结果让这俩姐妹跑掉了,现在后悔得要死。

    现在二姐尼姆安达居然又出现了,还有了高拉兹克信使的身份。

    李奇心绪激荡正要招呼,小红忽然在心底慌张的叫道:“我闻到了邪恶至极的气息!”

    只是见个魅魔她可不会这么紧张,李奇凛然的同时也在吐槽:“拜托这是恶魔,哪里来的邪恶至极,不该是混乱至极吗?”

    小红强辩:“如果是高拉兹克的话,那家伙不是最像魔鬼的恶魔吗?那就是邪恶至极!”

    她认真的道:“我感应到了非常强大的力量波动,几乎快超过半神了,才赶紧提醒你,小心点!”

    李奇暗抽凉气:“谢了,作为告警器你还是合格的。”

    小红哼道:“可以理解,反正在喵星人眼里,饲主就是铲屎官。”

    “我会在你的床前放死耗子的”,李奇说:“在那之前你做好开仓放战略储备肉的准备。”

    李奇穿着地狱装甲,头盔是打开的。这点小小心理变化脸上没有一点表露,手指却微微动了动。

    身边蕾塔娜敏锐的察觉到了,不露痕迹的偏偏身体,做好动手的准备。刚才在练习场里被米娜打得鼻青脸肿,正一腔怨气没处泻。

    “如果是说那家伙想跟我单独会谈那种话就免了”,李奇装作对尼姆安达毫无兴趣:“我跟你的主人之间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没有关系……”

    尼姆安达说:“我赐予你信任。”

    话音刚落她身体一僵,狂躁但又阴森的力量喷涌而出,凝结成一个混沌的虚影,将她包裹起来。

    这个虚影丑陋狰狞,文字难以描述它的具体形貌,但蕴含着的强大力量异常清晰。

    蕾塔娜拦在李奇身前,一手张开淡金光盾,另一手握着剑柄,魔钢手套上暗金光芒吞吐不定。

    身后的一队枢机卫士也铿锵拔剑,作好了战斗准备。

    不远处的山脊上,灰白虚影浮动,依稀显出骷髅王的巨大轮廓,更后面十多部清道夫机甲也都将圣水炮和喷枪对准了那个虚影。

    “李奇-普雷尔,赤红女士的选民,可在我看来,其实是心爱的……”

    虚影发出沉闷的笑声:“宠物,你的女神随时都与你同在吧。就算单独面对我,你都不会惧怕,何必用这些不值一提的侍从遮掩呢?”

    小红贼贼的低笑:“我开始对这家伙有点好感了。”

    李奇在嘴巴和心底同时冷喝:“闭嘴!”

    他皱着眉头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激怒我吗?”

    “咦?”

    高拉兹克的虚影晃了晃,似乎很意外:“凡人能成为神祇的爱宠,这不是莫大的荣耀吗?我这是在称赞你啊。你把这种比喻视为侮辱,看来你跟你的女神关系非同一般,这还真是新发现。”

    该死,狡猾的恶魔!

    李奇和小红都有些意外,两个人瞬间掐了几回合。

    “好啦,咱们到底谁智硬?咱们的确是要搞人神革命,可在那之前总得韬光隐晦啊,对着外人承认一下自己是我的宠物就那么难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看来这家伙很狡诈!咱们得齐心协力,全力以赴!”

    “你在转移话题!承认自己犯蠢了就那么难吗?我每次犯蠢不都利落的承认了?”

    “我们之间的差别在于,你是天生犯蠢体质,我不过是一时失误。”

    “你还真是欠收拾啊,小白……”

    “别磨牙,专心准备战略储备肉!”

