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九六 自由是个战场,你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
    李奇差点被口水呛到,是叫你滚不是把你当滚叫!

    再说了你这是信息易扰体质吗?猫狗集于一身?

    “不生气啦?”

    卡琳胳膊压在李奇肩上,晃着尾巴抖着耳朵,谄媚的笑着。

    以前没见她这么玩过,很明显是夏安教她的。

    午夜已过,小奇丽换回了李奇,连衣服也一并换了。

    考虑到变换形态的需要,魔女们外出都会换上魔女武装,换装这个功能已经被集成到新的魔女武装里。李奇也在用,毕竟他也是魔女。

    “这不是生不生气的事情了。”

    李奇叹道:“老实说吧,卡琳,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们这里很不自由?”

    卡琳吐了吐舌头,自然是为刚才的“甜言蜜语”被揭穿了而不好意思。

    她转了转眼珠,叹道:“其实我没资格说自由的,从小是公主,后来当女王,可没感觉到什么自由。后来被奥术师抓了当魔力炉,我就只剩下肚子不是太饿的时候可以不吃人的自由。再后来被你和小红姐救了,我才知道自由是什么啊。”

    说起往事,李奇没好气的揉乱她头发:“你这只忘恩负义的二哈……”

    这是只吃过人的二哈,真的。

    “是是,我忘恩负义”,卡琳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不过重点是二嘛。”

    她接着说:“理想的自由就不说了,人人都会想,永远不可能有。现实里的自由嘛,那是比较出来的啊。”

    “拿我们、罗姆罗斯和特蕾希娅这三个地方来比,老实说特蕾希娅那边更自由。别急听我说啊,在她那里,可以酗酒,可以*,可以养奴隶,享受祖传精灵,可以用力量压迫其他人,可以用金蒲耳买到一切,包括海瑟薇的微笑甚至拥抱,虽然价码高到了杀全家。”

    “是啊,那样的自由意味着绝大多数人被深重的苦难压迫,不过那些受苦之人,在大同主义光辉没有降临费恩之前,他们的理想是什么呢?难道不是从苦难中挣脱出来,享受压迫他们的人拥有的那些自由吗?”

    “就算是被我们解放的人民,没有成长为赤红信徒的话,还是会抱着那样的想法,希望过上人上的生活吧。”

    卡琳的脑袋埋到了李奇的脖子上,鼻子一抽一抽的,语气变得陶醉了:“好香啊,我的牙尖又痒了呢。”

    说起来好久都没喂她了,不过李奇一直很怀疑她作为一个赤红德鲁伊,还保留着吸血的习性,到底真的是生理需要还是情趣使然。好几个月都没给她吸了,她也没五内俱焚痛不欲生啊。

    他严肃的道:“说正事!”

    “噢噢,正事……”

    卡琳遗憾的叹了口气,继续道:“那个大魔鬼关于人性的话,我觉得没有说错啊。凡人是矛盾的集合体,自私利己是自然天性。”

    “我当然不会被那样的自由诱引,有过被奴役的惨痛经历,也知道了还有大同主义这条道路,我肯定不会去追求奴役别人的自由。但如果只是跟我个人有关的自由,就算确认自己不会去兑现,别人要来限制的话,我也会不乐意的。”

    “所以啊,李奇,你要我诚实的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很明确。是的,我们这里,的确不自由。”

    李奇微微点头,卡琳的回答并不让他生气,相反,大同主义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的实践,遭遇到了同样的难题,这虽然让他苦恼,却也让他更加确认了,大同主义的确是即便在多元宇宙里也普适的真理。

    问题只是出在自己的认识上,关于自由的认识,自己还有很大欠缺。

    他想起了之前小红说的话,看来她在这方面已经走在自己前面了。

    这不行啊,会丧失总枢机的话语权的!

