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五六 帝国嘎吱转动与萨达尔一打三
    瓦伦丁,帝国首相官署里,首相对水晶球里的模糊人影说:“艾莉尔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确认绝对不会伤害到艾莉尔才能出手!”

    人影抚胸行礼,姿态还含着一丝矜持,除了秩序教会的首脑外,也只有传奇,在首相面前才不会一躬到底了。

    结束了通讯,首相那肥胖而沉重的身躯深深陷入座椅里,揉着脸颊,似乎想把上面的焦灼和不安尽数抹掉。

    他低声嘀咕着:“艾莉尔,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发了会呆,首相挺腰坐直,精神振作:“陛下的事情可不能耽搁了。”

    取过文件,首相又忙了起来。

    文件上的数字让首相眉目舒展,他好久没看到这么多数字等待他划拉到其他地方,而不是绞尽脑汁的从其他地方划拉到一起,再凑到按重要顺序排列的若干待办事务里了。

    因为有了充足人力,数百座魔导金属矿场和魔晶石矿场满负荷运转,产出的原料是帝国初建时的上千倍!

    因为有了充足人力,各种与超凡事务有关的材料通过秩序教会和帝国官署源源不断从地方汇聚到瓦伦丁。

    因为有了充足人力,各项需要帝国金币甚至金蒲耳的城建工程全速营建,帝国境内各处城镇欣欣向荣。

    因为有了充足人力,城市警卫和地方军团迅速壮大,不仅各处叛乱销声匿迹,原本猖獗的盗匪团会乃至邪神教会都大大收敛了,帝国治安急速好转。

    一切都因为神皇陛下将民众动员了起来,新建的秩序教会居功至伟,虔诚、敬业和廉洁的形象,以及为民众带去的神皇福音,也让这些民众欢欣鼓舞,甘于承受沉重的劳役和风险极大的冒险。

    除了人力之外,神皇陛下跟商业神殿也恢复了合作,除了帝国与超凡事务有关的贸易许可用金蒲耳外,各类物资的调拨也通过商业神殿的传送服务,极有效率的运转着。

    当然这么庞大的人力动员,也不是没有问题。

    在以前还没有哪个王国乃至帝国得对几百万甚至可能上千万张嘴负责,就算是泥腿子,这么庞大的数量,粮食和其他生活物资的消耗也是非常恐怖的。而且这些人还分布在帝国境内无数地点,物资运输和管理带来的挑战,也是以往任何国家都没面临过的。

    “神皇陛下真是创造了人间奇迹啊……”

    首相一边批示着一边感慨,这些问题解决得很好,至少目前是这样。

    神皇对贵族贡献体系做了精准的调整,根据各个王国公国产出的不同,除了要求他们直接贡献对应的物资外,还通过帝国采购体系,用双方都满意的价格进行交易。

    从北方国家获得牲畜和肉类,从唐古斯和哈德朗等产粮区获得小麦,从红石和诺顿获得各类药物和纺织品。

    大批物资通过帝国设立的物资转运站传送到基层官署,再分发到矿场、工坊和农庄。因为每个官署都与联合通讯网络相连,神皇可以随时查看情况,还有秩序教会监督,帝国官员们不敢再像忠诚神廷或者王国官员那样肆意的中饱私囊。

    只靠封爵体系还撑不起这么大的需求,神皇又通过帝国直属区内的封爵体系进行补充。比如大批获得了封地的帝国贵族,他们对帝国的义务也由神皇做了相应调整。原本统一的盾牌税、纹章税、狩猎税等等,都被改成了相应物资。

    巫师和德鲁伊进献粮食、牲畜和药材,牧师进献布匹、药剂、纸张等杂物,魔法师进献魔导金属、劳动工具和各类魔导物资。

    骑士和圣骑士进献的是自己,他们随时等候征召,要么帮助秩序教会进行物资管理和运输,要么进入帝国军团服务。跟王国公国一样,各级帝国贵族都还得保有超出进献额度的物资,随时等候帝国与其进行交易。

    总之神皇将贵族做了更细致的分类,每位贵族的义务更明确了。这些贵族和他们统治的人口,像是各类大小齿轮一样,加上帝国直属区内另一半由帝国官员掌管的人口,拼装在一起,共同将帝国变成了一部庞大的机械。

    现在这部机械运转得还很生涩,到处都响着刺耳的嘎吱声,不过首相确认,在神皇陛下的监控,以及秩序教会的推动下,这部机械会转得越来越轻盈,带动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首相将一份文件放到贴了“烧掉”标签的篮子里,这份文件就是帝国这部机械正在发出的嘎吱声之一,肯定是手下哪个不懂得大局的官员,在某位圣女的蛊惑下送到他书桌上的。

    这是份来自帝国律法部的控诉书,控告唐古斯境内某位德鲁伊男爵,说他把男爵领内的所有领民集中起来,强迫他们伺候怪异而恶心的虫子,驱使这些虫子耕种。期间出了很多起伤亡事故,男爵却置若罔闻。

    律法部认为男爵的行为违背了领主善待领民的基本传统,强迫人伺候危险的魔兽,也触犯了帝国的相关条令。

    首相微微摇头,这个男爵种的肯定是进献给帝国的作物,不然这么花心思。既然男爵在为神皇陛下尽义务,领民自然也要对领主尽义务。一点点危险算得了什么?如果男爵被征召上战场,领民不照样得跟着男爵上战场,那不是更危险?

