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boss大人,〕〔皇上,您要点脸!〕〔战神狂妃:邪帝,〕〔陌说神琦:继承人萌〕〔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捉鬼天师〕〔盛宠医妃:极品驸〕〔大唐第一败家子〕〔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修仙无敌〕〔在魔禁的那些日子〕〔剑域神帝〕〔自带锦鲤穿六零〕〔神农别闹〕〔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武侠之超级奴隶主〕〔九极战神〕〔富豪继承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一二 布莱德的预热之战
    克斯特南方,巨大的扁圆形钢铁怪物由怪异的机械腿组支撑着,停靠在一座小城边缘。如山般的身体遮蔽了阳光,整座小镇都被罩在阴影里,再被怪物投射在半空的光幕映亮。

    光幕上是个秀气青年,但凡看过一点时政幻境的人都认得这个人,赤红女士的选民,费共的总枢机李奇-普雷尔,克斯特南方的新统治者。

    这个钢铁怪物正是一炮把折剑要塞化作碎片的机动要塞,不过不必用魔导炮,仅仅只是巨大的体型,以及天上飞的魔导飞机,地上跑的魔导战车,就足以让小城的市民们噤若寒蝉。

    “综上所述,我们带来了巧克力和斯帕姆……咳咳,总之是美味的食物。我们带来了鲜花和美酒,我们带来了自由和解放!”

    “克斯特的人民们,和费共的人民们融为一体,共同建设伟大而光荣的新国度,一起迎接美好的明天吧!”

    这个大人物站在怪物头部的露天平台上讲话,语调磕磕绊绊的,一看就是照着稿子念。立在他左右的两个高挑大美女挤眉弄眼的,显得极为难受。

    念完之后李奇-普雷尔把稿子一扔,哈哈笑道:“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然后他一手一个,把美女揽到怀里,一脸猪哥相的努嘴去亲。

    “作死啊你!”

    “色女!”

    两个大美女把这家伙手臂一掰,架了个飞机,噼噼啪啪一顿揍。

    李奇-普雷尔大叫:“别打脸!哎哟!两位姐姐手下留情!”

    画外音惊恐的道:“还在录啊!还在广播啊!”

    三人一滞,同时叫道:“还不关掉!”

    巨大的光幕顿时消失,小城的市民们叽叽咕咕着,关于李奇-普雷尔是个小丑的传闻飞速酝酿中。

    机动要塞的眺望平台上,卡琳放开“李奇”,幸灾乐祸的道:“等李奇回来,你就准备死吧,莎佳妮。”

    蕾塔娜皱着眉头嘀咕:“你这讲演稿是从哪来的,听起来味道根本不对啊!”

    “塔伦斯昨天给的讲演稿我不小心弄丢了,只好从记忆里找了篇讲演稿。”

    “李奇”眉目夸张的动弹着,完全没有李奇应有的沉稳,就跟熊孩子似的停不下来。

    “他”不满的道:“这可是图铎大帝攻占迩香的时候发表过的讲演呢,用在一座小城上真是牛刀杀鸡啊。”

    卡琳和蕾塔娜同时拍额头,眺望平台后面,指挥大厅里,塔伦斯和拉维尔等人也同时捂脸。

    拉维尔说:“再让她演下去,咱们过渡区统合部在安抚人心上的所有努力都会被葬送的!”

    坐在舰长席上的胡克老头老神在在:“没什么大不了啊,我反而觉得这样的总枢机更亲切,更能赢得大家的拥戴呢。”

    塔伦斯咳嗽说:“生活化和贴地气跟庸俗下流不是一回事,在精神文明建设上我们得为人民群众作出表率。”

    刚说到这胡克舰长啊了一声,划拉着手势,把什么信息转发到屏幕上:“中央急电……”

    屏幕上出现李奇的影像,肃穆的道:“中央告弗莱腾绍斯机动要塞并费共克斯特过渡区统合部,鉴于布莱德王国形势骤然变化,需要调集核心战力解决该地爆发的世界性危机,收复红鹰城的行动暂缓,机动要塞在原地停留待命。”

    李奇再张望指挥大厅,问:“卡琳和蕾塔娜呢?”

    两只大洋马在外面听到了动静,急急跑进来,卡琳嚷道:“李奇你还不把这家伙训训,她可要把你的形象败光了!”

    蕾塔娜在后面,牵着歪眉斜眼的“李奇”。正牌李奇哪有闲工夫扯这个,沉声说:“卡琳,蕾塔娜,马上回贝塔城待命。”

    那个“李奇”调脚道:“是大地之母的事情吗?这么大的热闹怎么可以少了我啊!同去同去!”

