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零一 格罗妮娅的坚持与缇娜的搓指
    被茂密植被覆盖,看似不起眼的山谷之中,林木间偶尔露出一角残垣断壁,陌生的风格不知道是哪个纪元的城市遗迹。

    遗迹之下不知多深的地底空间里,洞穴连绵,壁道交错,竟然是座还很完好的地下城市。

    昔日的住民早已湮灭,此时这座地下城的每个角落里都挤满了衣衫褴褛的难民。有人类,有半精灵和半身人,有些地方甚至还能看到绿皮的兽人和浑身覆盖着各色毛发的狼人。

    火红短发的少女穿行在地下城,所有人不分种族,都向她点头致意,甚至起立致敬。她也微笑着回礼,削瘦得颧骨耸露的脸颊上露出热情和笃定的笑容。

    伊斯玛特圣女格罗妮娅,靠着她和她的圣武士教团,这些受难者才能不分种族和地位,团结在一起,为生存而努力。

    格罗妮娅带着部下向地下城深处走去,路过一个兽人部族时,哀伤的哭声让她止住了脚步。

    “我女儿被蝎子咬伤了,她不行了……”

    兽人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幼小的兽女,本该是碧绿的肤色,变得灰败黯淡。还睁着的眼睛瞳孔已经散焦了,如果不是胸口还微微起伏着,谁都觉得是具尸体。

    兽人继续用兽人语说:“这么脆弱的小家伙本来也没资格活下来。”

    格罗妮娅看了看其他人,所有人都下意识低头,他们都疲累到了极致,没有多余的力量救人了,何况这是兽人。

    “既然我遇到了,就不会置之不理”,格罗妮娅低叹一声,蹲下身,将手放在兽人小女孩的胸口,手掌亮起微微光芒。

    “我还能用出袪毒术,虽然没办法马上痊愈,但应该能让她好起来。”

    格罗妮娅用已经很熟练的兽人语说,将银白光芒压进了小女孩身体。

    小女孩哼出了声,胸口的起伏变得明显了,目光也鲜活了一点。

    “谢谢你……圣女殿下,您就是帕洛斯的化身……”

    兽人母亲感激的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向她磕头。

    “是的,伊斯玛特的正义不分种族,祂就是新的帕洛斯。”

    格罗妮娅虚弱的笑着,按照兽人的规矩摸了摸对方头顶。

    她撑着膝盖站起来,身体却摇晃着差点摔倒,还好被侍女扶住了。

    “我没事……喘会气就好,继续走吧,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

    她挣开侍女的扶持,踏着虚浮的步子继续前进。部下们赶紧跟上,投注在她背影上的目光又多了一分崇仰。

    地下城深处,越过重重守卫和机关,格罗妮娅进到大厅里。

    一个中年贵族迎了上来,满脸忧虑的道:“撒米罕的人就在外面,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好吗?沉牙之穴是我们仅存据点里最大的一个了,希尔维的军团会很快赶来的。”

    格罗妮娅没有马上回答,吩咐部下去休息,招呼中年到了大厅角落的一张工作台边。工作台的隔音结界罩住两人,话语在半透明的光幕上荡开微微涟漪。

    “我已经发现了大地之母的封印碎片,确认了具体的封印地点。没错,莫尔奎恩,我们找到了元祖之穴,”

    格罗妮娅说:“至于这个地方,聚集了好几万人,我不相信希尔维到现在还没发觉,她只是懒得关注而已。”

    “不过我们必须让她关注,明天就让所有难民迁移到血牙之穴去,这样的动静她不能再无视了,正好牵制她一些力量。”

    叫莫尔奎恩的中年愕然:“那会死伤惨重的啊。”

    格罗妮娅神色毫无变化:“这是必要的牺牲,莫尔奎恩,已经有上百万人为反抗希尔维和特蕾希娅而牺牲了。现在就差这一步,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

    莫尔奎恩还在犹豫:“希尔维其实有很多机会把我们连根拔起,每次却在关键的时刻犯错,让我们有机会逃脱,我感觉这就是她想看到的。”

    格罗妮娅脸颊抽搐了一下,声调变得冷厉:“那是因为伊斯玛特在护佑我们!希尔维区区一个凡人,难道能胜过伊斯玛特?”

    “就算这是她想要的,她把元祖看成了什么?大地之母是泰坦们消灭的第一个古神,泰坦用祂的残骸创造了凡人。除开精灵、矮人和半身人,所有种族的凡人,血脉都可以追溯到大地之母,不然祂也不会被称呼为元祖。”

    “就算只是大地之母的残骸,也不是她希尔维能匹敌的!至于特蕾希娅,她还不是真正的秩序女神,在主位面她同样无法运用超出传奇的力量,到时候主位面会是元祖和我们凡人的世界!”

    “所有的罪恶都是因为凡人背弃了自己的血脉,没认识到大家是一家人,应该不分彼此相亲相爱而制造的!是那些压在凡人头上的神祇制造的!伊斯玛特反叛了祂们,指引我们凡人推翻神祇的压迫,我们可以依靠的除了伊斯玛特的信仰,就只剩下元祖的力量!”

    格罗妮娅冷冷笑道:“或许希尔维有什么我们不清楚的盘算,不过只要我们让元祖苏醒,她的一切算计都会落空!”

    她逼视莫尔奎恩:“难道你畏惧了?莫尔奎恩王子?你哥哥法里斯的下场,还不能让燃起复仇的怒火?”