    首相想,看来得跟律法部那位只剩一个胳膊一只眼的律法圣女谈谈了,律法之神也得向秩序女神低头,帝国的律法必须为帝国的大局服务。

    再翻开一份被绝密和紧急蜡印封起来的文件,首相心中一抖。

    这是帝国军事大臣发来的急件,要求调度大批物资,因为涉及到很多魔导物资,按规定必须由他这个首相审核。

    看着跟魔油、魔晶石以及各类魔导物资后标注的调度数字大得吓人,几乎要把库存一扫而空的架势,首相一下子就猜到了这是帝国主力浮空舰队需要的。

    “舰队要出动了吗……”

    首相又焦灼不安起来,等舰队出动了,艾莉尔还能救得回来吗?

    假装没看到这份文件,拖个两三天如何?

    首相这么想着,可看到文件末尾那娟秀的字迹时,一颗心顿时碎成了几瓣。

    那是神皇陛下的批示:“当日核定完毕!急!”

    “这是……大局……”

    首相哆嗦着手,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再摇响铃当,让侍从把这份文件送出去。

    首相再把身躯沉进座椅里,抱着头嘀咕:“大局……”

    ………………

    夜晚,兴奋的灵魂拖着疲惫的身体,艾莉尔跟芮萝尔回到了伽玛城的住所,现在她暂居在芮萝尔的家里。

    “今晚是欧萝拉的新婚之夜,我就不去打扰她了。明天再去找她,跟她谈谈回哈德朗的事情。”

    躺在床上,艾莉尔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放我的话,那我就提更多要求,比如去厄普西隆的赤红大学上学什么的,查探他们的秘密,等回去后跟特蕾希娅……呃,神皇陛下好好说说。”

    少女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她感觉自己背负了可以改变世界的伟大使命:“我会说动陛下的,让她结束这场战争。”

    想着该怎么找理由觐见,见面要献哪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再趁机抛出自己的建议,艾莉尔越想越兴奋。直到半夜,倦意上涌,眼皮打起了架,还不愿意睡去。

    就在这时,地面微微震动,屋外猛然亮起湛蓝、莹白和猩红三道光芒。

    低沉苍老的嗓音,带着一丝恼怒:“既然知道我们是传奇,还敢阻拦?不怕我们把这座城市变成废墟吗?”

    另一个女声说:“我们只为艾莉尔公主而来,把她交给我们,我们马上就离开。”

    再一个稍微年轻一些的男人冷笑:“何必跟他们再废话,直接把公主抢到手,再好好教训他们。他们是把我们当作之前在哈德朗遇见的那些传奇之耻了。”

    怪异的波动掠过,艾莉尔知道这是一道结界立了起来。与此同时,屋外脚步声不断,天空也传来嗡嗡振振鸣,应该是魔导飞机。

    艾莉尔推开窗户,看到三个人立在远处的街道上,四周人影绰约,却没有谁现身。

    芮萝尔进了物资,揽住艾莉尔说:“不要乱动,我们没想过强留你,但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把你交出去。”

    艾莉尔急切的道:“我不想让大家因为我战斗起来啊,一定会死人的!”

    她摇着芮萝尔的胳膊说:“我还想跟欧萝拉好好聊聊,还答应了跟你去海滩公园玩呢,我也不想就这么走了,可他们都是传奇啊。”

    这时一个身影走出小楼,迎向那三个传奇,看背影正是萨达尔。

    “天啊!快让他回来!”

    艾莉尔探出窗户叫道:“别过去啊萨达尔!”

    萨达尔停步转头,呵呵笑着说:“没事,没事。”

    艾莉尔急得跺脚:“你会被打死的!”

    萨达尔摇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带走你。这次他们可以带走你,下次他们可以带走芮萝尔,这不可以。”

    “他这脑子……”

    艾莉尔都快哭了,芮萝尔脸上虽然满是担忧,却安抚她说:“不要担心,相信我的骑士,他很强大。”

    艾莉尔想说强大个屁啊,白天那副跟班模样她可看够了!

    下一刻,她的表情凝固。

    那个老传奇根本没理会朝他们走过去的萨达尔,抬手在半空凝结出一只巨大的透明手掌,朝着小楼落下,摆出拈花般的姿势,想要直接拎走艾莉尔。

    萨达尔猛喝一声,哗啦啦脆响,身上罩了层粗壮铠甲,手中的大剑挥动出鲜红光弧,将那只手掌一切为二。

    巨掌在半空炸成湛蓝碎芒,那个年轻一些的男传奇喊道:“这是你自找的!蟑螂!”

