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三九 我宣布尊华银民……哎哟!
    厄普西隆,罗丝大神殿的传送殿堂,这座面积四五万平米,高上百米,有深邃穹顶的宏大殿堂早已不复原貌。

    殿堂中心那根神迹木桩放置在了高高的白玉石台上,通过阶梯走上可以容好几百人的石台,仍然可以触摸木桩。

    若干根灯柱围绕着“赤红祭台”,柱顶的电灯映照在光滑水亮,可以照见人影的地板上,让整个殿堂温暖明亮。

    灯柱沿着中心祭台向殿堂四周延伸,接近扇面的封闭区,封闭区里是通往阿尔法、贝塔、伽玛、宇普西隆和归队堡的传送门。还有几条通道通往殿堂壁面,那里悬挂着无数画像,黑边的是已经牺牲的烈士,红边的是还在战斗的英灵。

    此时殿堂中心,已经有好几千人围着赤红祭台,高台上摆着讲演席,此刻还空着没人。

    远离祭台的一处封闭区里,李奇拍拍桑妮小红的手:“别掐我!都紫了!话说你紧张什么啊?现在才发现你居然还有怯场的属性!”

    小红打着哆嗦腔调都有点变了:“我要不怯场上辈子还会是社畜吗?话说为什么非要我来讲话,放段视频不行么?那个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你擅长的是低头四十五度抿嘴比剪刀手!”

    李奇没好气的说:“咱们的国家叫赤红联盟!这是个包含了神祇和凡人的国家,你作为国家的吉祥物……啊不,精神象征,在这种时候都不亲自露面,这就违背了我们建立这个国家的根本宗旨!”

    这段时间太忙李奇都有些神经质了,或许也有抽不出时间安抚欧萝拉,又吃不到新婚娇妻凯瑟琳的原因,总之肝火很旺。

    小红被李奇的大道理砸得无言以对,索性跺脚扭腰甩胳膊发脾气:“你不是答应给我写讲演稿的吗?结果放了我鸽子!这时候把我赶上去我哪知道说啥啊!丢了自家面子不要紧,丢你的面子你也无所谓?”

    李奇终于忍不住一个暴栗敲她脑门上:“摊了你这个女神真是活该我倒霉啊,连讲话这种事情还要人帮忙?要是换了特蕾希娅来搞革命,我早就在天堂山上享清福了!”

    这话李奇可不只说过一次,小红毛了。

    因为身高不够,她跳到椅子上用细细嫩嫩的指头戳他胸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要是特蕾希娅,不管她搞什么你都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她对吧?”

    “结婚也好,灵魂世界的几辈子也好,根本不是你所谓的另一场战争!你其实就是乐在其中,你就是想投降!想让她俘虏算了!”

    她指着墙上的屏幕,悲愤的说:“你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没有我你会干革命?你早就跪舔在特蕾希娅的裙子下去当腐朽落后的反动派代言人了!”

    “我的确不是英明神武全知全能的领袖,我差特蕾希娅八百条街!可你呢?摊了你这么个满脑子只想着左拥右抱的小资青年,我还倒了八辈子霉呢!如果把你换成希尔维……呸呸,那是匹的卢马可不能沾,换成努曼艾尔吧,那我也早在天堂山上享清福了!”

    屏幕上是信风网络的新闻报道,曙光帝国境内正在掀起秩序圣战的浪潮,无数村镇里挤满了从乡间荒野,甚至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男女。他们神色激昂的欢呼着“特蕾希娅举世无双”,通过参加帝国军团,加入秩序教会,甚至去帝国设立的工坊矿场等各个渠道为神皇效劳。

    这股热潮的势头远远超越了曙光战争时期的动静,那时候不仅特蕾希娅手下的宣传机器还很不成熟,人们对自相残杀也不感兴趣。

    眼下的秩序圣战是征讨远方的异端,在帝国宣传部的渲染下,费共跟贝努因人、布莱德人一样,甚至跟亡灵、恶魔和魔鬼都没什么区别了。于是在人们心中,这场圣战就跟以往纪元里凡人抗击魔兽之潮、黯精灵入侵等战争一样是正义的。在战争中获得人神合一,美丽而高尚的神皇陛下眷顾,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看着那一张张狂热的面孔,听着那声嘶力竭的口号,李奇和小红都沉默了。

    好一会后,小红轻轻拍着李奇的胸膛说:“看吧,你不仅没有降伏她,还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她变得更强大也更可怕了。”

    “是的,她从我的灵魂世界里找到了更多支持她信仰的证据”,李奇苦笑着说:“这是我的错,我该引咎辞职吗?”

