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剑耀九苍〕〔旭乱三国〕〔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从零开始的碧蓝航〕〔踏星〕〔可装鬼怪的系统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二三 是谁让天地变色,是谁让骨肉相残
    最后一刻希尔维清醒了,但她只来得及两臂交叉架在头上。

    由一千吨紫铜五百吨秘银二百吨精金和几十吨魔钢加一丁点晶钛拼接起来的“晶钛棒”,将小红灌注给李奇的纯粹赤红神力增幅到主位面屏障可以容纳的力量极限,轰在希尔维身上。

    希尔维的双臂喀喇喇崩裂成碎块,晶钛棒没被阻滞半分,继续砸在头顶。

    帝国元帅那不算绝美但也姣好的头颅跟手臂一样碎裂,巨棒去势未减,一直砸到了胸腔。

    漫天血水飞舞,希尔维双膝跪地,无头的巨大身躯向前一晃,再向后轰然倒下。

    暗金神光在她胸腔的伤口里烧灼着,让这具原本如实体般的躯体急速褪色,变作亮金光影,再片片破碎,最终炸成漫天金芒。

    希尔维的本体在金芒中出现,她衣甲破碎,两臂鲜血淋漓,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脑袋被开了瓢,血流满脸。

    她保持着之前巨大化时单膝跪地的姿势,两眼发直的嘀咕着:“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特蕾希娅的力量……是无敌的啊!”

    李奇这边也再难支撑,甚至都没多余的力量把晶钛棒收进自己的空间晶格里,轰隆丢在了地上,身影缩到了正常大小。

    这一下用掉了小红的一半战略储备肉,以凡人之身驱使“巨神兵”,那么是最小尺寸的,也太费力了。

    看着希尔维的惨状,李奇冷笑,对你来说,凡人用上这种规模,堪称是“巨神兵”的魔导武器,当然是魔幻世界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不对,这里就是魔幻世界啊!

    特蕾希娅可是见过小红用十万八千吨金箍棒的,大概她以为这是费共神祇的新思路,只顾着琢磨怎么用在自己身上,没想过这种由凡人启发的思路,被费共用到了神祇层面后,又反哺给凡人了吧?

    当然因为必须用超凡力量,而且消耗还特别大,还只有他这样的选民才能用一下,但这一下哪怕对手再强,也是扛不住的。

    级别并没有超越主位面屏障的极限,可在爆发出的力量规模面前,同级的什么神术魔法都是渣渣,除非也拿着两千吨甚至两万吨魔导金属做的巨神兵来作增幅。

    现在,尽快了结吧,战斗才刚刚开始……

    李奇调整气息的同时,通过战术网络向凯恩发布了命令。

    这时候清道夫机甲和地狱蛮子们也才回过神来,老实说希尔维的部下其实是有机会翻盘的,刚才李奇跟希尔维的对决已经破坏了炼狱结界,压制他们的炼狱气息荡然无存。

    可他们跟敌人一样,目光和心神都聚焦到了双方的对决上,当结果出来时,跌落到谷底的士气再也凝聚不起战意了。

    希尔维显露出伤痕累累的本体跪在地上时,传奇里的一半身影瞬间消失,那些巫师和德鲁伊也拔腿就跑。

    剩下的秩序之手和元帅卫队并没有溃退,可当他们勉强振作起来,冲过来要保护希尔维时,炼狱结界再度出现,如之前那样罩住了整座废墟。

    尤赞改造的这个结界阵列,刚才并没被两人对决的神力冲击轰中,依然完好无损。

    于是希尔维的部下身体一沉,心头一冷,力量又失去了大半,再被密集的弹道和凶猛的冲击打得落花流水。

    在凯恩……不,实际上是凯恩阿特的指挥下,一些地狱蛮子再度用地狱火枪向希尔维射击。

    三个脆嫩呼声夹杂在轰鸣的枪声中,那是魅魔三姐妹。

    今天她们没有动用任何跟魅魔有关的能力,一直在用地狱火枪射击。

    安妮喊道:“为了康拉德城的死难者!”

    她的连发火枪射去了一连串圣水弹,打得希尔维身边尘土飞扬,身上也溅起点点火星。浸泡了圣水的魔钢钉透甲而入,让希尔维的身体不停颤抖。

    “为了艾兰尼斯的十万冤魂!”

    玛丽用她的长身管狙击枪……或者说该是炮,一发魔钢穿甲弹轰在了希尔维的背上。虽然没有穿透希尔维的铠甲,却让她身体向前猛然一扑,喷出大口鲜血。

    “为了布莱德,还有所有被你当作牺牲品献祭的无辜死者!”

