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一六 元祖之谜和立旗之夜
    “我刚来布莱德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推翻贵族,解放奴隶。不过希尔维把战败的兽人驱赶进了布莱德,让布莱德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

    “我带着教团去了布莱德北部抗击兽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尝试跟布莱德贵族合作,过程很……坎坷,最终还是坚定了团结所有布莱德人的路线。”

    “之后希尔维率军进入布莱德,布莱德王室和贵族出现了分裂。我被当时的布莱德国王背叛了,部下死伤惨重,差点都要放弃了。”

    “庆幸的是,当希尔维不再把我们和兽人当作主要目标的时候,终于暴露了吞并布莱德王国的野心。”

    “国王那时候才醒悟过来,动用大地之母遗留下来的力量反抗,还是被希尔维干掉了。他的死把布莱德这块土地的最大秘密交到了希尔维手里,又让王室和其他贵族团结在了一起。”

    六足魔导车轻盈的穿行在山林间,车上除了驾驶员,就只有李奇、格罗妮娅,以及布莱德王子莫尔奎恩三人。

    之前的言语冲突是双方确立合作姿态的过程,李奇这边以强硬姿态压住了格罗妮娅,虽然让她和部下都很不爽,却表明了费共在大地之母此事上介入到底的决心,至少让格罗妮娅一方吃了颗定心丸。

    格罗妮娅也展现出了诚意,向李奇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这场惊天危机的来龙去脉。

    当然,这些话里含真量到底有多少,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这个……就是布莱德国王送给我的,元祖印记,只是一半,另一半在他手上。这是上个纪元黯精灵战争时代,七个传奇巅峰的巫王牺牲自己铸造的超凡灵器,他们想用这件武器召唤出元祖,也就是大地之母的遗骸,抵抗惩罚他们的强大力量。”

    格罗妮娅卷起衣袖,露出手腕上的一个金属手环,黑沉沉的没什么装饰,像是最简陋的铁环。上面游走着淡淡的绿光丝线,像呼吸般明暗不定。

    “他们失败了,这件武器只能召唤出元祖残影,比真正的元祖弱小得多。”

    “国王跟我立誓合作的时候是真心的,他从预言里知道了我是布莱德人的救星。之后应该是屈服在希尔维的暴力之下出卖了我,那个元祖印记就落到了希尔维手里。”

    格罗妮娅眉头紧锁,显得很不安:“国王说过,王室在这千年里做了很多秘密实验,确认元祖必须通过其他方式唤醒,而元祖印记可以控制元祖的行动。”

    “唤醒元祖的办法就是制造出尽可能多的大地之子,再杀死那些大地之子,这样就能刺激祂苏醒。”

    “这个秘密我们知道,希尔维也知道了。接连有三个王子自愿喝下元祖魂药激发血脉,成为大地之子。他们清楚元祖是布莱德人的最后希望,也知道希尔维就是想让元祖苏醒。可他们,当然还有我,都相信希尔维甚至特蕾希娅不可能打败元祖,至少不能阻止元祖做到那件事。”

    格罗妮娅终于吐露了关键信息,哪怕这是假的,也能透露出灾难层级之类的信息,李奇此时也顾不得再听小红的吐槽,凝神听着。

    格罗妮娅说:“元祖会激活凡人血脉中的远古血脉之力,只要按照血脉巫师的法则修行,凡人能很方便的获得超凡力量。”

    “这还只是其次,元祖真正的力量是将蕴含在地脉里的灵力喷发到天空,一直上升到主位面屏障上,给主位面增添一道源初灵力屏障。这会隔绝信仰之力,让凡人不必再承受神祇的压迫。”

    李奇心中震动,这个说法如果是真的,岂不是跟夜女士当初跟老国王和尤赞一起在迷雾沼泽搞的事情类似?只是规模更大,变化更猛烈而已。

    “隔绝信仰之力,让凡人摆脱神祇的奴役?”

    李奇可不会放过话里的大漏洞:“那你的伊斯玛特怎么办?伊斯玛特跟凡人的关系,难道和凯姆,还有其他神祇跟凡人的关系不同?”

    “吾主怎么是凯姆那种高高在上的神祇呢?”

    格罗妮娅凛然道:“正是因为我聆听到了吾主的神谕,才来到布莱德,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做准备。吾主是赐福凡人,不是奴役凡人,当然不会受这层屏障的影响。”

    她又道:“如果赤红女士的神典并不是虚言伪饰,我相信赤红女士的信仰也不会受到影响。”

    很显然,格罗妮娅想让李奇帮她夺回希尔维那边的元祖印记,好控制元祖完成这个计划。

    希尔维的目的也很简单,想夺走格罗妮娅这边的元祖印记,再控制元祖自爆,消灭所有跟元祖血脉有活跃感应的凡人。

    之所以现在没抢格罗妮娅的印记,是因为这个印记是灵魂绑定,而且必须一对同时使用,才能让元祖动起来。

    两边都打着先让元祖动起来,再争夺主导权的如意算盘,至于格罗妮娅关于灵力屏障的说辞,李奇是压根不信的。

    他冷笑道:“你的神祇伊斯玛特连形貌都没显露,更没降下分身,让我们怎么相信祂是解放凡人而不是企图独自奴役凡人?”

