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好啊小花仙〕〔这个皇后我不当〕〔逃债甜心,赖上瘾〕〔天堂派出所〕〔林海神鹰〕〔神级奶爸〕〔锦堂归燕〕〔仙帝再世〕〔人心鬼胎〕〔剑尊武圣〕〔空间之弃妇也悠闲〕〔舌尖上的诸天神器〕〔先砍一刀〕〔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我从不开挂〕〔杏林春暖马走日〕〔强迫症也有春天〕〔灵气复苏个鬼〕〔无敌天帝〕〔史上最强天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六七 时代变化得太快啊,他们还没感受到
    蓝龙……

    那帮龙域之耻,为了躲避虚空龙神,居然跑去抱了赤红女士的大腿。

    听说那些弱鸡为了生存,居然向凡人出卖色相,跳舞唱歌当小丑,什么都干得出来。

    刚才跑了就跑了,现在又绕了回来跟示威一样,巴登高姆自然怒火升腾。

    那种古怪的魔导飞机打不过也就算了,区区蓝龙也想来欺负红龙!?

    他都不屑于招呼兄弟姐妹,驱动超过三十米长的身躯,朝对方迎去。

    下一刻,巴登高姆龙翼大张,身躯直立,猛踩刹车。

    他张着嘴猛烈咳嗽,焰火变成了青烟,呛得他涕泪皆下。

    好快!跟之前那种魔导飞机一样快!

    之前他并没瞧清楚,只是通过龙族特有的龙魄感应,知道远处有两头小蓝龙鬼鬼祟祟的靠近,然后又消失了。

    现在亲眼看到两头蓝龙屁股拖着两道白烟,如闪电般射过来,他着实被惊吓到了。

    离着至少四五公里,一头蓝龙射出了好几道白烟。

    脸颊上的疼痛更加强烈,巴登高姆本能反应的收拢龙翼,朝下方云层钻去。

    其他红龙更为不堪,像受惊鸭群似的一哄而散。

    这边哈利苟斯叫道:“不不不!塞拉那家伙,不能让他抢在我前面!快射!给我射啊!”

    每头侦察龙都带了一个导弹槽,装的六枚鱼刺只是用来防身。

    考虑到蓝龙没什么战斗天赋,很难做到在飞行中锁定,驾驶员也可以接手战斗。当驾驶员激活导弹槽的电路准备锁定时,侦察龙就不能介入了。

    哈利想射才发现被卡塔蒙控制了,恼怒的嚷道:“你要射就快动手啊!再磨蹭我就在姐姐面前说你坏话!”

    卡塔蒙剧烈咳嗽,也没好气的顶了回去:“看看塞拉射的鱼刺!你要跟他一样丢脸吗?”

    塞拉苟斯射出的三枚鱼刺拉着笔直的白烟,掠过云层上空,奔向自由。

    那家伙慌乱中压根没等锁定好就发射了,如果不是德尔丽妲赶紧接手,塞拉能把所有鱼刺都射空。

    哈利蔫了下来,然后希翼的道:“呃……那个,我会注意的,交给我好吗?”

    既然是未来的小舅子,卡塔蒙当然要照顾一二,中断了锁定程序,交给哈利。

    “塞拉,是哪个!?”

    哈利问:“就是那个打伤你妈妈上了你爸爸的坏蛋?”

    塞拉愤怒的纠正:“没上成啊!只是未遂啊!”

    “感觉比上了还可怕啊,看看你这个儿子,心理阴影面积比龙翼还大”,哈利镇定下来,拿出“我是老大我罩你”的风范:“我帮你报仇!我看到了!别以为躲在云里就发现不了,我们的巨龙专用蛛目镜可不是吃素的!”

    看他活页状的龙翼平直伸展,那是发射前稳定身体的姿态,塞拉也急了:“这是我的家仇!我要亲自报仇!德尔丽妲快让我射!我会好好锁定的!”