    米娜用口径更大的榴弹发射器轰去圣水榴弹,颗颗魔钢珠在希尔维的身上甚至脸上溅起朵朵血花,也让她颤抖得更加猛烈,就像触电一样。

    希尔维身上的铠甲肯定是神器,即便受创严重,即便主人已经失去了战意,还是在努力抵挡攻击。

    但当一发由清道夫机甲发射的大口径炮弹,准确说是八八炮穿甲弹从侧面轰中希尔维时,神器铠甲终于彻底碎裂,炮弹从她腰间贯通,带得她撞进一堆瓦砾里,又像破败木偶般翻滚下来。

    整个过程她毫无反应,甚至都没叫出一声,如果不是灵魂感知里还有一丝波动,李奇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李奇这时候也稍稍回复了些力量,捡起魔钢大剑,走到希尔维身边。

    一脚踩住她的胸膛,剑尖对准希尔维的眉心,李奇说:“你上不了神国,也下不了地狱,你的结局只会是彻底的湮灭,这对你来说已经够仁慈了。”

    希尔维那已经散焦的眼瞳忽然闪起一点绿光,她生硬的扯着嘴角,用低沉而怪异的腔调说:“你没有这样的资格,只有特蕾希娅有权决定我的命运……”

    李奇暗叫不好,剑尖落下,却在离眉心不到一公分的地方,被一股怪异的力量挡住。

    眉心噼啪开裂,一株像是小树苗的东西伸出来,就是这么柔弱的东西,却挡住了李奇的大剑。

    “快退!她的灵魂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那是……”

    小红惊恐的叫道:“克……不,元祖!”

    “那就更该趁着这时候干掉啊!”

    李奇还不信邪,神力推送,一记荆棘斩劈下。

    希尔维嘴巴大张,舌头……不,是什么东西贯穿了她的后脑,从嘴里探出来,带着浓烈的腐臭气息,将淡金光芒吞噬。

    那像是大树枝条的东西打在剑身上,巨大的力量把李奇打得腾空而起。

    在李奇的视野里,希尔维的身体也拔地而起,追着他而来。可战术网络里却一片惊呼声,情况显然非同一般。

    地面上蕾塔娜加卡琳正跟一个隐匿系的传奇打得难解难分,地面震动,李奇倒飞而起时,三人同时愣住。

    看着这怪异和惊悚的一幕,卡琳嘀咕道:“元祖……果然是只触手怪吗?还是植物系的……”

    地面开裂,伸展出一根根树干,表面是嶙峋的树皮,却又如藤蔓一般柔韧灵巧。树干又延伸出一丛丛细枝,扭曲抽动不停。

    这些直径超过两三人合抱的粗壮树干撕裂了地面,如草丛般挤出来,也带得一片片幽绿光点飞升而起。

    希尔维被一根枝条贯穿身体,高高升起,身上还流转着金黄光芒,却将一点点幽绿吸取进去,变得黯淡斑驳。

    看到李奇继续升空,枝条应该追不上,蕾塔娜松了口气,关心的问:“卡琳你没事吧?”

    卡琳摇头:“我觉得……很好,比刚才还好!”

    “这根本不好啊!”

    蕾塔娜急切的说:“你先退出去吧!李奇都下令了!”

    卡琳犯倔了:“我就是为了搞清楚自己跟元祖有什么关系才来的!现在哪可能后退!在结界里还能受到保护,结界外面不是更危险!?”

    觉得她说得也对,蕾塔娜不再坚持。

    她看向对面那个隐匿系传奇,没想到对方还在发呆。

    “不……元帅说过的,绝对不会把元祖召唤出来的,只是诱饵和陷阱……”

    那个传奇痛苦的嘀咕道:“她欺骗了我们!”

    看这家伙的样子,蕾塔娜也不准备对付他了,转身冲向那丛树干。

    “管你什么元祖,让你看看守护魔女的厉害!”

    曾经是人类最强*的蕾塔娜信心满满,用告死神力瞬移过去,酒红光炮是解放之剑,淡金长矛是荆棘之矛,暗金光弧是破邪斩,甚至还甩出了一连串旌旗神力的骷髅头。

    树丛下炫彩光色变幻不定,煞是热闹,然后蕾塔娜高声惨叫,四肢摆成一个大字倒飞出来,飞在半空中还被那些枝条抽打得嗷嗷惨叫。

    那些树干,还有如灵蛇般挥舞的枝条,似乎免疫神力。

    卡琳接住她损道:“你这真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伤害零点五,都破不了防啊!”

    蕾塔娜狼狈的骂道:“闭嘴!”

    李奇借晶格魔方的飞行能力浮在半空,俯瞰下方,此时他也看清楚了异状。

    层层枝条缠绕,将希尔维的身体包裹住,幽绿光点在她身体散发出的金光中游离,拼合出一张人脸。

    “李奇-普雷尔,你很好,让我不得不坚定了决心,把我的生命,我的灵魂,我的一切献给特蕾希娅。”

    光点拼出笑脸,希尔维的声音也变得浑厚深沉:“我将与元祖一体,清扫整个凡间。等吾主特蕾希娅消灭了我,新纪元就此到来,新秩序也将在我和元祖的尸体上诞生。”

    李奇心中剧震,他想过各种可能性,这样的可能性也没放过,但他不认为希尔维会如此决绝,结果她……

    “真是疯狂的信徒啊”,小红感慨道:“不,是至极的爱啊,她不是在为信仰而战,是在为她所爱的人而战。”

    听起来你很羡慕?