    “我只是就事论事哦,而且是说普遍的人性……”

    卡琳见他沉默,还以为对自己失望了,赶紧解释:“如果大同主义是按照我们需要的模子去打磨人民的灵魂,用各种手段改造,让他们抛开自私利己的天性,那跟神国里的祈并者有多大差别呢?”

    她从背后抱住李奇,这时候饱满的触感让李奇有些不自在了,毕竟自己现在没有。

    自由魔女凑在他耳边,呢喃般的道:“现在我能想得到的彻底的自由,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拥有一个大大的帝国,是啊,我也想当女皇呢?不想当女皇的女王一定不是好男儿!当然也可以是皇帝,男女可以变的嘛。”

    “每天都有新奇的美食等着我品尝,每天都有新口味的酒让我喝到烂醉,每天都有新感觉的床让我睡到自然醒,当然抱着的床伴也随我心意天天换。”

    “我的皇夫是李奇,皇后是大奇丽,贵妃是小奇丽,凯瑟琳、蕾塔娜、缇娜她们都在我的后宫里。小红姐来客串一下也无妨……咳咳,这个太狂妄当我没说。然后菲妮啊小红苏啊什么的都是我的小公举,总之我想抱谁就抱谁,想亲谁就亲谁,想大被同眠就拉清单……”

    李奇想吐血,你这梦想还真是充斥着变态的低俗趣味啊!

    可这么强烈的共鸣是怎么回事!?

    李奇努力压住叫好的冲动,把卡琳这个自由梦想里的主角换换,不就是他曾经有过,现在偶尔也重温一下的美梦吗?

    卡琳说得对啊,即便大同主义实现了,根本的人性仍然是不会变的。

    随之翻腾而起的忧思被他下意识的说了出来:“那么,大同主义道路是错的吗?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纯粹的自由,就把物化、压迫甚至奴役他人的自由也包括了进来,那恰恰跟大同主义道路是背道而驰的。大同主义的自由,难道不是必须舍弃这部分自由吗?”

    另一个声音响起:“为什么必须要逼着人舍弃呢?”

    夏安……你的发言果然很充满了邪神的味道。

    李奇用瞅大魔鬼的目光瞅着他,少年夏安从空中飘落,满脸哀怨的道:“连小奇丽的正脸都没看清楚就把她关回去了,李奇你这是要当我们万萌会的公敌啊。”

    李奇翻白眼:“我看你离赤红公敌的下场也不远了,有什么蛊惑人心的话赶紧说完!”

    邪神公敌什么的终究是玩笑,夏安毕竟是赤红神系的一分子,虽然是搞笑担当,用小红的话说,一张卫生纸也是有用处的,听听他说什么也无妨。

    夏安收起那痞里痞气的模样,认真的道:“小红和你以前都说过,大同主义按需分配,各尽所能,是要让凡人在满足了生存需求之后,将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建立在社会认同和自我实现的基础上。”

    “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不过关于那些个人私欲,既包括完全只属于个人的,也包括针对他人的物化、压迫和奴役的*,到底要怎么对待,这一点小红和你还没有说清楚。我们目前遇到的难题,就是因为在这部分还没有清晰的理论认识。”

    李奇皱眉:“这还有什么疑问呢?难道不是强制与引导并行吗?”

    夏安摇头:“所以啊,这就是误区。强制和引导就意味着逃避,意味着不敢正面应对,所以才会引起魔鬼的注意。”

    李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正面应对?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还要允许大同主义的人民,拥有旧时代那些罪恶的自由?”

    夏安淡淡笑着:“善良与邪恶,是建立在社会关系上的道德判定,如果把社会关系分解开,让很多事情完全属于个人,很多邪恶其实都算不上邪恶了。”

    “我记得小红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过,说生产力更加进步之后,家庭也不会存在了。不是说家庭这个形式不存在,而是家庭不再作为社会最基本的单元,承担起经济、社交和养育后代这些社会职责,到时候基于家庭的各种善恶判定也会随之消亡。男女们生活在一起,就只是因为爱,所以想在一起这么简单。”

    卡琳举手:“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大同主义社会的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以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担心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她所爱的男子!”

