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三七 李奇与特蕾希娅,追求理想的国家和理想的国家
    :。: 。

    阿尔法区,那座普雷尔城堡虽然还叫这个名字,跟旁边山脊上的小神殿一样跟三年前毫无变化,但在所有者的心目中已经被淡忘了。说起这个地方,他也只是哦了一声,悠悠的道:“门房啊……”

    这座城堡现在的确被费共上层叫做“门房”,而且还是后门的门房。

    费共军团委员会委员,第二方面军指挥官芬恩上校在门房里接见了普雷尔城的城主执事夏文-塞巴迪安。

    会面的气氛有些尴尬,塞巴迪安在这座城堡里当子爵管家的时候,芬恩还是混在人堆里求痛苦魔女鞭挞的泥腿子。

    所以芬恩应付了几句就让塞巴迪安去通讯室跟李奇对话了,他则下到城堡第二层继续忙自己的,这里已经是第二方面军的指挥部。

    城堡很小,连仙人掌基地的塔台都比不上,不过看起来很吓人的“第二方面军”,规模其实也很小。

    费共现在的地面部队仍然只有五个军团,而且这五个军团都是行政和训练单位,不承担具体的作战任务。包括克斯特方向的第一方面军和哈德朗方向的第二方面军,都是以营为单位抽调部队,重新搭建成旅级编制。

    在费共的军事发展构想里,在不久的将来,战争样式还会有革命性的变化,到那时候部队编制还要进行调整,所以先就用这种临时体系过渡。

    芬恩掌握的“第二方面军”,编成里有第二航空队分属三个大队的十个中队,一个装备平方级别暴炎和投石魔导炮的炮兵营,三个装甲战车营,两个装甲步兵营,还有相应的军团结界、侦查与突击部队。

    四个中队的沙丁鱼战机,三个中队的三文鱼攻击机,再加上安康鱼、魔鬼鱼和三文鱼改型的虹鳟鱼小型通用运输机,总计接近二百架战机。

    一百二十部寒鸦装甲战车,一百部山雀步兵战车,鹦鹉、天鹅、影蛛之类的自行炮车和辅助车辆六十多部,加上指挥部所属战车,总计三百部魔导战车。

    再加上炮兵营接近三十部平方级别暴炎炮和投石炮,以及直属的五部军团结界,这就是整个第二方面军的家底。算上航空队那帮目无军纪的天空浪子,人员总数只有八千出头。

    上述部队编组为方面军航空队、第一装甲旅、独立炮兵营、独立装甲营、方面军直属部队,芬恩的指挥部的确不需要多大面积,一张工作台就能摆下。

    芬恩不为部队少发愁,而是军团委员会下达的指令让他束手束脚。之前收到的航空队战报让他很不爽,也难怪他对塞巴迪安摆不出好脸色。

    “戴克,你特么居然能丢掉四架战机,你的本事就只在舌头上吗?”

    “还有啊,那十六个史莱姆安全球是怎么回事?你当那玩意是魔法面包可以凭空变出来吗?每个的内部结算价是一千三百八十点!你每个月的基本岗位工资只能买十个!”

    费恩在方面军指挥频道上怒斥戴克,这场空战的确是他授权戴克发动的,不过戴克交上来的答卷让他很不满意。戴克还用掉了十六个确保飞行员跳机后能安全落地的史莱姆安全球,更是……莫名其妙!

    降落伞在费恩没什么用处,因为这里存在着超凡力量,跳伞不意味着战斗就结束了(某位喜欢高空跳帮战的魔女殿下要负很大责任),被慢悠悠的降落伞挂在天空意味着当绝佳的靶子。

    史莱姆安全球就成了跳机后最佳的保护方式,既能快速落地,又有一定的防护能力。这个发明还不是费共搞出来的,而是曙光帝国的地精工程师。

    戴克显得很委屈:“指挥官你要我们引战,又不准打第一枪,正好普雷尔城里出了这档事就一起办了呗,那些安全球也是必要的成本嘛。”

    “至于战损,三架是其他中队的。没有预警机协调,我们中队跟其他中队配合很成问题啊。有两架是他们自己误伤,指挥官你知道,我是马戏团出身的。”

    芬恩的嗓门更高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小丑了吗?我是让夜光安妮处理,你凑合什么劲?再这么无组织无纪律,我就调你去开三文鱼甚至虹鳟鱼!”

    接着语气缓和了些:“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我们不是没预警机,是没有那么多自由人和告死者。除了集中在第一方面军的预警机外,其他预警机都得用在国土防空上,监视敌人可能发动的传送攻势。”

    戴克噢了一声,闷闷的道:“这个损失我也很不爽啊,不过如果没有预警机的话,等帝国那边适应了空战,战机数量继续增加的话,我们可能得习惯这样的战损比。”

    芬恩沉默了一会,叹道:“好吧,我也有自大心理。敌人终究不是木偶,我们不能总是指望碾压对手。不过这一战你还是有过无功,给我交一份八千字的检查,再关一天禁闭。”

    戴克叫道:“八千字!?一天禁闭!?我该说谢谢指挥官从轻发落吗?”

