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第一闪婚〕〔嫡女如此多娇〕〔一抹柔情倾江南程〕〔隐世佳人赵婉兮〕〔凌安商璟煜〕〔赘婿当道〕〔无敌修真女婿〕〔玄元立道〕〔神工〕〔你好,King先生〕〔拜见大魔王〕〔大佬的异世界愉快〕〔我不是天王〕〔法爷的英雄联盟〕〔洪荒之证道永生〕〔承包大明〕〔影视先锋〕〔长生王者〕〔邻家闺蜜爱上我〕〔我有无数物品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九九 弗哈林伯爵的拯救与萨达尔的艳福
    弗哈林,克斯特群鹰军团的首领之一,因为祖辈曾经是伯爵,被大家戏称为弗哈林伯爵。

    他和群鹰军团的人在伽玛城落户了两个来月,曾经几次求见芮萝尔,还去过芮萝尔工作的地方找她。只是说同为克斯特人,想联络感情什么的。芮萝尔头两次还以礼相待,后面觉得这个人别有用心,就不再见了。

    即便萨达尔很迟钝,仍然能感觉到弗哈林对芮萝尔的态度不同寻常。

    跟男女情爱无关,弗哈林看芮萝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面凝结了千百年历史荣耀,现在却被卷了起来,沾满灰尘的战旗,满含着遗憾和痛惜。

    “在你们费共眼里,我果然是个不安定因素啊,萨达尔先生。”

    弗哈林显得很平静,语气里还含着一丝无奈:“我也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料到会来得这么快。”

    萨达尔眼里闪过一丝水银光芒,冷声道:“其他人也都滚出来!”

    从弗哈林身旁挤出两个身影,和弗哈林一样,并不是有隐身能力,而是用了魔导器。可在有全系赤红神力的萨达尔面前,这样的隐身毫无意义。

    魔钢长剑上红光闪烁,萨达尔权衡着全力一击能不能干掉这三个人。

    弗哈林说:“不要冲动,萨达尔阁下,你不可能一下解决我们。而且你一旦全力攻击,就无法确保公主殿下还在你的手里了。我们怀着必死之心而来,不要小看我们的决心。”

    萨达尔鄙夷的道:“你们果然是来挟持芮萝尔的,弗哈林,头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另两人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男的显得很文静,甚至带着点书卷气,他愤慨的道:“分明是你们劫持了公主殿下!我们是来解救殿下的!”

    眼眉阴沉的女子回以更强烈的鄙夷:“不得不承认,你们费共把夜明珠丢到泥沼里,让她变得污秽不堪,的确是把她藏起来的最好办法。”

    “夜明珠?”

    萨达尔愣愣的道:“不要岔开话题,我们在说芮萝尔公主。”

    弗哈林叹道:“果然,用你这么平庸愚笨的人污秽这颗夜明珠,就没人再感兴趣了。你们的女神,或者说是总枢机,对人心的理解还真深刻啊。”

    “弗哈林先生,不准你贬低萨达尔!也别把我当什么东西看!”

    芮萝尔可不像萨达尔这么憨,冷声道:“我过什么样的生活,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

    阴沉女子用怜悯的语气说:“不,公主殿下,您现在享受的不过是虚幻的自由,这样的自由不仅迷惑了您的灵魂,还会像绞索一样慢慢收紧,让您越来越……糊涂。再这样下去,即便您清醒过来,也没有力量挣脱了。”

    芮萝尔努力压住怒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文静青年怒声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他指着萨达尔说:“我们都看到了,您对这个丑陋愚笨,毫无长处的老男人异常倾心,这完全违背了常理。这难道不是费共用什么手段迷惑了您的心灵,让您自甘堕落,委身给这样一个人?”

    萨达尔转头对芮萝尔说:“他前一句话说得对,这的确违背了常理。”

    芮萝尔白了他一眼,你到底站哪边的?

    她气苦的捏了把萨达尔的腰肉,看向弗哈林:“所以呢?你们要拯救我?难道不是把我当旗帜或者王冠这样的东西用,好为你们谋取私利?”

    弗哈林低沉的说:“不,我们只是想唤醒您,让您从这种虚幻的自由里挣脱出来,担起应该背负的命运。”

    “你们还在做白日梦吗?”

    芮萝尔觉得多拖点时间,就不必让萨达尔以一敌三,为自己冒险了:“以前那个克斯特王国已经没了,我也放弃了一切权益,跟那个王室断绝了关系,难道你们还指望挟持我重建王国?”

