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二八 特蕾希娅的布局与将起的秩序圣战
    炼狱第一层,嶙峋的灰黑石林深处,依稀飘荡着怪异的合声。

    不深的洞穴里,几个人类倒在地上,看伤口的黑褐血迹,显然已经凉透了。角落里还有个活的,正发出微弱而痛苦的呻吟。一只魅魔坐在他身上卖力起伏,眼中猩红光芒颤栗不定,渐渐急促的喘息和高高扬起的蝙蝠肉翅,显示她即将攀上新高峰。

    那个可怜的人类身边丢着一副已经拆解了的地狱武装,背面的微笑太阳标记证明他是地狱位面军的成员,胸甲上的交叉白镰又标注了他的死神信徒身份。

    那些已死的人类身边也零零落落分布着地狱武装的部件,胸甲上有各个神祇的神徽,有夜女士的,有自然与森林之神西凡纳斯的,什么都没有的必然是战神信徒。

    地狱位面军给每个成员提供的地狱武装是划时代的魔导装备,一个身穿地狱武装的十人小队,哪怕人人只有一级,也足以对抗一个低阶恶魔连队,或者一只中阶恶魔。此刻却全员葬送在这个狭小洞穴里,结合正在享受战利品的敌人是只魅魔这个事实,就能确认这支小队里并没有专长于心灵防护的成员。

    再由专长心灵防护的超凡者一般是善神信徒这点推测,这支小队应该是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善神信徒不容的勾当,结果被这只魅魔灭团。

    魅魔开始愉快的喊叫,肉翅剧烈颤抖。跟凡人女性不同,魅魔的高峰期长达三分钟以上。即便能坚持过前半段的凡人男性,进入这个阶段,也要被魅魔榨出所有汁水,再因为连续数十次的发射而汁尽人亡。

    接下来才是魅魔享用正餐的环节,脱汁而死的凡人灵魂因为处于极度欢愉的状态,所以无比甜美,不仅是魅魔的上佳食物,还是让她们变得更强大的力量源泉。

    魅魔身下的男子身体剧烈颤抖,快乐而又痛苦的大叫。

    眼见这一幕将如过去发生过的无数次魅魔“狩猎”那样发展,男子身体忽然一僵。

    然后他像没事人一样坐了起来,嘴里噢噢有声,像是在回应某个至高无上,让男子即便只是听到声音,也下意识保持恭谨姿态的存在。

    魅魔脸上的欢愉瞬间变作惊恐,像是要拔腿就跑,可身体的愉悦却让她一时停不下来。

    男子一只手捏住她的山峰,灰黑烟气从手中浸入魅魔体内,让她的身体骤然僵住,那张妖艳脸颊上的表情凝固在冰火之间。

    男子用谦卑而热烈的语气说:“明白了,陛下,我必将完成使命!”

    然后他松了口气,似乎跟那个大人物的通讯结束了。

    男子楞了片刻,嘀咕道:“这个任务还真是前所未有的棘手呢……”

    他那张平凡面孔像冰一般融解,露出另一张阴沉面孔:“不过这也是陛下对我前所未有的信任啊。”

    他的身体放松下来,两手抓上魅魔,自己开始了动作。

    魅魔的禁制被解开了,却不敢有一丝异动。她清晰感应到这个男子的传奇气息,也醒悟了自己才是被狩猎的目标。

    她唯有尽力服侍这个强大存在,指望得到对方的一丝怜悯。

    然后她攀上了高峰,身体痉挛,肉翅胡乱拍打着。

    男子也哼出了声,身体抖了抖。

    强大而怪异的力量自他体内喷涌而出,贯通了魅魔身体,噗的从头顶喷出。

    碎裂头骨带着两截断角,混杂着猩红血水和黄白相间的脑浆,如激流般从魅魔头顶射出,在洞顶上炸落一片碎石。

    男子推开两眼翻白,只剩半边脑袋的魅魔,站起来收拾衣服的时候,还在思考自己的任务:“这事必须得跟高拉兹克或者魔鬼那边合作……”

    ………………

    布莱德西北天空,回到了浮空舰指挥外围战斗的瑞玛科,正在舰桥的指挥席上踌躇不定。

    希尔维和格罗妮娅之死,还有女皇陛下的处置,一连串巨变引发的猛烈波澜刚刚消退,他正在努力约束部下。他手下的上万官兵已经陷入狂暴状态,要冲上去将包围圈里的布莱德反抗军、伊斯玛特信徒乃至费共的人一网打尽。

    瑞玛科可没把占据了大半天空的那只巨眼当作不存在,在他看来,解决元祖才是第一位的。

    不过女皇……不,来的这个不是女皇,是女神陛下,居然在将费共裁定为神敌后就走了,既没有解决元祖,也没留下什么指令。

    这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周边还有接近十万的帝国军团啊!

