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恶魔就在身边〕〔嫡女嚣张:鬼王独〕〔一世兵王〕〔天桐神女〕〔无敌从灵气复苏开〕〔都市绝品狂尊〕〔超神预言师〕〔我的末世领地〕〔施法诸天〕〔万古之王〕〔原始生存守则〕〔生活系游戏〕〔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霸道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绯红法典〕〔奸妃如此多娇〕〔超神辅助系统〕〔农女手里有口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零九 一夜无道,梦境与真实的纠缠
    凯文-唐恩和两个龙女出了布置成礼堂的大厅,红发龙女低笑着说:“凯文,你是不是在羡慕那个李奇-普雷尔啊?”

    她吐出粉舌舔过红唇,眯着眼道:“这里也有一对姐妹哦。”

    凯文摇头说:“我看到的不仅是一场婚礼,还有神祇之战的对决,只有满心填充着肉欲那种低级东西的人,才会就看到那种事情。”

    “我们可不是人”,红龙公主虽然还保持着笑容,目光却变冷了:“至于肉欲么,我们还有用上面这张嘴吃的肉欲哦。”

    凯文肃容道:“瑟琳萨拉殿下,今晚城堡的守卫就交给我了,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但记住不要擅离城堡。”

    他点点头离开了,瑟琳萨拉嘁道:“连传奇都不是的小小爬虫,在我们面前也敢这么装腔作势。”

    她转头看银发龙女,露出怪异的笑容:“银铃,听到了吗?今晚我们可以好好……休息哦。”

    银发龙女身躯哆嗦了一下,急步走向通往角楼的楼梯,却被瑟琳萨拉一把拉住,壁咚在墙上。

    红龙公主胸对胸的逼压着银龙公主,后者一副可怜兮兮,不敢声张也不敢反抗的小媳妇模样。

    瑟琳萨拉低头,舔着银铃的脖子,呢喃道:“今晚女神在服侍凡人呢,真可惜我没办法加入。不过我还有你,银铃小宝贝,你想我吗?”

    银铃身躯颤抖,咬着牙道:“你夺走了我的贞操还不够吗,瑟琳萨拉?我不会再屈从你的,不要逼我找陛下揭露你那丑恶而银荡的面目!”

    “找陛下?哈哈……”

    瑟琳萨拉冷笑道:“陛下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时间品味凡人的欢娱,哪会在意你这点小事?而且陛下在我们之间会更信任谁?是至今还跟商业女神勾勾搭搭的银龙,还是把龙穴宝藏都掏出来献给她的红龙?”

    “陛下除了把你调走,再找一头银龙当贴身侍从外,还会做什么?而且你确定换来的银龙不会是你的哥哥……同时也是你的爱人镜石,或者你们奥斯奎姆家族最宠爱的那个混血小贱种?”

    银铃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瑟琳萨拉缓缓点头:“不要怀疑,我做得到这点,只要我对陛下说,这样可以验证你们银龙族的忠诚……”

    “不要说了!”

    银铃痛苦的闭眼,睁眼时,脸上已换做凛然之色:“随便你怎么对我,瑟琳萨拉,只要不对镜石和提米出手。”

    瑟琳萨拉吞了口唾沫,得意的道:“这才是乖孩子,今晚我们正好试试新的姿势……”

    她狠狠吻住银铃,粗浊的喘息呻吟在楼道里回荡而起。

    大厅里,小红还在唠叨:“咱们两家虽然不是普通人,可有些事情还是得捯饬清楚。”

    “曙光帝国和费共是各自的婚前财产,这可以确认没问题吧?那么夫妻共有财产,是不是也得体现一下?不然这个婚结得一点意义也没有啊。”

    “我也不是狮子大开口的人……呃,神,天堂山划一块给我们落脚,让我可以征召天使,这该是最起码的彩礼了吧?别家神祇都有的待遇,总不成亲家之间都没有啊。”