    你也想有这么个超级病娇的选民?

    你这是失智啊!

    李奇呵斥着,小红委屈的哼哼也不反驳。

    “不——希尔维——!”

    特蕾希娅悲戚的呼喊穿透了结界,李奇赶紧联络菲妮。

    之前废墟的战斗,以及跟希尔维的对决,都没有惊动元祖,说明格罗妮娅还是在尽心办事,现在也只能指望她压住元祖的异动。

    “快连接元祖!完全连接!”

    菲妮在清道夫上面跳脚:“你可以做到的对吧!”

    此时菲妮跟格罗妮娅一行人就在悬崖边上,被盈盈升腾的绿雾映照得像是在拍恐怖片。

    格罗妮娅将手探进一株大树的树洞里,满额头是汗的道:“我完全连接的话,会跟希尔维的灵魂遇上,我不是她的对手!”

    “有我们在呢!”

    菲妮说:“这不是你最后的机会吗?让希尔维控制了元祖,特蕾希娅又在旁边,她们两个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世界就归她们了你还有我们不仅要死翘翘还要留下恶名被传唱无数纪元!”

    格罗妮娅还没信心:“可是……”

    “这么说你不懂是吗?那我就换个说法!”

    菲妮也急了:“动动脑子啊!为什么非要跟希尔维直接对?她在上元祖你也上,她要抓你肯定得换姿势,你也换姿势不就行了?”

    “你们不是比谁能降伏元祖吧?我觉得没有哪个凡人能降伏元祖,所以你们其实是在比谁把元祖上得舒服!”

    “观念要开放,思想要搞活啊!”

    格罗妮娅竖眉咬牙:“我不是太懂但总觉得这事被你一说变得有些恶心了!”

    菲妮再接再励:“而且你的神祇伊斯玛特不是会帮你推屁……咳咳,帮你的忙吗?”

    “闭嘴!我会努力的!”

    格罗妮娅开始觉得,这个源初魔女才是今晚上所有存在里最邪恶的。

    “吾主啊,我遵从您的神谕,走到了这一步,现在我等待您的降临。”

    格罗妮娅在心中祷告着,决然将所有意识灌注到元祖之印里,跟这株大树连接的可怕存在融为一体。

    废墟之外的空中,特蕾希娅一剑将凯瑟琳劈退,光翼振荡,就要朝结界冲去。

    血红凤凰的虚影骤然扩大数倍,遮蔽了大片天空,虚影中的凯瑟琳二阶变身,化作十层楼高的铠甲武士。

    头盔散去,凯瑟琳的语气毫不动摇:“休想,越过,一步!”

    特蕾希娅身影暴涨,拉到比凯瑟琳还高出一截的高度,如神音般的宣告带着隐隐天使咏唱:“凯瑟琳,这是不死不休,你有这样的觉悟吗?”

    门板大剑拉着血红光流直劈而去,凯瑟琳沉喝道:“不死、不休!”

    剑盾与大剑相交,在夜空中撞开一圈波纹,带着空气激震的轰鸣,向整个天空蔓延。冲击也同时轰在大地上,炸出一个大坑,不断扩展,直至百米直径才停住。

    夏安、qb、欧萝拉、“奇丽”以及特蕾希娅的部下不约而同的避开了这个战场,战斗的烈度已经不是刚才能比的了。

    天空中,身披血红凤凰的巨剑武士与手持剑盾六翼招展的黄金女神对峙,似乎将天空甚至是世界分作两半,两张绝美容颜却一模一样,令所有人心神恍惚。

    武士的铠甲在喀喇开裂,鼻孔嘴角溢出血丝。

    女神的双臂碎开片片金芒,却没看到肌肤,而是稠密如实质的金光。

    特蕾希娅俯视凯瑟琳:“你打不赢我的,凯瑟琳,我现在是神祇的分身,不是凡人。”

    凯瑟琳不屑的道:“我也、是女神!”

    “狂妄!”

    特蕾希娅再没了耐心:“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既然我是神祇的分身,就没有凡人之心的怜悯!”

    忠诚之盾撞开凯瑟琳,特蕾希娅挥着长剑,牵引凛冽光流,劈得凯瑟琳难以招架,却不容特蕾希娅脱身。

    战场另一侧的角落里,难以被察觉的阴影中,缇娜看着天空,忽然来了点什么兴致,悠悠的道:“真是作孽哟,是谁让天地变色,是谁让骨肉相残……”

    身边一个小家伙在拱她,她赶紧道:“别乱动,还没到你出手的时候。”

    那个小家伙用稚嫩的小嗓门说:“粑粑……打打……”

    缇娜揉着小家伙的头说:“粑粑需要的话会召唤你的。”

    那个小家伙仰头看向天空,再道:“麻麻?杰杰?”

    “那是……”

    缇娜捂脸:“我也不知道她们该算成你的几妈,总之你还是别叫妈妈,不然小红姐会生气的。”

    小家伙缩紧了身子:“麻麻……圣骑?啪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