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七十 胜利之花绽放在天穹之上
    伽玛城,某座小楼的客厅里,大屏幕上的巨大圣骑士跟人猿泰山似的咆哮着,长发飘飘的女子提着大箱子从地下室里上来,满脸决绝之色。

    箱子虽大,她单手提着却很轻松。在落地镜前一丢,震得木地板都在嘎吱呻吟。箱子里还发出了叮当金铁声,像是装着武器和护甲。

    女子打开箱子,从里面抽出一柄长剑,对着镜子挽起长发,卷在了剑刃上。

    “哈娜……”

    客厅里的高个子女子怯怯道:“这样好吗?拜林他应该不希望你……”

    “拜林死了”,哈娜面无表情的说:“我要为他报仇,不……”

    她脸上渐渐浮现起坚毅的光辉:“我要替代他,去做他没有做完的事情。”

    手腕一振,长发割断,原本温婉秀丽的气息变得爽利而清新,那个几年前带着大家在神陨高原讨生活的骑士队长又回来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剑铛啷落地。

    哈娜捂住了脸,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我如果早点原谅他接受他,他就不会……”

    莫妮卡红着眼圈低叹,哈娜的丈夫拜林之前因为跑去参加“姐妹互助公会”的地下集会,被市政厅除名,去了学习班改造。

    哈娜勃然大怒,即便拜林深刻悔过,提前完成了改造学习,哈娜还是跟他断绝了关系。

    大概就因为这样,拜林才毅然加入了军队,成为角鲸的艇长。

    哈娜虽然恨拜林有了自己还不满足,而且还搞歪门邪道,心里还是放不下他的。刚才两人在客厅里看哭泣沙海空战,既为赤联一方喝彩,也在关心那艘舷号28122的角鲸。

    当高山般的圣骑士一记圣光斩劈中28122时,那一刻哈娜整个人都褪去了色彩。

    现在她这个样子,虽然变回了更熟悉的那个哈娜,莫妮卡却觉得非常难受。

    她从后面抱住哈娜,低声说:“或许拜林并不是因为失望才去的,那艘角鲸里有十九个人呢,总不成每个人都是因为不再被人爱了,才去战斗的啊。”

    “他还爱着你,他肯定打着拿勋章回来求你原谅的主意,他想向你证明他是英雄。”

    莫妮卡发自真心的说:“我还觉得,他更是想保护你,保护这个……可以让你实现理想的国家啊。”

    “开剑馆,组织剑术比赛,生一大堆孩子,交很多朋友。大家不分地位信仰,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你说过很多理想,这些理想只能在这里实现,他一直很在乎这些的。”

    “莫妮卡……不要说了啊!”

    哈娜转身抱着她,痛苦失声,让莫妮卡也流下了泪水。

    两人相拥而泣的时候,就听到主持直播的小咪忽然惊喜加振奋的喊道:“他们还活着!28122还在!”

    两人愣住,一抹脸颊冲到屏幕边,正看到那艘肚子中间少了一大圈蒙皮,却依然稳稳浮在空中的角鲸。

    “艇长拜林报告,原话是……28122血流成河,但大家都还活着,准备收拾那个大家伙”,小咪用哭笑不得的语气说:“他还抱怨史莱姆修补剂太臭,对艇员的杀伤力比那个大家伙还大。”

    两人变成了雕塑,呆呆看着角鲸像苍蝇一样悠悠晃过巨大圣骑士前方,把四枚鱼刺导弹射到那家伙脸上,再闲庭漫步般的撤出战场。

    “扶着我莫妮卡”,哈娜说:“我腿上没力气。”

    莫妮卡苦着脸:“我膝盖也是软的。”

    两人瘫在地上,呆了好一会,哈娜又哭出了声,哭着哭着变成了哈哈笑声。

    然后她惊叫:“我的头发!我留了两年才那么长的啊!”

    她恨恨的道:“都是拜林的错!我才不想理他!”

    ………………

    旧克斯特王国领土,红鹰城外,烟雾弥漫,枪炮声连天。

    天空中魔导飞机穿梭交织,地上某处洼地里,若干辆有些像赤联寒鸦,但装的魔导炮又有明显差距的战车躲在极为隐蔽的边缘,偶尔抬起炮管开一炮,自然是什么都打不着。

    “别担心,天上那些家伙都在敷衍了事……”

    指挥车的炮塔上,弗洛多正跟后方的谁通话:“赤联都没出动沙丁鱼了,就是一些三文鱼在跟他们绕。他们也知道真开火的话会招来沙丁鱼,也就陪着三文鱼绕。”

    “别以为总长不知道,总长清楚得很呢,装作没看见而已。”

    “是啊,等那边打出了结果再说呗。”

    “幻景?红鹰城的人在帮我们弄,等会就能转过去。”

    “记得帮我们大队登记三部战车的战损,两部?跟维克侯爵拉关系的商人胃口可没那么小!”

