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三六 哈德朗天空的第一枪与罗文娜的祝愿
    :。: 。

    韦斯利被留在了军营里,副官说唐恩伯爵要见他,不过得等伯爵从铁冠城回来。

    小小侍从哪敢说个不字,老老实实呆在地面的接待室里,由两个卫兵看守着,无聊得开始数天上的飞机。不管是不是重复了,从军营上空飞过去的都算。

    数到三百出头的时候,他发现那些飞机的队形忽然乱了。从南面飞来了一群飞机,速度快得惊人。

    韦斯利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费共的沙丁鱼!

    帝国这边的魔导飞机还没习惯用涂装,都是顶着亮闪闪的金属外壳上天的。飞行员也喜欢在天上亮晶晶闪瞎人眼的存在感,就跟旧时代穿着磨德可以当镜子用的铠甲,骑着高头大马冲锋在前的骑士一样。

    费共的飞机却涂着深灰浅灰,一点也不反光的涂料,即便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也要近到一定距离才能分辨出来。如果是阴天的话,发现距离还要更近。

    那队沙丁鱼大约二十架,正好是一个中队的规模,一点也没遮掩的意思,就这么直愣愣的冲向帝团驻地。

    天空中的四五十架帝国战机一看就是新手,都没整队就急吼吼的冲了过去。韦斯利能理解那些飞行员的焦急心理,大家都看过费共用飞机打败那个“战争巨像伯爵”的幻景,哪怕是把一架费共飞机放进来,丢下的魔导炸弹也有可能干掉一个完整的军团。

    尤其是那些还挎着长剑背着盾牌,因为战争还是面对面厮杀的乡巴佬……

    韦斯利鄙夷的看了看旁边一座军团结界,那里的士兵还对其他军团结界里急着躲避的士兵指指点点,哈哈大笑。

    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费共的战机不会是来炸自己呆着的这座结界吧?

    就在他脸色瞬间煞白的时候,看守他的两个卫兵也惊恐的相互对视,可没有命令,他们又不敢乱动。

    两倍于费共战机的帝国战机扑向了费共的沙丁鱼,这些以费共三文鱼为蓝本仿制的战机也做了相应改进,极限时速接近了八百公里。可面对同样进行了改进,时速稳稳逼近音障的沙丁鱼来说,还是显得笨拙不堪。

    如果费共战机这时候开火的话,拉成长长并且凌乱队列的帝国战机恐怕全都要成战绩。

    天空中并没响起枪声,双方的指挥官都还保持着克制,给各自部下都下达了“不打第一枪”的命令。

    在双方即将接触时,费共战机忽然两机一组,拉出一条条弧线,机尾助推器喷出的白雾勾勒出清晰轨迹,天空顿时绽放一朵鲜花。

    帝国战机下意识的跟进,原本集中在中空的机群被拉扯到各个方向,空域顿时大开。

    等机群被完全分离后,八架费共战机忽然急转,又像捕蝇草一般汇聚,加速向帝团驻地冲来。

    帝国战机顿时大乱,纷纷掉头,可费共的沙丁鱼以远超他们的机动性和速度,掉头转向,冲到了追逐者旁边,玩起的惊险的空中杂技。

    有的绕着帝国战机桶滚转圈,有的飞到帝国战机上面翻转倒飞,里面的飞行员还朝帝国飞行员招手致意。还有的跟帝国战机并排飞行,然后晃着翅膀做出要超车……不,超机的架势,逼得帝国战机减速降高度。

    就在这混乱之中,那八架费共沙丁鱼已经冲到了帝团上空,几乎是擦着三四百米高的军团结界顶部掠过,引发的震动让结界荡开一圈圈明显的涟漪。

    当那八架沙丁鱼拉成纵队掠过头上这座结界,领头那架翅膀一晃丢下来两枚炸弹时,韦斯利闭上了眼睛,心说叔叔我再没办法服侍你了。

    那两个卫兵大叫一声,抱着头趴在了地上。

    枪声振鸣,光华闪动,射线道道撕裂天空,帝国这边不仅防空火力全开,地面上的超凡者也在拼命用各种法术和武器射击。既然费共战机都丢下炸弹了,就等于战争正式打响了。

    没有火控系统的多联机枪和魔导速射炮自然抓不住时速百公里的战机,只能徒劳的扫射天空。更多防空火力和法术还是奔着丢下来的炸弹去的,不过短短三四百米高度,就算是英雄级别的超凡者,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两秒时间里就完成捕捉到急速坠落的炸弹,再施放法术这一系列动作。

    于是头两枚炸弹,就在上千人的注视着落在了地上。

    预想中惊天动地的爆炸并没发生,那两枚“炸弹”落在地上又高高弹起,像是跳跳球一样在结界里跳个不停。

    跟着又是两枚“炸弹”,同样是两颗像大号橄榄的跳跳球。

    等所有八架战机丢完炸弹,高高拉起直冲天际时,十六颗大号跳跳球在结界里蹦得无比欢实,现场气氛异常尴尬。

    头两个跳跳球终于停止了跳动,一些胆子大的士兵冲了上去,然后惊呼出声:“里面有活人!”