    文静青年说:“不,殿下,我们只是希望您能挺身而出,拯救即将面临悲惨命运的克斯特人。”

    阴沉女子更直接一点:“现在费共正在挨家挨户搜查克斯特人,尤其是我们这些来自克斯特群鹰军团的人。说我们的人跟魔鬼有关联,很快我们这一两万人就要被集中处置了。送到那个叫什么夏安迪亚的地方去挖矿,都是最仁慈的待遇了吧。”

    萨达尔的眼瞳游离着,他是在看增强视野里的信息,恍然道:“你们克斯特群鹰军团的杜布拉被魔君附身了,所有帮凶都来自群鹰军团。”

    他又疑惑不解:“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有关联,公安自然会查出来,你们要找芮萝尔帮你们说话,这可不是托人求情该有的样子。”

    芮萝尔冷笑:“很简单,他们的确跟魔鬼有关联,心虚了呗。”

    文静青年再度愤怒:“我们还没堕落到那个地步!”

    阴沉女子摇头说:“那只是杜布拉和一些人的个人行为,跟我们无关。不过杜布拉会被魔鬼看中,难道不是费共逼的吗?我们也对这个地方很不满,只是没有他那么激进而已。”

    芮萝尔觉得不可思议:“不满?你们是吃不饱还是穿不暖,或者只能睡在草堆上?跟以前的生活相比,伽玛城这里难道不是好得太多了吗?”

    “我们不是猪圈里的猪!”

    文静青年显得很懊恼甚至悲伤:“当初费共的总枢机用强大的力量逼迫我们屈服了,拉维尔又用无比美好的前景蛊惑了我们,我们才来到伽玛城定居。”

    “渐渐的我们发现,费共的力量的确很强大,生活在这里的确很安宁,可我们的自由也在一天天减少。”

    “日子不能随着自己心意过,必须不停的做事,按照费共的要求去做。平庸的人也不再对尊贵的人敬重,连起码的礼节都没有了!”

    “照这样下去,我们会不会每天都会收到一份清单,细致到每个小时该干什么都规定好了,就像魔偶一样,照着清单过日子呢?”

    青年拔高了声调:“我连召集以前的仆人做生意都不被允许!费共规定雇工不能超过七个人,给多少薪水我还不能自己作主,这到底是什么自由!?”

    “雇工不能超过七个,可合伙人能超过啊”,萨达尔愕然道:“你连这么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青年噎住,芮萝尔不屑的笑道:“看来你也是位贵族老爷,在老爷眼里,泥腿子怎么可能当自己的合伙人呢?”

    青年涨红着脸说:“这有什么不对?”

    “怪不得你们要去勾结魔鬼”,芮萝尔说:“伽玛城的大多数人都是平民,现在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就像是进了神国。他们安安心心的劳动和学习,就你们那些落魄的贵族老爷,还有浪荡的冒险者们觉得这里不自由。你们当初反抗贝利诺的原因就是想过人上人的日子,现在让你们不能压迫其他人,你们就不习惯了。”

    弗哈林摆手止住了还要争辩的青年,淡淡的说:“必须承认,大多数人的日子比以前好了很多,能用自由换到这样的待遇,就算慢慢收紧绞索,习惯了也说不上太痛苦。”

    他叹气道:“就连我也觉得,就这么安安生生的过平凡日子也无所谓了。问题是,少数人并不习惯,但他们也没堕落到要勾结魔鬼。”

    “杜布拉的作为,让他们相信……当然我也相信,因为此事,费共对我们这些来自群鹰军团的人会更忌惮,会做出很严厉的处置。”

    “他们准备干点大事。伽玛城大部分人都是克斯特人,他们相信可以鼓动人们起来反抗。”

    “我好不容易劝说他们冷静下来,条件是请公主殿下站出来为我们说话。”

    芮萝尔冷笑:“我不答应的话,就挟持我,逼迫费共做出什么承诺?”

    “这没办法,您被费共蛊惑了”,弗哈林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王室血脉不是一句誓言就能放弃掉的,何况您是在费共的逼迫下做出那样的声明。看您对配偶的选择,就知道您现在的意志是不自由的。”

    萨达尔郑重声明:“我不是芮萝尔的配偶,我是护卫。”

    芮萝尔气恼的踩他一脚:“你闭嘴!”

    再对弗哈林摇头道:“到底是什么你们产生了我是被人迷惑了的幻觉啊?”

    “一位公主,就算是对地位卑贱的护卫倾心,他也总得有很特别的地方”,文静青年用揭示真理的凛然语气说:“比如说很英俊,比如说很虔诚,或者有高贵的血统。如果什么都没有,爱情又是哪里来的呢?难道不是被邪恶的法术控制了心灵?”