    李奇随口道:“你跟她们一起回贝塔城。”

    通讯终止,“李奇”噗哧冒出烟气,变回翠发萝莉,兴高采烈的牵住卡琳和蕾塔娜:“赶紧回去!”

    三人跑出指挥大厅,塔伦斯、胡克和拉维尔面面相觑。

    “大地之母啊……”

    胡克脸色异常凝重:“那可是比贝努因旧神还要可怕的存在啊。”

    他不甘心的拍着座席把手:“可惜弗蒂飞不起来!”

    ………………

    “元祖不是真正的大地之母,只是祂的残骸。不过如果汇聚了布莱德人的灵魂,说不定会变成比真正的大地之母还要厉害的怪物。”

    布莱德西部的深山里,一队人行进在深邃林荫中。少女圣武士奥蕾莎被固定在告死者背后的支架上,跟后面的缇娜聊着。

    “呃……这样真的不会累着吗?我实在不好意思。”

    很少被人这么照顾,圣武士显得很不自在。

    “都是超凡者,背个不到百斤的人算什么。而且背你的人有动力外骨架,一点也不累。”

    缇娜举起手臂,将小臂上的魔钢骨架亮给对方,见对方茫然,耸肩略过这个话题,继续问:“说说你的神祇伊斯玛特吧,咱们的赤红女士都没见过祂呢,真是神秘。”

    奥蕾莎脸上浮起纠结的神色:“传闻说吾主在第一纪元里和凯姆一起领导凡人反抗魔法皇帝的统治,然后在世界动荡中陨落了。”

    “实际上吾主并没有陨落,也跟凯姆一样落入主位面,只是祂活动在西费恩,拯救那些困守在废墟中的凡人,没有像凯姆那样推动源初骑士带领凡人向东费恩拓荒。”

    “后面几个纪元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大概是吾主的神力异常微弱,虽然有一些教团还坚持着吾主的信仰,但一直发展不大,渐渐被人遗忘了。”

    “我所在的教团其实都不叫教团了,就是在荒山野岭里种田打猎的山民小村。直到去年,我和村子里的一些人听到了吾主的呼唤,才明白吾主苏醒了。”

    “我们遵从吾主的召唤,到了布莱德王国,投奔圣女格罗妮娅,但是……”

    奥蕾莎叹道:“我们虽然得到了吾主的力量,可总感觉跟格罗妮娅的力量不太一样。”

    她伸出手,施放了个神光术,银白光点像萤火虫般悠悠从手心里飘起。

    “我们的神光是纯粹的银白色,格罗妮娅的神光里混着刺目的腥红色,她经常训斥我们,说吾主现在是受难与复仇之神,我们只领会到了受难的神意,还不懂得复仇的神意。”

    少女圣武士垂下眼帘,像是在抵抗某些可怕的回忆:“她让我们杀戮俘虏,解离尸体,连妇孺都不放过,我们这些从西费恩来的伊斯玛特信徒一直难以接受。”

    她抬头对缇娜凄然一笑:“或许这就是格罗妮娅抛弃我们的原因吧?我并不恨她,只是很疑惑,吾主为什么不回应我们的祷告,吾主到底怎么了?”

    昨夜的手术消除了她的记忆封禁,往事都记了起来,自然明白自己和同伴的死,其实是格罗妮娅刻意而为。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缇娜叹气:“这几个纪元来,凯姆都混成那副鬼样子,龙尔德碎成了饼干,你们的老大出点事也很正常啊。”

    她换上严肃的语气:“现在更重要的是大地之母的事情,等会我们见到了格罗妮娅,你就装作还没清醒过来,只说是被我们救了,明白吗?”

    奥蕾莎苦涩的点点头:“就算你不提醒,我也会这么做的。虽然她害死了我的同伴,可她仍然是吾主的圣女,我怎么可能指责她,甚至跟她为敌呢。”

    缇娜拍拍她的腿:“也别担心她再害你,我们会护着你……”

    刚说到这,眼中红光闪烁,正在行进中的告死者忽然消失了一半,另一半同时拔枪换位,将缇娜和奥蕾莎护在中心。

    铿铿枪声如密集雨点,自四方传来,拖曳出的橘黄弹道交织成网。周围空气里不断荡开血红色涟漪,然后扑出一个个受伤的告死者。

    队伍反应不慢,急速就近收缩到洼地里,凭借茂密树林躲避。

    “该死!被伏击了!”

    蝙蝠闪现到缇娜身边,胳膊上的弹孔正潺潺流血。

    他顺手料理着伤口,问缇娜:“殿下,是撤退还是求援?”

