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上将军〕〔我是忍者之神〕〔生活系巨星〕〔捡个灵器回家当夫〕〔策行三国〕〔法象仙途〕〔天刑纪〕〔超品修仙太监〕〔许你凡尘一世爱〕〔贵女重生:侯府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靠充钱当武帝〕〔末日轮盘〕〔重生五零巧媳妇〕〔重生之最强大亨〕〔超级仙学院〕〔全民领主之召唤千〕〔回到上古当大王〕〔我不想五五开〕〔双世宠妃,误惹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一五 元祖的苏醒与格罗妮娅的意外
    布莱德王国西北,群山在这里延伸出条条低矮山脊,俯身没入内海。大地也由此被切出若干条块,形成一片片狭小平原,庄园和村镇点缀在这些平原上,接受着贵族的统治。

    一片毫不起眼的小平原里中心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镇,小镇外的矮山上,一座毫不起眼的破旧神殿与一株大树相伴,共同俯瞰着不到百户人家的镇子。

    夕阳即将沉下地平线,霞光让神殿和大树都镀上了一层暗金光彩,一个老者推开神殿大门,用不知道是法杖还是拐杖的棍子拄着,颤颤巍巍走向那株有三四人合抱的大树。

    神殿的建筑风格异常简洁,方的方圆的圆,没有什么装饰,看起来很像黯精灵战争时代,或者图铎帝国创立之初的作品。那个时候整个世界但凡有点手艺的凡人,不管是不是超凡者,都汇聚到了战争前线或者帝都迩香。

    可跟那株大树对比,只比废墟好一点的神殿,感觉又异常年轻。大树伸展出的茂密枝条上没多少叶子,这在夏日是难以想象的。深褐色的嶙峋树皮仿佛记录了几个纪元的历史,透出令人心悸的沧桑气息。

    老者来到大树前,抚摸着树皮,痴痴的道:“吾主啊,离您降临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我已经感应到了您沸腾的神念,您是在为凡人遭受的苦难哭泣吧?”

    “可我感觉到还有什么力量在阻止您苏醒,是那些异神的信徒吗?是那个邪恶的元帅吗?我太老了,我的学徒又太小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吾主啊,给我更清晰的指引吧!”

    老者身上的袍服到处是补丁,跟乞丐的穿着没多大差别了,一圈袍袖却还完整,平常应该都用袖套遮住,到了祭礼之类的活动时才解开。

    袍袖上是一个绿色的山岩崩裂标记,正是大地女神的神徽。不过跟其他大地女神信徒佩戴的神徽不同,山岩中还有半边红心。

    这是个元祖教派的信徒,因为将现任大地女神指称为伪神,认为大地之母才是真正的大地女神,被对方视为教敌,也就在布莱德王国还能苟延残喘。

    老者将手按在树皮上,使劲一划,留下殷红血迹。

    他诵念了一段冗长的咒语,手上放出一片稀薄的绿光,按上血迹。

    绿光融入血迹,沉进树皮里,像是有什么奇异存在通过这样的仪式吸取老者的生命力,让他的身体像风中残烛般颤抖。

    老者大声呻吟着,却显得极为快意:“是的!就是这样!拿去吧,吾主!把我的生命和灵魂都拿去!”

    绿光很快消散,大树恢复了原状,老者颓然跪下,为没有完全奉献自己而痛苦抽泣。

    身后脚步声响起,是几个不到十岁的瘦弱小孩,衣服破破烂烂的,有的几乎能看到数得清楚的肋骨。他们怯怯的看着大树,并不为老人的情况而讶异,应该是司空见惯了。

    老者喘了一会,支撑着起身,对小孩说:“好了,该你们了,努力获得元祖的认可吧!”

    小孩们一脸麻木的上前,像老者之前做的那样用树皮划伤手掌,诵念咒语。

    剩下一个小女孩小声说:“能给点吃的吗?爷爷,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再奉献的话会跟上次一样,睡很长很长的觉,还让你生气的。”

    老者皱眉道:“布迪玛,克服*对信仰的束缚,才能进一步坚定信仰,也才能让吾主更青睐你。”

    小女孩畏惧的缩着脖子抱着胳膊:“可是……”

    “没什么可是!”

