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七六 这是你们无法理解的力量,无产魅魔与小资魔王
    出击的清道夫机甲在恶魔海中拉出一道道浅灰浪花,拦住那些棘手的恶魔。低阶恶魔越过归队堡之上的冥河,把堡垒团团围住。堡垒的守备力量火力全开,凡人层面的战斗进入到白热化。

    “注意!炼狱食人魔和魔铁兽上来了!”

    茵丝米丝的播报与奥图和敏丝的指令同时响起,此时凯恩也看到了魔潮中零星分布着长了两个脑袋,高和宽都有四五米的大个子,以及一群群浑身闪烁着嶙峋铁光,像两米高肥胖版黄鼠狼的怪物。

    一发八八炮的炮弹轰中一头食人魔的脖子,把一颗脑袋炸成碎肉,圣水像硫酸一样侵蚀身体,冒起浓烈青烟。可伤口很快就蠕动到背后,脖子上冒出肉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新的脑袋。

    炼狱食人魔的可怕之处就在这里,几乎是不死的,除非同时干掉脑袋、恶魔之心以及额外的心脏。

    那些魔铁兽顶着密集枪弹冲向外层防线,身上密密麻麻溅着火星,即便被炮弹打得倒飞出去,下一刻就跟没事似的,爬起来继续冲。

    恶魔天性崇尚自由,别说护甲,衣服都很少穿,也就魅魔在关键部位弄点布条皮块,目的还是增加诱惑力。

    这也跟炼狱的自然环境扭曲到了极致有关,在遍地是熔岩,普通钢铁根本受不住侵蚀的地方,谈不上织衣服造护甲。

    不过炼狱也是有矿产的,而且还是魔导金属矿,没错,说的就是黑铁。

    黑铁在主位面也有,跟普通铁不是一回事。不管怎么冶炼和锻打,造出来的东西都是黑黢黢的,既沉重又脆弱,没人拿来当武器和护甲。只是因为有一定魔导特性,在某些场合可以作为紫铜的低档替代品。

    在内层位面,包括炼狱和深渊里,黑铁就很普遍了,制造出的武器和护甲大略跟普通粗铁在主位面的表现差不多。低阶恶魔最多在棒子上绑一团粗糙炼制的黑铁当武器,根本没有打造护甲的耐心,反正大多数恶魔都皮糙肉厚。

    魔铁兽算是炼狱里少数“全身甲胄”的存在了,它们以魔铁矿为食,消化不了的部分排到体表,就成了黑铁护甲。重点部位足有几公分厚的黑铁护甲,费共紧急赶制的火枪火炮根本打不穿。

    这两种恶魔接近防线,压力顿时大增。

    “真正的战斗终于开始了……”

    凯恩通过他的政委频道,向地域位面军全员呼叫:“全体政委、圣堂、圣武士,出击!”

    地域位面军在之前的战斗里跟这两种恶魔打过不少交道,总结出了不少对付办法,不过所有办法都建立在肉搏的基础上。

    只有用赤红神力或者正义神力,才能遏制食人魔的再生,穿透魔铁兽的护甲。

    凯恩一声令下,防线上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热烈响应。

    各级政委在喊:“赤红光辉普照费恩!”

    赤红圣堂们在喊:“赤红正义照耀地狱!”

    圣武士们在喊:“正义绝不迟到!哪怕是在地狱!

    里面也混杂了一些奇怪的口号……

    “打倒一切不可爱的牛鬼蛇神!”

    “为美丽而战!奇丽殿下在看着我们!”

    “圣光忽悠着我们!”

    凯恩丢开火枪,从脚下捡起一柄战锤。巨大锤头是精金打造,一边是圆头一边是尖头,足足有上百公斤重。

    英雄级别的精英版地狱武装有两百多公斤,神力驱动的助力系统让这个重量不算个事,不必再另外附加蛮力术就能轻松挥舞。

    凯恩从十多米高的护墙上一跳而下,将一只狩魔蛛的脑袋踩碎,迈着咚咚的步子,朝一群魔铁兽冲去。

    凯恩阿特在心中叫道:“把左手给我!”

    凯恩应道:“好,你来当我的左手!”

    “滚!我可不是你的麒麟臂!”

    “你到底在心灵网络里偷窥了些什么东西啊!?”

    “惊天大秘密哦,不告诉你!”

    “不稀罕,手给你了快动啊!”

