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九十 公主与骑士,伽玛城的情事
    伽玛城,原本的圣光堡,阿特拉斯侯爵和他的战争巨像炸出的巨坑已经变成一座湖泊。湖泊中心的岛屿,连带周边湖岸被德鲁伊园艺会整治成一座静蔼的湿地公园。

    围绕着公园的是三座环状广场,分别是奴隶广场,仙人掌广场和战争巨像广场。和贝塔城的布局一样,广场附带的建筑是公民服务中心。

    奴隶广场是纪念费共在圣光堡解救奴隶的事迹,昔日的奴隶现在都是费共的中坚力量了,广场中心的雕塑群将当时那一幕生动的描绘出来。

    仙人掌广场立着巨龙与飞机搏斗的雕塑,纪念仙人掌基地与航空队的英勇事迹。战争巨像广场么,顾名思义,纪念的是费共打倒阿特拉斯的战绩。那里没有雕塑,只有战争巨像以及魔导飞机的残骸,都是真的。

    把公园和广场算作内环,一片片整齐的民居如车辐般铺开,形成了“中环”,其间夹杂着各类生活服务设施。这些民居有十层的高楼,也有三到五层的楼房。

    楼房的石柱骨架露在外面,一截截颜色不一的单元房直接搭在骨架上,与茂密绿地融在一起,总有种自然世界被揭开一角,露出人工雕琢痕迹的怪异感觉。

    居住在中环的二十来万克斯特人当然还不习惯,不过只住了个把月大库房,周围就忽然出现了这座城市,仿佛神祇之手点成似的。自己还住了进来,这种不真实感更为强烈,对建筑风格什么的就没工夫在意了。

    单身的住在高层公寓里,家庭住在低层单元房里,甚至还有类似连排别墅的样式。这些原本被维克和达凯从克斯特南方乡村拉出来的泥腿子们,告别了草棚子,住上哪怕喊破喉咙邻居也听不到的宽敞石屋里,还有可以俯瞰大地的露台,不少人都以为这就是赤红神国。

    这些人正热诚的投身于文化、信仰和职业学习里,同时承担清洁、治安和基本设施维护等基础工作。

    负责教导他们的是从贝塔城和神陨高原各个角落搬来的两三万志愿者,他们大多居住在外环,那里几乎都是独门独栋的房子。“导师”们在学校里教导伽玛城的预备市民,同时也用自己的生活,身体力行的告诉预备市民们,他们未来会过上什么日子。

    再加上伽玛城外环分布的几个营级规模的军团驻地,以及伽玛城航空基地,还有相应的一些科研院所、生产设施,伽玛城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聚集了三十来万人口,成为几乎与贝塔城比肩的大城市。

    就城市规划上来看,伽玛城比贝塔城还要合理,在这里的生活也更便利和舒服,毕竟吸取了贝塔城的城建经验。

    一辆双人浮空摩托从中环与外环之间的宽阔石路拐到小路上,原本的呼呼声多了某种细碎的嗡鸣,那是气流在细细石子加某种凝胶铺成的路面与摩托底部之间摩擦的声音。

    操纵摩托的骑手是个浓眉宽脸咪咪眼的中年大叔,头发和胡须修剪得很整洁,看起来有一股方正刚直的气势。可这时候他却拧着眉头,瘪着嘴巴,显得很不舒服的样子。

    让他不自在的是后面的乘客,因为紧紧搂着他,纤弱的身形似乎就只是他背上的挂件。头盔也没能束缚住的暗金长发迎风飘洒,反倒成了主体。

    摩托很快驶入一片居民区,速度也放慢了,骑士用有些急切的语气说:“芮萝尔,别抱那么紧,大家都在看着呢!”

    路边的行人用或者友善或者羡慕的目光看着这对男女,有些还挥手打招呼:“萨达尔,又带着芮萝尔兜风呀?你按臭手艺,肯定吃了不少罚单吧?”

    身后的少女嘻嘻笑着,压根不听他的,反而抱得更紧了。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扭动,让老男人的脸刷的红了半边。

    摩托在一座独栋两层小石楼前停下,芮萝尔跳下车,一只手从摩托后面取下像是装着食材的大包,另一只手直接摸进萨达尔的裤兜掏出钥匙,让老男人又吓了一跳。

    等萨达尔停好车进屋子时,芮萝尔已经换上家居服,围上了围裙,把藤草编成的拖鞋放到他脚下,用主妇般的语气说:“换鞋!”