    老者没了耐性,把小女孩拖到树边,把她的手摁到树皮上使劲划拉,痛得小女孩大叫。

    其他孩子都完成了“仪式”,可手上并没有冒出绿光,他们都朝小女孩投去鄙夷的目光,还有大一些的女孩直接去捂她的嘴。

    小女孩在树皮上留下一片猩红血迹,她哭着远离了大家,用老者的话说,在“元祖灵脉”前昏倒是亵渎神祇。

    靠着神殿的墙壁蹲在地上,小女孩努力忍受着手心的剧烈疼痛,用每次奉献后都会有的热麦粥安慰自己。然后喉咙耸动,口水流个不停。

    地面开始震动,视野也开始模糊,小女孩大惊,这是要昏过去了吗?

    不,不行!昏过去了就没热麦粥喝了!

    她努力攥着拳头,用伤口刺激自己。

    震动越来越猛烈,眼前猛然一暗,她看到了那株大树扭动起来,一根根枝岔如蛇一般蜿蜒而下,贯穿了“爷爷”和同伴的身体。他们嘴巴大张,像是在大叫,可嗡嗡的怪异振鸣吞噬了他们的声音。

    大树不断拔高,“爷爷”和同伴们的身体挂在枝岔上随之上升,他们不再挣扎,一个个就像晒在树枝上的衣服。

    小女孩心说这是什么幻觉啊,太奇怪了。

    眼皮沉重得像是挂了石块,她闭上眼睛,意识陷入黑暗。

    大地不断崩裂,一条沟壑自那株大树前后伸展,很快就探入到小镇里,让整座小镇都陷入到恐慌中。

    几艘飞舟冲破云层,出现在小镇上空,自飞舟往下看,一株株大树在大地上破土而出,画出一条略带弧度的轨迹。

    飞舟之上,至少万米的高空中,舰桥后侧的观察镜里,大地像是长出了一排……不,两排既像触须又像毛发的东西。在这两排“毛发”之中,正闪烁着仿佛自地底深处渗出的幽暗绿光。

    负责观察的军官打量了半天,忽然惊呼道:“这像……像是一只眼睛!”

    ………………

    夜色初上的时候,李奇在茂密山林之中的废墟里见到了格罗妮娅。

    跟特蕾希娅一样剪了个利落的短发,让她那头火红不再那么飘摇。可还相距几十米的时候,像是刀片刮着的刺痛感,就伴随着她身上溢出的力量波动,压在了李奇脸上。

    李奇没有压制自己的本能反映,淡金光芒溢出体表,柔和但却坚决的将这股力量驱散。

    传奇领域……

    格罗妮娅已经是个传奇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她既然获得了伊斯玛特的眷顾,成为圣女,赐予她匹配身份的力量是必须的。

    也就是说,这个伊斯玛特,不论真假,都是个中等神祇。

    格罗妮娅被部下簇拥着来到李奇身前,她像是第一次见到李奇似的,昂着头用矜持的语调说:“尊贵的教宗阁下,我代表伊斯玛特教会和布莱德人民欢迎您的到来,并且真诚的感激你们赤红教会伸出援手,和我们一同对抗邪恶之敌。”

    刚才的力量宣告并没有什么效果,格罗妮娅也不意外,如果李奇现在连传奇都不是,势必要影响她对李奇背后那位女神的评价。

    小红在李奇心里鄙夷的道:“这是个真正不要碧莲的小婊砸!”

    合着之前你骂的小婊砸都是假的?

    李奇没有理她,也没直接回应格罗妮娅,就默默看着。

    在他头上飘着散发出朝霞般光亮的神光球,映亮了周围大片地域,也将格罗妮娅罩住。

    光亮给她染上了一层金色,让她那比缇娜还要单薄的身躯和颧骨突出的面容显露无疑,加上沉滞得像伪装的目光,完全看不到心灵。如果不是那股传奇级别的力量波动,李奇还以为站在自己身前的是尊魔偶。

    小红继续抨击:“就算只用地球世界的目光看,这个格罗妮娅也是一副内分泌严重失调的样子,不是精神病就是神经病!”