    芮萝尔怜悯的说:“你真是可怜……”

    这时候阴沉女子对弗哈林点头:“已经引开了。”

    弗哈林点头,青年挥手丢出一个类似酒瓶的东西,同时说:“殿下,您马上就会清醒了。”

    酒瓶炸开,一团青灰烟气急速弥散。

    萨达尔右手长剑劈出一道酒红光柱,左手张开八角淡金光盾,拼成护罩,将自己和芮萝尔罩住。

    光柱击向青年,青年完全没有反应,一看就是没什么实战经验的绣花枕头。

    弗哈林身影扭曲,瞬间闪现在青年身边,虽然撞开了青年,自己却被破坏神力擦中肩头,小半肩膀顿时像瓷器般喀喇喇碎裂,整条胳膊也无力的耷拉下来。

    萨达尔没能劈出第二记,那股青灰烟气穿透了光盾,呛得他剧烈咳嗽,芮萝尔更是涕泪皆下。

    “弗哈林!”

    阴沉女子扶住弗哈林,用愤恨加释然的语气说:“夺心魔脑粉是任何力量都挡不住的,殿下,您马上就会清醒的。就算费共用了再高级的心智法术,也会被夺心魔脑粉清除掉。”

    萨达尔挥手荡开一圈暗金光芒,正义神力将这些邪恶烟气一扫而空,可已经有不少被吸了进去,他跟芮萝尔又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稍稍缓过来。

    芮萝尔愤怒的叫道:“我什么时候被心灵控制了?我喜欢上了你们看不入眼的人,就觉得我不正常?你们才是脑子有问题,你们才被心灵控制了,你们这帮对爱一无所知的蠢货!”

    青年和女子愕然,女子问:“怎么没起作用?是不是要等一阵子?”

    青年难以置信的摇头:“我们试过的啊,就算是六级的心灵控制,也会马上解除。这可是用夺心魔大脑做的,要卖好几万金蒲耳!”

    弗哈林也显得无比震惊,下意识的问:“殿下……你怎么没恢复过来?”

    “恢复!?”

    芮萝尔小小年纪,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心性也成长起来了,呵呵冷笑道:“看来你们压根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她抱住萨达尔的胳膊,傲然道:“我是萨达尔从特蕾希娅女皇的手下抢回来的!你们是不是对女皇有什么误解,觉得她会任由我被人控制,然后在她眼皮子底下带走?”

    “就算女皇不在意我这个小人物,也得考虑自己的面子啊。”

    “哪怕是在女皇面前,我都是自由的,你们啊,真是好笑,居然认为我被人控制了心灵!?”

    她整个人都挂在萨达尔胳膊上了,像发表宣言般的说:“我愿意跟萨达尔在一起,原因就是我爱他!跟什么地位什么血统,英不英俊毫无关系!就是因为爱!”

    青年像是被无形的大锤砸中,退了一步,身体都蜷缩起来了。

    他颓然而苦涩的嘀咕:“我的确很蠢啊,以为为殿下一定是高尚而圣洁的,没想到公主也是凡人,会因为那种事情,对蹂躏她的罪人产生依赖,难道是因为……特殊的长处?”

    女子看了看芮萝尔,叹道:“布罗斯,别说了,殿下还是纯洁的。”

    芮萝尔羞得满脸通红,萨达尔听不懂,她可听得懂。

    她恨声对萨达尔说:“杀了他们!”

    萨达尔摇头:“还得审问他们呢,怎么能杀了呢?而且他们虽然用心险恶,可挟持未遂的罪行还没严重到死刑的程度。”

    芮萝尔无语看天花板,目光落下时,朝萨达尔那个地方溜了一眼。

    白天进浴室的时候,恍惚看到过,萨达尔那什么特殊的长处,的确是个长处啊。

    花痴公主的脸颊更红了,缩到萨达尔背后,用脑袋顶着他的背不再说话。

    女子注意到了萨达尔这话,皱眉道:“未遂?”

    空气荡开片片涟漪,几个告死者瞬间出现,一手魔导短枪,一手魔钢匕首,将三人牢牢制住。

    领头的是情报局的白鼠,他对萨达尔点头说:“老萨你干得不错,至少让他们说出了前因后果。”

    白鼠跟萨达尔都是普雷尔子爵时代的老相识,相互间都用奇怪的昵称招呼。

    告死者先用药膏和史莱姆凝胶处理了弗哈林的伤口,再用禁制绳索把弗哈林绑起来,过程中弗哈林和那对青年男女一言不发。

    白鼠看了看两眼发直,毫无战意的弗哈林,苦笑着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不是劫持公主,而是丢她一包夺心魔脑粉?”