    “当然我的宇普西隆,你们愿意来设个办事处,我也欢迎。就算风云变幻,最起码的热线……唔,沟通渠道还是要有的嘛。”

    凯拉斯卓一直保持着npc般的标准微笑,静静看小红演独角戏,听到这她的投影晃动了一下,然后凝结得更为坚实。

    她打断小红的唠叨,深沉的道:“女士,今天这场对决,我们各有胜负,算是打平了。”

    “我知道你和李奇的意图,你们是想用你的信仰和他的爱情浸染她的凡人之心,企图在未来什么时候影响她。而我和特蕾希娅是要探查你们的根底,确认你们对费恩世界有多大威胁。”

    “现在你们的目的实现了一半,我与特蕾希娅是心灵相通的,就像你跟李奇一样。她在李奇的灵魂世界中的所有经历,我都清楚。李奇的爱在特蕾希娅灵魂中留下了深深的刻痕,这已经影响到了她替代我坐上秩序神座后的状态,她的凡人之心会有瑕疵。”

    “不过在灵魂世界里的经历,不仅知道了你们的根底,也让她的信仰更加坚定,同时……我感觉她还增添了很多……自信。”

    “这样的自信既给她带来了新的力量,也让我产生了一些忧虑……”

    小红揉着眉头很不耐烦的道:“特蕾希娅那沙发果断的性子是被你逼出来的吗?有话就直说啊!”

    凯拉斯卓继续道:“我现在暂时屏蔽了跟特蕾希娅的心灵关联,她正在享受作为凡人的快乐和愉悦,我觉得这样的机会应该没几次了。”

    小红翻白眼,叹道:“果然你才是随身老奶奶啊。”

    “我是说,我感觉到了一些问题”,凯拉斯卓说:“特蕾希娅决定把秩序神国搬到天堂山,万一会出现什么问题,请帮帮她。”

    “哈?”

    小红愕然:“听起来你跟特蕾希娅的沟通不像我跟李奇这么……顺畅似的,难道你说的话她都不听?”

    凯拉斯卓叹气:“我不如她坚定,这也是我选择她的原因。但现在她越来越强大,对我的意见已经不太能听得进去。”

    “我已经非常虚弱了,坚持不了多久就要消散,到时候特蕾希娅成为完全的秩序女神,仍然会留下漏洞。”

    “她对李奇的凡人之心,还有……总之是跟你们有关的这部分,是一个漏洞。可我看过了你们的根底,知道你们的信仰根源,知道你们还是抱着对世界的善意,所以可以信任你们。”

    “但另一个漏洞,我就不那么确定了,那就是……曙光,连我也不清楚真相的曙光。关于这个,跟天堂山的事情加在一起,让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小红好一阵子才有了反应,无辜的摊手道:“能被你信任很高兴啦,可你说的事情,在特蕾希娅看来却是跟她为敌呢,她这么强大,我们能做什么呢?”

    凯拉斯卓笑道:“我说过了,她在李奇这边有漏洞,李奇拉着她沉入灵魂世界,不就是打这样的算盘吗?”

    小红心虚的连连摆手:“没有!真没有!绝对没有!”

    凯拉斯卓继续说:“总之,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救救她吧,我不是说救秩序女神,而是救凡人特蕾希娅。”

    小红又一次惊讶:“你的意思是我们即便打烂秩序神座也不要紧?你到底站哪边的啊?是李奇发展的新同志吗?”

    凯拉斯卓终于有了情绪波动:“如果秩序不能拯救世界,不能保护凡人,反而被其他力量用来危害世界的话,我死不瞑目!我几万年来的挣扎,上千年来的受辱,又算什么?”

    “与其让秩序始终在未知的迷雾中,受人控制和利用的敷衍世界,不如彻底粉碎了,让凡人重新来过。”

    小红仍然感觉凯拉是在说笑话:“你既然觉得不安全了,直接告诉特蕾希娅不就行了?还找我们帮忙,我们能做什么啊?”