    你倒是背得挺流利的呢……

    李奇说:“对啊,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把旧时代里这种所谓的自由舍弃掉。”

    “可这不是倒果为因吗?”

    夏安摊手:“靠律法和强制手段,就算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等于是大同主义的胜利,那只是强权和暴力的胜利,所以是注定无法持久的。难道不是因为有了对应的社会基础,所以才自然而然的有这样的实现吗?”

    “当然我不是说不要律法和强制手段了,律法和强制手段是用来防止社会败坏的,不是用来把社会塑造成理想的模样。律法终究只是托底的东西,社会是什么样子,是靠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靠道德等等其他因素共同作用塑造的。”

    李奇抽了口凉气,眼前这家伙真的是夏安吗?

    他追问:“那你说的正面应对,到底是什么?”

    夏安露出自信的笑容:“凡人的自由跟需求是关联在一起的,生存需求获得满足后,高级需求渴望更高层次的自由,包括社会认同和自我实现。这里面既有依靠强权暴力实现的,也就是物化他人,压迫和奴役他人,也有全面发展,让劳动成为稀缺资源的自由。”

    “我们把两方面的自由简单的归纳为坏的和好的,坏的我们如果只是简单的舍弃,那么我们在自由上就竞争不过其他社会,尤其是小红和你提到的未来必将出现的金蒲耳世界。因为那是人性基础的体现,我们舍弃掉的话,在自由的总和上就必然小于金蒲耳世界。”

    “我认为,大同主义要必然胜利,这部分自由也应该包括在内,让我们在自由的总和上要大于金蒲耳世界,不然又凭什么说大同主义是社会进步呢?没错,大同主义必然比金蒲耳世界更自由!”

    果然是邪神啊!

    老实说小红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就是这个意思,李奇叹气:“那么问题又绕回来了,这部分自由恰恰是阻碍大同主义道路的,是跟实现凡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互相矛盾的,这个矛盾你要怎么解决?”

    夏安点头说:“过去我也一直没想明白,不过在思考怎么把萌之正义推及到社会各个层面时,忽然醒悟到了一件事情。”

    “那些坏的自由之所以坏,是因为只有通过旧的生产关系,才能让凡人获得相应的自由。”

    “比如说嫖娼,没人是为了嫖娼而嫖娼吧,绝大多数人其实就是想解决生理需求。老实说搭公车感觉并不舒服,必须克服很多心理障碍,还要冒很大风险。”

    “有吗?好吧,的确也有,就像那些沉湎于肉欲,或者把这种事情当作成就去刷多少人斩的家伙,那是真正的变态。哪个社会都会有极少数反社会分子,****就是针对他们的。”

    夏安果然说出了邪神才会说的话,让大同主义的画风骤然变得邪恶了:“我觉得,到了大同主义社会,这种需求……我是说正常的生理需求,也该是可以随需分配的。”

    李奇嘴角抽搐着,极力压制喷这家伙一脸唾沫的冲动。

    不得不说,他隐隐已经摸到了夏安的思路,那的确是自己之前下意识忽略掉的方向。

    夏安赶紧为给自己的言论辩护:“你得承认,这也是凡人的正常需求,虽然不如吃喝拉撒那么基础,可在这方面无法得到正常满足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上幸福吧?在金蒲耳世界,性冷淡都被当作一种病呢。”

    他接着说:“不过这种需求又很复杂,不像吃饭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它既有属于私人的一面,比如纯粹的生理需求,打手枪……咳咳,卡琳你别笑!也是能解决的。但它又有社会性,真实的……那啥才会让人得到满足,如果能跟相爱的人那啥,那就是理想和完美的了。”

    “重点是在社会性上,用暴力奴役,用社会地位压迫,用金钱物化,这就是在落后生产关系下,人们在这方面拥有的自由。因为只有通过暴力、社会地位和金钱,才能拥有这样的自由。”

    夏安终于说到了重点:“我就在想,到了大同主义社会,凡人应该不必通过那些手段,就能拥有这种自由,而且比旧社会更广泛,不是这样的话,就体现不出大同主义的优越性。”

    李奇鄙夷的道:“每个男人发个大美女,每个女人发个小鲜肉?还定期更换主题皮肤?”