    李奇压住小红愤怒之下的碎碎念,仰视高拉兹克的巨大虚影:“既然知道了,何必还用这种孔雀一样的投影展示力量呢?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唔,也有可能是你故意这么反应,让我不敢对你下手”,高拉兹克的虚影晃动:“我是不是该直接对你出手呢,有趣的选择啊,无法掌控一切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小红呆呆的道:“呃……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李奇叹气:“我对‘最像魔鬼的恶魔’这话有新的理解了。”

    “选择太多也是件麻烦事,差点让我又偏离了方向”,高拉兹克抵御住了“干掉李奇”这个选择的诱惑,看来他在意的事情还真是非同一般。

    “在谈正事前,我想先纠正一下你对血战的认识。”

    高拉兹克开启了解说模式:“你该知道,炼狱和深渊是有意志的,它们推转着混乱和邪恶的至极力量,浸染落在这里的灵魂,疯狂的催生恶魔和魔鬼。”

    能让高拉兹克这个魔王说出“疯狂”一词,可见即便是祂,对炼狱和深渊意志也无比畏惧。

    “你还该知道,恶魔和魔鬼是永生的,只不过绝大多数在很弱小的时候就被猎杀了。”

    “不过即便是相互猎杀,也远远不能遏制恶魔和魔鬼的数量增长,所以我们会发动位面入侵,会发动血战,总之抓住任何一个可以发动战争的机会。”

    李奇感觉无比新奇,听起来血战还源于内层位面的人口危机?

    “你还不明白吗?恶魔和魔鬼的数量,不过是炼狱和深渊意志的体现,这样的意志毫无节制,它们压榨着所有灵魂,为侵蚀更多的位面服务。”

    “所以我很理解死神干涉这场血战的立场,祂如果不出手,炼狱和深渊意志一旦在血战中找到了统一的途径,会变得更加疯狂,祂根本阻挡不住这股力量对亡者之域的侵吞。”

    听到这李奇打断祂说:“那么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现在你对我说的一切事情,根本目的也是为炼狱意志服务?毕竟你们魔王就是炼狱意志的某种具现啊。”

    虚影摇曳着,发出低沉的笑声:“炼狱意志就是纯粹的力量法则,它不会在意恶魔有什么想法。它不能,也不需要控制谁去做什么具体的事情,它就像火炉一样熊熊燃烧,而你不得不脱衣服,惨叫,最终化作飞灰。”

    “我们魔王的确要在某方面获得炼狱意志的认可,才能获得强大的力量,但不意味着魔王会是傀儡。”

    李奇了然点头,这跟他推测的差不多。

    他又接着问:“难道你想反抗炼狱意志,想获得自由?”

    虚影的笑声变作轰鸣:“反抗?自由?那是弱者考虑的事情,我只是来跟你提个建议。”

    “原本我对这次血战的期望跟以前无数次没什么不同,我们驱使着恶魔,魔君驱使着魔鬼,双方打个几十年上百年,让炼狱和深渊意志的力量尽情倾泻,接下来就有时间和余力做点各自感兴趣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跟魔王和魔君的力量有多强无关,炼狱和深渊意志谁也消灭不了谁。等纪元更替过去,炼狱和深渊也会再次分开。”

    小红一直在偷听,此时嘀咕道:“我就说过,那种把血战搞成两边互怼到死的设定完全是智熄,恶魔和魔鬼里那些佼佼者的逼格被丢得一塌糊涂。”

    “喂喂,不要踩人家好不好”,李奇严肃警告:“费恩世界所在的多元宇宙看起来终究是电你蛋的魔改版本,你不能吃了人家的还贬低人家啊。”

    心里念叨,嘴上也问:“那你有什么新的想法呢?”

    高拉兹克说:“新的想法源于新的变化,你也该知道,炼狱有无数层,随时都会冒出新的炼狱位面。这些位面来自于炼狱意志吞噬的外层位面,或者是某些强大的存在衍生出来的。”

    “同样,深渊也在不断扩展。只是深渊的结构被固定了,所以扩展的是每一层。”

    怪不得炼狱每一层只有一个魔王,而深渊每一层有若干个魔君。

    “就在炼狱和深渊第一层撞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有了新的发现。”

    说到这高拉兹克的话语忽然变得混沌,像是涵盖了所有频段的噪音一样,让李奇脑子发晕,差点吐了出来。

    这是神祇之间沟通的语言,不,应该说是十级以上存在的沟通方式,李奇已经在修玛那里领教过了。

    小红呃啊呃啊的道:“我也在发晕……等等……”

    然后她呀的惊呼:“炼狱到底了!?”