    “我很羡慕你有李奇,小红……我可以这么叫你吧”,凯拉斯卓说:“现在的特蕾希娅,越来越强势了,我的话她未必能听进去。这种要她止步不前甚至倒退的话,会让她怀疑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未知力量的浸染。”

    小红深深叹气:“别羡慕我,在这事上咱们是同病相怜啊。”

    “至于你们能做什么,我相信……不,应该说是期待”,凯拉斯卓的语气变得深邃而怪异:“今天我们只是确定了你们并不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但这个结论还不足以揭示真相,你们到底是谁呢?我期待这个问题有超出这几个纪元的答案,那样的话,你们肯定能做点什么。”

    小红没有完全听明白,只是顺着她的话开动她那不太好用的脑子,感慨的道:“是啊,我们到底是谁呢?”

    然后小红再也忍不住那满腔沸腾的违和感:“这画风太不正常了啊,你居然要拜托我们时刻准备着颠覆你们,真是颠覆常识啊!”

    “没错”,凯拉斯卓意味深长的说:“就像黑暗时代之后的凡人纪元应该是五个,而不是四个一样,这的确颠覆了常识。”

    小红伸长脖子,像屠宰场被拎起来的鸡鸭:“哈?”

    ………………

    布置得华贵而充满暖意的婚房里,凯瑟琳闭着眼,呼吸急促,身体僵直。

    李奇的亲吻和抚摸也没有让她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差点咬了李奇的舌头。

    “凯瑟琳……今天就不……”

    李奇确认凯瑟琳进入不了状态,安慰着她,没想到她却逞强的拉开衣服,将他的手拉进荡漾的白玉波光里。

    “长大!今天!战斗!”

    她用在天空冲破音障的意志跟自己的身体战斗,可当李奇的手碰触到时,又难以自抑的哆嗦起来,像是晕地狱一样,滑嫩肌肤冒起大片鸡皮疙瘩,抗议邪恶之手的冒犯。

    “战斗啊!”

    凯瑟琳愤怒的抱住李奇的脑袋,使劲压到那片波光中,她在抱怨李奇不主动进攻。

    埋在绵软之中,李奇苦笑不已。问题这不是战斗啊,难道做这种事情先得跟你打一场?

    特蕾希娅在外面的套间休息,今晚是属于他和凯瑟琳的。不管是他还是凯瑟琳,都强烈的渴求属于对方,不过凯瑟琳这边有点小问题。

    严格说是老问题,她在男女之事上紧张得有点走火入魔了。真的酣畅淋漓打一场多半能解决问题,可跟凯瑟琳打架,没有几百几千万土方让她破坏,她是不可能酣畅淋漓的。

    “好吧,我就试试刺激疗法。”

    李奇也豁出去了,反正不成功就停手。

    他从云团中挣脱出来,拉住凯瑟琳的衣领,猛然一揭。

    赤果果的白玉羔羊毫无遮掩,如绝美至极的艺术品,暴露在空气中,每个细节都纤毫毕现。

    凯瑟琳呆了呆,美丽脸颊由粉红转为通红,嘴角僵硬的抽了抽,似乎在极力控制着自己。

    她还是失败了,某种气势从身体内部急速喷吐而出,化作有形有质的烟气,一米九的绝美身躯急速缩水,变成一米四的光屁屁小孩。

    凯瑟琳……不,艾丽尖叫一声,就这么光着屁股,哒哒哒跑向门外。

    跑到一半又折返回来,捡起婚纱套在身上,转身再跑。

    这次没跑两步就绊倒在地上,她索性手脚并用的爬出去了。

    李奇倒瘫在床上哀叹,凯瑟琳还是没长大啊,看来今晚得长夜绵绵……

    等等……

    心口骤然跳动,外面不还有她姐姐在吗!?