    两头少年蓝龙争先恐后的瞄准云层中的红龙身影,如果是面对面战斗的话,就算他们把声誉看得再重要,再在乎粉丝,龙族血脉中畏惧强者的天性仍然会控制着他们逃命。可现在离着好几公里,只需要跟玩游戏一样完成若干程序,就能看着武器直奔强敌而去,他们可没什么好怕的。

    六枚鱼刺从导弹巢里喷出,拉着几乎交织在一起的烟迹,没入云层。

    痛苦和愤怒的龙吼在云中回荡,哈利和苟斯先是哈哈大笑,再呼哧呼哧喘气。

    “还有呢……”

    塞拉苟斯脑袋转向前方,几头红龙正奋力扇着翅膀,想要离这两头“傀儡蓝龙”远一点。

    在他们的理解里,能够飞这么快还能射奇异武器的肯定不是巨龙,而是传说中被剥了龙魄改造出来的怪物。

    “追上去!一个不留!”

    “为蓝龙报仇!”

    在龙域里世代受其他五色龙族甚至金属龙族欺辱的族群怨恨,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哈利苟斯和塞拉苟斯战意昂扬。

    肋部引擎喷吐出猛烈气流,推动身体加速的同时,哈利苟斯也没忘了正事:“刚才都录下来了吧?咱们的表现如何?”

    卡塔蒙用生怕坠机的小心语气说:“镜头拍到塞拉第一轮打飞之后,就切换到角鲸那边了。”

    塞拉哀叫:“不——!”

    哈利炸毛:“这、这怎么可以!?”

    卡塔蒙再道:“小咪正在努力帮你们圆场,说你们是幕间串场的轻松环节。”

    哈利闷了片刻,认命的道:“串场就串场吧,能上镜总是好的。”

    云层之下,巴登高姆拖着残缺的龙翼和伤痕累累的身躯落地。

    因为力量损失大半,他的着陆异常难看,不仅在沙面拉出上百米的沟壑,还拿了大顶。

    轰然撞进沙丘里,巴登高姆剧烈喘息,喷起一阵阵沙尘。

    竖着的龙瞳里,大难不死的庆幸渐渐转为兴奋加昂扬的光亮。

    他知道怎么防这种武器了!

    远处不断炸起一条条尘柱,一头头红龙要么被打了下来,要么干脆自己飞下来躲避攻击。

    光芒闪烁,巴登高姆变为凡人形态,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仍然是那个身材魁梧,气质彪悍的大汉,可浑身血迹斑斑,脸颊血肉模糊的样子却显得格外狰狞。

    等他把兄弟姐妹聚集起来,把自己用命换来的经验传授给他们,再休养生息好了,蓝龙整族的末日就会到来。

    不过在那之前……

    心中掠过出发前银龙镜石的表情,巴登高姆的怒火烧得更旺了。

    那个镜石,出发前就一脸“你们要倒霉了”的幸灾乐祸,肯定知道赤联的情况,却隐瞒不报,就是想坑他们红龙。

    他知道镜石的妹妹银铃被自己的妹妹欺负得很惨,镜石在为自己的妹妹报仇?

    没错,是这样的……

    看来在收拾蓝龙之前,还得先解决银龙的问题。

    ………………

    高空弥散开浓郁的灰雾,曙光帝国主力舰队缩在云中,外层编队奋力发射着防空火力,跟完全看不到的敌人激烈战斗。

    “第二编队防空火力严重受损,四艘伯爵级的主炮受到了明显损伤!”

    “敌人的攻击越来越准确了!”

    “新的魔导战机出现,距离十公里!”

    “好大!比现在这种战机大好几倍!”

    旗舰罗伊达斯号的舰桥里,夏伯尼和辛伯纳听着不断传回的消息,神色越来越阴郁。

    这些消息显示,他们这支维持在三万五千米高度,以二百公里时速高速突进的舰队处境越来越不妙。

    现在最麻烦的是他们损失了所有飞艇、飞舟还有红龙,只能被动挨打。

    等等,没了红龙,还有……

    夏伯尼正要说话,辛伯纳摆手止住,转头问肃立在舰桥后方那个年轻的银龙首领:“镜石阁下,你早就知道战况会是这样?”

