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第一闪婚〕〔嫡女如此多娇〕〔一抹柔情倾江南程〕〔隐世佳人赵婉兮〕〔凌安商璟煜〕〔赘婿当道〕〔无敌修真女婿〕〔玄元立道〕〔神工〕〔你好,King先生〕〔拜见大魔王〕〔大佬的异世界愉快〕〔我不是天王〕〔法爷的英雄联盟〕〔洪荒之证道永生〕〔承包大明〕〔影视先锋〕〔长生王者〕〔邻家闺蜜爱上我〕〔我有无数物品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七八 安妮玛丽米娜,三个安达一个都不能少
    自空中俯瞰,李奇开的大在恶魔之潮中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残留下的淡淡痛苦神力,让周围和后方的恶魔不敢踏足,这个空洞一直没能弥合。

    恶魔的攻击并未因此停步,但这个空洞明显让归队堡承受的压力减轻了。

    虽然李奇连着自己人跟友军一起a了,半径好几公里内亡灵尽数完蛋,地狱位面军官兵也吐得发晕,可没被波及到的官兵们却士气如虹,战斗力直线飙升。原本感觉是在跟恶魔苦苦相持,现在却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战场某处,凯恩刚用光剑洞穿食人魔的心脏,同时将恶魔之心也粉碎掉,看到这幕景象,激动得双魂震颤。

    他在心中呼喊:“看啊,那就是大同主义的力量!”

    阿特也在高喊:“我们也能做到的!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做到!”

    就在李奇制造的空洞里,蕾塔娜吐得两眼发花,并没看到半空中李奇跟女神互动的那一幕。

    虽然身体的感觉非常糟糕,可心灵却无比清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

    蓝龙的激昂歌声在心灵中回荡,散发于外,拉住了飘摇着的身体,渐渐消除了这种魂体不匹配的不适。她抬头寻找自己守护的对象,发现他抱着一个魅魔缓缓落下。

    “米娜……”

    李奇落到机甲头部,拉起也被冲击得七荤八素的米娜,高兴的道:“看看这是谁!?”

    米娜眼神迷离的瞅了好一会,发出难以置信的欢呼,抱住魅魔大喊:“大姐!”

    安妮……同时也是伊特安达没有回应,她正打着细碎的呼噜,睡得格外香甜。

    蕾塔娜闪回来,看着李奇身上地狱武装的处处裂缝,猛抽了口凉气。

    “没事了,我们继续!”

    李奇意气风发的道:“战斗没有停止,我们的任务也没完成!”

    恶魔之潮后方,一座熔炉魔缓缓后退。

    熔炉中心的空间里,魅魔女王的投影出现在王座下,女王显得非常意外。

    “高拉兹克大人,刚才那是您计划的一环吗?”

    即便是高拉兹克,此刻也禁不住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祂若无其事的道:“那是……嗯,那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魅魔女王紧追不舍:“您现在是要脱离战场吗?我会跟着您撤退的,这不要紧吗?”

    高拉兹克通过恶魔魂链看了看督军达斯比塔的情况,确认祂在那波怪异的力量中受伤不轻,又被骷髅王缠住了,摇头道:“我不是撤退,只是……转进,我的部属还在战斗。”

    魅魔女王眯着眼睛,咯咯娇笑道:“那我也跟您一起……转进。”

    美艳而强大的魅魔身影消失,高拉兹克在空荡荡的高台上沉默了片刻,然后发出含义混杂的叹息。

    “不能再想了,一想就不由自主的相信那是真理,相信自己不过是个……”

    高拉兹克低低自语,语气里含着明显的心悸。

    “这些话必然来自……”

    高拉兹克沉沉的吐出一个词:“疯狂之书!”

    传说在黑暗时代之前,疯狂之神希瑞尼希还存在的时候,这个神祇为了宣扬自己是世界终极真理的化身,是唯一真神,牵引来自费恩世界之外,超出世界理解的力量编造了一本书,名字就叫《疯狂之书》。

    这本书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量,不管是凡人、神祇还是恶魔和魔鬼,看了这本书都会信以为真。

    希瑞尼希原本是想用这本书来编织阴谋,实现祂颠覆神序,篡夺神上神之位的疯狂构想。可糟糕的是,他居然自己读了这本书,然后发疯了。

    有很多存在都认为,希瑞尼希有可能是费恩世界陷入黑暗时代的罪魁祸首,就算不是唯一的,也是其中之一。

    以高拉兹克的本性,这种说法他是半信半疑的,现在他深信不疑。

    那个李奇-普雷尔向祂展示的,只可能是《疯狂之书》上的内容!