    小红缓缓摇头:“是我同意你那么做的,要算责任也该算在我身上。我跟你一样,都揣着一丝侥幸,但现在看来,特蕾希娅已经被神祇之心深深束缚了。她的观察,她的思考都在为她的立场服务,那种感觉我体会过。”

    她又展颜笑道:“这样不是更好吗?她变得强大了,之后甚至可能还会强大到超乎我们想象,但现在的她,就是费恩世界意志里抗拒改变的代言者。她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汇聚了整个世界里所有抗拒改变的力量。”

    “只要我们打败了这样的力量,费恩的世界命运就会彻底改变,也证明了我们的先进性和优越性!”

    说到这还算正经,都让李奇生出了想跟她握手的冲动,接着她眼睛一斜,笑着说:“就算暂时打不过,大不了咱们长征嘛,这事咱们有经验!”

    有经验个鬼!在费恩这里长征?那就不是两万五千里了,恐怕得两万五千光年……不对,两万五千位面!

    再看看屏幕上的影像,李奇叹道:“这不仅仅是战争胜负的问题,你刚才其实说得对,如果没被你捞着,我的确会跟他们一样,把信仰特蕾希娅,追随她战斗视为荣耀。这里毕竟是神祇存在的世界嘛,神祇信徒、国王公主、贵族贱民这套东西的确就是永恒的。”

    “别说这里了,就算在地球世界里,大多数人不都期盼着救世主,期盼着英明神武全知全能的神祇出现吗?”

    “解放自我,改变世界,这事对凡人来说太难了,有个绝对正确,颜值身材爆表还强气的女皇甚至女神可以让人追随,那是无数人的梦想啊。”

    小红叉腰瞪眼:“身为总枢机,居然发表拥护敌人的言论,我得叫欧萝拉过来把你下狱了!”

    李奇小声嘀咕:“不只是拥护,还滚了几辈子床单……”

    见小红杏眼圆瞪,李奇笑了,亲昵的揉着她的头:“可惜啊,我已经被你绑定了。先来后到,就算上辈子是个社畜,这辈子是个逗比,我也只能认了。从救了菲妮开始,认真说是从王厅那一夜我们看清了现实后,我什么时候动摇过呢?”

    小红一时愣住,觉得鼻子里热热的。

    李奇转身走了,出门时丢下一句话:“赶紧出来!大家都等着你呢。”

    “哇!卑鄙!”

    小红回过神来叫道:“我又不是萝莉!居然想用摸头杀来让我忘记你不写讲演稿的事情!?”

    李奇嘿嘿贼笑着摆了摆手,加快了脚步,剩小红一个跳脚。

    等李奇走远了,看着他的背影,小红又幽幽长叹:“这个混蛋,越来越会撩女人……不,撩女神了。”

    接着的一幕,如果是哪个费共成员在这,绝对会把眼珠子瞪出眼眶。

    小红躺在桌子打滚,跟小孩子撒娇似的叫着:“没良心的小白!该睡的都睡了,还一副对我忠贞不二的样子!鹅心!特么的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我还怎么当这本书的主角啊!”

    当小红出现在灯柱下的通道时,她又是那个美丽端庄,圣洁凛然的女神了……才怪。

    一米五的个头,装了弹簧似的步伐,就算是天女服穿身上也只会被当作跳极乐净土的壳瑟。那张俏丽可爱的小脸蛋绷得紧紧的,偶尔还左手左脚一下,让很多人都在使劲捂嘴。

    像蕾塔娜安希娅那样的,更被她们的学徒们抱得死死的,生怕自家的导师圣女冲上去抱小红。

    等小红站到了讲演席上,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李奇颠颠跑过去加个小马扎,让大殿堂里终于荡漾起笑声。

    “真是不错的开始……”

    挤在人堆里的少年夏安热烈鼓掌,带动大家鼓掌,勉强掩盖了这点尴尬。

    今天聚集在这里的都是费共成员,是为建国而来的。后面还会有盛大的建国庆典,费共内部先得统一认识。开了这场通气会之后,再视前线的战争状况开庆典,而后再开费共二大,那时候就可以集中精力讨论军事问题和国家建设了。

    “咳咳……”

    小红清着嗓子,有些结巴的开场:“作、作为赤红女士的代、代言者……”

    被无数道视线聚焦,神祇之心感应到的赤红神力如潮水般激荡,也传递到了她这个分身里。

    豪气顿生,她两手按着讲演台,有力的道:“好啦,咱们的摊子要正式开张了,咱也不遮遮掩掩了!咱就是赤红女士!没错,咱就是你们的女神!这个叫桑妮瑞德的总是被人欺负的矮个子只是我的分身!”

