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零三 特蕾希娅的醒悟与黎明之约
    男女的衣色异常华贵,但风格迥异于现在,甚至发饰都完全不一样。从背后看也就是黑发和身材跟李奇和小红有相同点,可没来由的,特蕾希娅就是这么感觉的。

    这就是李奇和小红……

    她扇着羽翼飞过去,想转到这对男女前方看清面目。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她每靠近一点,这对男女的影像就往后退一点。每转一点角度,影像也随之偏转,落入眼中的始终就是那样的背影,仿佛只是张平面的图画。

    凯拉说:“这是……根源幻象,天堂山碎裂的时候,这两个人应该正好站在这里,他们的力量将自己那一刻的影像嵌入了空间碎片的根源里,但并不完整。”

    特蕾希娅明白了:“也就是说,查看空间的根源能看到更多东西?”

    “是的,等等……”

    凯拉还没来得及阻止,金光就从特蕾希娅的身上溢出,瞬间炽亮,整个空间像升起了一轮耀日。

    “不好……”

    特蕾希娅懊恼的低叫着,金光收敛,那对男女的影像已经化作烟气,冉冉消散。

    她无奈的叹气:“我的力量太强,直接把根源里的杂质抹掉了。”

    凯拉安慰道:“没关系,他们只留下了一点幻象,在根源里也找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不知道你凭什么认定那是李奇-普雷尔和赤红女士,从服饰上看,男的应该是第一纪元的某位魔法皇帝,女的是他的皇后。”

    特蕾希娅愕然:“魔法皇帝?天堂山二层以上的部分不是在黑暗时代消失的吗?你刚才说这个幻象是天堂山碎裂的时候他们在这里留下的,这说不通啊。”

    凯拉的语气也很迷茫:“根源幻象只可能是这么形成的,至于天堂山的情况,凯姆的确是这么告诉我的。”

    特蕾希娅没说话,闭上眼睛,身上再度溢出金光,这次要温和得多。

    片刻后她睁眼,摇头道:“根源残缺得太严重,无法确认这块空间碎片是多久以前形成的。”

    这时候她才回答凯拉的问题:“并不是发色和身材让我认定那是李奇和小红,而是一种……气息,一种跟现实格格不入,仿佛凭空冒出来的的气息,跟李奇和小红非常像。”

    她猛然醒悟:“凯拉你说过,魔法皇帝很有可能是旅法师?”

    特蕾希娅面容一点点沉冷下来,以至于话语也像寒风般萧瑟:“这么说,李奇也是……旅法师?”

    目光里闪烁着复杂的光彩,她自言自语,一点点的将这个判断补全:“他在魔导技术上的成就,几乎就是凭空跳出来的。梅迪导师虽然说跟魔法皇帝的魔导技术不是一个路子,可还是跟费恩的传统格格不入。”

    “魔导技术的思路又是来自小红的大爱信仰,这种信仰过去在费恩世界完全不存在,根本就是凭空落下来的。”

    她肯定的点点头:“李奇和小红,都是旅法师……”

    说话的时候,她的手无意识的放在小腹,脸色变得很坏。可现在的她是神祇分身,那里自然平坦无迹。

    凯拉叹道:“如果他们真的是旅法师,没道理之前我们发觉不了。”

    过去幕幕在特蕾希娅心中掠过,小时候与李奇的偶遇,康拉德城的相会,李奇坐上死神神座,诛杀贝努因旧神,海崖渔村一夜……

    乌云一点点消散,特蕾希娅脸上的冷意随之消去。

    没错,李奇的灵魂确定是这个世界的,他不是旅法师。

    就连小红,几次在外层位面相遇,甚至是本体相见,也没有感应出异世界的气息。

    可一点阴霾还是留了下来,为什么那个魔法皇帝和皇后,会给她是李奇和小红的错觉?

    总之,李奇跟小红的由来,过去从未多想过,现在成了巨大的疑点。

    来历成谜,他们的信仰和图谋,也就更值得警惕了。

    “只要秩序神国立上了天堂山,秩序之光照耀费恩,不管是什么来历,什么图谋,都无足轻重。”

    特蕾希娅说:“凯拉,和我一起把这块残片拖到空间缝隙的入口吧,正好给秩序神国当栈桥。”

    凯拉斯卓又犹豫起来:“不探查清楚吗?既然在这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特蕾希娅沉吟了片刻,叹道:“好吧,我派天使过来探查。不过天使不像我可以直接开辟出道路,只能依托空间碎片前进,进度会慢很多。”