    不是这样,又如何解释即便是自己这么强大,这么睿智的魔王,都几乎动摇了,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更直接的证据是,李奇随后施放的法术,让百万恶魔灵魂崩溃。

    那必定是李奇直接将《疯狂之书》用神语的方式传播给恶魔们,导致恶魔“清醒”,认为自己确实是被炼狱意志奴役着,自己确实无比痛苦,就这么从灵魂层面自己了断。

    高拉兹克感觉心头寒风呼啸……

    李奇是赤红女士的选民,这样的力量显然来自赤红女士。

    那么赤红女士到底是疯狂之神的转世,还是通过其他途径获得了《疯狂之书》?

    赤红女士拥有这么可怕的东西,难怪她一个新神,很快就在主位面打开了局面,甚至能拉起一帮中立神祇,自外于秩序之神,还屁事没有。

    问题是,她不继续用这样的力量颠覆神序,跑到内层位面来干什么?

    虽然想不明白,可那必然是个巨大的阴谋。

    这么一比,自己的谋划明显摆不上台面了啊!

    不管是什么阴谋,总之离这本书,离赤红女士越远越好!

    服从自己的本能绝对没错!

    高拉兹克这么想着,给达斯比塔下达了血战到底的指令,再指挥熔炉魔,带着祂的精英军团继续后撤。

    是让魔鬼来接手这个烂摊子的时候了,那帮更善于玩阴谋诡计的家伙,或许能逼出赤红女士的真正来意。

    这座熔炉魔的动静就是个信号,让另一座熔炉魔也跟着动了,最后那座喷吐着青色火焰,一看就有亡灵属性的熔炉魔也缓缓后退。

    熔炉魔的撤退没有对战况造成直接影响,不过炼狱火不再喷吐,源源不断涌出更多恶魔,推动恶魔前进的潮涌也没了,甚至很多高阶恶魔也跟随熔炉魔离开,还留在现场的恶魔以每秒上千的速率急速减少,围攻归队堡的战斗,结局已经清晰可见。

    唯一变数就是大裂缝里两个巨物的战斗了,这时候夏安、阿丽珊、qb和天使们已经加入岩石公主一方,围殴炎魔之王。谁让这家伙的优势太明显,再不帮岩石公主就没坦克帮着扛了。

    “恶魔在撤退,那只大乌贼……我是说克尔凯柯,还没到吗?”

    大裂缝一侧,提克纳姆微微叹气。

    一个很有些像蛛化精灵的女魔君说:“谎言魔君也是大个头,肯定卡在哪一层了。就算是假的,祂也不会丢掉现在这个样子,所以……”

    提克纳姆冷笑:“所以,祂满口答应要跟我们齐心协力,还发了深渊魂誓,其实也是个谎言。”

    另一个外形看起来像直立螳螂的魔君说:“祂是个操纵灵魂的专家,深渊魂誓对祂怎么可能有效?”

    艾德蒙克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加上克尔凯柯,也未必是这些神祇的对手,除非埃斯摩帝奇带着大魔鬼们来。”

    之前祂断掉的胳膊已经长出来,作为魔君,当然不会因为重生一条胳膊就虚弱,可被正义神力焚烧的灵魂就没那么快恢复了。

    “大魔鬼之王要来的话,我们就没好日子过了”,提克纳姆叹道:“你们希望见到祂?”

    所有魔君都没说话,祂们当然不愿意。

    跟所有魔王都不愿意面对至高魔王阿罗曼一样,魔君们也不愿意跟深渊最深处的大魔鬼之王埃斯摩帝奇打照面,那意味着随时都可能被干掉。

    大魔鬼是深渊里很独特的存在,作为魔鬼种族里的最高阶级,仅仅只是成为大魔鬼的一员,就意味着堪比魔君的强大力量,更不用提大魔鬼的首领。

    相对深渊其他魔鬼,大魔鬼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比凡人世界里高阶贵族对小贵族和庶民的阶级差别还要悬殊得多。

    可惜就算强大如魔君,如果没有得到认可,也不可能将种族改换为大魔鬼,那需要大魔鬼整体的……恩赐。

    包括提克纳姆在内,一到五层的魔君们没谁是大魔鬼,在普通的大魔鬼前都抬不起头。正是这样的担忧,让魔君们暂时团结到提克纳姆的旗帜下,希望能抢在埃斯摩帝奇出手前扭转形势。

    现在看来,要实现这个目标,非常艰难。

    还有更多的魔君抱着谁先出头谁就是傻逼的心态,缩在阴影里等着看好戏。

    提克纳姆说:“我们得把黑铁之王叫过来,有祂在的话,我们至少会有坚实的屏障,形势不会变得更坏。”

    魔君们默默点头,有黑铁之王的话,祂们至少会有巨大而坚实的要塞,比眼前这座属于提克纳姆的要塞要宏大无数倍。

    提克纳姆再说:“那么想办法让岩石公主撤退吧,现在她正被赤红女士那边利用呢。”