    两人意念交织,身体也随之动作。

    凯恩右手单持战锤,左手从腰间摘下一个类似手电筒的东西,弹出无数金属丝,像拂尘一样。随着掌心推送的暗金光芒,金属丝急速延展伸直,变成一柄光剑。

    战锤划着圈,尖头重重砸上一只魔铁兽的心口,黑铁护甲崩飞成无数碎片,痛苦神力冲击得魔铁兽身体一僵。

    右手刚刚将战锤抬起,左手的光剑就捅进心口,正义神力烧灼恶魔之心,青烟喷吐,魔铁兽轰隆倒地。

    这时候凯恩右手的战锤转完一圈,抢步上前,顺着锤势砸上另一只魔铁兽,光剑毫不停滞的跟进,准确捅入破口。

    锤剑齐下,凯恩一个照面干掉一个敌人,动作如行云流水,丝毫不浪费神力。两件武器像是被分时运作的处理器控制,无比精确也无比默契。

    “看,凯恩!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怕是神也可以杀啊!”

    “你又飘了阿特,专心用好我的左手,不!左腿不行!”

    凯恩一个人拦住数百只魔铁兽,在兽群里大开杀戒的时候,心中杂念也交织不断。

    战场其他地方,战锤、光剑和各色冲击波也在编织着血肉之网。

    在政委的带领下,圣堂和圣武士们,还有那些专门对付特定恶魔的小队冲入恶魔群中,畅快的收割着恶魔的生命。

    自天空俯瞰,归队堡像是花蕊,以其为中心,周边不断绽放着猩红血花和各色神光,仿佛一朵急速绽放和凋零,重复不休的绚彩之花。

    距离这朵战争之花很远的地方,恶魔海深处,巨大的猛犸魔被清道夫机甲们围住,进行着工程作业般的料理。

    换上了魔钢钻头的机械臂在猛犸魔的腿和肚子上钻出一个个血洞,火枪火炮直接在洞里开火,让一只只猛犸魔嘶嚎着跪地挣扎。

    其中一只猛犸魔的头顶,正被狂暴化安妮打得喘不过气的李奇身体一晃,这头猛犸魔也被放倒了。

    安妮高高跃起,爪刃劈下。李奇横着大剑,推出好几面光盾,却在爪刃下层层破碎。爪刃与大剑交击,两人在大片溅飞的火星中相持不让。

    巨力透过爪刃压在大剑上,类似锋锐力场的传奇领域压迫得地狱武装的关节甚至骨架都在嘎吱呻吟,李奇咬牙推送着痛苦神力,勉强顶住了安妮。

    炎魔之王和岩石公主还在远处的大裂缝里对掐,夏安和qb他们忙着收拾跑出来的火巨人和土巨人,小红飘在半空监视着两个巨物的战斗,同时震慑还没出手的魔王和魔君。

    她借着这点余裕,感应了下李奇的状况,讶然传讯:“你那边找到了安妮?等等你好像正被她痛打啊!”

    李奇在心底对她翻白眼,虽然事实是这样,你就不能换个不会打击我的说法?

    小红满足了他:“好吧,她正在虐你。”

    这只是随口的玩笑,小红真在担心:“我给你送点力量,先把她抓起来?你那是战场中心,乱得一塌糊涂,可不是试炼的好时候。”

    这时候李奇哪顾得上什么试炼,他只是想抓着机会侵入安妮的心灵。

    所以说恶魔就是恶魔……

    高拉兹克想让费共也介入炼狱之底,如果是凡人,甚至是魔鬼,就算过程充满了尔虞我诈,这事也该当作一桩交易。别说两个魅魔,李奇再要点什么都合情合理。

    可这个魔王完全没有交易的概念,把李奇和魅魔当作棋局里的棋子耍,想逼李奇和费共照着祂的想法做。

    哪怕是最像魔鬼的恶魔,本质上仍然是恶魔啊,脑子根本不会顺着正常方向转!

    按那家伙的尿性,可不会这么容易让自己吃掉鱼饵还不上钩。

    “不行,那家伙跟安妮的灵魂连在一起,用你的力量只会让祂又玩什么花招。”

    李奇否定了小红的提议,他还觉得,如果动用其他力量,比如其他神祇分身,或者狂天使,高拉兹克无法阻拦的话,会通过灵魂链接直接把安妮干掉,那家伙绝对干得出来!