    夏安翻白眼:“庸俗!”

    他伸展双臂,像神圣的传教士那般,用低沉嗓音说:“当然是用先进的生产力,把那些通过压迫和奴役他人,或者用金钱物化他人的手段转换为新生产关系下的手段。自由的本质还在,但手段却不会再像旧时代那样作恶,而且这样的自由通往理想而完美的形态,对凡人来说是自由的升华。”

    卡琳一直眨巴着眼睛认真的听,到这撇嘴道:“好空泛,而且说起来不还是没变吗?就是换种方式约跑,还能理直气壮的说是凭颜值本事之类跟权力和金钱无关的东西约来的炮,不受道德谴责,感觉比去嫖还要恶心啊。”

    李奇不得不为夏安辩护了,严肃的道:“卡琳,你这种想法,前提就存在着错误。既然生理需求随时都能得到满足,对那种事情的需求已经升华了,那男女之间交往,就不会只是奔着肉欲去的,必然是感情和肉欲融为一体的事情。”

    “到那个时候,那种只是为了约跑而交往的人肯定还是存在的,可在大家眼里,这种人也跟为了嫖娼而嫖娼的人一样,是变态,是反社会人格,会受到大多数人唾弃,也没人觉得他有本事。”

    卡琳眼睛眨巴得更快了,嘿嘿贼笑着说:“我对某个人就是这么想的,我是不是没救了?”

    没错,你真的没救了!

    李奇没理她,再问夏安:“这的确很空泛啊,而且生理需求也能按需分配,这要怎么做到?升华了的生理需求,又是那么容易满足,以至于成为一种自由,这又要怎么做到呢?”

    夏安瞅了瞅卡琳,应该是觉得卡琳对这种话题没什么忌讳,才继续道:“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清楚啊,两方面都是。”

    “基本的生理需求,只要技术够,充气娃娃也变真啊,不行的话还有虚拟世界嘛。总之性这种事情不再纠缠着各种利益各种社会因素,大家对待它也该很自然,用这些手段解决生理需求,跟买健身器材没多大区别。”

    “至于升华了的性,旧社会为什么凡人那么……渴求,是因为在强权暴力金钱的扭曲下,成了很特别的稀缺资源。大同主义社会用新的生产关系斩断了邪恶的联系,让性的社会属性回归到单纯的感情本质,那么就不再是一种稀缺资源。”

    “这的确很空泛,说得具体点,过去人们因为种族、文化、社会地位和金钱等关系,被圈在狭小的社会圈子里,还因为家庭也被扭曲,爱情、性跟家庭也关联紧密,所以恋爱和择偶的范围是非常狭窄的,而且越底层越狭窄。”

    “到了大同主义社会,人们都在追求全面发展和自我实现,相互之间的交往不再像旧社会那样被分割成无数不相来往的圈子,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可以深入认识的女性数量也能比旧社会高出无数倍,找到相爱之人的几率不会再那么绝望。”

    “到了那个时候,人们通过正常交往就能获得真爱,享受理想而完美的性,纯粹的生理需求通过技术手段又很容易实现,那又何必通过其他不正常的手段去追求呢?”