    老实说,小红的这个评价,他心有戚戚。

    被李奇这么审视,格罗妮娅依旧态度从容:“不过我有些意外,还以为阁下会展示赤红女士的正义。那位圣武士……我是说夏安,他传承给您的正义,终究只是一个次等的分支吧。”

    “普雷尔阁下,我们的人生曾经有过交际,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在没有找到正确道路之前的摸索,那些不愉快我已经放下了,相信您也不会再执着于往事。当初我离开的时候,您还送过我一份地图,这个恩情我一直没忘。”

    “您能来这里,也说明放下一切私人恩怨,这必然是赤红女士的神意。我很感谢赤红女士能坚定的站在凡人这边,相信有赤红女士的帮助,吾主的正义光辉必将普照费恩。”

    这番话让小红暴跳如雷:“过去她搞的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抹掉了?还把我们说成是来给她打下手的,她是把屁股跟脸换了位置吗?她的主子连脸都不敢露,还好意思说什么普照费恩!李奇,给我狠狠怼她!”

    “所以说你是笨蛋啊……”

    李奇数落她:“你要遇上真心机婊,绝对是输得底裤都不剩的败犬。她这不过是给她那边的人摆姿态,顺带申明主导权。”

    小红怒意未消:“我暂时忽略你在败犬这个词上隐含的用心,只说眼前这事,你不该怼回去?咱们就忍气吞声!?甚至被她当棋子用?”

    李奇对这个笨蛋实在无语了:“这不是泼妇骂街,比谁嗓门大啊,别打扰我,好好看着就行。”

    直接怼回去?格调太低了,他没必要马上下场。

    格罗妮娅这番话的确漂亮,可惜只是针对李奇而言,对相关人来说刺激程度无异于战斗宣言。

    眉目不正经的少年从李奇身后悠悠踏进光亮里:“是啊,那个夏安,作为凡人时坚持的正义,的确摆不上台面。不过作为神祇,他的正义光芒万丈,必将照耀费恩啊。”

    格罗妮娅愕然看住这个少年:“你是……”

    “我是万萌之主夏安……”

    少年轻浮的笑道:“的代言者。”

    格罗妮娅眼瞳有些失焦:“夏安……封神了?万萌之主……那是什么?”

    夏安伸展双臂,拥抱天空:“是让世界变得更可爱的正义!让人们不再因为信仰纷争而自相残杀的正义!”

    格罗妮娅差点都笑出了声:“这是什么正义?闹着玩的吗?”

    夏安缓缓放下手,神色变得肃穆,粉红光尘从身上溢出,推送开强大的力量波动,让格罗妮娅和她的部下同时变色。

    夏安用反派boss的语调说着小丑般的话语:“要怎么让世界变得更可爱呢?首先得把世界变得丑恶,把那些通过暴力和诱惑,压迫甚至奴役凡人的存在全都清除掉!然后才能在可爱的世界里,建设更可爱的未来啊。”

    虽然画风异常违和,可所有人都暗暗心悸,这是传奇巅峰的力量!不愧是神祇的代言者!

    夏安再端详格罗妮娅,怜悯的摇头说:“格罗妮娅,从一开始,夏安就觉得你不可爱,哪怕那时候的你有张还算可爱的脸蛋。现在嘛,你连脸蛋都不可爱了。”

    他的语气骤然变冷:“你的灵魂是丑恶的,你承载不起所有人的正义,你的正义只属于你自己,不,现在已经归于那个混沌未知的伊斯玛特了。”

    格罗妮娅那边的人大惊,她本人则沉下了脸,不理会这个少年,对李奇说:“看起来你不是来帮忙的,而是来替夏安迪亚圣武士清算旧账的?”