    威胁他再多一句话就翻倍后,戴克乖乖认罚了。

    终止了通讯,芬恩无比庆幸自己挑选了艾克特娅统领第一装甲旅而不是尤斯卡尔,跟同样胆大妄为的尤斯卡尔相比,还是女孩子乖顺一些啊。

    当然,尤斯卡尔那家伙,更该在第一方面军大放光彩,自己这边注定只能小打小闹。

    正在想着,通讯又来了,正是艾克特娅。

    芬恩担任第一装甲旅旅长的时候,艾克特娅是他手下第二装甲营的营长,现在他升职了,就选了艾克特娅接任。

    就如芬恩这个第二方面军指挥官只是上校一样,艾克特娅这个旅长还是少校。费共部队编制层级少,指挥官普遍低衔高职,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观了。

    艾克特娅发来了影像,她正两腿大开的站在寒鸦战车上,用双筒鹰眼镜观察前方情况,嘴里嚷嚷着:“指挥官,帝正在推进,看情形是要前进到普雷尔城外围,我这就带兄弟们干他们一票如何?”

    芬恩捂脸,将刚才对艾克特娅的赞许丢出脑子。

    他努力用平和的语气说:“普雷尔城的情况还要等总枢机做最终决定,你就别动心思了,乖乖守好防线!”

    艾克特娅嘁道:“等他们打进普雷尔城我们才动手吗?甚至就看着他们打进去?旅长……不,指挥官,只要给装甲第一旅必要的空中掩护,我们第二天就能打进铁冠城,活捉艾莉尔。”

    芬恩再也忍不住了,咆哮道:“然后因为没有魔油了弹药也跟不上再被帝打出来?”

    艾克特娅放下鹰眼镜,愕然道:“我们的物资匮乏到这个程度了?”

    “谁让我们之前刚刚把工作重点转到克斯特过渡区,各类军事物资还在升级,仓促之间调整不过来呢。”

    芬恩无奈的道:“在物资充裕之前,我们是没办法发动大规模进攻的。”

    艾克特娅露出计谋得逞的得意表情:“指挥官,你总算给我交底了。不过不是我套你的话,是你自己泄露的哦。”

    于是在芬恩的心里,艾克特娅的形象再一次颠覆了。

    他苦笑着摇头:“以前不觉得这丫头有心机啊。”

    如果是昨天的话,他的确算是泄露机密,不过今天就没必要了。

    调整已经完成了,最多再等几天时间。

    当然……还得看中央那边怎么定,尤其是普雷尔城要怎么处置,这将决定第一战的战场会在哪里。

    通讯室里,塞巴迪安看着李奇的影像,惊愕的道:“老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背弃自己的领民啊!”

    李奇摇头说:“我已经舍弃了普雷尔公爵的爵位,跟哈德朗王国断绝了关系,普雷尔城不再是我的私产了。”

    “我再重复一次,我们费共可以接受普雷尔城的归附,但条件是接受费共的制度,普雷尔城市民应该很清楚我们费共这边的情况。”

    “我相信你一个人无法代表所有市民的心声,所以我建议你回去成立市民议会,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在此之前,我们费共不会派军团入驻,也会阻止帝入驻。但我们希望普雷尔城不会针对费共原有产业做出什么举动,一切能保持现有状态最好。”

    塞巴迪安可不是笨人,终于明白了李奇的用意,他恍然道:“难道老爷并不准备占领……”

    李奇对自己的管家还是很诚恳的:“哈德朗人很顽固,就算不信仰特蕾希娅,也会信仰旧有的秩序。我们暂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没有精力扑在让几百万人改信的宏大工程上。而且太深入的话,让哈德朗变成血腥战场,我可不好向某个……或者某群老不死的家伙交代。”

    塞巴迪安没完全听懂,但这话的确让他更清楚了费共对普雷尔城的态度。

    他有些急切的道:“那么老爷,我呢?你就没对我有什么安排吗?”

    李奇端详着这个比三年前富态了很多的中年人,叹道:“你自己清楚的,你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你愿意继续走这条道路的话,我又怎么会强迫你呢。”

    然后神色转冷:“不过你要想清楚,这条路跟我的道路不在一起,甚至不是平行的,未来如果有什么变化,你要有自己承担后果的觉悟。”

    塞巴迪安沉默了好一会,无奈的长叹:“那就谢谢老爷了,我会帮老爷看管好普雷尔城。我知道您不再承认我是您的仆人了,但我心里还是这么认定的。我永远是普雷尔家族的仆人,哪怕这个家族……只有个名号了。”

    李奇想说什么,最终只是摇头,他可没功夫照顾老管家的情怀。至于支撑情怀的忠诚,那更是他要打倒的。

    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为费恩所有信仰大同主义,以及赞同大同主义的人民,打造一个可以让他们追求理想的国家。

