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零七 这不是真理而是立场的论辩,输了也赢了
    当小红估算到这对“狗男女”大概创造了十个世界的时候,两人头上的绿光消散。

    凯拉斯卓说:“他们结束了……”

    小红赶紧让凯瑟琳关闭魔导器,罩住两人的湛蓝光幕变淡消失。

    看到李奇跟特蕾希娅的状态,小红顿时怒火冲天,那一刻真恨不得抡起十万八千吨金箍棒砸下去。

    两人表情看上去有些怔忡,可默默对视的目光却像是……

    小红对李奇咆哮:“你们这是白头偕老了几辈子啊?牵手坐看夕阳红吗!?”

    这声狮吼是通过心灵链接发过去的,让李奇身体一震,从那种状态里炸了出来。

    几乎就在同时,特蕾希娅眼中金光流转,意识也回归了现实。

    正当小红挤进李奇心灵,跟狗子似的东闻西嗅要查探究竟时,李奇回应:“别闹……要紧关头……”

    小红哦了一声,乖乖退出去了。

    特蕾希娅看着李奇,眼里流转着赞叹和欣赏,用真诚的语气说:“果然是个奇妙的世界,怪不得你老是强调变化。那是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凡人创造的历史还没有费恩这里一个纪元长,却演绎了远远比费恩丰富的变化。跟那个世界经历的变化相比,费恩的确还是小孩子。”

    “我也完全理解了你们的信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天下大同,自由无尽,这的确源自非常伟大的理想。”

    小红震惊得投影都发虚了:“天啊!你真的把她拉到我们这边来了!?”

    李奇表情没有变,心中却道:“我希望是这样,但是……”

    这时候特蕾希娅的语气转为遗憾,她缓缓摇头:“但是,你们的信仰,在那个世界并没有获得成功,而且在我看来已经破灭了。”

    “就算是还提及大同主义的人,大多数人也不是当作一种信仰,一条道路,不过是当作一种炫耀自己智慧,或者展示自己与众不同的时髦物。”

    “还有很多人把这样的信仰当作神典来诵念,把引路人和领袖当神祇一样膜拜。不是深刻理解信仰,不是去亲身践行信仰,而是指望神祇再临,带领他们驱使迷路羔羊,走向各个不同的大同主义天堂。”

    李奇眼中掠过一丝黯淡,虽然这是预料中的结果,但抱着的那丝侥幸破灭,终究还是避免不了失望。

    不过他也不会放弃努力:“我们的信仰哪里破灭了呢?不过是回归了实事求是的道路,旗帜在方向就没变啊,你没看到它已经展现出了巨大的力量吗?我们从小就讨论过,甚至有一次还在大学里主修这个。这是生产力的问题,历史发展是螺旋上升的,大同主义也是逐步实现的。”

    小红旁白:“啊啊!居然从青梅竹马开始!真是不要脸的设定!”

    李奇没理会她,继续说:“在生产力不足以支撑时,最初那些试验和实践没有成功也是必然的。但那不是毫无意义的,既粉碎了旧时代的深重压迫,深刻的改变了世界,也为后续的道路,以及未来的新浪潮留下了思想的火种和实践的经验。”

    “以你的标准来看,我们的信仰当然没有获得绝对的成功,但从那个世界的标准来看,它已经获得了相对的成功。”

    “所以,不管是被当作时髦物,还是被当作神典,乃至被神化,都不要紧。只要它还沉淀在历史里,还留在文字、影像和人们的记忆里,能代代传承下去。更重要的是旗帜还在高举,到了需要的时候,那些偏离的东西,都会像线头一样,引领人们汇聚到旗帜下,继续沿着道路走下去。”

    特蕾希娅的语气变得怜悯:“你仍然是在说一种可能性,而不是经过事实验证的结论。那个世界虽然没有灵魂,我也无法看穿人心,但我还是看得很清楚,你们的信仰在那个世界已经破灭了。”

    “我在那个世界发现的真理是,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脆弱的,迷茫的,愚昧的。那个世界的凡人是这样,费恩的世界是这样。蛮荒时代是这样,文明时代还是这样。由此推及,在哪怕是非常遥远的未来,还将是这样。”

    “那个世界的凡人,即便没有神祇的存在,他们也要自己创造出虚无的神祇来,还用尽智慧编造出形而上的,妄图跌扑不破的神学。”