    希尔维生前是个一言而决的强势统帅,她从来都只依靠一帮顶着参谋头衔的传令兵指挥大军,没有也不需要副手。她一死,这十万兵马就群龙无首了。

    倒也不是真的群龙无首,就像之前跟希尔维进谏,各个军团长都指着他先说话一样,此时各个军团长也都下意识的通过战场魔法传讯系统联络他,要他拿主意。

    “看来只有请示陛下了,不过……”

    瑞玛科摩挲着剑柄,不确认这个时候能不能获得特蕾希娅的回应。

    摩挲了几下,剑柄就发热了,耳边也响起女神的沉冷声音。

    “瑞玛科,你暂时代理西境军团总长的职务,指挥军团撤回布莱德王都待命。”

    瑞玛科暗抽凉气,陛下是真的不管元祖了?

    女神似乎直接感应到了他的想法,语气变得更冷:“布莱德人罪孽深重,元祖不过是审判和净化他们的野火。只要信仰坚定,就无须惧怕。”

    瑞玛科明白了,女神是想把元祖当刀使。

    “恕我狂妄,陛下,看起来元祖已经没多少活力了,费共那边花不了多少力气就能解决。不如让我们也跟进,用浮空舰火力解决元祖,这样至少防止费共用此事来蛊惑那些愚昧无知的凡人。”

    即便极度虔诚,瑞玛科仍然提出了自己的疑议,这也是他虔诚信仰的一部分。

    女神冷笑:“瑞玛科,只是元祖倒没什么,可费共那边带了一个跟元祖关系密切的魔女,那显然是他们的后手。”

    “你真的以为李奇是为拯救世界而来?看看他在主位面展开充满了炼狱气息的结界,就知道他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我很了解他……非常了解……”

    瑞玛科坚决压住关于两人关系的绮思,女神说的这点他倒也赞同,居然在主位面展开那种邪恶的结界,费共之所以那么热心的介入内层位面,看来也是别有用心的。

    虽然……

    他暗暗叹气,虽然印象里,李奇不是这样的人,但就跟女皇成为了女神,必须从秩序的高度考虑问题一样,信仰决定立场。

    女神那边缓和了语气,居然征询起他的意见:“关于后续的战事,你有什么看法呢?我是谁针对费共和其他敌人,我们该如何行动?”

    瑞玛科惶恐不安,却没有推辞,他是女皇的侍从骑士,女神的忠贞信徒,不需要考虑其他。

    “陛下,我们不该把费共当作最优先的敌人。这不仅会让罗姆罗斯那边有机可趁,如果打垮了费共的势力,让李奇他们跟罗姆罗斯合流,形势会变得很棘手。”

    女神嗯了一声,未置可否。

    瑞玛科思维急速运转,继续道:“我们应该集中浮空舰和军团,从空地两面,由克斯特和哈德朗两个方向,在最快时间里把费共压缩回神陨高原,摧毁他们的战争力量,让他们无法对我们后续跟罗姆罗斯之间的战争产生大的影响。这么一来,在凡人眼里,我们也实施了对神敌的惩戒,证明了秩序神意的伟大!”

    女神沉默了一会,淡淡的道:“很好,瑞玛科,你率军撤回布莱德王都后,就带你的军团到红石翡翠堡,我有任务交给你。”

    瑞玛科的心脏因为极度喜悦而猛烈跳动,女神似乎认可了他的计划!

    再想到布莱德,他的心又沉下一截:“陛下,布莱德这边……”

    “瑞玛科!”

    女神的语调拔高了:“你愿不愿意追随我,将秩序光辉播洒到整个世界?哪怕是献上生命和灵魂,哪怕是背负再沉重的责难!?”

    瑞玛科轰的一下从指挥席上跳起,双膝跪下,吓得周围的官兵也跟着跪下。刚才见长剑溢出金黄光尘,就知道他们的军团长又在跟女神沟通了。

    瑞玛科手抚胸口,以热诚至极的语气说:“我愿意,陛下!”

    的确,之前特蕾希娅女皇对贝利诺的容忍,对罗姆罗斯的妥协,已经让军团官兵们心有不甘了。

    现在特蕾希娅以女神的身份,决意让秩序光辉普照费恩,用血火和信仰清扫旧世界,他当然愿意誓死追随。

    看来是希尔维元帅的死,让陛下清醒过来了啊。

    瑞玛科这么想着,再一次为逝去的元帅默哀。

    ………………

    几乎在同时,瓦伦丁神皇堡一侧,由若干座魔法传讯塔组成的塔林之中,帝国宣传部长莫德温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跪倒,向水晶之上的女神投影讲述着他的计划。

    “布莱德人执迷于远古邪神血脉,妄图召唤邪物元祖残害所有凡人,所有布莱德人已经沦落为邪恶种族,秩序圣光裁定他们无权再生活在主位面。”

    “陛下已经切断了元祖与其他凡人的灵魂关联,所有并非布莱德人的凡人,将不会受到元祖的威胁。但作为惩戒,布莱德人将自行承受元祖的反噬。”

    “作为参与该事件的费共,就如他们在炼狱和深渊勾结恶魔和魔鬼一样,想将布莱德人拉入他们颠覆凡人秩序的阵营。他们在主位面施放的邪恶结界就是明证,希尔维元帅也是被费共匪首李奇残害,他们必然维护布莱德人,由此秩序圣光将他们指定为神敌。”

