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一三 希尔维的忠诚和地狱蛮子的厉害
    超出百米,还有一对折翼,有如修长天鹅般的纯白浮空舰悬停在云海之上。舰首是一尊骑着飞马手持骑枪,正作飞跃状的黄金骑士像。

    “裁决者”号浮空舰,前身是女皇座舰“法米利亚亲王”号。帝国浮空舰工坊正在建造新一代浮空舰,女皇即将拥有更强大的浮空舰,就把这艘座舰交给了希尔维,女皇对元帅的信任由此可见一斑。

    浮空舰的通讯室里,面目冷峻的帝国元帅希尔维深深低头,聆听女皇的训示。

    “你终究欺瞒了我,希尔维,既然自认是我的手臂,我的长剑,就不该有自己的想法。”

    女皇神色比希尔维还要阴冷:“之前把事情告诉我,的确会因为我的注视而让大地之母提前苏醒,由此爆发的灾难也的确难以预料。”

    “但那是我的责任,希尔维!哪怕世界毁灭,也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何况我作为凯拉特蕾希娅的一部分,对世界的了解是你无法理解的,你的僭越让我对你的信任荡然无存!”

    希尔维脸色煞白,并没出声辩解。

    注视了她好一会,还是没得到回应,特蕾希娅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看来你自己也有觉悟了?”

    希尔维猛然扬起头,目光里闪烁着炽热的光芒:“陛下……不,特蕾希娅,我承认,除了担心你的注视让事情出现变化外,另外还有私心!”

    “我不想让贝努因旧神的事情重演,特蕾希娅,你也在懊恼对吧?你没能坚持自己的主张,你一直都在退让,罪魁祸首就是李奇-普雷尔!”

    “布莱德的事情如果你一早就知道,一早就关注,李奇也会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把你拉下神座,他会跟你处处作对,在每件你该坚定决心的事情上逼迫你妥协,你该明白!”

    “看啊,即便只是刚刚察觉,李奇还是伸手过来了。我给了他的部下机会,让他们安全的离开,他们却负隅顽抗,还召来更多的人,现在正跟我的军团打得难解难分!”

    “特蕾希娅,我的陛下,我的女神,我的爱……”

    希尔维眼中浮起泪雾:“之前消灭那三个大地之子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你的异常。我猜想……不,我确定,你已经有了李奇的孩子,”

    特蕾希娅抿了抿嘴唇,并不显得太意外,这个最亲密的伙伴,果然是瞒不过的。

    希尔维继续动情的说:“我知道,你的凡人之心不属于我,谁让我是女人呢?”

    她的声调越来越高:“但请我崇仰的,膜拜的,愿意献出生命、灵魂和所有一切追随的特蕾希娅,能够永远神圣圣洁,能够永恒不朽吧!”

    泪水在女元帅的脸颊上拉出两道晶莹光痕,她呢喃道:“我太渺小了,陛下,我只能做到这个。不管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没有怨言。”

    “但请保留一点信任,一点点……哪怕只是你、欧萝拉和我在迩香修行的时候,作为朋友和侍从骑士的那一点信任。”

    特蕾希娅叹道:“希尔维……”

    “你说过的,在王厅那一夜后,你对我说过的!”

    希尔维的泪水汇聚到下颌,一滴滴落到地上。

    水晶球上的特蕾希娅半身影像晃了晃,那是心灵的波动导致神力外放,干扰了魔法传讯。

    “你对我说,你会放下凡人的所有爱恨,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底,直至你的灵魂被凯姆接纳。”

    希尔维继续道:“当时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还记得吗?我以为你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的心意!”

    接着她的脸颊微微扭曲:“可那个李奇,是的,那个李奇始终拖着你的凡人之心!”

    希尔维吐了口浊气,昂首道:“我明白的,我有这个觉悟,特蕾希娅。这一次我会自己解决大地之母,如果我失败了,你再来收场吧。”

    “你要骂我,要鞭挞我,就在神国里随意处置吧,那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归宿,这该是我得的,对吧?”

    特蕾希娅默然许久,缓缓点头。

    片刻后,希尔维出了通讯室,脸上看不出一丝落泪的痕迹。

    她跨入位于舰桥的指挥厅,包括瑞玛科在内的若干帝国高级军官赶紧恭身行礼。

    希尔维坐到指挥席上,淡然道:“不必理会那些小角色了,各军团的快速编队向元祖之穴进发,务必在明日黄昏前完成部署。”

    军官们面面相觑,目光最终都聚焦在瑞玛科身上。只有这位帝国侯爵,前萨其顿王子才有向元帅进谏的胆量和资格。

    瑞玛科暗暗苦笑,还是开了口:“元帅,我们的部署只是针对大地之母,还有布莱德叛党和伊斯玛特教团余孽。现在费共的人插手,我们是不是要做些调整?”