    弹道越来越密集,形成了几条火线,几乎将整片洼地兜住。

    蝙蝠急切的道:“再熬下去,来艘浮空舰轰上一炮咱们就麻烦了。”

    缇娜正要说话,空中掠过一群有些像运输机的大型魔导飞机,投下无数身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树林中炸起一股股尘柱。

    尘埃中走出几个黑衣兜帽人,身后是大队身着全覆式重甲,手持自动魔导枪和魔火筒的精锐士兵。

    这些人一出现,周围的射击就停止了。

    从兜帽人里走出一个瘦高个子,扬声喊道:“缇娜殿下在吗?”

    缇娜跟蝙蝠愕然对视,对方居然把自己的情况掌握得这么清楚。

    “缇娜殿下,我是希尔维元帅麾下的情报部长撒米罕,夜女士的忠实奴仆。”

    “我们早就知道您和您的同伴跟在我们身后,几位传奇和高空中的浮空舰把你们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

    “鉴于帝国与你们费共的关系,我们一直抱持着最大的容忍,允许你们在旁观察。只要你们不超越这个界限,我们就不作出反应。”

    “不过现在你们正朝着布莱德叛党和伊斯玛特教团余孽所在的据点直线前进,显然是要去汇合他们,我们就不能置之不理了。”

    “现在请丢下武器,站到我们可以清晰看到的空地里,我们保证殿下和诸位的安全。只要不带走任何不属于你们的人员和物品,你们可以离开。当然,得接受我们细致的搜查和询问。”

    自称撒米罕的人伸展双臂,凛然道:“加上我一共五个隐匿系传奇,以及两个大队的精锐军团士兵,还有天空中的战机和浮空舰,你们要反抗的话,不会跑掉一个人。”

    缇娜恨恨的咬牙:“要是我们的飞机和军团也在这里,看你还有脸装这个逼不!”

    少女圣武士昂起了头:“放下我吧,殿下,只要别管我,你们就能离开。”

    缇娜没好气的道:“说什么鬼话?如果没你的话,我们的确可以认栽,毕竟只是外交事件,犯不着拼命。可咱们在你身上已经花了那么多……精力,就算是套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继续投啊,至少能摊低成本。”

    蝙蝠苦笑:“殿下,你的意思是……”

    “还什么意思!”

    缇娜两眼红红的,一副小金库被连锅端了般的愤怒模样:“李奇那边还没准备好,现在只能把咱们情报局的棺材本压上啊!”

    蝙蝠笑着用随身助手发布了命令,然后掏出一个深紫与暗金两色混杂的魔方。

    他嘀咕着转动魔方:“回去圆钩肯定要我交几万字的检讨……”

    远处撒米罕等了一会没见动静,拔高了声调:“你们只剩下十秒时间,十……九……”

    刚刚开数,告死者们所在的洼地里闪开团团暗金光芒。

    感知里对方的人数急速上升,撒米罕咬牙道:“动手!”

    重甲士兵列成阵线缓缓推进,自动魔导枪喷吐出炽热弹雨,将整片洼地罩住。

    可转瞬空间像被切割开了,噼噼啪啪的爆响里,火星密集绽现,大部分弹道被一面面盾牌挡住了。

    一个个同样身着重甲的士兵走出洼地,用大号盾牌顶住火线。

    跟曙光帝国的军团士兵不同,这些士兵的铠甲流畅洗练,与其说是铠甲,不如说是魔偶。他们大多是水桶形状的头部,一大四小,红绿混杂的眼睛诡异得令人头皮发麻。

    他们一只手臂用盾牌挡住自动魔导枪的射击,另一手端起连撒米罕都眼角一跳的粗大武器,架在盾牌的支角上。

    那是比帝*团士兵手中的魔导枪更粗更长的魔导机枪,甚至还有好几根管子叠成一个圆的多管机枪,因为太大几乎是吊挂在整条手臂上。

    一个个身着魔偶般的重甲士兵到位,编组成一道宽大防线。

    当最后一个士兵到位后,既没听到谁喊叫,也没有号声鼓声,所有士兵不约而同的开火了。

    比自动魔导枪炽烈几倍的火力倾泻而来,橘黄、酒红、淡紫乃至银白和暗金各色弹道瞬间将帝*团士兵的弹道吞噬。

    在各系赤红神力机枪的射击下,那些主体用紫铜,重要部位用秘银和精金的帝*团护甲就跟纸一样脆弱。

    一发发神力枪弹穿透人体,溅起大团血水,将一个个人体打得倒飞而出。跟着那些至少一人粗,但仍然被枪弹轻易撕裂的树木混杂在一起,树林间顿时变成了猎物踏入陷阱后的屠宰场。

