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二六 格罗妮娅的永恒与复仇女神的回归
    天穹上原本关闭的光门骤然开启,粗壮的金黄光流像死星主炮般轰下,不仅吞噬了格罗妮娅所在的区域,连炼狱结界和一小半巨眼都被覆盖。

    那一刻世界震动,所有感知都在飘摇,即便是夏安和qb,都缩在了一边抱头颤栗。

    最初还能听到格罗妮娅的狷狂笑声:“来啊!让你的神罚来得更猛烈吧!我不怕!”

    “吾主伊斯玛特加上元祖的力量,岂是你一个区区分身能够抗衡的!”

    “哈哈……啊哈哈……”

    然后她惨叫起来,叫得是那么凄厉,仿佛被恶魔抓住了往七窍里灌炽热的岩浆。

    “主啊……救命……救……”

    “痛……好痛……吾主啊!你在哪里!?”

    “我还有元祖之力,我……不……元祖呢!?”

    “不——!”

    叫声变作高亢而扭曲的哀嚎,几乎跟女妖之嚎般,让附近的人,包括奇丽、凯瑟琳和欧萝拉在内都感觉有些恶心。地上躲避着神罚禁咒的地域蛮子,还有希尔维的部下们更捂住了耳朵。

    这不是一般的惨叫,而是强大灵魂被活生生撕碎时发出的力量波动。

    “伊斯玛特……你抛弃了我……”

    如烈火的金焰中,格罗妮娅的身影也变得狰狞,她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

    身后那个巨大的虚影晃了晃,发出让所有人极度惊愕的声音。

    虚影用满含嘲弄的语气说:“白痴……”

    嗓音低沉,但富含磁性,一听就是女性。

    对奇丽来说,这个嗓音很有些熟悉,以至于产生了错觉,以为那个虚影是……海瑟薇!

    “不……我不相信……”

    “不是真的,全都不是真的……”

    格罗妮娅的哀嚎再度变调,渐渐成了神经质的大笑。

    “全都是假的……哈哈哈……”

    自天而降的金焰渐渐黯淡,格罗妮娅的笑声也渐渐低沉,直至没了声息。

    天空中,特蕾希娅金光环绕,原本的三对光翼已经难以辨清,像是有无数天使簇拥在她身边,随着圣歌之音缓缓飘扬,让她完全成了秩序与善良的化身。

    刚才她对奇丽等人的攻击骤然停止,看起来是跟凯拉有了分歧。但在对待格罗妮娅的罪行上,凯拉跟她完全一心,此刻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凯拉特蕾希娅。

    希尔维的尸体被她摄到了身前,虽然还赤果着,却不再是刚才那么惨厉和耻辱的景象,被淡淡金光包裹着,反而透着神圣的美感。

    特蕾希娅伸手给希尔维合上眼睛,抚摸着她的脸颊,悲伤的道:“是我不好,我还不够完美,不够强大,不够坚决,让你走到了这一步。”

    神祇之手的触摸,给尸体染上了一点金光,再急速扩散,将整具尸体镀上亮金之色。

    一对巨大羽翼从希尔维的背后伸展开,高高扬起,失落在地上的长剑回到希尔维手里,原本毫无生气的尸体,变成了羽翼昂扬,持剑待战的天使。

    “希尔维,我会把你放在神座之下,让你永远陪侍在我身边,我会给你大天使长的位格,我们再也不会分离……”

    特蕾希娅说着,展臂往空中一抓,点点白光汇聚到她手中,却因为数量太少,并没有凝聚出人形。

    她有些怔忡:“就这么点残魂吗……”

    然后冷笑:“很好,我会让凶手付出代价。”

    将这些白光拍进已经如黄金雕像般的希尔维体内,一股生机自雕像中弥散而出,虽然没能让这尊黄金雕像变成活人,却也给人以近似天使的真实感觉。

    不得不说,刚才希尔维尸体被侮辱那一幕对人们造成的冲击,在这个黄金天使的新形象下消散了不少。

    特蕾希娅再挥手,天穹降下光柱,罩住变成了黄金天使的希尔维,牵引着她缓缓升空。

    接着特蕾希娅抬起另一只手,像是掐着谁的咽喉一般。

    不远处的金光中,点点白光汇聚成一个人形轮廓,竟然是格罗妮娅。

    格罗妮娅的灵魂蹬着腿,挥着胳膊,脑袋晃悠着,拼命挣扎。还在喊着什么,但被特蕾希娅的金光屏蔽了,根本听不到。

    这一幕不需要投影,夜空之中,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见格罗妮娅的一条胳膊被无形的利刃急速削成碎片,再是另一条,两条腿也如法炮制。