    金光在特蕾希娅眼中流转,让她的话如神祇的论定,不……此时的她,本就是在用神祇之心思考:“凡人永恒不变的人性是不劳而获和为所欲为,不要再跟我讲劳动、异化、自我实现以及真正的自由是什么。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任何凡人的本能欲求,都是这两个。”

    “正是这样的欲求让人们互相伤害,所以他们本能的也在渴求一种秩序,一种遵循自然天理,让强者服从美好道德,弱者服从强者的秩序。”

    “对这种秩序的向往在那个世界同样是一种信仰,即便凡人社会经历了那么多变化,形式上也有了很大不同,但那种信仰仍然根深蒂固的刻在凡人心中。”

    “在那个世界的西方,文明初生没多久的时候,那个叫柏拉图的贤者就用《理想国》说清楚了。在我们生活的东方,比柏拉图还早的时候,孔子也用《周礼》说清楚了。”

    “神祇也好,王者也好,圣贤也好,凡人都需要引领。卫士也好,君子也好,凡人都需要强者守护,需要有遵从的对象。”

    “凡人既然上有父母祖辈,下有儿女,同辈有兄弟姐妹,就意味着必然置身于纵横交错,上下错落的秩序里。当编织成秩序的每个环节都恰如其分,尽心竭力的时候,凡人才会获得美满和幸福,凡人所形成的世界才会稳固和永恒。”

    “你们的大同主义信仰的确是美好的理想,但那意味着凡人之间再没了稳固的秩序。那样的生产关系是动态的,混沌的,搭建不起任何稳定的上层建筑,那将是一条毁灭之路。”

    “相反,我在那个世界看到催生了你们的信仰,你们将其列为必须推翻的宿命之敌,它的成功。那就是资本主义,接近商业女神的信仰,也就是金钱主宰了世界。资本主义的信仰深刻到了每个凡人的灵魂里,我没看到它有走向终结的迹象。”

    “它的确一次次的经历危机,面临崩溃,但生产力的发展一直在为它不断提供改良的动力。也难怪你们对商业女神那么忌惮,在你们看来,商业女神就是未来资本主义的代言者,那才是你们的真正敌人。”

    “这也验证了我对祂的警惕,真是不错的收获,从这点来说,我该谢谢你。”

    李奇低叹:“也难怪啊,读书、找工作、付首付、还房贷、学区房、彩礼,人生中你的所有选择,都是出于安全感。你不容许任何不在你掌控中的意外因素出现,你从来都只想着在你伸手可及的世界里,维持着最基本的安全。”

    特蕾希娅笑道:“那样的……游戏的确有趣,我们在游戏中的争吵还真是出于各自的信仰而不是性格呢。”

    小红继续充当背景音:“卧槽你们都有孩子了吗?是不是还抱孙子了!?”

    李奇摇头说:“大同主义在那个世界的实践只是提供了一个样本,费恩世界有不同的基础,可以支撑起大同主义更高级的阶段。”

    特蕾希娅收敛笑容,严肃的重复:“大同主义在那个世界的实践没有成功,凭什么认定在费恩的实践会成功?而且那样的实践伴随着腥风血雨,那是必要的牺牲吗?”

    小红嚷嚷:“完蛋了李奇!你制造了一个对我们知根知底的敌人!你葬送了我们的革命!你这个反歌命凶手!等特蕾希娅打上我的神国,把我绞死在神国大门上的时候,我会诅咒你十万八千遍的!”

    李奇深深长叹:“这都不是凡人特蕾希娅的质问,而是女皇和女神特蕾希娅的质问。”

    在这瞬间,特蕾希娅神色有些恍惚,然后眼中金光闪烁,让她回过了神。

    她用略微空寂的语气说:“没错,我现在是女皇和女神特蕾希娅,属于凡人那部分的特蕾希娅,已经理解了你们这个信仰的善意,从这点来说,你已经成功了。”

    “但你居然想让我放弃自己的道路,转投这样的信仰,未免也太贪心……不,太狂妄了。善意不等于一切,从善意到结果,差着的东西足以跨越无数世界了,不是吗?”