    希尔维哼道:“瑞玛科,难道你也害怕跟李奇交手?或者说不愿意与他为敌?”

    瑞玛科赶紧申明:“我忠于帝国和陛下,请元帅不要开玩笑。”

    希尔维呵呵笑道:“纠结还是免不了的对吧?不必担心,李奇如果要出动大队人马,那就是跟我们曙光帝国全面开战,陛下是不会容忍他的,你以为驻扎在红石的帝国舰队只是为了对付罗姆罗斯吗?”

    确认了这一点,其他人都如释重负。

    老实说没人不害怕跟费共的军队交战,费共那边至今还是战争样式的引领者。每一场战争都在改写费恩世界的战争规则,他们这些人甚至都以费共的战争幻景为教材,如饥似渴的从中吸取营养。

    瑞玛科却没有完全放心:“就算只是小队战,我们也该做一些防范。”

    “这不是你们军团的任务”,希尔维傲然道:“既然我已经做好了收拾大地之母的准备,还会怕区区李奇那帮人?”

    “但是陛下……”

    瑞玛科的意思是,跟之前收拾大地之子一样,女皇陛下会率领传奇小队到场。军团这边也该做出努力,予以配合。

    希尔维冷声道:“女皇参与跟大地之子的战斗,只是想了解情况。此次针对大地之母的行动,没有必要劳动陛下。你们也不必分心,做好自己本分就好。大地之母那里,我自己能解决!”

    见众人愕然,女元帅翘起了修长双腿,将自己沉到指挥席里:“你们以为,我希尔维就是个普通的传奇圣骑士?很快你们会看到,真正的希尔维有多强大。”

    散会后,军官们乘坐各自的飞舟离开,瑞玛科坐上飞舟,眉目依旧紧锁着。

    帝*团在布莱德王国一向都只负责外围攻坚和清扫的任务,跟大地之母有关的事情,都是希尔维的直属部队负责。

    前几次跟大地之子的战斗,女皇亲自出手,没人想得更多。这一次面对大地之母,希尔维却要自行处置,这让忠诚的瑞玛科感觉不太对劲。

    他毕竟是被女皇亲手封赠的侍从骑士,女皇还把自己的佩剑赐给了他。

    那柄剑就挂在他的腰间,他摩挲着剑柄犹豫起来。

    关于布莱德事务,他还从没有越过希尔维向女皇禀报,这一次他觉得有这个必要了,可这意味着对上司的不信任。

    正踌躇时,剑柄忽然发热,脑海中也响起了女皇的声音,让他大吃一惊。

    “很好,瑞玛科,看来你也注意到了希尔维的异常。”

    女皇说:“我是通过这柄剑的关联,向你发布神谕。稍后会有人送来一枚戒指,等明天希尔维动手的时候,如果李奇出现,就用戒指召唤我。”

    瑞玛科凛然应道:“我明白了,陛下。”

    “你并不明白,不过也不需要明白”,女皇的语气有些迷离:“不要觉得希尔维的忠诚出了问题,她的忠诚是你们任何人都不能比的。”

    诺顿公国黎明堡,特蕾希娅睁眼,眼中的金光渐渐消散,萦绕着身体的光尘也飞逝不见。

    “那一夜啊……”

    她低声呢喃着,那一夜的回忆涌上心头。

    臣属们已经退下,父亲的尸体也被移到了地下等待安葬,王厅变得空空荡荡,她依旧拄着剑坐在王座上,盯着地板上的血迹发呆。任由王冠上的血水滑过脸颊,滴落在身上。

    王厅的大门被猛然推开,冲进来的不是美梦破碎的李奇,或者父亲的那些私生女,而是希尔维。

    努曼艾尔追在后面,见到她没反应,识趣的退下了。

    希尔维走到她身边,苦涩的道:“当时我看到你收到谁的消息,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就知道事情不妙。”

    “你虽然把我支开了,可我越想越不对劲,还是急着传送回来,没想到……”

    “不,特蕾希娅,我不是指责你做得不对,我是恨你为什么不带上我!?”

    “这该是我做的!我是你的手,我是你的剑啊!为什么要弄脏自己的手?为什么要让自己痛苦?”