    相隔不到百米的战斗有如排队枪毙,只不过帝国士兵是被枪毙的一方,四五十人排出的正面片刻间就被一扫而空,后面的士兵吓得赶紧趴到地上,或者躲到厚厚的岩石后面,顾不上瞄准,胡乱的用魔导枪还击。

    拥抱他们的是一发发榴弹,连人带地皮和石头一起炸上了天。而帝国士兵轰过去的榴弹,只是软弱无力的在那些魔偶般的护甲上蹭出一片火星和刺耳的嘎吱声。

    撒米罕和身边的兜帽客在第一时间就潜入到了空气里,急速朝对方的防线接近。

    没等他们冲进对方防线里大开杀戒,阴影中的异样存在就震慑住了他们。

    战斗在阴影和现实交错的空间里展开,虽然对方力量级别远远弱于他们,可身上同样套着坚固的护甲,武器也至少是精金甚至魔钢级别,就连传奇级别的隐匿者都打得有些吃力。

    偶尔伤到一个,对方挤出空气,在友军火力的掩护下安然撤退,此时才把他们那跟重甲士兵差不多,但显得更苗条灵活的身影看清楚。

    洼地中心,缇娜低叫道:“让他们瞧瞧咱们情报局暗刺突击队的厉害!”

    然后俏丽一皱,显得无比心痛:“连在外面执行任务的突击小组都拉了过来,咱们情报局今年的特别开支费怕是要花掉大半吧……”

    既然公安有相当于突击队的特勤队,情报局自然也有自己的突击队,这也是吸收了之前凯恩跟随蒂丝进行灰精灵拯救行动时的经验。

    这支绰号“暗刺”的突击队,平时都是以行动小组的编制行动,紧急时刻就合并成了一百多人的突击队。每个小组都按编号设定了传送序列,利用晶格魔方的传送功能快速集结。毕竟情报局面临的环境要险恶得多,如果需要大队武力的话,一定是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在费共所有突击队里,暗刺突击队的规模很小,战斗力并不算高,但非常特别。因为队员们就跟恶魔相互召唤一样,一个拉一个,片刻间就把所有人拉到了一起。

    此时围住洼地的帝*团也开始射击了,一个个突击队员出现,按照蝙蝠设定好的阵地透视图冲向自己的位置,用坚固的护甲和炽热的火力跟敌人相持。

    不过一声哎呀打乱了行云流水般的默契,一个只穿着简便的公安武装,拿着魔导短枪的少女躺在地上,一脸茫然的打量四周,手里握着的魔方还在闪烁发光。

    蝙蝠瞅了一眼这个意外来客,也顾不得数落,赶紧下令:“404号断链,启用备份链接传送后续人员。”

    缇娜皱着眉头打量这个少女,最终是那双远比面目惹眼的长腿唤醒了记忆,她叹道:“梅恩,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正带着公安和情报局的人突击搜查一处地下遗迹呢”,梅恩掂着手里的魔方:“情报据行动组的人说有急事要走,掏出了这个东西,光亮大作,我怕吓跑了可能有的敌人,一把抢了过来……”

    缇娜一脸狐疑,低声问:“你确定不是因为知道这里的事跟格罗妮娅有关,所以抢了我们的传送魔方自己跑过来?”

    “格罗妮娅?”

    梅恩愕然:“这里是……布莱德?”

    脸上的茫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凝重肃然,梅恩悠悠叹道:“命运还真是一只无形的手啊,真的把我弄到这里来了。”

    上百名突击队员构建出大致稳固的防御阵地,坚固的防御和强大的火力,不仅把撒米罕那边的上百重甲军团士兵一扫而光,连撒米罕和他的传奇小队都没讨到多少便宜。

    “这没有意义,缇娜殿下!我们的魔导战车甚至浮空舰的魔导炮马上就能对准这里!”

    撒米罕隐在远处叫道:“只需要几炮,你们就要完蛋,快投降吧!”

    洼地里枪弹横飞,蝙蝠喊道:“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缇娜抱着头缩在坑里叫道:“能坚持多久就多久!李奇说第一批支援马上就到,凯恩带队!”

    梅恩就在缇娜身边,听到这个名字,两眼顿时发亮。

    “那家伙要来吗?”

    她的语气异常热烈:“不知道又要弄出什么大阵仗啊!”

    然后她哇的惨叫一声,一发榴弹在上空炸开,碎片钉在她没多少防护的手臂上,顿时血流如注。

    此时射向洼地的火力已经不只是魔导枪弹了,而是无数魔火弹和轻型魔导炮的炮弹。

    缇娜的告死者小队,加上情报局暗刺突击队,一百多人的队伍,跟将近半个军团的火力对射,竟然不落下风。

    不过这仅仅只是暂时的,天上的云层中,依稀能看到浮空舰的身影,不只一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