    “先在天堂山第一层建起宇普西隆那样的诸神之地吧”,凯拉劝解她:“混沌天使的吸收也要逼迫商业女神和虚空龙神让步,事情得一件件来。”

    特蕾希娅苦笑:“还有迩香的事情,你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拿回来。”

    凯拉淡淡的笑道:“我可能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到时候你妥善处理吧,不要让残存在身体上的力量再把我折腾起来出丑。”

    特蕾希娅认真的说:“我会的,我会让你好好的安息,不然我也无法安心的坐上秩序神座。”

    意识回归,凡人特蕾希娅睁眼,从躺椅上坐起,眺望窗外。

    她所在的城堡耸立在一座蜿蜒峡谷边缘,峡谷里的石壁伸展出一座座栈桥。栈桥尽头,脚手架围出一条条初见轮廓的修长船体,粗略看去至少有三四十条,居然是一个正在建造中的浮空舰队。

    空中无数发出嗡嗡振鸣的魔导飞机编队飞过,一批批的无边无际,每一批都是上百架。峡谷对面的原野里烟尘不绝,仔细看是大批魔导战车正在飞驰。

    这里是诺顿公国,帝国依靠国立浮空舰工坊加摩斯姆特工坊,协同打造主力浮空舰队。而诺顿公国的浮空舰工坊被组织起来,大批量建造更便宜的量产型浮空舰。

    帝国需要一场永远解决问题的战争,为此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在这个时代,没有比浮空舰队更强大的力量。

    特蕾希娅满意的点点头,目光再转到房间里的墙壁上,那里挂了一副巨大的幻景屏幕,正在播报费恩各地的新闻。

    屏幕上出现一个巨大而怪异的钢铁身影,用相对身体而言异常轻盈和迅捷的步伐,迈动由无数条腿并联而成的六组机械腿,在原野上平稳前进。

    播音员的语调显得阴阳怪气:“划归赤红教会的克斯特南方领土叛乱仍然没有停息,克斯特人仍然坚守着最大的城市红鹰城。赤红教会教宗李奇-普雷尔今天启用了他那巨大而笨重的机动要塞,向克斯特人展示他不惜抹平整个红鹰城的决心。”

    莫德温掌管的宣传部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克斯特被三方瓜分后,就意识到了女皇对李奇和费共的态度有所改变。虽然帝国还没跟费共正式决裂,却已经开始明里暗里的“揭露”费共的“真面目”,潜移默化的丑化李奇那帮人在帝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

    “这是你自己说的,舆论也是战场,现在你也该领教一下自食其果的滋味了。”

    特蕾希娅暗暗的说着,又怜悯的摇摇头。

    你的机动要塞虽然大,却仍然只能蹲在地上爬。

    就像你的女神小红通过地狱位面军打开局面,却仍然只能在内层位面做文章一样。

    她低声嘀咕道:“这个世界的制高点,还不是你们这对来历不明的……狗男女能染指的。”

    话音刚落,手上的传讯戒指微微震动,特蕾希娅听了听,露出愕然并且怪异的表情。

    李奇找她?

    ………………

    贝塔城的信风之书通讯室里,李奇见到特雷蕾希娅的影像,一时有些恍惚。

    她的身体牢牢刻在他的心中,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线条都无比熟悉,之前在贝努因海崖渔村的那一夜,他可是亲手度量过。

    此时的特蕾希娅却有些陌生,当然,她美丽依旧,甚至比刻在心里的那个特蕾希娅还要美。可……怎么说呢,像是时光在她身上倒流了一样。

    特蕾希娅微微笑着说:“你怎么了?像是第一次见到我一样。”

    不等李奇回答,她又道:“其实我也一样,现在都觉得你有些陌生了。”

    李奇心中咯噔一跳,这是为双方关系恶化做铺垫吗?

    他赶紧道:“陛下,抱歉事情太忙,都顾不上经常跟您通个气,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之间才会产生一些误会。”

    特蕾希娅点头:“我真心希望那只是误会。”

    看来她对红约组织和地狱位面军的事情还是很介意的,李奇这么想,赶紧转入正题:“我听说陛下在天堂山组织神祇的联盟,还要解决混沌天使的地位问题,这是好事。”

    “您也知道我们费共的主张就是解放奴隶,混沌天使如果能获得自由的话,我们也非常喜悦。我们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费恩的秩序果然只能靠陛下来开创。”

    费恩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女神兼女皇的您就当好这波前浪,开创之后就退场吧。

    当然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直准备着伸手救出你。

    为了让特蕾希娅听得进后面的话,李奇努力的捧她,心头却在碎碎念着。

    “你的反应证明了我在做正确的事情”,特蕾希娅那客套而敷衍的笑容毫无变化:“可我相信你不是为了说两句奉承话而来的。”

    “李奇,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之间还需要兜圈子?或者说,兜无意义的圈子?”