    大家都楞了,不是因为分身的事情。纪元更替到了如今这个阶段,神祇都纷纷用分身在凡间出现,小红用分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大之后大家就心里有数了,只是从未正式公开过。

    让大家讶异的是,小红这语气……

    讲演台一侧,欧萝拉捂脸:“小红又怎么了?你还不赶紧提醒她注意?”

    李奇叹道:“人来疯嘛,摆出孙猴子的架势了。”

    然后他笑了:“这个世界,要的就是孙猴子啊。”

    欧萝拉想了想也释然了,不过还是瞪了李奇一眼:“以后别这么宠她,又不是不知道她一被人宠就得意忘形。”

    想想原本欧萝拉是小红最忠实的拥趸啊,现在居然都是这态度了,李奇觉得小红这女神当得真够失败的。

    这时候小红正气势十足:“相信大家为了这一天也憋得太久了,咱也没什么长篇大论,咱只说两句……”

    “咱们要建立的赤红联盟,不是咱,赤红女士建立的联盟,而是所有信仰或者赞同大同主义,愿意和咱一起为解放凡人,为追求自由奋斗的人,哦,还有龙、贝努因人、布莱德人、狗头人甚至赤红恶魔,总之所有费恩诸灵建立的国家。”

    “这个国家,不是咱这个女神给大家带来的理想国,而是为所有人实现自己理想建立的国家!”

    “希望大家分清楚这二者的区别,就想分清楚赤红联盟跟咱这个女神的区别一样!”

    “呃……不止两句不好意思……”

    台下沉寂了片刻,再掀起热烈的掌声之潮,费共成员们一边鼓掌一边欢笑。

    看啊,我们的女神就是这么可爱,这么傻乎乎,甚至这么逗比,就像邻家的熊孩子小妹。

    就是这样的领袖,除了大致的方向,其他事情都得自己思考自己奋斗,才让大家更坚信这个信仰是发自自己的灵魂,坚信这条道路是大家一起走出来的,而不是由英明神武甚至全知全能的女神指引的。也只有这样的道路,才通往解放自己,获得自由的未来。

    随着掌声推送出更猛烈的神力之潮,小红此时脸颊已经遍布红晕。

    她举起手喊道:“那么我宣布……尊华银民……哎哟!”

    没说的肯定被李奇用心灵之触隔空捅了腰眼,她也回过神来,难为情的吐吐舌头,重新喊道:“我宣布……费恩赤红联盟,惩栗啦!”

    李奇终于捂脸,这家伙还是逗比了一把,还好她cos的胡男口音没谁听得出来。

    小红的宣告引发又一波神力之潮,对整个费恩世界的无尽位面来说,这样的动静太过微小,但其中所含的信息,却触动了某个存在。

    某个充斥着破碎浮陆的阴暗位面里,正辛苦攀越着一块浮陆的瘦小身影楞了楞。

    “那家伙越来越起劲了啊……”

    那是个相貌很普通的少女,可脸上浮动的怪异气息却给她增添了神秘的美感。

    她有些怔忡的嘀咕:“她带回来的东西,在这里真的管用吗?”

    再又苦涩的摇头:“什么都试过了,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迈着细细的腿爬到浮陆边缘,身影渐渐化作淡淡雾气,还能听到她的哀叹:“开始想念海瑟薇的身体了,多好用啊,身高腿长还有一对d!”

    许久后,这片雾气飘到了另一块浮陆上,只有城堡大小的浮陆中间有一截断塔,她喘着粗气搬开门口的碎石,折腾了好一阵子才清出一条通道。

    塔底还是很完整和干净的,除了中心一座石台外,再没任何东西。

    少女摩挲着石台,幽幽叹道:“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一千多年前,以为你能沉睡很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这一次,你又能剩多少呢?”