    说话的时候,祂的目光还停在李奇刚才制造出的那个巨大空洞上。

    从威力来说,也就是传奇巅峰级别的禁咒而已,半神级别不需要冗长的准备都能搞得出来,不过效果却非常奇异。

    非常,非常……奇异……

    其他魔君有的也盯着那个空洞,还有的盯着半空中的赤红女士,提克纳姆的那种感觉,同样在祂们心中回荡着。

    大裂缝里血河翻腾,岩石公主凶猛的咆哮着,巨大身躯像是融解,渐渐消失在血河里。

    炎魔之王成了战场中最为显眼的存在,失去了第一仇恨,祂像是陷入狂暴一般,让十多公里长的大裂缝都燃烧起来,火焰升腾到三四千米高。小红和夏安等神祇,还有天使们都不得不避开大裂缝。

    正当归队堡的战士们捏了一把汗,为小红她们能不能打得过炎魔之王而担忧时,这个巨大的火元素君主冒出股股青烟,转换为炎魔状态,警惕的盯着半空。

    从归队堡隔壁的亡灵壁垒升起一条银灰水龙,在空中盘旋着,与炎魔之王遥遥对峙。

    小阿丽珊拿出了她的所有家底,她把蓄积在冥湖里的所有冥水抽了出来,这也是冥河流入炼狱的所有份量了,就算干不掉炎魔之王,也足以重创祂。

    当然,如果没干掉祂,让祂发狂的话,归队堡这边也拿不出更多大招对付祂,这家伙毕竟是个接近新生神祇,带有古神特征的恐怖存在。

    水龙与炎魔对峙了片刻,大概是觉得刚才跟岩石公主的战斗已经尽兴了,不值得冒着重创的危险继续打下去,炎魔之王发出示威般的咆哮,也像岩石公主那样,沉入了大裂缝中翻腾的血河。

    “呼……居然跑了……”

    小红拍着巴掌说:“我还想抓个火元素宠物放在神国里逗着玩呢。”

    再看看地面的战斗,夏安等人也都松了口气,这一战,稳了。

    地面上,李奇指挥着机甲还在恶魔潮中逆流而上,他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一种怪异的感觉驱使着他冲向某个地方,那里躺着一堆迷诱魔的尸体,一看就是被机甲们引得自相残杀搞出来的阵仗。

    李奇确定是高拉兹克通过炼狱之力在给他提示,心跳加快了几拍。

    很快他尸堆之上发现了一个身影,一只魅魔,之前已经见过面,尼姆安达……不对,是玛丽,那个文静又冷静的眼镜娘。

    他飞身跃了过去,虽然受伤不轻,这会一点事也没了。

    小红刚才急切之下,给他拍不了知道多少个半神级别的治疗神术。哪怕是缺胳膊少腿甚至是死了,只要灵魂还没跑掉都能活过来。

    “尼姆安达……”

    他冲向魅魔,既激动又警惕。

    “玛丽!”

    他招呼着,应该是高拉兹克把她留在了这里,虽然有可能是个陷阱,但就像救出安妮一样,他有信心。

    “教宗阁下……”

    尼姆安达面无表情,语气平淡的说:“不,应该叫主人。高拉兹克把我送给了您,从现在开始我会服侍您。”

    她又道:“什么玛丽……这是您给我取的新名字吗?好,那么我就叫玛丽……”

    话没说完,她的眼睛骤然瞪大,她看到了一个怪异的魅魔,但那张脸,还有身上的气息,非常熟悉。

    “二姐!”

    米娜冲过来抱住她:“太好了!二姐,你也没事!大姐已经救回来了,现在就少你了!”

    赤红魅魔又哭又笑的道:“玛丽就是你原来的名字啊,你还活着,还是凡人的时候!”

    “活着的时候?凡人?”

    玛丽苦涩的摇头:“现在我是魅魔啊,还提那些干什么?我记不完全,也不想完全记起来。”

    李奇撤掉头盔,露出完整面目,温和的道:“玛丽,是人还是魅魔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摆脱枷锁,回归自由。”

    他看了看米娜,再道:“你们的雕像就在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公会前立着,安妮、米娜、玛丽,一个都没少。”

    他伸出手:“所以,伊特安达、布罗安达,还有尼姆安达,一个都不能少。”

    玛丽看着李奇,原本迷惘而漠然的眼瞳亮起光芒。

    刚才她并没认出人:“你是……”

    李奇点头:“我是李奇-普雷尔……”

    接着纠正玛丽还没说但看样子正要说的话:“不过不是哈德朗王国的普雷尔子爵李奇-普雷尔,而是费恩赤红共同体的总枢机李奇-普雷尔。”

    抓住玛丽的手,李奇微笑着说:“你啊,还是戴着眼镜更可爱,玛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