    萨达尔闷闷的换了鞋,芮萝尔哼着欢快的调子,像森林里的妖精般飘进厨房,开始摆弄锅碗瓢盆。

    “你在高兴什么啊……”

    萨达尔随口问着,他正一肚子郁闷呢。

    “你的总枢机没带你出任务啊”,芮萝尔甜甜笑道:“还让你继续当我的护卫,这难道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萨达尔往沙发上一瘫,用遥控器打开贴在墙上的幻景屏幕,见是伽玛城播报,赶紧转到赤红通讯频道。

    主持人小咪正在介绍地狱位面军的战绩,萨达尔脸色更黑了,少有的对芮萝尔发牢骚:“我是赤红卫士,就算不给少爷当护卫,也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不是像现在这样,闷在屋子里给你当保姆!”

    萨达尔其实委屈得想哭,之前在汉森领地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总算救下了芮萝尔。原以为把她带回神陨高原,交给少爷他们安置,事情也就告一段落,没想到少爷让他继续陪着芮萝尔。

    原本费共也想过把芮萝尔安排在魔女小镇,不过芮萝尔得知伽玛城正在新建,选择了在这里落户。萨达尔作为她的临时监护人,在外环分到了一座独栋小楼,过起了平民般的闲适日子。

    费共并不只是让萨达尔保护前克斯特王国的公主,哪怕芮萝尔发誓放弃克斯特王室一切权力的幻景传遍了主位面,也难保有心人继续利用她。所以这栋小楼周围的邻居都是可靠的费共成员,情报局也在这里安排了一队人手暗中保护。

    所有安排都依照芮萝尔的意愿,让她过上完全属于平凡人的生活,她自然快活舒畅。

    芮萝尔现在有好几份工作,她虽然是贵族女神的牧师,对贵族女神的信仰并不是特别虔诚,经历了之前的大变后,转信生命女神,在离这里不远处的社区医院当义工。

    此外她还在中环里的一所文化学校教导通用语,同时加入了裁缝和皮匠等跟家计有关的公会,每天都忙个不停。

    作为她的护卫,萨达尔自然是她到哪就跟到哪,芮萝尔上课或者在公会里忙碌的时候,他就在学校和公会外面打蚊子抓苍蝇。

    对一个还没到四十岁,而且力量级别稳定在了四级的超凡者来说,这种闲散是怎么也不能忍受的。萨达尔虽然迟钝,却不是真的傻子,总会有想法。

    今天萨达尔的少爷李奇来伽玛城视察,特意召唤了他们俩。萨达尔还以为会有什么新任务,喜滋滋的载着芮萝尔去了。

    没想到李奇只是问芮萝尔过得好不好,还有什么需要,芮萝尔回答说唯一需要的就是萨达尔继续贴身保护,当时萨达尔差点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李奇还有其他事情要忙,跟他们聊了一会,连午餐都没请他们吃就打发走了。芮萝尔反而很高兴,今天为见李奇,特意推了医院、学校和公会的事情,空下来的时间就是她跟萨达尔的二人世界了。回来的路上,她还特意去了趟菜市场,买了若干新鲜食材要展示一下在舌尖会里学到的厨艺。

    听萨达尔抱怨,芮萝尔举着菜刀恶狠狠的道:“错误!”

    “总枢机说了什么你压根就没听进去,他要你好好感受一下生活,要你脑子开开窍!赤红卫士虽然都是缺心眼的家伙,可不意味着当一辈子白痴!”

    她瞅了瞅瘫在沙发上看幻景的男人,瘪了瘪嘴,拔高了声调:“你啊,到现在还是个笨蛋!”

    萨达尔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脑袋,他知道自己是笨蛋,但到底笨在哪里,却完全没概念。

    少爷的确跟他说过,原话是……从生活中重新发现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当时少爷说完瞅了瞅芮萝尔,笑着问:“你还没有搞定吗?”

    芮萝尔不知为什么羞得低下了头,又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他们两个好像很有默契啊,在关于自己的事情上。

    芮萝尔又问:“今天吃丛林沙拉好吗?”

    萨达尔无所谓的哦了一声,隐隐为自己的舌头默哀,嘀咕着小姑娘就喜欢折腾,去公共食堂吃多好了,又好吃又方便……

    芮萝尔又叫道:“去洗澡!”

    萨达尔无奈的叹气,前公主殿下很爱干净,自己这个贴身护卫凑在她身边,不能太邋遢,不仅每天要收拾仪容,还要洗得干干净净。

    萨达尔去了盥洗室,芮萝尔三两下就鼓捣出一大盆沙拉,把买回来的烤肉和面包切好,抹好甜酱,一顿对公主来说很寒酸,但对平民来说很丰盛的午餐就完成了。

    盥洗室还响着水声,芮萝尔看了看,白瓷般的脸颊变得绯红。

    “好机会呢……”

    少女轻咬红唇,朝盥洗室走去,手指搭在衣服的纽扣上,一颗颗的解开。

    她低声嘀咕:“萨达尔骑士必须一辈子效忠芮萝尔公主,但公主没有国家了,那么只能献出自己,来回报骑士的忠诚。”

    盥洗室里,萨达尔关上水龙头,正要取毛巾,门忽然开了。

    赤红卫士啊的一声惨叫,迅捷无比的抽下毛巾挡住自己要害。

    然后他吞了一口唾沫……

    衣裙从少女身上滑落,露出晶莹玉白的肌肤,金发洒下,芮萝尔虽然脸颊红得像喝醉了似的,却勇敢的直视萨达尔。

    “骑士先生,你知道要怎么才能守护我一辈子吗?”