    “你让我怎么写报告啊?弗哈林伯爵,我们不过是清查跟魔鬼有关的动向,你这么跳出来,还以为是个挟公主号令群鹰军团,在我们费共地盘上揭竿而起的野心家。我亲自跑一趟抓你也算值了,结果没想到是个蠢货!”

    弗哈林脸颊抽搐,这个行动的前提就是芮萝尔公主被控制了心灵,他深信公主清醒之后,会为克斯特人说话的,没想到……

    “杀了我们吧!”

    那个叫布罗斯的青年崩溃了:“我可不想被你们押到矿场里去挖矿,更不想看到我们克斯特群鹰的好几万人落到悲惨的下场!”

    “好几万人?”

    白鼠讶异的道:“你是想说,那些原本是克斯特群鹰军团的人,人人都勾结了魔鬼?”

    “就算没有勾结魔鬼,我们在这里也住不惯”,女子恨恨的说:“我们当不了苦修士,总有一天会因为忍受不了起来反抗的!我们就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你们费共稍稍有点脑子,都会想办法处置我们。”

    白鼠耸肩:“也没有让你们当苦修士啊,现在施行的政策,不过是临时性的……咳咳……”

    作为第一时间收到会议通报的代表,白鼠很清楚中央对社会发展方向做了紧急调整。当然直接说“之前我们做错了”并不妥当,不是因为没有认错的勇气,而是现在还处于斗争阶段,不能为内部外部敌对势力无谓的提供弹药。

    他敷衍着解释:“你们在移民学校接受的那些培训还并没有结束,这是边学边做。”

    女子当然不信:“你们现在颁布的那些禁令,会都取消了?”

    白鼠严肃的摇头:“当然不会,我们还会禁止酗酒,禁止嫖娼,禁止吸食药物,禁止奴役他人,不管是什么方式,不管是不是双方自愿。”

    女子哈哈笑道:“那跟现在有什么差别?你们继续这么干的话,还会有杜布拉,还会招来魔鬼!”

    “当然有差别……”

    刚刚学习过会议纪要,白鼠明白了很多:“想想看,凡人为什么酗酒,为什么嫖娼,为什么要用药物追求刺激,麻痹自己?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身体甚至灵魂?”

    女子无语,她的见识还没到这个境界。

    弗哈林若有所悟:“是因为……不幸福?”

    白鼠用赞许的语气说:“是的,因为不幸福。不过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不自由!没有通过正当手段满足自己需要,获得幸福的自由!”

    “我们仍然会禁止人们做那些伤害身体和灵魂,还会引来魔鬼的事情,但我们同时会为大家带来这些自由。心灵和身体的正当需求,只要愿意劳动,只要愿意投入生活,愿意付出努力,就能获得满足。不愿意的人,我们也会用各种办法推着你们去做。”

    “没错,在这里你们会有很多自由,唯独没有放弃自己的自由。”

    见弗哈林神色变化,那对青年男女也很愕然,白鼠继续道:“今晚我们展开的行动,不过是清查跟魔鬼相关的活动,同时抓捕那些靠暴力、药物和淫秽之事获利的人。弗哈林伯爵,在大家的嘴里,你是个很正直的人,我不相信你会跟我们要抓的人站在一起。”

    白鼠看看女子,补充道:“这样的人在克斯特群鹰军团里应该没多少吧?有一千个就已经很可怕了,我们预计的是最多三百个。而且我们又不只是针对克斯特群鹰,是所有人。说不定到最后,从贝塔城来的人里,有问题的比你们那边还多。”

    青年这时候回过神来了,愣愣的问:“不会全抓去挖矿?”

    白鼠很肯定的点头:“当然不会,而且我们哪需要那么多矿工?现在矿场里一半劳力都是魔偶了。”

    弗哈林叹道:“结果……是我们犯蠢了啊。”

    青年醒悟过来:“那我们……我是说,这里……”

    白鼠摇头:“你们挟持未遂,这个罪行是不可能抹消的。”

    青年和女子身体一震,再同时看向弗哈林。

    弗哈林却看向窗外,扬声道:“不要逃了,都出来!”

    白鼠淡淡笑着,看几个人在窗外现身,沮丧的丢下了武器,这些潜伏在外面的人当然没逃过他的感知。

    弗哈林说:“这件事情,策划和指挥都是我,他们只是从犯,希望能从轻发落。”

    “叔叔!”