    卡琳耸肩:“太理想化了吧,就算以后人人都会基因调整……哦,咱们这直接用神术魔法就行了,也仍然会分出美丑。就算人人都能全面发展,还是能分出优秀和平庸。美女和优秀男人仍然是稀缺资源啊,死肥仔是操不了心的。”

    李奇努力忍着不喷她,听听夏安怎么说。

    夏安叹气:“如果人人都能随时梦想成真,世界离终结也不远了,到了那个时候,人人都不会再有什么追求。”

    “大同主义不是不劳而获,相反,劳动是大同主义的根基。在大同主义社会里,不劳而获者就像是金蒲耳世界的穷人,没人看得起。”

    “只要劳动就能获得全面发展,只要靠劳动竞争,只要竞争是公平的,社会就会充满希望,至于死肥宅……”

    夏安笑道:“不是还有爱赐源老婆舔吗?到时候那些老婆可不只是爱赐源的,还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说不定死肥宅压根看不上真人。”

    我就知道……

    李奇冷笑:“终于暴露了你的邪恶本质了吧?要用废宅文化侵蚀大同主义精神文明,实现你萌化世界的阴谋!”

    “关于这个,其实我也在检讨啊”,在这事上夏安居然认真起来了:“我们的文艺公社不是由我在组织吗?我就在想怎么在文化上体现先进的生产力,体现大同主义的优越性,萌代表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只是一方面啊,要在‘自由’这个领域上战胜其他社会,战胜魔鬼,不仅我还得下更多功夫,还缺乏很多分支道路。”

    李奇两眼一亮,战胜……

    他骤然醒悟,是啊,这是场战争!如果只想着用律法和强制手段,只想着舍弃坏的自由,那就是把战场丢给了敌人。

    夏安这番论述,当然有相当部分出自这家伙的私心,不过关于大同主义的自由应该比旧社会更自由,以及剥离旧社会那些坏的自由上,用暴力、社会地位和金钱组织起来的落后生产关系,让那些自由回归本质,在大同主义下获得新的呈现,这些话他觉得很有道理。

    李奇真诚的对夏安说:“我明白了很多,谢谢你。”

    也没忘警告:“别想着把整个伽玛城变成痛城!”

    卡琳愕然:“啊,你也被他说服了?”

    再喜笑颜开:“倒也不错啊,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愉快的做跑友了?”

    她扭着身子故作羞涩:“你看我们之间,也算是生死之交了,那种事情是不是也可以像喝凉白开一样自然呢?”

    李奇义正词严的驳斥:“你这是在犯白开水主义错误啊!不要把大同主义跟纵欲相提并论,相反,因为姓与爱的结合不再有旧社会的那些因素干扰,大家会更注重贞洁和操守,会更专一,社会道德只会更好,而不是沉湎于肉欲!”

    “别说跑友那种事情,就只是频繁换配偶,在大家眼里都是不道德不靠谱的,会被大家鄙视的。大同主义社会下,鄙视的力量可不只是表情包,那直接决定了你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决定你是穷人还是富人!”

    卡琳可怜兮兮的耷拉着脑袋听训,末了她撇嘴斜眼嘀咕:“也不知道是谁养了一堆妹子,最熟的那个早早就采摘了,成天滚床单。另一个可萝可御的正等着下嘴,另外几个还没熟,也在算着熟了好摘的日子,这就是专一吗?”

    李奇老脸一红,转头咳嗽道:“我说的只是理想状况,咱们现在不还是大同主义初级阶段吗?实际情况实际分析,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卡琳深深叹气:“说起来小红姐也在你的清单上吧?或者已经啪过了我们其实不知道?总之李奇你这个费共总枢机,至少在精神文明建设上是阻碍大同主义实现的公敌啊。”

    卡琳你别作死啊——!

    李奇瞠目结舌,心中某个存在电闪雷鸣,他正要反应,一道暗金天雷轰然劈下,正中卡琳,打得她整个人以每秒上百次的频率剧烈振动。

    电光消散,卡琳翻着白眼,口吐青烟,像根木桩般扑倒在地。狗尾巴……不,狼尾巴直直竖在屁股上,黑白双色的毛发如爆炸头般绽放,摆出像被黑白仙人掌**而死的造型……

    “不作死就不会死,卡琳你怎么就不懂呢?”

    一个窈窕身影飘下,正是黑发红裙的桑妮小红,她居然潜在云上偷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