    跟总长指挥部的后勤参谋聊完后,弗洛多叹气,现在他做这种事情越来越熟练了。

    帝国军团里这种事情太普遍了,毕竟是旧时代的传统,希尔维当总长的时候压根不理会,只管能不能打。瑞玛科虽然有些介意,可他刚升到总长,这些事情也都睁只眼闭只眼。

    “还没搞好吗?奈斯盖?”

    他低头问正在战车后面鼓捣什么的地精,那个小绿皮推了推眼镜,用地精特有的尖嗓门叫道:“别急别急,两辆战车的生意哪能这么容易呢。”

    然后地精嘿嘿笑道:“你有地精的天赋,半身人,不过良心还在阻挡你通向财富的道路,才只刮二分之一。”

    弗洛多苦笑:“老欧比、你还有很多人都要打点啊,我可没想过为自己刮什么。”

    地精脸上绽开灿烂笑容:“真是有良心的半身人啊。”

    片刻后地精拍拍在战车上加装的什么东西:“搞定了,试试!”

    车里响起部下的叫声……

    “通了通了!”

    “哇!那是骑士之神吗?好可怕!”

    “泰索洛斯在上!赤联的人跟那家伙干起来了!那是神祇啊!”

    弗洛多对地精摆摆手,缩进了炮塔。

    瑞玛科派出了三个军团佯攻红鹰城,当然也不是真把他们当丢掉也无所谓的炮灰,还是派出了一些精锐部队支援,弗洛多统领的红石独立战车大队也在其中。

    赤联第一方面军也出击了,原本以为会是场惨烈的大战。

    最初打得也挺热闹的,赤联的战车打垮了那三个军团,然后派作风异常猥琐的装甲步兵缠住了支援部队,双方很快就在红鹰城两侧陷入对峙。

    现在赤联似乎也揣着跟他们一样的心思,不再有大动作了,弗洛多猜测对方跟自己一样,更关心哭泣沙海上的空战。

    弗洛多这边也非常关心,可他们在野外根本看不到直播。

    这时候跟着大队来的维修技师,老半身人欧比神威大发,居然跟红鹰城的地精商人联系上了,以一辆魔导战车的价码让他们答应转发直播幻景。

    现在弗洛多座车屏幕里放着的幻景直播,就是地精商人用魔法传讯车黑进他们的传讯网络,然后转播的。

    对地精商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难事,瑞玛科军团的传讯网络就是找地精商会搞的。除了经商之外,地精里也有些人鼓捣魔导技术,靠着他们,瑞玛科才能在自己统领的部队里搞起传讯网络。

    “哇啊啊……”

    奈斯盖满心欢喜的正要开着自己的三轮摩托回去,听到车里半身人的惊呼,也不由心痒难耐。爬到炮塔往里一看,也哇的叫出了声,地精的尖嗓门把弗洛多这些半身人都吓了一跳。

    “这不可能!凡人怎么可能打败神祇!?”

    ………………

    哭泣沙海的天穹上,那支在艾兰尼斯白玉城上空引得全城膜拜的舰队,已经完全崩溃了。

    六十艘战舰只剩不到二十艘,散在四处,孤独而绝望的抗击着一发发导弹和鱼雷。而他们的敌人,不仅同时在收割他们,还在昂扬的与天空中那个巨大如神祇般的圣骑士战斗。

    又有两架雄鲨解体,一艘角鲸冒着白眼沉下云海,让赤联损失的雄鲨增加到六架,角鲸也到了四艘。

    可顶天立地的圣骑士夏伯尼,不仅浑身到处都是淡紫光斑,原本清晰可见的身躯细节和其他色彩也褪去了大半,越来越像没完工的雕像胚子。原本千米高的身躯,现在也缩小到了一半。

    一艘艘角鲸,一架架雄鲨在他挥下的长剑,推动的盾牌以及劈出的金黄光弧间穿梭,射出道道白烟,继续在他身上炸开团团或大或小的淡紫光芒。

    夏伯尼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劈出的光弧越来越稀薄,也再用不出审判光柱了。

    如果同样是一个接近半神级别的存在,比如大地之子,他早就干掉了,还不止一个。

    可他的敌人却小得跟苍蝇蚊子一样,飞起来比苍蝇蚊子还灵活,偏偏又被魔钢包裹着,坚固得跟钉子一样。

    原本这么小的目标,仅仅只是一次攻击附带的伤害,就足以扫落一片,现在当成主要目标用上全力,不仅难以重创,更恼火的是打不中!