    淡绿色像是史莱姆胶质的透明材料里包裹着活人,嘴里被塞了个呼吸器,两眼圆瞪着,正处于高空坠落和胡乱弹跳的晕眩状态。

    “真是个好主意……”

    天空里,戴克正向部下炫耀自己的睿智:“把那些萨其顿士兵用弹射球丢下去,不仅能羞辱帝,还能引诱他们开火。”

    有部下嚷道:“很危险啊头儿,我的飞机中了好几发子弹!”

    戴克叫道:“那就把双倍……不,十倍的子弹还给他们啊笨蛋!”

    天空另一侧,战机翻飞,弹道交织。既然帝国一方开火了,费共的沙丁鱼也毫不客气的动了手。原本他们就稳稳咬着目标,几乎在一瞬间,就有接近十架帝国战机要么空中解体,要么拉着黑烟坠向地面。

    “伙计们干得漂亮点啊!不要辱没你们队长的出身!他可是第四马戏团的一员!”

    戴克那不知羞耻的宣言响彻中队频道,欢声笑语中,第二航空队第一大队第四战斗机中队开始了他们的表演。就在此时,南北两面的天空,又出现了更多战机。

    一个半小时后,日落斜阳,唐恩回到了军团驻地。迎接他的不仅有垂头丧气的部下,还有一份空战报告。

    “不错嘛,我们出动的八十架战机居然还有三十来架全身而退,而且还击落了对方四架战机。虽然没抓到一个飞行员,却拖回了两架完好的战机残骸。”

    唐恩面无表情的说:“真是不错的战绩啊,而且战斗的起因,是对方把私自溜到普雷尔城的士兵当作炸弹丢回来,让我们这边产生了误判……嗯嗯,真是不错的笑话,神皇陛下一定会很开心的。”

    部下们噤若寒蝉,这显然是总长在极力压制怒火。

    总长把军团拉到这里后,就一直在极力克制,理由是现在就开打的话只是自取其辱。当时许多少壮派军官还很不服气,现在他们都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尖不说话。

    唐恩把怒意吞回肚子里,看着天边的霞光,幽幽叹道:“我们不能守住天空的话,这仗根本没法打,银松王国的战争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副官说:“现在只有趁着费共的军团还没集结到位,尽快占领普雷尔城,依托普雷尔城才能抵消费共的空中优势。”

    唐恩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拿普雷尔城的民众当人肉盾牌?”

    副官的语气没有一丝动摇:“他们已经宣布效忠李奇了,按照神皇陛下的谕令,他们就是神敌,来传达此事的使者还在等着总长。”

    唐恩沉默了片刻,摆手道:“让使者回去吧,跟他说我已经知道了。再让他告诉他的主人,从明天黎明开始,普雷尔城就是帝国的敌人。”

    ………………

    夜色初上时,罗文娜享受完风暴洋特色海鲜大餐后,悠悠进了魔法塔的通讯室。

    她先让塔灵激活了联合通讯网络,再接上另一颗水晶球,吩咐塔灵:“注意警戒”。

    作为联合通讯委员会理事会的成员,她和所有理事都清楚,联合通讯网已经成了神皇特蕾希娅陛下的感知分支。网络里随时游走着神皇陛下的意识触须,收集和审查各类信息,跟形形色色的人对话。

    想要避开神皇的探查也很简单,毕竟神皇不清楚联合通讯网络的技术基础,况且这张网络也是由魔法构建起来的,所以在这张通讯网络下另建临时性的“暗网”,就成了魔法师们方便而安全的沟通渠道。

    一个个影像由水晶球投射出来,以罗文娜为首的“视像魔法研究会”今天召开了又一次高层会议。每一个影像都是费恩幻景魔导产业的巨头,囊括了包括记录晶片、幻景屏幕、处理核晶、魔导回路、专用于幻景魔导器的特种魔导金属等各个环节。

    这些魔导产品看似不起眼,可因为幻景魔导产业的爆炸式增长,每个环节都意味着每年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金蒲耳的产值,让这个“视像魔法研究会”跟那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魔导枪炮和浮空舰产业相比,在规模上稳稳碾压。

    在如今这个时代,不管是随身助手还是幻景机,或者是连接联合通讯网络以及其他魔导器配备的屏幕,各种视像魔导器的普及程度,就跟旧时代冒险者手里的剥皮小刀一样。

    全世界就算只有一百万超凡者,每个人每年在这个领域花上十个金蒲耳,也能有一千万的年产值。当然实际上会花得更多,而且使用者还以各类工坊商社和公会为主。

    某个成员低沉的说:“我刚得到消息,摩斯姆特的魔导飞机工坊被追加了一千架卫士战机,也就是费共三文鱼战机改进型的订单。此外魔法部还修改了给诺顿公国的几家魔导飞机工房发出的订单,要求他们在一个月内提供一千架基于费共沙丁鱼战机的仿制品。”