    李奇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耸肩道:“你欠的旧账可不只夏安迪亚圣武士啊。”

    这句话让现场气氛骤然变得凝重,格罗妮娅正要发怒,一个身影又走进光亮中,让她抽了口凉气。

    “圣女殿下,我没有死,我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

    那是个气质朴实的少女,怯怯的说:“不过我想确认吾主的神力和形貌,我想知道,为什么只有您获得了复仇的神意,而我们只有模糊的受难神意,我们所有人,除了您之外,都不能直接聆听吾主的意旨吗?”

    格罗妮娅的部下震惊之余,纷纷嚷嚷的谴责起她。

    “奥蕾莎!你竟然敢质疑圣女殿下!”

    “你这是在渎神!”

    “你怎么可能活下来,你是不是被外神操纵了?”

    格罗妮娅暗暗咬牙,她身后这些部下自然忠心,可奥蕾莎的质问,却是很多基层伊斯玛特信徒的心声。

    最关键的是,这个奥蕾莎为什么活了下来,还落到了李奇的手里!?

    她朝对方招手:“奥蕾莎,这些问题不是当着外人能说的,你先回来。”

    奥蕾莎犹豫着,正要迈步,另一个人走进光亮中,按住了她的肩膀。

    当那张面目沐浴着霞光,清晰映入格罗妮娅眼帘时,她瞪圆了眼睛,低呼出声:“梅恩!?”

    黑发长腿的少女圣堂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淡淡的道:“不仅奥雷莎没死,我也没死,意外吗?惊喜吗?”

    很意外,也很惊,完全没有喜……

    格罗妮娅的心绪瞬间一团乱麻,巨大的懊恼掠过心头,她不该完全忽略对费共那边的关注。

    呼唤着伊斯玛特,力量在心灵中翻滚,她镇定下来,避开梅恩的注视,再度看向李奇:“所以,阁下真的是来找麻烦的,而不是来算帮忙的?”

    李奇叹了口气,用肃穆的语气说:“我们的确不是来帮忙的。”

    顿了顿,将格罗妮娅和她部下的愕然表情尽收眼底,才满意的继续道:“布莱德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危及到了整个主位面的安全,对吾主来说,这是让赤红光辉普照费恩的巨大威胁。我们来此践行神意,不是为了帮助谁,而是我们的使命和职责。”

    他注视着格罗妮娅,用毫不遮掩的威胁语气说:“我们只是把你们看作事件当事人,如果你们愿意参与最终的战斗,我们也欢迎,但如果出现任何影响我们守护世界的行为,包括且不限于各种别有用心的阴谋,我们会毫不留情的予以消灭。”

    部下们惊愕无语,格罗妮娅胸脯剧烈起伏,恨恨的道:“好大的口气……”

    李奇笑道:“如果你能把你的神祇叫出来,我们或许会降低一点姿态,不过我知道你做不到。”

    格罗妮娅脸色红白不定,看起来一时下不来台。

    她可没想到李奇会这么强硬,姿态会这么……狂妄。

    “整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你知道的,策划的,和你所能承受的范围”,李奇接着说:“这是一场决战,是我们跟另一方的决战,而不是你和希尔维的决战。”

    格罗妮娅眼中白光闪烁,猩红光丝混杂在其中,看起来她想请动伊斯玛特为自己撑腰了。

    小红呵呵冷笑:“很好,等伊斯玛特出来,我就下来看看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很遗憾,沉默了好一会,仍然没有其他动静,只依稀听到远处的鸦叫声。

    格罗妮娅身上的神光散去,她在急速思索着什么,忽然一阵微弱但却连绵的震动传过来。

    她惊讶的抬起了头,对李奇说:“不好,大地之母马上要苏醒了!”

    她用平和的语气说:“现在不是争夺主导权和处理私人恩怨的时候,我们必须精诚团结,齐心协力!”

    不错的反应,虽然嘴皮还硬着,也算是变相服软了。

    李奇点头:“我们马上行动吧。”

    的确,现在得齐心协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