    此人身躯猛然涨大,拔高到十多米,周身冒起暗金光点,似乎在压制他的力量。

    他狂躁的咆哮道:“别以为结界能屏蔽领域之力,就能让一只蟑螂挡住传奇!乌索斯没有怜悯!”

    两手一拉,多了柄双手大斧,这个战神传奇拉出一道猩红虚影,如闪电般射向萨达尔。

    鲜红神光消失,萨达尔身上涌出浓郁的淡金光芒,手里多了面盾牌,无数八角半透明光盾自盾牌伸展而出,瞬间变作一道巨大的光盾之墙。

    萨达尔举着这面盾牌,带着光墙冲上去,嘴里还喊道:“信战神的都是煞笔!”

    两个身影瞬间接近,光墙急速收缩,层层叠到萨达尔的盾牌上,跟战神传奇劈下来的斧头撞在一起。

    比艾莉尔在王宫结界枢纽室遭遇的震动要猛烈无数倍,她看到了一道尘土之墙升空而起。

    萨达尔……没有后退一步!

    淡金光芒自他的铠甲里喷薄而出,凝结成跟战神传奇一般高大的金光巨人,就听他还在叫:“比我还傻!”

    虽然这话也挺傻的,可此时在艾莉尔眼里,萨达尔却完全不是之前那个浑身充盈着蠢笨气息,又丑又老的男人了。

    战神传奇愤怒的咆哮着:“我要把你剁成肉酱!”

    大斧拉着虚影劈下,速度快得真像在案板上剁肉馅,就听到铛铛档连绵不绝的脆响声,淡金碎芒一片片喷洒。

    当盾牌破裂的喀喇声发出时,战神传奇得意的大笑,可再一斧劈下时却落了空。

    萨达尔不见了……

    下一刻,萨达尔拉着水银般的光辉闪现在战神传奇的背后,大剑劈出一道无声涟漪。

    战神传奇斧头一甩就劈开了这道攻击,可脚下也是一晃,这是附带了灵魂震慑的告死冲击。

    “让我来!”

    那个应该是魔法师的老传奇憋了一肚子火,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也不管战神传奇乐不乐意,他法杖一举:“束缚!”

    冥冥中挤出无数魔法触手,将萨达尔缠在半空。

    法杖再一点:“解离!”

    一道粗壮绿光射向萨达尔,连芮萝尔都惊呼出声,解离射线!

    萨达尔身上的水银光芒瞬间转换为深紫,连人带魔法触手被一个巨大的透明魔方罩住。魔方急速转动,解离光束射穿魔方,空间扭曲起来,然后萨达尔完好无缺的从迷乱的涡流中跳出来。

    “该死的!这怎么可能!”

    那个老传奇顿着法杖叫道:“连空间神术也会!?”

    旁边那个女传奇抽着凉气嘀咕:“这个家伙到底信了几个神祇啊?而且神术切换这么随意,简直是怪物!”

    她更像是起了好奇心,法杖跳到手里,指住萨达尔低喝:“以希芙之名,跪下!”

    这是个贵族女神的传奇,非常罕见。

    贵族女神的神术多是辅助性的,不过借助贵族血脉施加的灵魂压制,震慑力也非同小可。

    莹白光丝如绳索一般渗入萨达尔体内,让他脚下发软。

    “别动手!我要让他向我下跪!”

    女传奇止住要趁机劈下斧头的战神传奇,然后她又抽了口凉气。

    淡金光芒自萨达尔体内溢出,像是蟒蛇吞噬菜蛇般,把那些莹白光丝融解。

    贵族女神的灵魂压制,怎么可能让信仰大同主义自由光辉的灵魂屈服。

    萨达尔也不管身后的战神传奇,高高跃起,身上的神光又转换为暗金,朝着女传奇挥下一道无从闪避的光柱。

    “律令~审判!”

    女传奇啊的惨叫一声,无数透明身影从她身上分出,将她围住,让她的心灵变得虚弱,甚至梦呓般说起了胡话。

    这时战神传奇的大斧又高高举起,老传奇的法杖上也冒出暗紫光芒,魔力同时在萨达尔的魔钢护甲上振动着,显然是一个锁定法术。

    “源火!”

    萨达尔高喊,橘黄的火焰自体内喷出,带动了周围的空气和脚下的石板,瞬间融解成炽亮的热流,层层包裹在他身上,喀喇喇凝结成一尊五六米高的雕像。

    大斧劈下,射线冲击,一前一后落在雕像上。

    雕像炸裂,露出里面的高壮身影。

    铠甲多处崩裂,头盔也破了,萨达尔那张咪咪眼方脸,此时因为怒目而视,显得无比肃正。虽然说不上英俊,却气势十足。

    他晃了晃差点摔倒,但还是站稳了,噗的吐出一口血,嘿嘿笑道:“我还真的能打三个呢。”

    小楼上,艾莉尔看得神魂摇曳,芮萝尔赶紧道:“我说过了他是我的骑士!不准打他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