    镜石沉默的摇头,他怎么会知道?

    他只是觉得上到指挥官下到普通士兵,包括那帮红龙,一个个自信满满的样子,跟小妹提米曾经说过的情形太像了。

    “每当李奇的敌人觉得自己优势很大的时候,他总会狠狠的打那些家伙的脸,你们瞧着吧。”

    “我看人的眼光怎么会有错?”

    “你们站在他的对立面绝对是错的!”

    见镜石神思不属的样子,嘴角还牵起微微弧度,辛伯纳暗暗冷哼。

    效忠神皇陛下的两族巨龙里,红龙勇猛,但是脑子不好使,银龙聪明,却很善于保存自己力量。

    再想到神皇跟商业神殿和虚空龙神的关系,辛伯纳心中亮如明镜。

    银龙族迫于压力,不得不派遣传奇银龙镜石带着十多头成年银龙参与这场讨伐,但镜石想必接受了特别的叮嘱吧。

    对方毕竟是传奇巨龙,即便是夏伯尼这个指挥官,也只能用商量的语气,辛伯纳自然也客客气气的:“没有就好,我们也相信你们银龙是忠诚于神皇陛下的,没有泄露舰队的情报,也不惧怕跟敌人战斗。”

    换成红龙的话,被这么一激,早就飞出去了,银龙却只是看着辛伯纳,淡淡的哦了一声,让辛伯纳一时不知该怎么继续。

    夏伯尼终于忍不住了:“镜石阁下,我以舰队指挥官的身份,命令你率领银龙阻击敌人!”

    镜石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低头应是。

    “我就说过,别跟这些大蜥蜴兜圈子!”

    目送镜石离开,夏伯尼哼道:“他们受了神皇陛下的庇护,摆脱了虚空龙神的威胁,就得好好为神皇陛下效力!管他什么巨龙,在神皇陛下面前都是奴仆!”

    辛伯纳抽抽嘴角,在这上面他跟这个骨子里既是旧贵族又是虔诚信徒的传奇圣武士可没有共同语言。

    当体型优雅色彩美丽的银龙从灰雾中冲出时,林德在频道里阻止了对他们的锁定。

    林德说:“根据中央关于统一战线的形势判断,银龙属于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我们先礼让他们,让他们清楚我们的诚意。如果不依不饶的话,我们再反击。”

    末了他咳嗽一声说:“某位高层与银龙之间的关系,跟此事绝对没有关系。”

    频道里一阵窃笑,大多是老人,他们当然清楚那位“高层”跟银龙公主之间不清不白的关系。

    不过也没人觉得林德的话虚伪,作为巨龙里最喜欢跟凡人接触的族类,银龙比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蓝龙名声还好。刚才一些机组锁定银龙不过是下意识而为,真要开火的话老实说会很不忍心的。

    当然如果银龙不接受他们的好意,要为曙光帝国战斗到底的话,大家也不会客气。

    镜石带着弟弟妹妹们冲出灰雾,奋力飞向雄鲨机群,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却发现对方不仅没有开火,还像是躲避他们一样或者拉高或者转向。

    心中闪过一丝了悟,但还不是很确定,镜石又带着龙群逼近另一个方向的机群,情况仍然一样。

    这下他懂了,然后陷入到痛苦的抉择中。

    某个妹妹高兴的说:“哎呀他们怕我们诶!”

    某个弟弟兴奋的说:“我们就像撵牛群羊群一样去撵开他们吧!”