    那时候她心头一团乱麻,呆呆的说:“希尔维,现在我是哈德朗之王了,你该跪下行礼。”

    希尔维跪了下来:“是的,女王陛下。”

    然后希尔维抬手,替她擦去脸上的血迹。

    希尔维发下忠诚誓言:“特蕾希娅,我的女王,我的爱,我将献上生命、灵魂和所有一切,忠诚于你。”

    她的意识渐渐清晰,也渐渐坚定:“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希尔维,我会放下凡人的所有爱恨,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底,直至灵魂被凯姆接纳,你还愿意追随我吗?”

    希尔维深沉的道:“那么就让我作你的手,做你的剑吧。你该是圣洁无暇的,不该沾染上一丝污垢。”

    冰凉的心中升起一丝暖意,她低低的嗯了一声,放开剑柄,握住了希尔维的手。

    心神收摄,特蕾希娅幽幽叹道:“我的确偏离了自己的道路……”

    身上溢出淡淡光尘,凝结成凯拉斯卓的虚影。

    “特蕾希娅,你现在才有些偏离了正确的道路啊。”

    凯拉斯卓的神色显得有些悲伤:“神爱凡人,你似乎开始忘记这一点了。大地之母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细节,可你的决定,似乎要抛弃一部分凡人。”

    “贝努因人算是关系不紧密的旁枝,还可以当作必要的牺牲。可布莱德的凡人,不管有什么异常,他们终究是凡人的一部分,跟所有凡人一样,血脉都来自同一个祖先。他们的灵魂也跟所有凡人一样,是自然而生的。”

    “他们应该是你爱护的对象,大地之母这样的麻烦,你首先该考虑的拯救凡人,而不是为了实现未来的秩序而做出取舍。”

    特蕾希娅蹙起了眉头:“凯拉,我们在神座上讨论得还不够充分吗?现在的形势太复杂了,如果我们在此刻做出退让,未来秩序无法回归,会有更多的凡人牺牲。”

    “布莱德的凡人既痴迷于元祖血脉,拒绝秩序,又被伪神蛊惑,李奇那边也虎视眈眈,要借机发难,我们不能不取舍。”

    凯拉摇头:“有了这次的取舍,未来你会做出更多取舍,渐渐的你会迷失方向,秩序会被你当作一种力量,而不再是你的目标。”

    特蕾希娅有些不耐烦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凯拉!就因为你一个都不放弃,所以才会被迩香那帮人操纵了上千年!”

    凯拉默然了,特蕾希娅也意识到了不对,赶紧道歉:“对不起,凯拉,我不是指责你。我只是想说,这不就是你选择我的原因吗?我们必须更坚定,更有勇气,不然我们无法战胜敌人!”

    凯拉长叹一声,虚影消失,只在特蕾希娅心中留下一句话:“对你来说,真正的敌人,只有自己啊,特蕾希娅。”

    发了好一会呆,特蕾希娅摇头道:“看来得尽快解决迩香的事情,凯拉现在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

    布莱德西部山林里,某处洼地几乎被炮火淹没了。

    云层中的浮空舰并没有压下来,而是继续朝西北方向飞去。但大口径魔导炮不断加入攻击行列,让缇娜这支队伍越来越难以招架。

    “要不要分散突围?”

    有缇娜在,蝙蝠的思维就自动调整到了保守线上:“现在已经开始出现牺牲者了,我们的医疗力量不强,再坚持下去,我们的损失会很严重。”

    “不!我们能跑掉,奥蕾莎和梅恩怎么跑!?”

    缇娜像受伤的母狮般咆哮:“既然都有牺牲了,那就捞够本啊!不能让烈士的血白流!”

    当然她如此坚定的信念另有来源:“李奇没说撤退,我们就退了,这是临阵脱逃!”

    蝙蝠叹道:“可我们这里……”

    话语被直飞而来的一发九倍率火球炮弹打断,虽然有突击队员用魔钢盾展开荆棘圣盾挡住了爆炎伤害,紫铜炮弹轰在盾牌上的动量,仍然连人带盾轰飞了十几米远,差点撞中缇娜和蝙蝠等人。

    蝙蝠叫道:“我们这里被压制得太厉害,就算有援兵过来,也很难展开啊!”

    缇娜急得把耳朵尖都揉得紫红了,她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都是只干事不管事,一百多号人的生死压在她的纤弱肩膀上,沉重得让她无所适从。

    “要不这样,你带告死者分散突围,顺便牵制敌人。我带着不能潜行的人,还有奥蕾莎和梅恩她们边打边撤……”

    说这话的时候,半精灵少女心中燃起熊熊火焰。她想起了最早亡灵战争的时候,李奇一马当先冲入敌群时的景象,那时候李奇是这么喊的:

    “我是领导,冲锋在前!撤退在后!”