    虽然在灵魂世界里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那毕竟不是真实世界,严格说比梦境都要虚幻一些,即便有了好几辈子的沉淀,跟真实还是有很大差别。

    真实世界里,他也只是跟凯瑟琳的姐姐滚过两次床单……不对!一次而已!死神神座那次怎么能算?

    他一跳而起,压住越来越快的心跳,蹑手蹑脚的走向门口。

    正在盘算要怎么勾搭,门开了,凯瑟琳……的姐姐,身着同样的婚纱进了门。

    特蕾希娅手上还牵着艾丽,脸上似笑非笑的,对李奇说:“看来你是没那个福气吃到凯瑟琳了。”

    李奇腆着脸说:“那是她缺乏必要的启蒙教育,我觉得我们有这个义务以身作则,告诉她这种事情是怎么回事。”

    特蕾希娅白了他一眼:“你还没腻?用那个世界的话说,你应该吐得不行了吧?”

    “怎么会腻啊……”

    李奇抱住她,在她耳边呢喃:“就算是在灵魂世界里,图谱都还没解锁完呢。”

    说话的时候手已经探进去了,特蕾希娅的身躯微微颤抖,像是接受到了最高权限的指令,马上变得热烈起来,灵魂世界的经历让她跟李奇在瞬间就产生了最佳适配。

    身躯虽然在回应,特蕾希娅的目光却还有些清冷,里面的一缕金光流转着,像是在思索着。

    然后那丝金光消散,她的眼瞳扩散,呼吸随之浑浊。

    虽然身体已经软在李奇怀里,她却还死死牵着想往外跑的艾丽。

    “艾丽,在旁边……好好看……啊……”

    叫出声时,她跟着艾丽一起飞到了床上。

    婚房的灯光黯淡下来,温度却急速攀升。

    最初的节奏很和缓,可配合虽然默契,身体却有了不同,让婚房里出现了窃窃低语。

    “蕾娅,你好像比上次……”

    “因为我不是蕾娅,我是特蕾希娅……”

    “我是说……”

    “闭嘴,专心……”

    艾丽变回了凯瑟琳,躺在姐姐身边,握着姐姐的手,死死闭着眼,只敢间接感受姐姐受到的冲击。

    渐渐的她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变烫,开始渴望承受那样的冲击。

    在姐姐的引导下,凯瑟琳终于完成了她的试炼。

    这是荒银无道的一夜……

    阳光透过百叶窗晒在床上,仍然没有唤醒纠缠在一起的三个人体。

    某种奇异的微微振动,让其中两个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李奇眼睛都没睁开,嘴里嚷着:“该死,要迟到了!今天是论文答辩!”

    特蕾希娅也慌张的道:“我要主持学生会的迎新仪式……”

    美好上身果露着,她毫不在意,伸手在床边捞到了什么,随手丢给李奇:“快帮我穿!”

    另一只手摸了好一会没摸到东西,她闭着眼睛埋怨:“哎呀你昨晚就顾着折腾我,把我内裤丢出窗户了吗?咦,我们什么时候换被子和床单了,这是……”

    她摸到了挤在两人中间的凯瑟琳,李奇也糊里糊涂推着凯瑟琳:“你还睡着干嘛呢……”

    奇异振动再度出现,两人骤然清醒。

    看看天花板,看看床,看看凯瑟琳,再看看彼此,两人对视一笑,现实感如潮回归。

    灵魂世界的经历还残留在心中,以至于成了如此自然的梦境。

    振动同时第三次到来时,两人的笑容渐渐收敛。

    特蕾希娅给昨晚折腾得太累,压根还醒不过来的凯瑟琳盖好被子,眼中浮出一缕金光:“我出去一下。”

    看着她不着一缕的美丽躯体迈出房间,步伐沉凝而坚定,李奇心中暖意一分分褪去。

    他接通了魔法传讯,是缇娜的传讯:“希尔维要动手了!”

    李奇一边听着,一边朝门外看去,这会向特蕾希娅传讯的,想必正是希尔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