    看了看这十几头其实刚刚成年的青年龙,镜石作出了决定。

    家族甚至族群的未来,他既没力量也没资格去守护,现在最重要的是守护好这些弟弟妹妹。

    他昂首发出清亮龙鸣,鼓励弟弟妹妹们照着这个法子干。

    他当然不会说破,对方不仅是善意的避开他们,而且有足够余裕在避让他们的同时,继续攻击浮空舰。

    于是这群银龙朝着一个方向冲两三公里,看似逼退了几架战机,又朝另一个方向冲击,还不时用魔导龙甲上的射线武器向射程之外的目标攻击,显得格外努力。

    在与银龙富有默契的攻防中,第一大队干掉了帝国舰队外层战舰的绝大部分防空火力,甚至还炸坏了好几艘战舰的主炮。

    帝国旗舰上,夏伯尼满意的道:“银龙干得还挺起劲……”

    被烟雾笼罩,旗舰还在舰队内层,看不到实际战况。不过从观测员发回的零碎动静看,银龙弄出的动静不小。

    辛伯纳的眉头仍然皱着:“我在担心他们的小型浮空舰,肯定带着什么古怪的武器。”

    坦尼森在旁边遗憾的耸肩:“我可不认为丢那种大号的炸弹就能破坏新型结界。”

    想到早前费共在圣光堡用来轰炸阿特拉斯战争巨像时的情景,辛伯纳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他吐了口浊气说:“那应该就是他们的后手,可惜,时代变化得太快啊,他们还没感受到。”

    “伙计们,辛苦了!”

    当林德率领几架雄鲨把银龙引到舰队下方空域时,角鲸终于上场了。

    频道里,角鲸编队指挥官向雄鲨机组致谢:“感谢你们开辟的道路,接下来就看我们来展现真正的战争艺术。”

    一艘艘深灰无光涂装,翅膀大张的角鲸逼近灰雾边缘,在每艘角鲸中部指挥舱的屏幕上,帝国每艘战舰的轮廓都清晰可见。

    “等待指挥艇试射……”

    涂着28110舷号的指挥艇前出,由两架雄鲨护航,以接近八百公里的时速冲到距离外层某艘侯爵级战舰不到五公里的地方,这应该是他们某支分队的旗舰。

    角鲸需要雄鲨先扫清敌舰防空火力。还需要严密掩护,就是因为角鲸的鲸牙鱼雷有效射程只有五公里。如果想打得更准更狠,最好逼近到三公里内。

    那艘侯爵级战舰还在以二百公里时速前进,角鲸由雄鲨陪同,爬升到战舰上方,转为同向而行,再俯冲而下。浮空舰主炮攻击不到这个角度,防空火力也被清扫得差不多了。

    片刻后,有如大鹏展翅的角鲸就俯冲到敌舰上方三千米,由投石炮原理改进的发射管将一枚比鱼刺长一倍半,粗三四倍的“鱼雷”喷出来,跟鱼刺导弹一样,前端和尾端都弹起四叶翼片。

    这枚从尺寸和外形上看,完全就是地球世界五三三重型鱼雷加了稳定翼面的鱼(导)雷(弹)飞出发射管一百多米后,尾部猛然喷出淡紫光焰,让速度再度提升。它一头扎进灰雾中,拉出明显轨迹,朝布置了舰桥和飞行炉等要害部位在内的舰身中部射去。

    这种“鲸牙鱼雷”,之所以会有这么个名字,就是因为角鲸是以潜艇为蓝本设计,所用的武器,也是在五三三重型鱼雷的基础上改进的。

    角鲸发射时已经计算了提前量,但当“鱼雷”飞过半途时,直线落点仍然从中部偏离到了尾部。

    看起来这枚可怕的武器就要擦着敌舰的尾巴直直掠过时,“鱼雷”头部在灰雾中喷出一股气流,牵着弹体拉出一道非常微小的弧度,继续咬在原本的目标。

    鲸牙鱼雷的制导原理其实跟鱼刺是一样的,只不过鱼雷太大太重,即便提升导向风矢术的级别,也难以拉动沉重的弹体做剧烈激动,所以鱼雷的追踪角度相当有限。

    当然,对付只能跑到二百公里时速,机动性也远远不如飞舟和巨龙的浮空舰,还是足够了。

    天空响起神国坍塌般的轰鸣,战舰结界上炸开巨大的淡紫光团,似乎吞噬了整艘战舰。

    角鲸高高拉起,尾部观察舱里,观察员通过蛛目镜报告,语气有些沮丧:“舰侧两门主炮和舰桥损毁,舰体主结构完好,只是……重伤。”