    虽然有点害怕,可照着李奇做的去做,绝对没错!

    蝙蝠低叹:“这可不行,殿下,你用传送门带着人……”

    话没说完,缇娜的尖耳朵支楞起来,欢呼道:“第一批援兵准备好了!”

    她掏出自己的晶格魔方,因为太急,拨动魔方的手都在发抖:“等等我看看说明书……哎呀那个谁搞得这么复杂干嘛?不知道要用到这玩意的时候就意味着千钧一发十万火急吗?”

    转了几圈,确认魔方拼得跟说明书上的示意一致,她用力点了点魔方某面的中心,手指像触发魔导枪那样放出一个零级告死神术。

    魔方哗啦啦自己转了起来,飞离缇娜的手,跳到半空急速膨胀。

    深紫和暗金光芒交织盘旋,像被无形的手编织着,瞬间出现一个荡动着暗金光幕的传送门。

    跟突击队员们用的单人传送术不同,缇娜的魔方是个双向传送门。不过只能容纳不到十来个人传送,是在形势危急时,让缇娜带着重要人物跑路的。

    几乎就在传送门成型的瞬间,一个壮硕身影跳出暗金光幕,沉重身躯在地上砸起一团烟尘。

    这是部比突击武装更粗壮也更粗犷的魔导武装,大块的带刺甲片和几乎粗了一倍的臂腿,都显示这件装备并不是用在小打小闹的战斗里。

    有点像异形脑袋的头盔转向缇娜和蝙蝠,上面密密麻麻的猩红复眼闪烁不定,类似螃蟹口器的网状面罩里传出雄浑而低沉的嗓音:“我是凯恩,抱歉刚完成地狱武装的信息化改造,敌人在哪里……唔,到处都是啊。”

    缇娜看了看这部地狱武装,类似火枪的远程武器挂在腰间,背后背着一柄锤头比普通人脑袋还大的双手锤,一手是折叠成臂环的大盾,另一手是又宽又厚的大剑,剑刃满是锯齿。

    “哇!我还在归队堡的时候画风没有这么奇怪啊!”

    告死魔女夸张的叫道:“这么一部武装的成本得顶我们突击队武装的十几倍吧?”

    旁边梅恩高兴的挥手:“凯恩凯恩!我在这里!”

    “殿下,梅恩……”

    凯恩向缇娜和梅恩点头致意,凯恩阿特在心中说:“那小妞怎么也在?她是来挣出场费的吗?”

    “别分神,我们要上了!”

    凯恩摘下背后的大锤,在增强视野显示的目标中做了选定,那是大约三四百米外两三个连队的军团士兵,用四辆魔导炮车和十来辆魔导机枪车朝谷地倾斜着猛烈火力。

    一部部沉重的地狱武装冲出传送门,最后一部背着巨大的器材箱子,箱子刚挤出光幕,传送门就化作一圈绚丽碎芒消散。

    凯恩下令:“工程组架设传送门,战斗组扩大防线!”

    下令的同时,他的伟硕身影已经一步十米,踏到了几十米外。

    缇娜、蝙蝠和梅恩等人,当然还有情报局的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以凯恩为首,不到十个地狱战士分做几面,迎着暴风骤雨般的枪弹和炮火冲了上去。

    奥蕾莎更是以为自己见到了上帝……不,神祇,她低呼道:“这是你们的传奇队伍吗?”

    “不,他们是……”

    缇娜耸肩道:“蛮子,地狱位面军的蛮子。”

    地狱位面军的突击队画风跟费共在主位面的突击队不同,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突击队,专门负责跟着清道夫机甲一起冲锋陷阵,近距离甚至肉搏是他们主要的作战方式,所以被大家称呼为“蛮子”。

    这个称呼的侧重点不是野蛮粗鲁,而是原始落后。

    就在凯恩冲击的路线上,撒米罕正跟这个大队的大队长说:“不必让投石炮车到位了,偏一点也没问题,就在后方直接……”

    没说完他就抽了口凉气,一个壮硕的钢铁身影冲破烟尘,转瞬就冲到了距离整个大队不到二百米的地方。若干道魔导机枪的光流准确的汇聚在这个身影上,却只是溅起点点火星。

    这可是能够打穿之前那些费共精锐士兵护甲的三十毫米火矢机枪啊!