    ………………

    瓦伦丁神皇堡,女皇的书房里,帝国首相、内务大臣、财政大臣和秩序教会北方大主教立在女皇身前,看着女皇少有的揉着眉心叹气,相互交换着大事不好的眼神。

    “好了,我知道情况了,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的。”

    最终女皇只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四位重臣稍稍安心。

    老实说帝国的情况很有些糟糕,因为布莱德的事情,女皇要发动秩序圣战,帝国境内各项刚刚铺开的建设工作又陷入停顿。

    不仅是因为资金而问题,更主要的是跟人有关。除了北方三国外,其他王国公国和总督区的可靠人才,也就是原本的凯姆神职者,现在的秩序神职者,不是加入到了政府部门,就是被选入军团。现在又在从政府部门抽调神职者,帝国刚镇压下来的贵族叛乱都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雪上加霜的是,女皇的魔法导师梅迪似乎出了事。

    就在元祖之灾发生的当夜,瓦伦丁神皇堡附近的梅迪魔法塔发生了爆炸,超乎寻常的神力波动中,有个看不清面目的女神发布了神谕,说自己是复仇而来。

    魔法塔炸毁,梅迪消失不见,女皇匆匆赶回来,并没找到梅迪的尸体或者灵魂气息,看来梅迪并没死,但不知道是受了伤害是躲避那个“复仇女神”,总之消失不见了。

    帝国宣传部门虽然掩盖了此事,女皇也当作此事没有发生,一门扎在秩序圣战的事情上,可神皇堡骤然加强的护卫力量,也说明女皇对那个女神相当忌惮。

    看起来帝国似乎内忧外患,但女皇仍然执意发动秩序圣战,让臣僚们都担心这个新生的帝国可能经不起折腾。

    不过女皇既然这么说了,大家的信心又昂扬起来,女皇终究还是女神,是举世无双的特蕾希娅。

    重臣们行礼退下,女皇把博杜安留了下来。

    “不是谈秩序之手的事情,博杜安”,女皇幽幽的道:“北方的魔导金属冶炼场情况怎么样?”

    博杜安恭谨的道:“已经汇聚了三千多名超凡者,由效忠于帝国的皇室魔法师主持,现在已经有日产紫铜两百多吨,秘银和精金接近十吨的规模。魔钢方面还在试验,皇室魔法师在试验多种工艺,陛下知道,我们从风暴群岛魔法师家族那里得到了很多技术,但良莠并存,还得花时间甄别。”

    女皇询问:“那些超凡者,确实都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吧?”

    博杜安深深躬身:“陛下是费恩善良与秩序之主,臣等怎么敢做出玷污陛下神圣光辉的恶行呢?他们都是信仰邪神的异端。”

    “但不等于我们要学习那些邪神,用同样的手段折磨凡人。他们跟贝努因人和布莱德人不同,未来的秩序会包容他们”,女皇说:“我们只是让他们用超凡力量为帝国服务,必要的待遇不要少。”

    博杜安不迭点头,女皇继续道:“首相和财政大臣递交上来的报告你也看到了,要支撑我们的秩序圣战,需要的资金和资源庞大得就算我都吃惊。”

    “如果我找商业神殿的话,那会中了李奇的圈套。我跟他……我了解他的想法,他把希望寄托在我引鸩止渴……唔,这是伊斯特塞斯的谚语,意思是喝毒酒止渴。”

    “所以,我想到了另一条路。”

    女皇的灰色眼瞳闪烁着深邃的光彩:“我们需要的不是金蒲耳,不是资源,而是每一个凡人,每一个信仰永恒秩序的凡人。我们要发动他们贡献力量,秩序圣战是信仰之战,首先就得让秩序光辉普照帝国。”

    博杜安想了想,至极的喜悦自灵魂渗入身体,再溢出于外,整个人蒙上了一层淡淡金光。

    他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陛下……不,吾主啊,您正在向卑微的仆人揭示光辉大道!”

    这值得博杜安这样的神职者喜悦,因为这意味着女皇做出了全面复兴教会,进而大力发展信仰的决定。

    这是一个……战略性的决定,相当于将秩序教会定为国教。这不仅能通过教会获得更多人力资源,那些邪恶教会的信徒,更是免费好用的资源。

    “这是要我们的人民也做出一定的牺牲,如果受惠于秩序的其他人不同样奉献的话,对人民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

    女皇低低的说:“光靠虔诚信徒是打不赢这场战争的,我们仍然需要魔法师,需要金蒲耳,但我不会向他们低头,我要逼迫他们向我低头,主动向我奉献。”

    “在我、李奇和罗姆罗斯之间,他们会清楚哪个才是符合他们利益的选择,在另一个世界我已经看清了这样的真理。”

    “李奇以为我会向他们低头,他以为超凡力量可以建设他的理想国,可他忽略了另一种可能性。”

    女皇微微翘起嘴角,笑意显得很冷:“那就是,超凡力量同样可以建设我的理想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