    特蕾希娅的语气有些怪,李奇只能理解为女皇对红约组织和地狱位面军格外不爽,至于其他的可能,比如说很久没见到他而不爽,他就自动划到自作多情那一栏忽略了。

    他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道:“我们还听说,陛下有意把秩序神国搬到天堂山去?”

    特蕾希娅目光闪烁,却没有否认:“是的,我跟不少神祇谈到了这事,怎么了?难道你对天堂山有很深的了解,觉得此事不妥?”

    李奇没敢一下子捅到底,而是委婉的劝她:“天堂山第二层以上的部分去向不明,说明天堂山遭遇过很可怕的事情,在没搞清楚底细之前,陛下应该不会这么鲁莽吧?”

    “陛下,我知道因为宇普西隆的事情,说这个会让人觉得动机不纯,不过小红和我从来都不否认您代表着费恩世界这个时代的善良与秩序。您要是出了什么事,世界必然会陷入绝大的危机,这件事还希望您能谨慎一些,至少先探查清楚再做决定。”

    特蕾希娅呵呵低笑道:“还真是感谢你们的关心,不过……听起来你很确定天堂山之上有什么危险,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

    “这个……”

    李奇暗抽凉气,记得高拉兹克说过,祂更希望特蕾希娅能插手血战,难道祂已经通过什么渠道,把同样的消息告知了特蕾希娅?

    可如果是这样,特蕾希娅这怪异的语气是为的什么?

    “是这样的……”

    李奇心一横,虽然隐隐有不妙的感觉,却还是把高拉兹克的消息说了出来。

    “炼狱有了底,还发现了天堂山第二层以上的碎片?”

    出乎李奇的预料,特蕾希娅两眼圆瞪,显得异常吃惊。

    “这是高拉兹克告诉我的,祂的话你该知道,总是别有用心,没有可信度”,李奇为自己辩解:“我也派了人查证,在没确认之前,也不敢贸然说出来,毕竟此事太难以想象了。”

    特蕾希娅沉吟了许久,瞅了瞅他,低声叹道:“老实说,跟高拉兹克比起来,你的话更没可信度啊。”

    李奇无语,这怎么又怨到我身上了?

    “如果天堂山之上真的通到炼狱,那我更有必要把神国搬过去。”

    特蕾希娅语气转为昂扬:“炼狱和深渊相撞,血战开启,那只是内层位面的事情,我的确不能过多干涉。但如果内层位面跟外层位面相通了,我就不能不管了。”

    “不把神国搬过去,让自己变成屏障,等纪元更替再度加剧,内层位面喷发,污染了整个天堂山,费恩世界都会完蛋的。”

    “道理是这样没错”,李奇也不再维持虚伪的恭谨姿态,直接怼她:“可不搞清楚具体的情况就搬神国过去,万一你也自身难保呢?你的确是善良与秩序的代表,但纪元更替是整个世界的动荡,你不可能逆转这样的力量!”

    见特蕾希娅眉梢扬了起来,李奇就知道她要发火了,赶紧转为情感攻势:“从神祇的角度讲,你现在是整个世界的脊梁,你出了事,我们可没谁能担起你的担子。从凡人的角度讲,我和凯瑟琳都不想看到你出事啊。”

    可惜,凯瑟琳沉迷飞行不可自拔,不愿浪费时间跟姐姐聊天,有她在或许能好说话一些。

    特蕾希娅的神色有片刻间迷离了一下,然后目光变得锐利了。

    “既然知道有危险就说清楚”,她冷冷的道:“你应该不需要高拉兹克来告诉你,天堂山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诶?

    李奇愕然,我怎么知道天堂山发生了啥?

    “看吧,你还藏着多少秘密,不愿意告诉我呢?”

    特蕾希娅笑了,这时候笑得有些凄然:“当我把我的凡人之心,还有我的身体,完全开放给你的时候,你却还披着厚厚的伪装,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李奇一颗心直往下沉,他不知道特蕾希娅为什么有了这样的改变,但他知道,两人即便是私人层面的距离,也正在急速拉长。

    我是想把一切都告诉你啊,但你作为神祇的一面,会让我的坦白变作战争宣告,我们会马上变成死敌!不打败你的神祇之心,又怎么能救得回你的凡人之心呢?