    一发发九倍率火球炮弹射向对方,却被对方手中大锤准确无比的砸飞,眼见最多几秒钟就能冲进阵地里大开杀戒。

    “这一定是个擅长肉搏战的传奇!”

    撒米罕叫道:“快拦住他!”

    两个身影一晃,消失在空气里。

    这是两个传奇,隐匿系的传奇战力并不强,级别都体现在了难以感知那些能力上,领域也都与此相关。对上肉搏系的传奇,如果正面作战当然差得远,但就靠着隐匿,随手一个背刺就能解决问题。

    看这个肉搏传奇一身护甲,传奇级别的背刺恐怕也难以一击得手,不过能扛住两个传奇的暗影背刺,这样的传奇至少也得是八级以上。

    看对方身上手中飘溢出的淡金光芒,撒米罕能确定这是个痛苦系的传奇。他暗自鄙夷麦戈尔,长期关注费共的人员情报,居然不知道对方除了圣女之外,还会有同系的传奇。

    估算时间,撒米罕确信两个暗影传奇刺客应该摸到了对方身后,正要松口气,异变骤生。

    那个怪异铁塔般的敌人忽然停步,一只脚猛踩大地,荡开一圈水银般的波光。

    两个身影在他身后闪现出来,闷哼着不迭后退。

    撒米罕眼瞳紧缩,这是告死神力!

    怎么可能!?

    这个家伙居然会两系神力!这相当于同时身兼两种职业。

    他暗暗叹气,赤红女士的信徒就是这么乱七八糟,一点也没规律可循。

    他和部下都领教过告死神术,外在的伤害并不高,心灵伤害非常可怕,哪怕是隐匿得再深,也会被这种力量刷出来。

    不过对传奇刺客来说也只是一时逼退而已,两个传奇身躯一扭,化作涟漪,在林荫中穿梭,再度逼向对方。

    他们扑空了,原本带着强烈压迫感的铁塔身躯,竟然跟传奇刺客一样消失了!

    这竟然也是个会潜行的告死者!?

    撒米罕额头微微出汗,心说既然可以潜行,为什么要那么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上来?

    他下意识的让自己遁入阴影中,在阴影中能更好的感知潜行者。

    下一刻,空间像是被挤开一样,在距离大队阵地四五十米的地方振荡出大片涟漪。

    那个铁塔般的敌人立在原地,挥手丢出一颗东西,像是掷弹兵用的魔导手雷。

    手雷在半空炸开,帝*团的官兵们下意识的背转身或者举起盾牌,这种程度的碎片对他们没有什么伤害。

    就在同时,那个敌人另一只手里的大锤高高举起,锤头对准手雷爆炸的方向。

    锤头噼噼啪啪跳起无数火星,然后喷出一股几乎有人身粗壮的电弧,在空中如长蛇般扭曲,攀上刚刚爆炸出的无数碎片。瞬间一张电弧之网急速伸展,落到了魔导车和人体上。

    接近二十辆魔导车和两百多名士兵被这张电网罩住,炸出片片电火花,魔导车抛洒着零件,人体剧烈哆嗦。方圆上千平方米内,俨然成了雷电屠场。

    “这是……禁咒!?”

    撒米罕也被几根电弧黏住,毕竟是传奇,只是有点灼痛而已。

    他见过类似的雷电法术,但没见过力量这么强的雷电,更没见过不需要冗长准备就直接施放的雷电。

    不,范围太小,不是禁咒。

    但对方是传奇无误……

    顾不得心痛瞬间没了的一个大队,撒米罕准备招呼那两个传奇跟自己联手,至少得把这个传奇干掉。

    其他地方的轰鸣让他愕然止住,看着远处片片伸展的电网,撒米罕一颗心砸到了脚背上。

    接近十个传奇!?

    撒米罕当机立断:“打不下去了,得赶紧告诉元帅,费共那边派来了一队传奇!”

    隐隐感知到三个强大存在远离,凯恩吐了口浊气,从锤头里取下恶魔之心电池。

    “雷电研究所的那个所长还真是聪明!”

    凯恩阿特兴奋的嘀咕着:“说雷电对恶魔和魔鬼的伤害很小,但对凡人伤害很大,专门给动力锤加了放电功能,一下子干掉了半个营啊!”

    凯恩心里平静得很:“以后就没这么好的事了。”

    他将新的恶魔之心电池换上,意念变得昂扬:“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让他们好好领教地狱蛮子的厉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