    见鬼了……炼狱居然到底了!?

    怪不得高拉兹克这么神神秘秘的,这是必须保密的事情。

    按照一般常识,深渊有底,炼狱是没有底的。

    而照高拉兹克的说法,深渊其实也没有底,两边都像是贪吃蛇一样,永远在生长。

    可高拉兹克竟然发现了炼狱的底!?

    小红继续说:“高拉兹克在那个地方发现了天堂山的遗迹……卧槽!喂你也被吓晕了吗?”

    李奇:“我没听清就顾着压吐呢,你说什么,天堂山?”

    明白过来李奇也卧槽了……

    炼狱长到了天堂山!?

    小红继续念神祇之心的解读结果:“高拉兹克还说,祂通过魔鬼的关系,也探听到了一些消息,深渊第九层,也就是大魔鬼们住着的那层也出现了通往天堂山的位面缝隙。”

    李奇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炼狱和深渊的尽头是天堂山!?

    感情炼狱和深渊成了黑洞,另一头的天堂山是个白洞?

    小红感慨着,成了文学少女:“地狱的尽头就是天堂,哲人诚不欺我啊。”

    “那是哲学和文学,这是现实啊”,李奇心中震动不止:“如果高拉兹克说的是真的话,那该是天堂山第二层以上的部分。”

    费恩的天堂山只剩下第一层银月云岛,天使和混沌天使(按小红的分类是博天使和狂天使)住在云岛上下,第二层和以上的部分不知所踪,传说是在黑暗时代遗失的。

    现在这部分居然出现在炼狱和深渊下面,虽然搞不懂原理,也不太清楚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但能确定真有什么影响,整个世界都会发生巨大变化,炼狱和深渊撞在一起这种事情与之相比都不过是毛毛雨。

    高拉兹克很体贴的等着李奇消化了这个信息,当然也是借此确认他的确跟女神同在,然后恢复了凡人也能听懂的声音:“知道此事的魔王和魔君不多,一些传言还是散播出来了。两边都不清楚状况,只是派人去探查。可以预料得到,未来会出现新的战场,发生在那里的战争规模必然会更大。”

    怪不得第一层的血战始终没有沸腾起来,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高拉兹克悠悠的道:“对此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魔王看来都称得上“大胆”的想法,对凡人来说应该是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吧?

    祂接着说:“当然不会告诉你,但一些侧面的影响可以告诉你,比如,我会说服恶魔和魔鬼放弃第一层。”

    果然是个恶魔!

    李奇冷冷的道:“让我猜猜你的大胆想法是什么,既然那里变成了炼狱和深渊的底,那么很有可能通过那里前往其他位面,甚至是主位面。”

    “你们当然没必要在第一层打了,直接从那里搞位面入侵就行了。甚至说不定可以占据现在的……总之到时候你们就可以颠倒善恶和秩序,主宰整个费恩世界。”

    高拉兹克沉默了片刻,才呵呵低笑:“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又有必要跟你谈什么呢?”

    “我的建议是,你可以派人过去查探,甚至像在这里一样建立据点。”

    “我在面上跟你们仍然是敌对的,所以你们还是会跟恶魔和魔鬼战斗,但我可以提供情报,帮助你们在那个地方站稳脚跟。”

    李奇感觉匪夷所思:“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也在那里掺一脚,然后呢?你图什么?”

    “你真的需要理由,我可以给你编一个”,高拉兹克的笑声变得阴冷:“凯姆坚信内层位面跟外层位面无关,一旦祂出手管,反而会加强内层位面跟外层位面的联系,所以祂不会管。”

    “只有你的女神,还有冥河女神和自然女神之类的中立神祇会管。你们也迟早会知道此事,但有我的情报,你们可以尽早行事,你们也必定会去的,不是吗?”

    情报不足就是这样,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李奇转移话题说:“你还说要说服恶魔和魔鬼放弃第一层,你能办到?”