    李奇笑道:“我对你总是贪心的,没办法。”

    这个笑容既有力不能及的苦涩,也有目的达成的满足。

    特蕾希娅,终究不是纯粹的凡人。

    刚才的对话,就是两人对灵魂世界经历的总结,与其说是论辩,不如说是展示立场。

    没错,特蕾希娅的立场跟他和小红,跟费共,跟大同主义事业的主体,费恩所有受压迫的人民,是截然相对的。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小红的投影在他背后跳脚,心灵中也回荡着她惊慌不安的嘀咕:“李奇!别告诉我你叛变了!真的叛变了你先说说条件啊,说不定我能出更高的价码!”

    李奇有了点闲心,回道:“以后叫我主人,乖乖当我的随身老奶奶做得到?”

    小红异常艰辛的道:“如果就这样的话,我可以……认真考虑。”

    李奇继续开玩笑:“解锁你的姿势图谱也行?”

    小红更惊恐了:“李奇你这个混蛋!变态!色膜!连我这种搞笑艺人都不放过吗?”

    然后她意念变得漂浮不定,像是低着头捻衣角搓脚尖似的:“为了革命事业,这样的牺牲……也不是不可以啊。”

    李奇嗤笑:“那到底是谁牺牲啊?你在哪一集里见过佐藤和真对阿库娅有那种*了?”

    小红在他的心灵里投影出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魔:“李奇……你真的那么想死吗?”

    李奇赶紧提出“真正”的条件:“把你的办公室让给我。”

    “去死!”

    小红是真急了:“我花了大半天时间好不容易调整好的椅子、电脑界面还有键盘的压力克数!休想夺走我的办公室!你滚去特蕾希娅那边吧!”

    李奇叹气:“革命事业还比不过你的社畜指数啊,笨蛋,我哪里会叛变呢。”

    小红发楞:“不叛变了?”

    她松了口长气:“太好了,我的办公室……”

    两人的交流虽然短暂,特蕾希娅还是感应到了,不过她装作没看见,就淡淡笑着。

    等李奇目光凝结,特蕾希娅说:“我们该谈正事了。”

    她拂开发丝,整个人气质一变,像是跟李奇并没有作过那趟灵魂之旅一样。

    “你的展示非常真诚,虽然在我看来那仍然是不……靠谱的信仰,但你也说得对。费恩世界的潜在生产力很高,有条件进行这样的试验。”

    “不管是作为凡人特蕾希娅,还是神祇特蕾希娅,这次追溯和经历,都让我再度确定了之前的判定。那就是,我乐于看到费恩的秩序里能多出这个部分,但仅仅只是部分。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多一步,以往划定的界限并没有变。”

    “再谈到正题,我发过誓,如果你的灵魂来历没有问题,我就承认你们作为独立一方存在,而且只要没有直接跟我和曙光帝国敌对,我也不会把你们列为敌人。”

    她微微扬起下颌,再道:“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要求了,不过这件事情你该征得小红的同意吧?”

    李奇笑笑,在心中对小红说:“有件事跟你商量下。”

    小红顿时紧张了:“啥?别是把我卖了吧?”

    “没什么,是这样……”

    等李奇说完,小红沉默了一会,幽幽的道:“小白啊,你还真是得寸进尺呢,配了种不说,还要……”

    她抽了抽鼻子,用沮丧的语气说:“反正你跟她都白头偕老了,我拦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这里无话可说,欧萝拉那边……你就自己搞定吧。”

    李奇没来由的,心头也很沉重,他劝解道:“我也不是为了个人私欲啊,你该明白的。”

    小红恨恨的道:“我知道,你还没有放弃……不过我就是不爽!她要对你动什么心思,我可不管了!那个时刻我绝对不想在场!”

    “你不想当?”

    “我怎么不想当?呃……跟你无关!我当然想当了!我终究是女人啊!”

    “我是说见证人和伴……”

    “滚!我死也不当!”

    两人急急又吵了一轮后,李奇对特蕾希娅说:“和凯瑟琳一起嫁给我,就在今天,就在这里。”

    特蕾希娅没什么反应,凯瑟琳是惊得两眼圆瞪,然后脸颊急速染红,羞得低下了头。

    不过她勇敢的牵住了李奇的衣角,又用眼角瞅着姐姐。

    “就知道你会提这个,对我还不放弃是吗?”