    “弗哈林!”

    男女青年悲切的喊着,布罗斯竟然是弗哈林的侄子,而那个女子,听语气跟弗哈林关系也很密切。

    白鼠说:“怎么处置是法庭的事,鉴于你们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应该会从轻发落,比如劳动改造,在矿场挖几个月矿。”

    “很好,我也需要安静的反省。”

    弗哈林抬头看看萨达尔、芮萝尔,脸上又浮起坚毅之色:“不过别指望我会认定你们费共一切都是正确的,如果未来还有类似的事情,我也确认自己没错,我还会站出来。”

    “我们也一样”,白鼠笑了:“如果你们继续做错事,我们也会继续改造你们。只要不是跟魔鬼勾结,只要不反对人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不危害到其他人,你们就是人民的一分子。我们和人民是一体的,不会放弃一个。”

    此时公安也赶到了,白鼠把弗哈林他们教给了公安。

    临走前,弗哈林对芮萝尔说:“今天的事情很抱歉,除了祝福公主殿下能幸福美满外,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芮萝尔皱眉:“怎么还叫我公主?”

    弗哈林沉默了一下,又笑道:“大家不是也叫我伯爵吗?过去的虽然过去了,但不等于过去的就不是自己了啊,公主殿下。”

    这时候的称呼,语气跟之前有了细微的不同,芮萝尔敏锐的感觉出来了,她呆了呆,叹道:“好吧,希望你在矿场好好改造,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或许我会请你喝茶,弗哈林伯爵。”

    释然的笑意在弗哈林脸上荡开,他点点头,步履坚定的跟着公安走了。

    叫布罗斯的青年出门时忍不住也回头看看芮萝尔,语气还有些彷徨:“殿下,我还是不明白,您是怎么爱上他的呢?”

    芮萝尔缩在萨达尔怀里,幸福的说:“因为天底下就只有萨达尔骑士,是永远属于芮萝尔公主的。”

    布罗斯无语,等他被押走了,最后离开的女子语气终于变得温和了。

    “我叫佩莉,是伯爵的侍女。”

    她看了看萨达尔,用带着点希翼的语气问:“公主殿下,您觉得我可以……”

    芮萝尔点头:“当然可以,去努力追求吧。”

    并不漂亮的女子绽开笑颜,让她也显露出几分美丽,她用力的点头:“谢谢殿下!”

    芮萝尔说:“不,该感谢费共,感谢这片土地。”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小石楼重归二人世界,芮萝尔转过身体,仰视萨达尔。

    “骑士,你可以品尝你的奖赏了。”

    她努力踮起脚,红唇颤抖着,却没有闭上眼睛。

    如果这个蠢货不亲下来,她就亲上去!

    萨达尔呼吸变得急促,有些手足无措。可怀中的躯体如此温软,逼近自己的红唇如此香甜,让他也迷失了。

    “少爷对我的考验,就是要我接受芮萝尔吗?”

    “不对,如果只是看我愿不愿意接受,少爷直接下令就好了。”

    “那么少爷是想看我的真心,看我可以自由选择的话,会不会选择芮萝尔。”

    糊涂的脑子里闪过一连串念头,令他豁然开朗。

    “老实说这个姑娘这么柔弱,很没用啊,恐怕连柴都砍不动。”

    “脾气还很坏,跟小孩似的长不大,伺候她真是费劲。”

    “还一点也不害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爱啊什么的。”

    无数否定在心中翻腾,却根本压不住一座坚实的山峦,自心海之底坚定的升起。

    那是一个念头,在克斯特的那一夜里已经深深埋下了。

    “可我就是想像骑士守护公主那样,守护她一辈子……”

    “跟守护少爷的想法不同,我只想她属于我……”

    萨达尔闭上了眼睛,缓缓低头。

    两人渐渐靠近,就在唇间还有几公分的时候,门被咚咚敲响了。

    是莫妮卡和哈娜,急急的嚷着。

    “芮萝尔芮萝尔!你还好吧?知道你出事了我们赶紧过来看你!”

    “欧萝拉殿下明天要在伽玛城主持集体婚礼呢,来约你一块去看热闹!”

    两人睁眼,萨达尔倒是无所谓,芮萝尔却在翻白眼。

    萨达尔正要放开她,芮萝尔忽然一跳而起,细细双腿环在他的腰上,两手抱住他的头。

    “不管啦!”

    公主殿下叫着,狠狠啃住萨达尔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