    女神已经将布莱德元祖之战的各种素材发给了莫德温,短短时间内,莫德温就制定出了宣传策略,用作接下来舆论战的弹药。

    他接着说到了舆论战的另一面:“小人已经下令清理了联合通讯网上跟希尔维元帅,还有那个格罗妮娅有关的各种幻景。但信风网络还需要跟商业神殿沟通,另外不由网络传播的幻景,一时也难以清查。”

    “鉴于这些幻景对秩序信仰和帝国权威的破坏,小人斗胆向陛下提出建议,以渎神之罪处置所有收藏和传播这些幻景的人,并对其中罪大恶极之人进行公开处刑。用最强硬和严厉的手段,阻绝幻景的传播,警诫因此幻景而动摇的信徒和帝国臣民,警告暗中推波助澜的敌人。”

    “小人还建议,在宣传部建立执法武装,从各个层面各个渠道,维护秩序圣光的神圣和纯粹!”

    女神指示说:“批判的武器替代不了武器的批判,秩序既需要温言劝诫,也需要暴力矫正,这都是导人向善。关于阻止和清查幻景传播的行动,即刻进行。”

    “至于执法武装,不要越界,莫德温。执法由帝国和教会相应部门进行,你提交清单就好。”

    莫德温惶恐的不迭磕头,连声应是。

    接着女神在水晶球里刷出一连串信息,仔细看是份清单,每份清单直指信风网络的信风之书标识,以及联合通讯网的传讯塔编号和发送代号。

    “复核这份名单,如有遗漏就加上,这是第一时间传播希尔维受难幻景的人,他们都是神敌。找出所有人的身份和住址信息,我会交给秩序之手处理。”

    最后女神说:“关于针对费共的舆论工作,先不要莽撞,费共的教义极具煽动性,不能帮他们对外宣扬,稍后我会给出具体指示。”

    “在清查幻景的同时,放出风声,说邪神回归,纪元更替到了更紧要的关头。内层位面、布莱德以及其他地方的动乱,都是由此而生。所有秩序与曙光的信徒们,时刻准备与邪恶和罪行战斗,准备好为……圣战献身。”

    莫德温眼中亮起炽热光芒,喃喃的道:“秩序……圣战……”

    女神的影像微微颔首:“没错,秩序圣战,即将到来。”

    ………………

    神皇堡,女皇寝宫的花园中,金光散溢,特蕾希娅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眼里一片茫然,嘴里却还在喃喃低语。

    “看来得跟商业神殿做出更多妥协了,虚空龙……在外层位面也会是好用的打手。”

    “布莱德那边……罗伊达斯还在多好啊,那个死倔的家伙……”

    “把北方三国的军团派过去吧,他们正需要宣泄被压制许久的怒气。”

    “瑞玛科统领红石方向的军团,哈德朗那边……交给凯文吧,他们负责给李奇制造压力就好了。”

    “主力舰队还得先跟着我解决迩香的事情……”

    等目光渐渐清澈,她的念叨也停了下来。

    此时的特蕾希娅,跟出现在布莱德的特蕾希娅明显不同。

    脸颊显得珠圆玉润,看起来多了层婴儿肥。

    身材也丰腴了一些,腹部明显隆起。

    当她起身时,旁边的侍女赶紧来搀扶,被她挥退了。

    此时的特蕾希娅并没有用魔法戒指遮掩形体,一看就是身怀六甲的孕妇。

    在花园里服侍她的侍女都是从偏远地区挑选来的低级秩序神职者,订了禁语契约,还受禁思术的束缚。她们无法跟任何人说出女皇怀孕一事,无法留下任何跟女皇怀孕有关的信息,甚至跟许可之外的人接触时,还会忘记此事。

    这对灵魂是有损伤的,但特蕾希娅会补偿她们。在李奇的灵魂世界里拥有了几辈子的生活经历,她学会了很多,尤其是大善与小善之间的取舍。

    身体迥异于女神分身的沉重感让特蕾希娅找回了现实感,无尽的悲伤跟着上涌,让她泪水溢出眼眶。

    “希尔维……不……”

    女神分身的记忆和感知如潮翻滚,让她的脸色渐渐铁青,周围的侍女惶恐不安的紧缩身躯,不敢有一丝不该有的动作。

    特蕾希娅的手抚在隆起的腹部,手心金光四溢,看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对肚子里的生命做什么。

    然后她一个激灵,眨眨眼,神色缓和下来。

    “不,这会损伤我的神祇之心,让我走到凯拉的另一个极端。”

    她轻柔的抚着腹部,脸上渐渐展开微笑,那一刻充盈着的母爱,让她又如生命女神那般令人美丽。侍女们纷纷吐出大气,陶醉在这美丽中。

    依稀听到特蕾希娅低语:“快了,用不了多久了……”

    然后女皇低头,渐渐哽咽起来:“我会告诉你,你的父亲是谁,我会告诉你,是我杀了他……”

    最终女皇又坐回软椅,捂着脸大声哭泣:“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