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五七 好好享受吧,这是你们最后的幸福时光了
    萨达尔并不是传奇,在克斯特汉森事件里成为赤红卫士时才四级。

    除了守护芮萝尔之外,他也不是整日无所事事,得定期去厄普西隆进修。

    进修的内容很简单,被丝丝们拉进心灵网络使劲灌其他人的战斗经验。

    目前赤红卫士就只有守护魔女蕾塔娜和他两个,让丝丝们灌经验重点培养也是小红的重要研究课题。她不仅得扩充赤红卫士队伍,还得完善赤红神系的信仰理论。

    萨达尔吸收了奇丽、凯瑟琳、菲妮、缇娜诸位魔女,还有凯恩那些地狱位面军大佬的战斗经验,这不仅让他对各系神力的运用烂熟于心,哪系神力克制哪些力量法术的经验更是丰富。

    只有赤红卫士可以像海绵一样吸收其他人的经验,毫无障碍的化为自己的灵魂力量,毕竟这两个是……缺心眼。

    现在的萨达尔力量等级只有五级,装备齐全的话,跟一个七级传奇斗应该能五五开,跟三个七级传奇斗那是死路一条。

    能打成这个样子,不仅有可以屏蔽传奇领域之力的结界,还因为传奇们大半心神都在戒备其他人。

    这些人在哈德朗王国里已经立下了“传奇克星”的赫赫威名……

    这些人的战斗方式异常阴狠和猥琐,并不适合跟传奇对峙,萨达尔才有了在两位公主面前大秀英雄气概的机会。

    “你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等我们这位缠住你们一个,剩下两个能挡得住三个传奇克星小组吗?”

    大喇叭传出某人的声音,盘旋在天空的身影也清晰了些。那是三架由三文鱼攻击机发展出的鸬鹚运输机,因为机体前部肥胖,也被戏称为“河豚”。

    这种运输机只能搭载六个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或者四副担架,正好用来运载序列小组,也成为序列小组出场的标志。

    “是那个诺德曼!”

    女传奇已经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摆脱出来,听到这个声音,恨恨的道:“编号008的那个,他带的序列小组打伤了我的哥哥!”

    战神传奇横着大斧,看着三架飞机,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想劈下来一架,传奇魔法师喝道:“不要冲动!”

    没有结界的情况下,一个序列小组都能对付一个传奇,何况他们置身被屏蔽了领域之力的结界里?

    第二方面军的序列小组从三人扩充到了四人,一坦一奶两打手,人人都有控场技,把传奇当boss刷。他们在哈德朗刷传奇刷得不亦乐乎,在哈德朗协助唐恩防御的帝国传奇苦不堪言。

    还好有了之前的教训,传奇们都加强了传送能力,基本能在最后阶段传送保命,但免不了元气大伤难以再战。

    帝国传奇曾经也搞过三传奇的陷阱,想吃掉一个序列小组,可惜瞒不过拥有强大情报和侦测能力的对手。赤联一下子来了四个序列小组,组成序列战团,把缺乏配合的三传奇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一个传奇德鲁伊还被抓了。

    当然,那个传奇德鲁伊是不是自己演的,很令人怀疑。

    现在哈德朗王国的帝国传奇们纷纷缩了起来,个个都在琢磨利用魔导技术全面武装自己。因为建国庆典,第二方面军的“全境劫掠”行动也暂时消停了。

    这次来的三个传奇只是抢人的,以为是牛刀杀鸡,没想到赤联早有防备。

    传奇魔法师用自嘲的口吻说:“除了压制传奇的结界,还有感知结界,我们这是自己送上门了呢。”

    战神传奇暴躁的喊道:“管他什么结界,一斧头下去什么都没了!”

    魔法师冷哼:“我们也不是不清楚你们的本事,但我们还是来了……”

    法杖一顿,脚下亮起一个巨大而繁复的法阵,他用阴沉的嗓音说:“不把艾莉尔公主交给我们,这座城市就毁灭吧!”

    “你不是真的要用那个吧!?”

    女传奇的震惊语气和慌乱表情非常到位,看来是唱红脸的:“那可是禁咒啊!艾莉尔公主会没命的!”