    说话的同时她还在用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念咒,随着咒语回荡在塔内,石台上浮现淡淡的白光,像呼应着这样的白光,若干光点从塔身上溢出,飞到石台上,与上面的白光融为一体。

    如果视野跳出塔外,就能看到自位面的天穹之上,淅淅沥沥的光点如雨点般落下,汇聚到断塔上。

    许久后,石台上渐渐汇聚出一个迷蒙的身影,有着高挑的身材和完美的曲线。

    咒语结束,白光渐渐消散,石台上出现一个浑身赤果的女子。

    看轮廓无限美好,可显露出真貌时,却无比狰狞。

    这是具尸体,严格说是好几截尸块拼起来的。身上布满了各种伤痕,有一看就是毒素造成的青绿伤口,有含着未知力量割裂皮肉的伤痕,有是雷电打出的焦痕,一截手臂像是被解离术粉碎了,端口呈现出结晶状态。

    最严重的伤口是心口的一道贯穿伤,伤口几乎能塞下拳头,伤口周围泛着迷蒙的金属光泽。

    尸体的头颅也残缺了不少,那张大致完整的脸上,双眼还圆瞪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少女摇着头,发出哀伤的叹息:“可怜的苏伦……我以为看过好几次了应该会习惯了,现在还是……每次都是这样,你什么时候能长点记性啊。”

    “我也是在说胡话,你已经不是那个苏伦了,就是她的一点残影,只知道徒劳的复仇,再一次次沉睡。再来一两次,等你这个残影彻底消散,一切才会了结。”

    “说起来,我给你准备的这座隐月塔,又有什么意义呢?”

    少女举起了手:“没有意义,可我也只能这么做,或许等你再醒来的时候,世界会有所不同吧。”

    咒语再起,尸体被石台上再度溢出的白光裹住,渐渐与白光融为一体。

    一点蓝光忽然跳了出来,少女眼中迸射出森冷的寒光,整个人也被急速喷出的雾气遮住。

    正当她用武器裹住那点蓝光准备湮灭时,从蓝光里发出惊骇的低呼声:“夜、夜女士!不……莎尔陛下,别急着动手,我有话说!”

    “梅迪,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你做了曙光的走狗。”

    少女冷声道:“苏伦也是被你引到空海上面遇害的吧?”

    对面那个声音苦涩的道:“陛下,我是不得已,苏伦陛下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少女呵呵冷笑:“还要什么解释?”

    话虽然这么说,她却没有掐灭这点蓝光。

    梅迪叹道:“当初曙光找到我的时候,我曾经考虑过拒绝。但是……一来我的确还想苟且偷生,二来我觉得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事情或许会更糟糕。”

    少女缓缓的道:“的确,我知道了这几年的情况,你一直在拖延时间。”

    梅迪深深叹息:“我不敢居功,或许是机缘巧合,当然也可能是陛下的安排,总之特蕾希娅既保持着凡人之心,又没有失去主变量的地位,我只是在其中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现在的情况忽然产生了变化,就算没有苏伦陛下这事,我也拉不住她了。等她填补了最后的漏洞,所有意外的变数都会暴露出来,再被曙光清除,世界会重归黑暗。”

    “我冒险跟陛下通话,就是希望您能站出来,现在只有您有能力对抗曙光了。”

    少女呆了呆,然后叹道:“我努力过,结果就是那个湮灭的纪元。”

    梅迪也沉默了,许久之后他说:“难道一切都已经注定,再也无法挽回了?”

    少女轻轻笑道:“还有一线曙光,真正的曙光,你没感应到世界有新的变化吗?”

    梅迪愕然:“难道……那个难道也是陛下的安排?”

    少女说:“那不是我,恰恰相反……”

    说到这她猛然醒觉,掐灭了光点。

    少女叹道:“凡人的身体就是这点不好,总是约束不好我那颗不羁的凡人之心……”

    她再看看石台,神色沉凝:“把希望全寄托在那个家伙身上也不靠谱,我必须再加一道保险。”

    伸手在石台上一招,一颗散发着微弱白光,拳头大的核晶托在了掌心里。里面依稀看到一个小小身影,长发遮体,抱着膝盖如沉睡的婴儿。

    少女手一晃,核晶消失,脸上浮起决绝之色:“苏伦,海瑟薇,我知道这不是你们想要的命运,但为了世界,你们必须做出牺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