    只有那种锁定神术,或者范围攻击神术能对敌人造成伤害,问题是那种神术消耗的纯粹神力,也就是神恩异常庞大,他没办法频繁使用。

    此刻的夏伯尼,因为承受了半个多小时的庞大神力,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脑子里只转着一个隐隐的念头,不能继续这样打下去!

    “不能继续这样打下去!”

    林德已经补过一次弹药又回到战场,他决定把最初就定下的计划付诸实施:“执行花朵计划,角鲸调整位置,雄鲨发起牵制攻击!”

    角鲸的艇长们纷纷表示异议,他们没什么,对雄鲨而言,这个计划太危险了。

    林德毫不动摇:“再不干掉这家伙,我们的沙丁鱼群就要上来了!那可是二三百架啊,到时候伤亡会更严重!”

    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是角鲸还是雄鲨,顿时行动起来。

    怎么可能把这一战的荣耀分润给沙丁鱼呢?

    那不是说明自己没有体现出划时代的战斗力?

    角鲸调整着方向和位置,按照林德设定好的坐标,一艘艘远离夏伯尼,再仰头爬升。

    两个中队的熊鲨冲到了三四公里的地方,绕着夏伯尼的头部疯狂发射鱼刺。

    看起来就像是一群马蜂围攻一个人,嚣张的姿态让夏伯尼无比愤怒。

    他挥舞着已经断裂的长剑和缺失了大半的盾牌,以比之前快上一倍都不止的速度攻击,很快就有了收获。

    那架被盾牌砸得首尾分离的雄鲨让夏伯尼振奋起来,燃烧的灵魂让他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围着自己脑袋转的苍蝇上。

    这时候他已经注意不到自己头顶上方的动静了,三十多艘角鲸围成一圈,同时射出一百多道白烟,景象异常震撼。因为各艇位置并没完全协调好,距离目标有远有近,围出来的圈并不是一个圆,错落起伏的,更像一朵花的轮廓。

    对强迫症来说这一幕并不完美,有些角鲸是屁股冲着目标的。

    白烟在天空急速填充着这朵花的细节,将花瓣部分涂抹了出来。

    “啊啊!马上就能看到漂亮的艺术了!”

    “快准备好摄像机!”

    距离夏伯尼二十多公里的地方,两头侦察龙急急丢出他们身上的浮游摄像机,调整着方位和角度。

    之前他们虽然射光了导弹,但龙头附近装备的法术增幅器让他们还可以喷射程有三四公里的冰冻射线,让他们有了底气……搅和。

    他们当然不敢跟夏伯尼战斗,可跟着角鲸收拾浮空舰还是没问题的。当然得是辅助舰船,那些伯爵级的战舰他们可打不动。

    现在战场混乱不堪,他们也撤到了一边,眼见总攻发起,赶紧留影纪念。

    “等等我有个想法……”

    “我也想到了哈利,我们应该……”

    两头侦察龙很有默契的沟通着,他们的驾驶员没功夫理会,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一圈鱼雷上。

    从五六公里外射向夏伯尼头顶的一圈鱼雷,就像在半空二十来米的距离上,对准一个凡人的脑袋射出一圈钢针。十多秒后,大半导弹都射中了目标,只有小半落在脖子或者肩膀上。

    淡紫光团层层绽放,几乎吞噬了夏伯尼的整个脑袋。他的巍峨身躯一僵,发出了天穹崩裂般的叫声。

    黄金与淡紫的光影在夏伯尼头上翻滚、推挤甚至嘶咬,那一刻他的脑袋似乎变成了色彩灿烂的花蕊,与鱼雷拉出的白烟汇在一起,在浩瀚天穹上拼出瑰丽的花朵。

    远处两头侦察龙龙翼高扬,张嘴喷出两道冰冻射线,从后方浮游摄像机的角度看,仿佛是他们打爆了那尊可怕巨人的脑袋。

    距离战场上百公里的空中,足足两百多架沙丁鱼组成庞大机群,贴着云海全速前进。

    某架沙丁鱼的前舱里,戴克神经质的念叨着:“得赶上啊一定得赶上啊……”

    就在这时,极远的天空高处,混合了金、紫、白和灰各色,肉眼清晰可见的花朵绽放。

    再听到频道里前方战士的热烈欢呼,戴克眼中充血,跟沙丁鱼群的所有人一样都叫了起来。

    “给我们留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