    魔法师说:“我们的任务是确保赤联无法用艾莉尔公主做文章,杀掉她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小楼里艾莉尔捂住了嘴:“不……”

    芮萝尔说:“别害怕,这只是要挟手段,不是真的。”

    也有可能是真的,可在芮萝尔眼里,公主算得了什么,根本不值得搞出这么大动静。

    那个叫诺德曼的继续用大喇叭说:“你们再拖延几分钟,就不是我们动手的事情了。随便来位圣女殿下,你们都别想走。”

    听到“圣女”二字,连战神传奇手里的斧头都耷拉下来。

    他们这个传奇小组,一定要凑足三个人,要偷偷摸摸的过来,就是抢时间。

    遇上序列小组都无所谓,打不过跑得过,遇上赤红圣女问题就大条了,那是能跟选民甚至神祇分身干架的存在!

    诺德曼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急促:“嗨我说真的呢,你们不要把好心当驴肝肺啊!她们快到了!”

    大喇叭里响起另一个声音:“找找你的信仰诺德曼,它被你的怜悯扔到哪里去了?他们是敌人!”

    那个声音又叹气:“虽然他们的确很可怜……”

    下面三个传奇都涨红了脸,可、可怜!?

    被这一记嘲讽撼动了心智,三人都没注意诺德曼说的是“她们”。

    魔法师一把扯开魔法长袍,露出挂满了全身的块状物。

    他昂首高喊:“来啊!来打我啊!想把这座城市变成废墟就来打我啊!我身上的每一块超级魔导炸药都已经充满了魔力,一旦爆炸,足以激发我的流星雨禁咒!”

    他脸红脖子粗的大叫,似乎失去了理智:“结界挡不住内部发动的禁咒!整座城市都会化为灰烬!”

    战神传奇看着魔法师,竖起了大拇指:“好汉子!”

    这架势肯定是学幻景里的那些……侠义冒险剧。

    女传奇却有些慌了,抬手给了魔法师一个心智清灵的祝福,捏着嗓子低喊:“你是玩真的?体面些啊!”

    大喇叭里传出一声低叹,诺德曼说:“我跟你们说过的……真的,我们揍趴了那么多传奇,就像打兔子一样,打得多了也会心生不忍的。给你们生路你们不走,现在好了吧。”

    另一个声音说:“你该去当政委的,诺德曼,不过你一定会得个毒舌政委的绰号。”

    两个声音被两道急掠而来的光影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道艳红,一道淡绿。

    “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原本有些萎靡了的战神传奇,气势猛然高涨,结界都有些压不住他,让他浑身被猩红焰芒包裹。

    他身躯再度涨大,朝着天空直冲而上。

    萨达尔可不依,身上喷出淡金光芒,两脚在地上踩出一个大坑,也冲了上去。

    半空响起闷雷般的轰鸣,碎芒如礼花绽放,萨达尔噗通摔回坑里。

    对上几乎是燃烧起灵魂的传奇,他还是刚不过。

    战神传奇直冲那道鲜红光影,似乎要与对方争夺谁是血色的正统。

    那道淡绿光影却挡住了他,光影伸展为毛绒绒的巨兽,一巴掌抡过去,还用略微嘶哑但很好听的嗓音咆哮:“滚犊子!”

    猩红光影被拍得倒飞回来,砸进地里不知道多深,溅起一束又高又急的烟尘。

    怪兽落地,赫然是黑白相间的滚滚,艾莉尔两眼放光的叫着,不是芮萝尔拉住她就扑过去了。

    “忘八蛋,本来就很不爽,你们还来捣乱……”

    “你们找的不是茬是死啊!嗝儿……”

    滚滚骂骂咧咧的,还在打着酒嗝,看来心情真的不好。

    与此同时,那道鲜红光影在半空抡起门板般的大剑,朝着魔法师劈出一道鲜红光柱。

    魔法师周身彩光闪烁,爆裂不断,连身上挂着的什么超级魔导炸药也崩飞了。

    等红光消散,旁边女传奇啊的惊叫着遮住了脸。

    魔法师正在庆幸从满含着毁灭与破坏气息的力量之潮中逃脱,忽然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也啊的尖叫一声,手捂裤裆两腿夹蛋。

    然后他才回过神来,湛蓝光芒闪烁,给自己加了层魔法衣物。

    “艾莉尔,会回去。”

    冷清的嗓音响起,从深坑里爬出来的战神传奇,还有另外两个传奇看清了半空那个身影,尤其是那张脸,身躯顿时都佝偻起来。

    有那么一刻他们像是要跪下的样子,接着才醒悟,那不是神皇陛下,是神皇的妹妹凯瑟琳。

    再听到凯瑟琳这话,三个传奇都松了口气。

    女传奇腆着脸笑道:“凯瑟琳殿下,我们也不是来抢公主的,就是来……呃,护送公主殿下。没错,护送!”