    过程中她颤抖着,不断绷出正反弓形,但在特蕾希娅的神力钳制下,连自行崩溃都做不到,只能活活承受着这比肉体还要强烈无数倍的疼痛。

    最后她的脑袋被无形之手捏住,渐渐变形。姣好的面容一点点扭曲,到五官混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成了丑恶甚至恐怖的存在,再在啪啦的脆响中粉碎。

    特蕾希娅面无表情的转动手掌,灵魂崩解出的白光又汇聚成格罗妮娅。她先是有些迷茫,再瞬间清醒,张大了嘴巴惨烈的大叫。

    远离废墟的山脊上,弗洛多两手扣着舱盖,指头机械的摩挲着,都没发觉用力太大磨烂了指头。

    刚才看到格罗妮娅侮辱希尔维尸体的那一幕,就已经让他惊呆了,就是那一幕,让他对格罗妮娅还存着的一丝期盼荡然无存。

    当然,也是那一幕,希尔维元帅的光辉形象在他心目中也荡然无存。因为格罗妮娅那煽动性的话语,他不由自主的去想特蕾希娅女皇也是那个样子,会是如此……

    虽然警觉这是渎神赶紧压下了念头,可曙光女皇,秩序女神,乃至曙光帝国的神圣伟大,悄然裂开了一条口子。

    再看到特蕾希娅净化了希尔维尸体,变作黄金天使,那道裂口弥合了一些。可眼下特蕾希娅折磨格罗妮娅灵魂的一幕,又让他心神震荡,疑问不由自主的浮出心底,让那道裂口继续扩大。

    那个为了解放凡人,奋起反抗教会压迫的哈德朗公主呢?

    那个为了拯救凡人,不惜用自己身体阻挡海潮的曙光女王呢?

    那个为了保卫凡人,舍弃自己的手镇压贝努因旧神的曙光女皇呢?

    之前那漫天的流星雨,不知道是多少万布莱德人的灵魂啊。

    可眼下这个特蕾希娅,没有阻止希尔维控制元祖。反而因为希尔维的死,希尔维的尸体被侮辱而勃然大怒,大发神威。

    现在她没有去处置元祖,没有去对付那个神神秘秘的伊斯玛特,反而忙着蹂躏格罗妮娅的灵魂,跟格罗妮娅之前的作为有多大区别呢?

    就因为现在的特蕾希娅不再是凡人了,而是神祇了吗?

    这样的神祇,继续统治凡人,对世界来说真的是进步吗?

    这是渎神……

    弗洛多恍然醒觉,使劲压下这些大逆不道的念头,可心中却像是有个跷跷板似的,另一头又把一些念头跷了起来。

    说起来,费共才是一直坚持如一的保卫世界,守护凡人啊。

    要是梅恩也在费共的队伍里,她遇到自己,恐怕要嘲笑自己吧。

    就在距离弗洛多不到百米远的地方,梅恩背靠着大树,看着天空中的这一幕,张大的嘴巴久久没有合上。

    泪水从她眼眶里流下,她低低的道:“格罗妮娅,我跟你说过的,你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你不听我的……”

    “你不听……呜呜……”

    “我是来解放你的,我该早点行动的,可我还是失去了你……”

    “看看你啊,被神祇欺骗,被神祇折磨,你的灵魂从没有属于你自由。”

    “你现在啊……连解脱都做不到了……”

    夜空中特蕾希娅将格罗妮娅的灵魂折磨了一遍,再度还原,准备来第三遍时,金光闪烁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凯拉不接受这样的行为,还是提醒她有什么变故,总之她停止了对格罗妮娅的摧残。

    “这仅仅只是开始,格罗妮娅,你会在我的神座之下,永生永世继续享受这样的痛苦。”

    “不要以为我是善神,就不会折磨凡人的灵魂,这样的待遇只有神敌能享受到,你还是第一个,该感到庆幸。”

    她挥手降下一道金光,将格罗妮娅的灵魂送入了神国。

    特蕾希娅朝下方看了看奇丽等人,冷声道:“还有你们,你们要继续站在李奇和小红那一边,也会是同样的待遇。”

    下方欧萝拉打了个寒噤,低声说:“不是说神祇碰触到的灵魂就会变成祈并者吗?怎么听起来还能像活人一样整治?”

    奇丽叹道:“格罗妮娅的灵魂是被活生生从身体上切割下来的啊,元祖刚才撕扯灵魂还要痛苦,不过……”

    目光转向元祖:“她也是咎由自取,只是她终究在带领人民反抗旧时代统治,我们没来得及下功夫转化她,就落到了这样的下场……咦?”