    “从一开始,你对我就别有用心对吧……”

    特蕾希娅幽幽的道:“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会走上这条道路,最终会人神合一,直至坐上秩序神座。你一面利用我,又一面在暗中蓄积对付我的力量,还不忘诱引我的凡人之心。”

    “康拉德城的事情,你其实在怜悯我……”

    “你接收了康拉德城的孤儿,一直教导他们不忘那场灾难,教导他们记住是我杀死了他们的亲人。”

    “你早就看清了我会夺得胜利,所以努力的站在我这边。

    “你很懂得用凯瑟琳刺激我,还通过用情爱侵蚀我的凡人之心,让我忽视你和你的女神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大的威胁。”

    “到现在你还在炼狱里转化那些堕落了的康拉德亡魂,他们是以后对付我的利器,不是吗?”

    说着说着,她的语气越来越愤慨:“你成功了!成功的让你的女神在神祇之间,让你在主位面都站稳了脚跟!也成功的拖住了我,让我……”

    她怒视李奇:“现在你又来阻止我做出正确的选择,还企图用凡人的情感来打动我,你真是无耻啊李奇!”

    “不,无耻的是你们!这一切都是你的女神指使的吧,她面上看起来很蠢,实际却精明得可怕啊!”

    被特蕾希娅兜头一顿怒斥,李奇是目瞪狗呆。还好这时候小红是以分身状态在重温社畜生涯,没办法实时感知他的心思,不然那家伙铁定会暴走的。

    老实说这些话让他异常心虚,特蕾希娅终于醒悟过来了,不过她究竟是怎么发现的呢?

    可再转念,李奇又异常委屈。

    的确,这一路走过来,对你总是利用为主。可这一路走过来,只要有机会,都在努力拉住你啊,奈何你自认是绝对正确的,根本拉不动!

    如果真是要全心全意利用你,又何至被你排斥出曙光帝国的核心权力圈呢?又何苦一开始就跟小红亮明旗号,让你认识到双方的基本立场有很大差别呢?

    至于把私人情感也说成是利用,李奇就更不能忍了。

    “特蕾希娅,你不要这么不负责任……”

    李奇悲愤的道:“不是我来先撩你的,是你先在死神神座上了我……咳咳,是你的……牺牲,让我难以自拔,是你先来撩我的!”

    “现在你要当秩序女神了,觉得跟我这个凡人继续混在一起是个污点,所以要一脚踹开我,就指责是我诱引你?讲点公平好吗?”

    “你是女神,你是女皇,但不等于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鹿说成马!”

    特蕾希娅呆呆的看着李奇,似乎难以相信这种话是从他那张嘴里说出来的,好一阵后才有了反应。

    玉白脸颊急速变红,她最初有些慌乱:“你、你怎么这么……粗俗……”

    然后她勉强镇定,抬起下巴傲然道:“我能让白的变成黑的,我能让鹿变成马,我说的当然都是对的,这还需要质疑吗?”

    该死,忘了她会耍赖这一招!

    她再愤慨的道:“你还有脸说公平,那种事情都是女人在承受,你们男人又有什么委屈?”

    李奇也火大的叫道:“说得好像每次都是我强迫你一样!”

    “我……”

    特蕾希娅气得娇躯发抖:“我是自甘下贱好了吧!”

    李奇冷笑:“没错,你现在不想做人了,所以把跟我在一起的事情都看作是下贱的勾当。”

    特蕾希娅脸颊涨红:“我不想做人?我都快做出……”

    她收了口,缓了缓,恨恨的道:“总之,你一直在欺骗我,这一点你敢否认吗?”

    李奇认真想了想,摇头说:“不管是在信仰上,还是在私人情感上,我都没有欺骗你。特蕾希娅,我和小红追求的是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我对你是什么用心,你也该感受得很清楚。”

    “我不信——!”

    特蕾希娅有些失控的道:“除非你当着我的面,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李奇一愣,特蕾希娅冷笑:“看,你果然不敢。或者说,你得先请示你的女神?就像之前我们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也是先征得了她的同意?”

    现在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关口,这一步跨不跨出去,说不定就决定了未来。不仅是自己的未来,也是特蕾希娅的未来,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未来。

    那一刻,李奇心中升起这样一个强烈的预感。

    “你在哪里?”

    李奇转瞬就有了决定:“我带凯瑟琳一起来……”

    特蕾希娅就像约架似的,气鼓鼓的道:“诺顿公国黎明城堡!你真的敢来?”

    “你等着!”

    “我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