    “光靠我当然办不到”,高拉兹克说:“不是有你们吗?尽情展现力量吧,用力量告诉恶魔和魔鬼,继续呆在这里,他们只会离胜利越来越远,那时候他们才会乖乖的去做我希望他们做的事情。”

    李奇讽刺道:“听起来你不是其中之一似的。”

    高拉兹克的笑声变得高亢:“这正是我的目标,也是令我最愉悦的选择。”

    不愧是疯狂的高拉兹克……

    李奇脑子里瞬间转过若干念头,高拉兹克的目的肯定不是祂嘴上说的这些。

    要他们去炼狱和深渊之底,只需要侧面透露点风声就行了,如高拉兹克所说,他们必然会去的。

    要地狱位面军获得胜利,还需要祂来鼓动?只需要继续蓄积兵力,发动更猛烈的攻击,地狱位面军自然会竭尽全力,事实上他已经在策划反攻了。

    这家伙露面跟自己接触,用意到底是什么呢?

    “我觉得你的思路有问题啊”,小红嘀咕道:“瞧瞧你在干什么?揣测高拉兹克的用意?如果要拉个‘费恩十大白费力气’的清单,你现在做的事情至少能排进前三。”

    我觉得这个清单里跟你有关的事情恐怕不会少于三件……

    李奇也觉得这事的确白费力气,与其被祂牵着鼻子走,不如继续按自己的节奏来。

    “今天的会面让我很满意……”

    高拉兹克那不知所谓的目的达到了,虚影消散,魅魔恢复如常,向他再低头致意,转身就走。

    李奇下意识的想喊住她,小红叫道:“别!让高拉兹克知道你对她有兴趣,会被拿捏住的!”

    说得对,李奇努力忍住了。

    没想到魅魔又停步了,转身用高拉兹克的嗓音说:“这个魅魔,你们真的不要?”

    被发现了!

    李奇和小红异常紧张,就听高拉兹克说:“她们的灵魂很奇怪,里面有跟你们相似的神力。别奇怪我为什么能分辨出来,这段时间里的战斗里,我附身在很多恶魔身上,品味过好几种不同的赤红神力,有一种的确跟她们很像。”

    “她们还曾经被你抓住过,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放了她们还是有其他用意,但能确定她们跟你有关联。”

    接着的话让李奇的心口提了起来:“原本我派她当信使,就是打算把她当礼物送给你,也算是我的小小诚意。可现在看来,她们更像是你派到我这里的奸细啊。”

    李奇急得马上要出口分辩,又被小红拦住:“别中这家伙的圈套!祂在试探你!”

    或许吧,但是要怎么才能保全她们呢?

    面对一个脑子有毛病,思路根本无迹可寻的魔王,怎么做都是错啊!

    说不定直接提要求反而是风险最低的呢……

    李奇这么想着,心一横,哈哈笑着说:“高拉兹克,既然我们之间压根没有信任,又何必再说这些呢。要说兴趣,我对她的确有兴趣,现在你就给我吧,如何?”

    高拉兹克用魅魔的口说:“不错的试探。”

    然后魅魔点头:“好!”

    小红在李奇心底努力翻动着:“不准激动!不准高兴!”

    于是李奇神色毫无变化……

    果然,魅魔又哈哈笑道:“但我不喜欢就这么把东西给出去了,你想要的话,过几天在战场上拿吧,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完魅魔身上冒起烟气,直接传送走了。

    剩下的一队精英战魔和三只迷诱魔呆了呆,发狂般的咆哮着冲了上来。

    这个高拉兹克,还真是乖离性魔王啊。

    蕾塔娜和枢机卫士掩护李奇退下,六七米高的清道夫冲上来,先用圣水弹和喷枪滋飞了战魔,再拦住五米多高三四吨重的迷诱魔,机械胳膊上的巨大盾牌和旋转钉锤跟迷诱魔那如巨蟹般的钳爪撞得咚咚作响。

    骷髅王带着一队精英死亡骑士从山脊上冲下来,片刻间就把那队精英战魔干掉了,这边清道夫也很快将迷诱魔围殴至死。

    看着躺在地上冒起股股烟气的恶魔尸体,李奇的脸色沉了下去,这趟会面至少有了一个确定的结果。

    高拉兹克,说不定还会加上魔鬼,很快要发起空前猛烈的进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