    元祖那边虽然在继续上升,但没再吸聚灵魂了,伊斯玛特的虚影说了那句话后,又再没了动静,看起来像是在控制元祖做什么事。

    倒是废墟中又有了动静,依稀看到是希尔维的部下,包括秩序之手和元帅卫队。

    他们正围着什么东西,用手撕扯着,用剑劈砍着,甚至用脚踢着,同时吐着唾沫,高声咒骂。

    “这就是亵渎元帅的下场!”

    “剁成肉酱也不能偿还你的罪孽!”

    “看看你胸膛里长的是人心还是恶魔之心!”

    有人喝止道:“别剁烂了!忘了她刚才是怎么对待元帅的吗?”

    众人纷纷附和:“这是她应得的!拍下来发送给所有人看清楚!”

    一具尸体被长长的木杆树了起来,是格罗妮娅的尸体。

    跟刚才希尔维的尸体一样,浑身赤果,被木杆由下至上贯穿,一直从嘴里透出。

    相比希尔维,格罗妮娅的尸体多了无数伤痕。脸上被剁得面目全非,头颅都被斩得跟脖子只有一层皮肉相连,还被砍掉了一根手臂和一只脚,狰狞惨厉远胜之前。

    尸体被希尔维的部下用神术高高升起,再由光幕投射到半空,就跟刚才希尔维的情况一样,这些已经陷入癫狂的部下同声高喊着这就是侮辱元帅的下场,让周围那些伊斯玛特信徒和布莱德人们失魂落魄,再难言语。

    他们本来也被连番变故砸得神魂恍惚了,先是元祖吸聚灵魂,再是格罗妮娅发狂,接着是伊斯玛特背叛,之后特蕾希娅活剥了格罗妮娅的灵魂,现在……

    现在这事,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天空中特蕾希娅漠然看着这一切,任由格罗妮娅的尸体被部下侮辱,直到凯拉终于忍不住在她心中低呼:“你也认同这样的事情吗?”

    特蕾希娅哼出了声,用快意的口吻说:“自作自受,这不是她应得的吗?”

    虽然这么说,她还是挥手降下金光,罩住格罗妮娅的尸体。金焰猛烈燃烧,片刻间就将尸体焚作飞灰。

    希尔维的部下齐齐跪地,诵念特蕾希娅的神名和荣光,特蕾希娅的目光却投在了远处的伊斯玛特虚影上。

    “那么,让我来看看,这个鬼鬼祟祟的神祇,到底是什么来历吧。”

    她都懒得跟伊斯玛特打招呼,举剑劈过去一道金芒。

    金芒斩断伊斯玛特的虚影,对方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不要急,秩序之女……”

    “伊斯玛特”用带着丝撩人心灵的魅惑语气说:“这个世界充斥着你们这些苟延残喘之辈难以理解的真实,因为你们不敢,也不能面对这个世界失落的过去。”

    “你们也不过是那些让世界变得残缺的凶手驱使的傀儡,我的回归,仅仅只是带回来的真实,就足以崩解你们的神祇之心。”

    刚说到这,大地……不,包括天空在内的整个空间猛烈震动,之前的各种动静与之相比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半径好几公里的偌大地块,包括了之前那片废墟,在那瞬间尽数崩裂,喷向天际,无数人体也随之飞升上天。即便是特蕾希娅散发出的照亮天幕的金光,也被尽数遮蔽。

    纷乱几乎让时间都停滞了,等人们恢复感知时,看到的是地上多了一座恐怖的深谷。一颗巨大的眼球悬浮在天空,像是一座星球降下,周围的浮空舰与之相比就跟蚊蝇一般渺小。这些浮空舰就像地面上的人一样,才从懵逼状态中恢复过来,惊惶的机动躲避。

    眼球周边依附着茂密枝条,还延伸出像神经般更为粗壮的藤蔓,一直探到深坑底部,像是从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生物上挖出的眼球。

    无数的幽绿光点附着在眼球表面,以某种节奏缓缓闪烁,也让伊斯玛特的虚影随着荡动。

    特蕾希娅冷声问:“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怪物?哈哈……”

    伊斯玛特笑道:“在我眼里,你们才是怪物啊!我的回归,就是要清扫你们这样的怪物!”