    特蕾希娅笑着摇头,看向凯瑟琳,叹道:“不过能了结我们小时候的……孽缘,让凯瑟琳安心,也算是好事。”

    特蕾希娅点头:“反正我们也经历过了,又不能对外公开,我答应你。”

    于是秩序女神的凡间化身,曙光帝国的女皇特蕾希娅,还有妹妹凯瑟琳,与费共总枢机李奇的婚礼,马上开始筹备。

    这是场秘密婚礼,特蕾希娅这边,只有凯拉斯卓和她的魔法导师梅迪,还有身边的几个亲信侍从知道,其中凯拉斯卓和梅迪会作为证婚人。

    李奇这边,除了当事人凯瑟琳之外,就只有小红在场了,最终她还是接受了当证婚人的“任务”。

    没错,这是个任务。按李奇的说法,这是他计划的一环,虽然听起来很荒谬,就是满足他私欲的强词夺理,可既然李奇说是计划,那就应该是计划。

    小红也只有这么信了,完成心理建设后,她已经开始嚷嚷:“真是一场有趣的过家家游戏。”

    除了小红之外,李奇还是要通知欧萝拉,他并不准备瞒着欧萝拉。

    在此之前,小红还是要解决若干疑问。

    她责问李奇:“特蕾希娅对地球世界了解得那么清楚,那些知识,那些历史经验,岂不是会让她的统治更加稳固,我们的革命事业要怎么进行啊?”

    李奇笃定的道:“首先,我们在费恩进行的革命,是用地球世界理论结合费恩世界实际的实践。她光知道地球世界的理论,并不清楚我们是怎么理论结合实际的。”

    “其次,就是因为了解得很清楚,她才不会马上针对我们啊。”

    “想想看,她对谁更忌惮?”

    小红恍然:“商业女神!还有魔法师!”

    她又很担心:“可既然有了历史教训,她肯定会有针对性的防范吧?”

    李奇神色有些恍惚,是在回忆在灵魂世界中的经历,他摇头道:“她获得的所有知识和经验,在被神祇之心吸收后,都只体现在了统治阶级的立场上,她无法设身处地的理解她的敌人,更没办法把地球世界得到的东西完全转换到费恩世界里来。”

    “另一方面,我们要对我们宿命中真正的大敌有信心啊,不管是他们扮演历史的进步角色,还是扮演反动角色,他们都是非常强大的。”

    “你说服了我”,小红叹道:“不过你这么厉害的嘴炮,还是没能解决特蕾希娅。”

    李奇摊手:“一项事业的成败,不仅要看个人能力和努力与否,还得看历史进程。”

    小红冷笑:“那就在欧萝拉身上好好努力吧,她要是不接受,搞得我们队伍内部分裂了,你就是历史醉人!”

    李奇呆住,老实说他也信心不足啊……

    城堡另一处的套房里,特蕾希娅跟梅迪交代完婚礼的事情,叹道:“不好意思,导师,这跟一场游戏差不多,还得劳烦你出面。”

    梅迪摇头:“不要这么想,毕竟这也是让你的凡人生涯变得完整。”

    他又皱眉道:“不过看陛下的意思,好像不准备把你有……了的事情告诉他。”

    “原本有这个打算的”,特蕾希娅说:“那时候是还怀着一丝侥幸,觉得可以把他从小红那里夺过来。”

    “但跟他一起在灵魂世界里有了那段经历后,我确认了,我是抢不过小红的。”

    “即便他们的信仰在那个世界破灭了,他还是如此坚定,跟我对秩序信仰的坚定没有差别。失去那个信仰的他,也不是他了。就像失去了秩序信仰的我,也不再是特蕾希娅了一样。”

    她又笑笑:“何况我在那个世界里得到了很多之前只属于他和小红的东西,不再需要他了。”

    “所以,我没必要告诉他,未来的女皇是他的女儿……”

    梅迪身躯微微一抖:“陛下,你不是没想过让小公主……”

    特蕾希娅抬起头,目光越过窗户,投在碧蓝天空里:“我在那个世界学到的最重要的教训就是……继承人,我需要一个还能拥有凡人身心,同时我又能完全信任的继承人。”

    “之前我把艾莉尔和琼恩当作后继人选,可他们终究不是我的血脉,现在……”

    特蕾希娅的手放在平台小腹上,被神器遮掩着自然看不出来,但她能感觉到,也只有她能真切感受到那种微微的跳动。

    她低声呢喃:“现在,我的女儿,当然能让我全心信任,这也是她必须要背负的使命。”

    梅迪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翻腾着复杂难明的波澜,这一刻的特蕾希娅,散发着母性的凡人光辉,却又裹在淡淡的神圣金光中,让她显得人神难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