    听到法里斯这个名字,莫尔奎恩的神色渐渐变得坚定。

    他向格罗妮娅投去深刻的目光:“格罗妮娅,到底是什么让你比我们所有人都坚强呢?布莱德的事情,本来跟你无关啊。不管是跟特蕾希娅和希尔维的血仇,还是伊斯玛特的信仰,我觉得都不是足以支撑你坚持到现在的力量。”

    格罗妮娅呆了呆,整个人松懈下来,扶着工作台,勉强支撑着身体,她用疲倦而沙哑的嗓音说:“最初是血仇,然后是信仰,再之后是……无尽的牺牲。”

    她摇着头,似乎要将过往的幕幕经历从脑海里甩开:“每次回想,我灵魂中的血色就浓了一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灵魂能承受那么多苦难和牺牲,却仍然不会崩溃。”

    “最初追随我的夏安迪亚圣武士,除了加斯东和埃斯特外,已经没剩几个了。在克斯特跟随我到布莱德的几千人,到现在也不到一百人了。”

    “当初刚来布莱德的时候,我们跟贵族战斗,莫尔奎恩,那时候我们还是敌人呢。后来我们联手跟兽人战斗,现在兽人却成了我们的亲密战友。”

    “我们接着跟投降希尔维的国王和贵族战斗,然后很多王子、公主和贵族又站到了我们这边,为守护布莱德人的血脉传承而战。”

    “现在,你说我们是在为什么而战呢?”

    莫尔霍恩沉沉的点头:“我们在为凡人而战,为自由而战。”

    “没错,为凡人的自由!”

    格罗妮娅拳头砸在工作台上,正显示着整座城市的影像也闪烁起来。

    “也是为了复仇而战!我们要那些奴役凡人的神祇,为祂们千万年来制造的罪恶付出代价!”

    她的目光亮了起来,里面流动着希望的光彩:“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罗姆罗斯还有李奇-普雷尔,他们也是站在凡人这边的,他们必定会伸出援手,加斯东和埃斯特肯定会传回喜报!”

    莫尔霍恩也憧憬的点点头:“如果能说动他们的话,主位面的形势会发生剧烈的变化,我们布莱德人也就有了生机,到时候也不一定要唤醒元祖了。”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唤醒元祖的步伐绝对不能放慢”,格罗妮娅说:“就算到时候元祖会清扫整个主位面,对凡人来说也是一次新生。”

    莫尔梅恩点头说:“好吧,我这就组织难民的撤离,说实话养着这么多人也真的很伤脑筋。我们的巫师、术士和德鲁伊不得不把大把力气用在供他们吃喝这种事情上,下面已经怨声载道了。”

    格罗妮娅提醒道:“要注意姿态……”

    距离这座地下城大约几十公里的山林里,几个告死者从空气中挤出来,飞快的在地上刨着,片刻间刨开一个大坑,里面躺着几具尸体,男女都有。

    告死者们都穿着紧身软甲,那个身形纤瘦,面容俏丽的告死者嘀咕:“希尔维手下这帮人很不专业啊,这么急都还要刨个坑把人埋了。”

    另一个比她矮一些也丰腴一些的少女说:“殿下,您都忘了自己也是冒险者出身吗?杀人埋尸避免引来野兽和亡灵是基本常识啊。”

    被称呼为殿下的显然是缇娜,她耸肩道:“我?我当冒险者的时候,杀了人直接一瓶虫酸或者一颗炽火胶烧掉了事。”

    告死魔女掐着嗓门怪笑:“以前的我,就是那么邪恶口牙!”

    身边的少女是凯蒂,没好气的道:“所以殿下才整天都穷得要死。”

    缇娜噎住,闷闷的跟着大家刨土。

    她带着精锐告死者小队跟在追踪格罗妮娅的那帮人身后,格罗妮娅留下了一些人断后,被那帮人很快干掉了,她决定从死者身上得到一些情报。

    在她的小队里有个神奇的人物,会起死回生。

    “这个……”

    凯蒂指着尸堆最上面的一具尸体说:“试试看还有救。”

    那是个很年轻的少女,两眼圆瞪着,张开的嘴里填满了泥土,胸口有道不太起眼的贯通伤。

    把少女拖到角落里,用史莱姆药膏填充伤口,再用生命药剂、痛苦圣水分别刺激*和灵魂,凯蒂用告死冲击牵引灵魂。

    好一阵忙碌后,少女猛抽口气,再剧烈咳嗽,身体也开始抽搐。

    缇娜嘀咕道:“凯蒂啊,你简直成灵魂医者了,这是第几个了?”

    凯蒂笑嘻嘻的道:“从梅恩算起,这是第四个了啊。”

    缇娜点头:“很好,再来一个你就是爱蜥蜴了。”

    “又不是跟着凯瑟琳殿下,哪有那么容易拿爱蜥蜴啊”,凯蒂叹道:“她和梅恩一样,又不是真死了,只算是濒死。不是杀她们的人着急赶路,随手埋了,根本不可能救回来。”

    缇娜目露精光:“那咱们打赌好了,等你拿到了爱蜥蜴,就赔我一千贡献点。”

    凯蒂低叫:“殿下!这一路你已经在我们身上搜刮了好几千贡献点了!收敛点啊!”

    缇娜没趣的嘁了一声,转向那个正恢复意识的少女。

    “我是……伊斯玛特圣武士,奥蕾莎……”

    少女还迷迷糊糊的,抓着缇娜的手急切的问:“殿下,圣女殿下安全了吗?”

    “圣女?你是说格罗妮娅吗?”

    缇娜说:“我们不知道,现在也不是你提问题的时候,我们问,你回答,等等……”

    她想起了什么,伸手到少女眼前,搓着拇指跟食指说:“复活费承惠一百个布莱德金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