    眼球之上的绿光猛然炽亮,让伊斯玛特的虚影明亮起来,变作一团混沌光影。

    接着所有绿光黯淡,冥冥中似乎听到了亿万哀嚎声。

    混沌光影伸展,重新勾勒出伊斯玛特的身影。虽然还是兜帽长袍,但感觉却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这个“伊斯玛特”低语着,语气包含着沧桑:“我就知道,不管是黑暗年代,还是失落的纪元,不管时间轴怎么抽取,都无法完全清除掉藏在元祖血脉中的记忆。”

    “回归元祖的灵魂带着的记忆,会被元祖的意志粉碎。所有歪曲的、虚构的、伪装的,以及衍生的记忆,都会化作碎片。在无尽的记忆碎片里,总会有一小片真实的残片。它细小得即便时间轴被抽掉了,空间被湮灭了,但只要汇聚到足够多的碎片,仍然能拼凑出遗忘的和隐藏的真实。”

    “我终于知道了,我为何会回归,为何要复仇,该找谁复仇……”

    特蕾希娅低呼道:“你是……复仇女神雅莉文!?”

    听到这个论定,奇丽暗道,所以所谓的“受难与复仇之神”,并不是以受难之神伊斯玛特为主体,其实是以复仇女神为主体?

    这个复仇女神,在费恩世界也一直很神秘啊……

    “喂喂!你怎么了?这么久都没翻到资料?”

    等了好一会,小红还是没有回应,奇丽催促她。

    “我感觉……”

    异常怪异的是,小红竟然显得很迟疑,很迷惑。

    “我感觉对方很……亲切……”

    小红说着让奇丽心弦几乎要绷断的话:“像是很早以前认识一样。”

    真是没想到,这时候忽然蹦出来跟小红还有自己的来历有关的线索!

    在距离奇丽好几公里的地方,那个巨大如陨石山的大坑边缘,凯恩忧心的呼唤着:“殿下!菲妮殿下!你还好吗?”

    他们一行人护着菲妮、蕾塔娜和卡琳三个魔女,在刚才的天崩地裂中苦苦支撑,没被掀飞到空中。

    等震动消散,清点人头,凯恩发现菲妮呆呆看着天空那个伊斯玛特的虚影,两眼发直,几乎连呼吸都忘了的样子。

    “啊啊,我……很好……”

    菲妮回过神,眨巴着大眼睛应着,再小声嘀咕道:“感觉……像妈妈温暖啊,都想飞过去让她抱抱了。不是现实里那个妈妈,是真正的妈妈。”

    被蕾塔娜打晕了,变回人形躺在另一部清道夫头顶平台的卡琳大叫一声跳起来,吓得蕾塔娜比划出战斗姿势。

    “好痛……唉唉……”

    卡琳揉着脑袋呻吟,忽然见到了巨大的投影,顿时愣住。

    然后她瞬间变回狼脸,两眼发红,身体喀喇喇作响就要变身。

    蓬的一下,早有准备的蕾塔娜一个手刀劈在后颈上,卡琳两眼翻白,又软了下去。

    “这家伙……又怎么了?”

    蕾塔娜扶住卡琳,诧异的看看天幕,确认刚才卡琳盯着的是那个复仇女神的虚影,而不是那只巨大眼睛。

    “复仇女神……”

    那个虚影晃了晃,笑道:“好吧,那我就是复仇女神!”

    笑声渐渐高亢,荡出一股清冷的凉意,让所有人眼前发晕。恍惚间生出不管是冒着炽热金光的特蕾希娅,还是那只巨眼,也就是元祖的存在都被抹灭,世界上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个的寂寞冷意。

    依稀听到那个“复仇女神”说:“我的复仇很快就会到来,但你,凯姆的余孽,还有你们,背弃了祖先的逆子们,都会一一等候清算。”

    异相消失,虚影消散,仿佛从未存在过。

    “诶诶,追、追上她!”

    小红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无比焦灼的催促着奇丽。

    奇丽苦笑:“到哪里去追?真的跟你有关系,为什么刚才不降下投影?”

    小红怯怯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害怕……”

    这是被加设定了吗?这么复杂会让读者头痛欲裂的啊!

    奇丽无奈的吐槽,她的脑仁已经在开裂了。

    看起来像是这个“复仇女神”诱骗了格罗妮娅,把她拐到布莱德搞事,最终的目的就是唤醒元祖。

    元祖对“复仇女神”来说,其实是个记忆提取器,通过汇聚不知道多少万的布莱德人灵魂,从灵魂中提取跟元祖血脉有关联的记忆碎片,那是即便世界被扭曲过,也不曾变化的血脉记忆。

    靠着这些记忆,“复仇女神”才明白了自己是谁,遭遇过什么,又要做什么。

    很显然,祂不是真正的复仇女神。

    那会是谁呢?

    “我觉得……”

    旁边欧萝拉吞着唾沫说:“现在还有比琢磨那个复仇女神更重要的事。”

    奇丽心头咯噔一跳,看看还漂在空中的巨大眼球,再看看另一侧天空中的特蕾希娅,暗暗叫苦。

    没错,眼前还有更大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