    格罗妮娅沉默,这事其他人不敢,也没有资格在她面前提,李奇却有资格。作为赤红女士的选民,在人神问题上的任何遮掩都瞒不过他,所以她只能沉默。

    李奇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我们的计划是不让元祖真正苏醒,同时解决掉希尔维。如果你们不认可这个计划,那在我们看来,你们跟希尔维并没有多大差别,我们会把你们跟希尔维一起收拾掉,这是我们的基本立场。”

    格罗妮娅跟那个叫莫尔奎恩的王子对视一眼,格罗妮娅用怀疑的语气说:“解决掉希尔维,夺走她的元祖印记,的确不能让元祖激发灵力屏障,不过那就意味着跟特蕾希娅为敌。主位面的情况不说,在外层位面,赤红女士会是凯拉特蕾希娅的对手吗?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女神已经暴露了神国的位置。”

    李奇冷着脸说:“这是我们的事情……”

    格罗妮娅脸色阴沉下来,莫尔奎恩打圆场:“既然希尔维不能再危害布莱德,战场也从布莱德转移走了,这个结果我们是可以接受的。”

    莫尔奎恩是个看上去毫不出奇的中年男子,看样子也是从王室旁枝庶族里拉出来,当作号召布莱德本地人的旗帜。

    格罗妮娅摇头道:“说得轻巧,你们能不能解决掉希尔维都是个疑问,千万不能小看她。她不仅自身强大,还有几十个军团和很多传奇。更可怕的是,她需要的话,几分钟之类就能召来特蕾希娅和一个强大的传奇小队。”

    “希尔维那边,加上特蕾希亚,都由我们解决”,李奇说:“你们的任务就是排除杂兵的干扰,安抚好元祖,这个只用一半元祖印记应该能办到吧?”

    格罗妮娅目光闪烁着,笃定的点头:“当然,只是一半的元祖印记,力量也很强大。”

    李奇再想到了一件事:“元祖苏醒之后,对布莱德人甚至所有凡人真的没有坏的影响?”

    “这是肯定的,除非通过元祖印记去刺激它,或者受了严重伤害。”

    莫尔奎恩是个三级血脉巫师,关于元祖的秘密,因为有家族传承,倒是非常清楚。

    “大地之母是费恩世界的古神之一,传说泰坦打倒了大地之母那些古神后,主位面才完全成型。泰坦创造了精灵,帮助巨龙维护主位面的自然循环。又创造了矮人把陨星熔炼为金属,半身人是他们为了了解主位面的每一处细节创造出来的。”

    “后来他们发现自然循环中那些又脏又累的事情没人料理,就抽取大地之母残骸中的血液,与他们创造的其他生灵混血,创造了各个亚种族的凡人,人类只是其中之一。”

    “这些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没谁知道了,不过可以确定除了精灵、矮人和半身人外,现在生活在主位面的凡人,都有大地之母的血脉。”

    莫尔奎恩的讲述很相近,让李奇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拼图又填充了几块。

    “其实我们布莱德人与大地之母的渊源跟其他凡人没什么不同,只是在第一纪元后期,人类向东费恩进发的时候,来到这里的凡人发现血脉之力在这里要强大得多,于是一代代提纯血脉,追溯远古力量,发展出了特别的血脉巫师传承。”

    “黯精灵战争的时候,布莱德的巫王们愚蠢得跟黯精灵勾结,犯下了大错,布莱德的巫师传承也就隐没在暗地里。但布莱德人的传统并没有断绝,血脉越纯粹越强大的家族,在布莱德王国越受尊重。”

    莫尔奎恩叹道:“所以啊,不管是从女皇的角度看,还是从女神的角度看,我们布莱德人都是必须被清除的异类。”

    李奇再问:“在你们的历史里,有没有关于一些布莱德人迁移到西费恩冰封峡湾的记述呢?”

    莫尔奎恩很肯定的摇头:“布莱德人是不会迁移出去的,血脉之力在费恩其他地方要弱得多,迁出去是自讨苦吃啊。”

    李奇还没放弃:“那……廷尼威这个名字,你有印象吗?”

    莫尔奎恩皱眉:“没听说,不过感觉像是某个失落贵族的家名。布莱德的贵族都被清洗得差不多了,找不到懂历史的老家伙,必须去王都查贵族档案才能确认。”

    格罗妮娅冷笑:“王都?希尔维已经把那里变成了荒原,连一张纸都没留下,还能查到什么?”