    她伸展双臂,让自己在萨达尔面前没有一丝遮掩:“那就是让我成为你的所有,我们永远在一起。”

    萨达尔呼吸变得无比浑浊,楞了好一会,努力将视线从少女身上挪开,呢喃般的道:“这、这不合规矩。就、就算我们要在一起,也得让少爷先准许,然后提亲,举办婚礼,最后才……而不是直接……”

    这时候的少女显得比萨达尔还要成熟:“骑士先生,你曾经有过妻子的不是吗?那就没资格再享受一次这样的过程了,怎么样都是我说了算。”

    她的肌肤急速染红,又因为有些冷,泛起了一片片细小的鸡皮疙瘩。萨达尔眼角瞅到了,顿时觉得心口一痛,可除了身上这根毛巾,也没其他东西用了。

    “至于总枢机,你的少爷,所以我说你是个笨蛋啊!他早就许可了,你自己没明白而已。”

    芮萝尔没好气的说:“把我这么美丽的公主交给你这样的大老粗服侍,还只有你一个人,这是什么用心我还不明白吗?”

    她又微微低头:“当然,我本来也是这么希望的。不要觉得我……不检点,在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这么希望了。”

    萨达尔脑袋摇得都快出残影了:“这、这不好!不、不行!”

    “你在害怕什么?”

    芮萝尔气愤的道:“是觉得自己是个一点也不帅的老男人,是觉得自己很笨,自己没有地位?所以配不上我?”

    她眼里闪闪亮:“不,萨达尔!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帅的!你的少爷的确很帅,可跟沉稳和沧桑的你比起来,就是个小毛头!”

    “你的确脑子不好用,可你是各种赤红神力随便转换的英雄!你为了我,面对女皇都不屈服,那时候的你帅得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你自己没感觉到吗?”

    少女越说越激动,一反往日柔弱气质,变得咄咄逼人:“至于什么地位?我才不稀罕,公主我都不做了,你就算当了国王,在我眼里也跟现在没什么不同!我只要你当我的骑士!只要你一辈子守护我!”

    被爱情激励的少女完全豁出去了,说完冲上去抱住萨达尔,赤果的身体相触,令她发出了极度喜悦极度满足的低叹。

    她呢喃道:“让我属于你吧……”

    萨达尔楞了片刻,忽然把少女推开,虽然很温柔,态度却很坚决。

    泪水从少女眼眶里滑落,她伤心的问:“为什么?”

    萨达尔咳嗽了一声,很认真的道:“芮萝尔,你还没成年,那种事情,不可以,不然要被某位至高无上的存在抹杀掉的!”

    以前还在子爵城堡的时候,经常看到少爷远远瞅着菲妮殿下的身影,深深叹气,嘴里这么说,连少爷都畏惧的那个存在,果然是至高无上的。

    这样的戒律,已经在萨达尔脑子里深深扎根了。

    芮萝尔自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前半句她有意见:“我已经十八岁了啊!其他姑娘在这个时候都当妈妈了,我怎么还没成年!?”

    “你骗人……”

    萨达尔脸转到一边,不好意思的说:“你那里……跟小笼包似的,哪里有十八岁?”

    说话的时候,他还举着手在胸口划了个圈,很小的圈。

    芮萝尔眼睛顿时瞪得溜圆,然后她脸颊从绯红变成紫红,也不顾自己还是光溜溜的,抬脚踹在萨达尔的屁股上,让他摔了个狗吃屎。

    “小笼包又怎么了啊!?你看不起吗?”

    她气得打抖:“很好,你去找又圆又大的面包吧!我这辈子就是这个样子,永远不会成年了!”

    骂完她再难抑止羞意,转头就跑,不料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

    淡金光芒闪烁,萨达尔一个援护抱住了她。

    “笨蛋!笨蛋笨蛋!”

    芮萝尔泪流满面,使劲捶他胸口。

    见他还憨憨的笑,芮萝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抱着他的头,直接亲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门外有人喊,是个粗粗的女人嗓音:“芮萝尔!在吗?我和哈娜找你谈点事!”

    两人的双唇还离着几公分,就这么隔空对着,再也亲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