    “但是,跟你们,无关!”

    凯瑟琳的语气非常不耐烦:“马上,离开!”

    三个传奇犹豫了片刻,看看两位圣女,看看盘旋着的三架飞机,再看看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瞅着战神传奇,一脸还没尽兴的萨达尔,再没说什么,默默转身离开了。

    战神传奇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天空喊道:“殿下,我想……”

    凯瑟琳说:“滚!”

    战神传奇低头:“噢……”

    三个传奇走了,序列小组追着他们而去,两位圣女也没下来跟艾莉尔和芮萝尔打招呼,直接划空而去。

    萨达尔扛着大剑,迈着悠悠的步子回小楼,艾莉尔心中荡动的波澜却停不下来。

    看她低着头,脸色变幻不定,芮萝尔还以为是为凯瑟琳没理她而伤心,安慰说:“今天总枢机跟欧萝拉殿下结婚,凯瑟琳殿下的心情有些……不好。”

    “不、不是这个”,艾莉尔摇头,以前的凯瑟琳就是老国王手下的黑骑士,她跟凯瑟琳几乎没打过交道,没多深的感情。

    她坚定的说:“我还想留下来的,还有好多好玩的事情呢,可我不想再因为自己,让别人受伤害了,我明天就回去!”

    同时她还在心底里暗暗的说,赤联这边也非常强大啊,两边继续打下去,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她浑身充盈着自信,只有自己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芮萝尔没有注意到艾莉尔眼中跃动的光芒,她正关切的打量着萨达尔的情况,确认这个皮糙肉厚的家伙真的没事,才松了口气。

    艾莉尔能早点回去,就不会打萨达尔的主意了,这也是她松了口气的原因之一。

    厄普西隆,魔女镇深处的小院里,欧萝拉软瘫如泥,躺在李奇身上,呼吸浑浊的说:“都老夫老妻了,还像第一次那样摆弄我。”

    李奇呵呵笑着,一边上下其手一边说:“谁让你紧张得像第一次啊。”

    欧萝拉哼道:“可你有段时间走神了哦,看来我们还是不够默契对吧?”

    李奇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之前凯瑟琳和卡琳去了伽玛城,他不得不分心了解情况。就那么点异样,欧萝拉还是感应到了。

    “在想凯瑟琳?”

    欧萝拉体贴的道:“要不……我把她叫过来?”

    李奇大喜,欧萝拉一直拒绝这种事情的。之前都是他伺候了欧萝拉上半夜,下半夜再摸到凯瑟琳那里。

    当然这什么体贴也可能是送命题,李奇咳嗽着说:“不必了,今天是特殊日子,我是属于你的。”

    “很好,你还知道自己就是公共用具”,欧萝拉满意的哼着。

    然后她一发低级鼓舞术丢在了什么东西上,眼眉荡漾的说:“现在,人形自走阵动棒,继续!”

    李奇幸福加痛苦的呻吟出声……

    两三万公里之外,北方的冰原峡谷里,寒风呼啸着,看似荒无人烟。

    穿透某层结界,峡谷里却停满了莹白如雪的浮空战舰,一艘艘首尾相继,随着峡谷向上下延伸,看不到尽头。

    某艘战舰上,曙光帝国魔法部联席部长之一,帝国浮空舰队副指挥官,传奇魔法师辛伯纳正踌躇满志。

    “今天是赤联的建国庆典,那些异端们肯定还在纵情声色。”

    “今晚会成为他们永生难忘的记忆,这是他们最后的幸福时光了。”

    “很快,他们会饱尝到家园变成废墟,国家沦为炼狱的痛苦滋味。”

    辛伯纳抬头看天,数十头身上披挂了护甲的红龙银龙正在咆哮殴斗,再转头看身后,一群穿着类似赤联军团武装,但样式更繁杂华丽的铠甲武士立在身后,如雕像般纹丝不动。

    他哈哈大笑,自帝国建立后,他就埋头在自己的研究里,总算拿出了神皇陛下都另眼相看的成就。

    现在带着可怕的魔导武器,再有这么一支强大的浮空舰队护卫,还有足以征服旧世界半个大陆的巨龙,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赤联刚刚建立的第一天,足以毁灭它好几次的力量就上路了。

    辛伯纳摇头慨叹道:“真是讽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