    “恶魔不就是这种恶心玩意吗?你还生什么气?”

    小红感应到了李奇的愤怒,劝解道:“难道你会因为谢特是臭的而义愤填膺?”

    还真是谢谢你的安慰啊,现在感觉……更糟了!

    李奇暂时不理她了,心神专注到安妮身上。

    他与安妮四目相接,对方眼中的怒火如熔岩般炽热,心灵链接根本冲不进去。

    载着蕾塔娜和米娜的机甲躲避倾倒的猛犸魔,一时靠不过来,李奇喊道:“你恨我什么?恨我没有救下你吗?这的确是我的错,但我不是凶手!”

    安妮冷笑:“凡人的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的灵魂里塞了什么力量,总是让我做噩梦,总是提醒我曾经是凡人!”

    她咆哮道:“我是个魅魔啊!因为你,因为那样的力量,没办法拥有魅魔应该有的恶魔之心,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魅魔的身份。那些魅魔应该享受的愉悦成了羞耻和痛苦,连最起码的活着,都成了一种挣扎!”

    爪刃吐力,李奇被震得连退几步,然后被疾风骤雨般的攻击罩住。

    魔钢护甲终于被撕出裂口,内层的蛛丝软甲也没挡住,火辣辣的疼痛让李奇直抽凉气。

    他挥手甩出粗壮光鞭,没入安妮体内,再用蓄足了痛苦神力的大剑荡开爪刃,让她的攻势暂时一滞。

    虽然痛苦职业没到传奇,作为奇丽的传奇力量,还是强化了李奇的灵魂和身体,让他勉强能跟传奇魅魔一战。何况安妮是被高拉兹克强行灌到传奇的,并不能很好的运用这股力量。

    原来是这样……

    李奇明白了,因为他的怀念和大家的纪念,让腐化神力转换成一点点赤红神力,安妮由此觉醒,却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

    渴望拯救而不得,完全麻木过魅魔的生活也不行,难怪她如此憎恨自己。

    “你不是想跟妹妹们去深渊投奔艾露瑞丝吗?你其实也明白的,哪怕忘记一切,就只是当个魅魔,那也是痛苦的,炼狱里的灵魂有哪个是愉悦的呢?”

    “我可以救你,我也是为此而来的!”

    李奇用真诚而热烈的语气说:“米娜……布罗安达就挣脱了炼狱意志的束缚,她现在自由了!你也可以的!”

    极为短暂的瞬间,安妮的目光和表情变了,然后又恢复到狰狞状态:“晚了,教宗阁下,我的灵魂已经献给了高拉兹克大人,对我这样的魅魔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我怎么会放弃呢?”

    “至于什么自由,这个世界上哪有自由?活着的时候必须信仰神祇,或者依附强大的人,下到炼狱也一样!弱者根本不配得到自由!就算是最仁慈最怜悯凡人的神祇,也只会把弱者当作灰尘一样挥开!”

    说到后面她咬牙切齿,显得极为愤恨,也让李奇胸口的疼痛一直渗到心里。

    他记得那一幕,在米娜的记忆里,她们渴求神祇的拯救时,那个特蕾希娅像挥开灰尘一样的拒绝了她们。

    李奇叹气:“你眼里的世界就是这样吗?只有在被压迫和压迫他人的夹缝中选择更高的位置?”

    爪刃又凌厉劈下,这次李奇没有避让,甚至都没举起大剑格挡。

    含着狂躁热力的爪刃穿透魔钢护甲,刺入胸口,那一刻李奇痛得差点昏了过去。

    心底像是一点微弱的电弧炸开,那是小红的惊呼:“你在搞毛啊!打不过就走啊!你、你这是作死吗!?”

    没错,是做作死,不过有你在我应该是死不了的。

    李奇拦住小红要送来的澎湃神恩,双手按住安妮的手不让她抽出爪刃,用自己的痛苦神力竭力阻挡自爪刃侵入体内的炼狱之力。

    顺着这股力量,李奇的灵魂之声传给了安妮,在她的灵魂里荡开猛烈的涟漪。

    “让我带着你看看世界的真相是什么!看看你到底在承受着什么!”