    另一个成员说:“普雷尔城外的空战刚刚结束,我们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看样子是帝国这边败了。”

    “不占领天空,战争就没办法打”,又一个成员感慨的道:“神皇陛下的浮空舰队,还有最先进的飞舟和战机都汇聚在一起,准备发动决定性的战役,但不意味着神皇愿意看到其他战区的天空被费共牢牢掌握。”

    “这是我们的大好机会”,罗文娜终于发言了:“我收到的消息是,这场空战的结果是四比四十九,费共还是损失了四架,所以神皇陛下才急着在已经扩充了的战机数量上继续加码。”

    “这意味着最终帝国可能拥有几千甚至上万架魔导战机,这样才能通过比拼资源的消耗战,遏制住费共在天空中的优势。”

    “按每架战机花费在跟幻景有关的成本为五百金蒲耳算,这就意味着五百万金蒲耳的生意。我们一定要团结一心,同进同退。”

    “虽然总额并不大,但只要战机缺乏了幻景技术,就无法跟费共战机抗衡,这样的事实也很快会扩展到战争的其他层面。魔导车、军团之下的指挥部门,甚至单个士兵,到时候幻景技术会成为军团不可缺少的力量。再从军团领域向民间传播,未来产业规模会大到我们难以想象。”

    “对我们来说,这是非常关键的时刻,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去抓住这样的机遇。”

    成员们纷纷点头,幻景产业能如此发展壮大,罗文娜之所以能坐上产业盟主的地位,靠的都是她的远见卓识。

    还是有成员担心:“虽然现在金蒲耳贬值得厉害,可每架战机五百金蒲耳的幻景装备费用,是不是太高昂了啊?神皇最终拿到的魔导战机,如果太贵的话,肯定会对我们有意见,认为我们趁火……”

    罗文娜冷笑:“用在战机上的幻景装备是普通人用的吗?拿屏幕来说,要能承受相当程度的魔力冲击,要能适应魔力场的不同变化,还要在被破坏的状态下仍然可以显示基本信息,每一个指标都意味着成本比挂在商店和装在家里的屏幕贵上几倍!”

    “用在战争里的东西从来都没有便宜货!是啊,以前的领主们只愿意用最低价格给士兵们配备武器,但现在的战争不是靠人数,甚至不是靠超凡者的力量等级决定的,是靠魔导装备。一分钱一分货,要想确保自己这边的装备不比费共那边差太多,就不能省金蒲耳!”

    “你们也都知道,一部费共正牌鹰眼镜在黑市上卖多少金蒲耳,是帝国这边同类产品的十倍!”

    “至于神皇陛下的烦恼……”

    罗文娜傲然笑道:“费恩绝大部分幻景产业都是我们视像研究会掌握的,诸位想想看,在我们身上少花金蒲耳就能拿到足够的东西来得容易,和在其他人身上压榨出更多金蒲耳,用我们满意的价格拿到东西,这两个选择对她来说,哪个更容易实现?”

    “只要我们不是漫天要价,就算她会很肉痛,也不敢逼迫我们,毕竟我们在支持她的秩序圣战啊。”

    罗文娜开玩笑说:“真要把我们逼成敌人了,神皇陛下只有去找李奇买东西喽。”

    玩笑不是很有趣,不过成员们还是陪着笑出了声。的确,幻景技术看起来在战争里不重要。可当敌人有自己没有的时候,就是一项弱势。各种弱势汇聚起来,战争结果也就一目了然了。

    现在费共不仅是战机,魔导车甚至一般士兵都在大量使用幻景技术,让侦查、通讯和自身状况等各方面信息一目了然,每节省下来的一秒时间和一丁点注意力,都在切切实实的提升战斗力。

    “魔导枪炮和浮空舰之类的东西,利润太高自然有竞争”,罗文娜用凝重语气说:“我们的幻景产品很不起眼,单个的利润不被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们看在眼里,我们只能靠海量市场,像土拨鼠那样一点点挣金蒲耳。”

    “如果我们相互之间还要竞争,大家都没有利润可言,所以,请大家继续坚守我们研究会达成的各项默契。”

    有成员笑道:“会长放心,我们各守一摊,想竞争也难啊。而且哪一摊垮了,一时也找不到其他人来替代。”

    最开始发言的那个成员用深沉嗓音笑道:“很好,那么我们就祝愿这场战争能永无休止的打下去吧。”

    “那可不行”,罗文娜换上悲天悯人的表情:“人死得太多还有谁来买我们的东西呢?最多让那些没有超凡力量,既用不了我们的东西,也没办法给我们干活的贱民死光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