    帝国舰队旗舰里,感应到这股非同寻常的震动,夏伯尼一跳而起,辛伯纳冲到感知水晶球边,伸手感应。

    这时候联络官也用颤抖的嗓音报告:“瓦利安特号被未知武器命中!舰桥全毁,编队指挥和舰长……阵亡!”

    水晶球上升起一幕影像,淡紫烟芒刚刚消散,露出第三编队旗舰瓦利安特号的清晰面目。

    那一刻,包括夏伯尼在内,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坦尼森更扶住了下巴。

    防护结界还在,但里面的战舰,中间像是被巨大的怪兽啃了一口,出现了十多米长的缺口,缺口里的结构完全扭曲在了一起,根本看不出原本的舱室。依稀能看到若干手臂和腿甚至脑袋夹在那些层层叠叠还揉了好几圈的钢铁里,还有几具残缺的躯体挂在缺口边凌空飞舞。

    虽然浮空炉、飞行炉、魔力炉还有一半的魔导炮和前端的攻城炮还完好,可这艘战舰显然已经不可能继续战斗了。

    舰桥里沉寂了好一会,忽然响起辛伯纳的嘶哑叫声:“反击——!不能继续挨打了!”

    舰长发愁:“我们看不到目标!”

    夏伯尼也回过神来了:“停止放烟雾!该死!这些魔法烟雾怎么这么浓!”

    在旗舰一片慌乱的时候,角鲸指挥艇里,艇长跟政委也在进行语气非常不爽的对话。

    “结界吸收了太多鱼雷的伤害啊……”

    “是啊,我看过实弹射击,一发鱼雷完全可以把这种战舰打成两截。”

    “问题就在结界上,要怎么解决?”

    “想想……”

    片刻后艇长一拍巴掌:“我们不是还有鱼刺吗?”

    政委醒悟过来:“让鱼刺和鱼雷瞄准同一点,先上鱼刺打穿结界,时间配合好的话,不等结界恢复,鱼雷就能钻进去!”

    艇长点头:“就算没来得及钻进去,那时候结界也还没修补好那个洞,吸收的伤害会很少。”

    他沉声下令:“111,第二发你来,听我说……”

    烟雾正在消散,第二架角鲸飞临另一艘伯爵级战舰上空,这一次角鲸先发射了两枚鱼刺,紧接着又发射了一枚鱼雷。

    两枚鱼刺几乎轰在了结界的同一点上,拦截鱼刺的神力光盾哗啦啦炸裂,结界荡漾起剧烈波纹,试图修补好缺口。

    鲸牙鱼雷以接近音速的速度紧随其后,从缺口里钻了进去。

    紫光在这艘战舰体内猛烈绽放,巨大的冲击波瞬间将它撕成两半,在防护结界还保持着的刹那间,似乎一个小世界在玻璃球里崩裂。

    结界瞬间消失,两截舰体左右喷飞,还朝上下抛洒出大团碎片和人体。舰首那一截撞在了几百米外另一艘伯爵级战舰上,让结界喀喇喇凝结出大片结晶,里面的舰体也剧烈摇晃,差点打起了滚。

    舷号28111的角鲸高高拉起,还意犹未尽,从机翼根部的导弹巢里又喷出两道白眼,拉出满满弧线,射向那艘摇摆不定的战舰。

    紧接着,从这艘角鲸的屁股上又喷出一枚鱼雷,跟在鱼刺后面,欢快的射向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