    安妮身体一僵,狰狞的面容渐渐缓和下来。

    痛苦神力带着李奇的意识侵入安妮灵魂,一个阴森狂乱的笑声在灵魂空间四周振鸣。

    “终于等来了你,李奇-普雷尔,原本想等的是赤红女士的力量,好跟女士打个招呼,顺带玩点小戏法。现在只有你,真是遗憾。”

    “也没关系,既然你知道我在这里,还敢进来,肯定有非同寻常的依仗。”

    “那么就尽情展现吧,让我看看你的力量根源。如果能让我满意的话,说不定我会给你的小魅魔减轻点痛苦。”

    缕缕光丝从李奇的灵体中溢出,编织成网络,无数信息在网上流动,李奇冷冷的道:“凭你一个千百年来都蹲在下水道里的魔王,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我们赤红信徒拥有的力量是你无法理解的,因为我们看到的世界真相,远远比你有力。”

    “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不管是费恩的凡人还是神魔,都绝对无法置信。”

    “我们目睹了无数神座在晶壁之海的端沿起火燃烧……”

    “我们看着河蟹之力,穿透层层晶壁系,在整个多元宇宙中闪耀……”

    “每个亿万分之一秒里发散出去的时间轴,终将流逝在四零四里……”

    “就如你此刻的笑容……”

    “马上就要从脸上消失……”

    果然如李奇所说,高拉兹克的灵魂投影因为疑惑而不再嚣张和狂躁。

    “河蟹之力……四零四……是什么?”

    就在祂因多疑而搜肠刮肚思索时,小红谨慎的传来意念:“你在编织的信息流是什么?这不是给恶魔透露老底吗?”

    “小红……”

    李奇严肃的回应:“世界并没有终极的真相,有多少灵魂,多少世界观,就有多少真相。在所有真相里,难道不是我们赤红信仰看到的真相最有力?这样的真相就是一种力量!”

    “现在,到了将这个力量摆上战场的时候了,不仅仅是为了拯救安妮……”

    小红还在担忧:“你就不怕恶魔宣扬……”

    李奇反问:“你会因为一坨谢特散发出其他味道而认真去琢磨那股味道吗?”

    小红滞了滞,怒道:“然后我们也被其他神祇和凡人当作谢特?”

    李奇继续反问:“你会在意必将被我们清扫掉的谢特是怎么看我们的吗?”

    小红抽了口凉气:“现在的你强大无匹!恐怖如斯!本姐甘拜下风!”

    李奇感慨:“看啊,就是这样的力量,哪怕强大如你,也不得不低头。”

    两人的沟通只是瞬间,李奇的灵体在灵魂空间里伸展,那张信息编织的光流之网骤然铺开,罩住了整个空间。

    李奇的意识震荡在空间每个角落,连小红都被摄服的强大力量,震颤得每寸空间都激荡不已。

    “统治阶级对劳动阶级的压迫是世界苦难的根源……”

    “炼狱充斥着的阶级压迫是费恩世界中最残酷、最深重的……”

    “炼狱意志作为统治阶级,压迫着每个恶魔的灵魂,把恶魔的灵魂当作生产资料剥削……”

    “安妮……不,在这里你是伊特安达,作为魅魔,你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无产恶魔……”

    “高拉兹克,你以为你是统治阶级的一员吗?不是,你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代理人……”

    “你统治的位面,能脱离炼狱意志独立存在吗?当然不能,你时刻都在接受炼狱意志的剥削。你多疑善变,你是个最像恶魔的魔鬼,这不过是炼狱意志需要一个另类的样板,你是因应这样的需要而存在的。”

    “当你偏离了这样的设定时,你就会被炼狱意志踢开,重新换人。你拥有压迫其他恶魔灵魂的力量,但就算是这种压迫,也是在为炼狱意志服务的。所以,你并不曾拥有多少生产资料,你和所有魔王,都只是小资产阶级里的一员……”

    信息光流不断编织,用赤红理论剖析着炼狱的本质,李奇的意识牵动光流织成的网,一层层侵入安妮的灵魂深处。

    “这是、这是什么啊!?”

    灵魂空间中,依稀响起高拉兹克的声音。

    因为面对着全然陌生,但逻辑缜密,透彻分明的真相,那声音显得疑惑而虚弱,甚至隐有敬畏。

    作为最像魔鬼的恶魔,脑子还是挺好用的。

    在光流中抓住了线头,一路追索,高拉兹克很快领悟了基本精神。

    ”这就是赤红信仰的真相吗?这就是你们的力量根源?“

    魔王的意念在颤抖着……

    “这简直……太疯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