    李奇暗暗叹气,还是找不到跟卡琳身世有关的线索啊。

    跟两人讨论了一些细节后,李奇准备离开,格罗妮娅叫住了他。

    “奥蕾莎那边跟我有些误会,事关吾主伊斯玛特的情况,我没必要对她澄清。她愿意呆在你那边,我不反对。”

    “不过梅恩跟我的误会,就是私人之间的事了,我想见见她,可以吗?”

    转头看格罗妮娅,她的神色倒是很诚挚,李奇点了点头。

    回到自己的魔导车,凯瑟琳和卡琳同时迎了上来,欧萝拉在后面大惊失色:“李奇你这个混蛋,连狗都不放过吗?”

    卡琳不满的叫道:“我是狼!狼啊!”

    然后她尾巴甩得溜圆,殷勤的给李奇捏肩膀,呼哧呼哧吐着舌头问:“问到了什么?”

    别看这家伙之前极力否认,其实心头也认定了自己跟布莱德是有关系的。

    “只是说有可能是个贵族家名”,李奇说:“等解决了希尔维,再问那些还活着的贵族吧。”

    凯瑟琳在一边给李奇头部按摩,嫌卡琳碍事一屁股挤开她。

    卡琳瘪嘴道:“咱们还是好姐妹呢,现在有了男人就不要姐妹了。”

    凯瑟琳丢白眼:“狗粮,要么?”

    说完又变回温柔人妻,用胸脯垫住李奇让他享受福利,看得卡琳也揉起胸脯来,叫道:“真痒啊,受不了受不了,快被狗粮撑死了!”

    欧萝拉再也忍不住了:“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你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过过二人世界?”

    喔喔一阵叫,正在用随身助手打游戏或者看书的菲尼和缇娜假模假样的道:“我们回避!回避!”

    回避个鸟!

    别以为凯瑟琳退团了,听墙角三人组就会解散,不过是凯瑟琳换成欧萝拉……

    而且现在哪是享受的时候,李奇黑着脸说:“准备都做好了?明天有可能要面对什么心里没数?凯瑟琳!”

    他硬起心肠拿凯瑟琳当榜样:“去检查你的装备!我们又不是只有一天的时间了,还有一辈子要过呢!”

    凯瑟琳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去了角落收拾东西。

    再把菲妮举高高,让她脑袋撞车顶哇哇叫,又揉了几圈缇娜的耳朵,李奇钻出车门,爬到车顶上。

    欧萝拉溜了出来透气,虽然可能是无用功,甚至是负作用,李奇也不想就这么把她丢在一边。

    “不用解释了,这是很早就定好的事情,只是特蕾希娅居然答应了让我有些意外,说起来你泡妞的本事可不小啊。”

    不等李奇开口,欧萝拉就摆出了拒绝安慰的姿态,顺手把李奇伸过去的咸猪手打飞。

    “李奇,为了明天的战斗,我不跟你吵。其实也不是吵,我只是觉得,需要好好考虑下我们之间的关系。”

    欧萝拉说着让李奇士气大泄的话:“现在我主持爱情公社,开始反思我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爱。我不是说不爱你了,而是在怀疑,我是不是把感激啊崇仰啊那种感情当作爱情了。”

    “我不想让我们的爱情不够纯粹,那是在亵渎我正在引领的事业。你说爱情公社的主任,居然都不懂爱情,那叫什么事啊。”

    “拿开你的手,还有你的嘴!别把那种事情当爱情的全部啊!虽然很……很享受,可只有那种事情能叫坐爱吗?呸呸!我是说,爱就只是坐的,没有其他的了吗?”

    最终她还是允许李奇揽着她的肩膀,两人依偎在一起。

    夜风轻拂,李奇说:“欧萝拉,我也不知道呢,你如果有了答案,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

    “那当然”,欧萝拉揽住了他的胳膊:“到时候你这个小弟弟,可要老老实实接受本爱神的教导哦。”

    这时候李奇终于回过了神,苦笑道:“我们是不是像在立flg?”

    欧萝拉先是一惊,再捶他道:“就你这张臭嘴!”

    旌旗魔女拍着自己的巍峨山峦,自信的道:“我是谁?旌旗魔女啊!只有我给别人立旗的份,哪有被别人立的?”

    另一辆魔导车的车顶上,格罗妮娅凝视着梅恩,看了许久,直到泪水涌出眼眶。

    她一把抱住梅恩,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都在做梦,梦到你还活着,你果然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没事了,我不恨你……”

    梅恩回抱她,平静的道:“我不是为了责备你而来的。”

    少女圣堂的目光异常坚定,她是为了拯救和解放而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