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七六 属于神皇陛下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无数方块自空中落下,将那些傀儡武士罩住,再升空拼成巨大魔方,用肉眼都看不清的速度旋转。几秒后魔方消失,半空落下一片零件雨,砸得赤联战士的魔导武装叮叮当当作响,让大家目瞪口呆。

    星星紫小萝莉从空中落下,白嫩小手拍着不存在的灰尘,如释重负的道:“总算赶上了,千钧一发啊。”

    大家转头盯着她,本想说点什么,可看着她绚丽的紫发和甜美的小脸,什么都说不出口。

    被上百道视线盯着,小红苏泄气的道:“好啦好啦,知道你们已经搞定了,让我吹比一下不行吗。”

    她很委屈的嘀咕:“知道这里出事了我还很着急呢,三分钟就换了分身赶过来,对女孩子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啊,结果连表现的机会都不给我留……蒂丝!”

    她用谴责的眼神盯着蒂丝:“让你给坐标我直接降临的,怎么不听话了?喂喂,给点面子,大家都在看着呢。”

    几个相熟的女战士,包括梅恩早就冲过来围着小红苏一顿亲热。

    蒂丝笑着过来给小红苏行礼:“陛下,直接降临要开神国大门,那可比这里面临的危险更可怕啊。谁知道那个辛伯纳是不是在挖坑,秩序女神在守株待兔呢。”

    小红苏摊手:“很好,我又成兔子了。”

    她看了看立在那部怪异装置前对她比剪刀手的薇姬,决定不计较了:“秩序女神应该正在跟李奇撕逼呢,可没功夫坑我,那么说说情况吧。”

    蒂丝讲解的时候,qb先绕着薇姬那个装置转了一圈:“增强型号都搞出来了啊,薇姬你不愧是科班……哦,黄金家族出身。”

    再飞到圆台上,这时候医疗人员开始救治还有气的几个魔法师,圆台上就飘着那颗闪烁着微微蓝光的宝石。

    qb叫了起来:“小红在上啊!”

    “我在这呢,没在上面”,小红苏赶紧纠正。

    qb非常激动,鳍掌拍得跟蜂鸟翅膀一样快:“这是泰克枢核啊!”

    “泰克酥什么……”

    小红苏不解:“可以吃的?”

    薇姬的小嘴张得圆圆的,神色无比震惊,语气却恍然大悟:“怪不得辛伯纳能开亚空间门,他居然有泰克枢核!”

    qb给小红苏解释:“密瑟能核陛下知道吧,这玩意算是密瑟能核的增强版。”

    小红苏也跟薇姬一样张大了嘴巴,只是吐出的话更通俗了:“卧槽……”

    qb降下一个方块罩住这颗泰克枢核,语气凝重的说:“辛伯纳的法术被薇姬的微魔力场干扰了,亚空间门没有打开。不过这玩意现在还处于活跃状态,灌进去的空间魔力还没消散,不能碰。”

    “这玩意在魔法帝国的技术成就里还排不进前十,但也是唯一流传到现代的遗物了,只有黄金家族才有,辛伯纳应该是在风暴群岛革命的时候从哪家弄来的。”

    薇姬稍稍镇定,抽着鼻子说:“有可能就是我家的……”

    又自嘲的摇头笑道:“他们可没把我当作家族里的一员,从来都是当工具用,什么黄金家族,我可不觉得是多了不起的身世背景。”

    小红苏飘过去想安慰,飞到一半薇姬又大笑出声:“哈哈哈……简直是天降福音啊!”

    “我正愁没有析离和加速的工具,也想过泰克枢核能在就好了,这可是绝佳的万能魔力研究工具!不过这玩意是黄金家族最宝贵的传承,整个风暴群岛不超过十颗,我也就是想想,没想到……没想到哇!”

    看薇姬笑得邪魅狂狷的模样,头上的尼斯塔牌盒都跳了出来展开一圈牌影,跟菩萨脑袋后面的光圈一样,小红苏只好停住了,这时候的薇姬哪还需要安慰。

    紫发小萝莉叹气:“以前还很乖很矜持的啊,怎么也疯了呢?难道是体制的问题?”

    这场有惊无险的小规模战斗就此结束,“恐怖分子”辛伯纳算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不对,其实是底裤都赔掉了。而赤联这边的收获,除了夺得泰克枢核,验证了微魔力场的功效外,辛伯纳丢在这里的几个弟子,甚至是那些已经分解成零件的傀儡战士,都有极高的价值。

    要知道赤联的魔偶,不管是生产还是战斗上的,有很多技术都来自辛伯纳的“馈赠”。当初瓦伦丁之战里,辛伯纳留下的机械蝎子就给了赤联很多启发。

    打扫了战场,那颗泰克枢核的魔力还没消散,大家只好百无聊赖的等着。

    这时候人们终于腾出心思关心其他事情了,首先就问到他们的总枢机在迩香的进展。

    “插进去了……呃呃,我是说冲进去了。”

    小红苏说:“那里腐化之气太浓,我又急着支援这边,没有保持实时联络。我走之前,好像咱们的魔女跟野生的魔女正打得起劲。”

    蒂丝这边摆弄了一会随身助手,皱眉道:“哭泣沙海那边还在打落水狗,那帮残兵败将也挺能苟的,到现在还在给自己加戏。”

    ………………

    红鹰城,天上不时掠过飞机,城外炮声轰鸣,城里却是一片静寂。

    广场、街道、酒馆、姬院、公会甚至商店里,任何一块大一点的幻景屏幕前都挤满了人,连巡逻的城卫都混在里面,跟着屏幕上的影像变化发出一阵阵惊呼。

    市政厅里,维克、斯鲁喀诺跟亲信们也在大厅里全身贯注的看着。

    看到一颗小炸弹透过浮空舰敞开的舱门钻进肚子里,炸得整艘战舰都抖动了一下。焰火自各处舱门和破洞喷出的同时,速度也减了下来,两人都握紧了拳头,亲信们更直接低呼出声。

    “罗伊达斯号,坚持啊!你行的!”

    “要对得起大家的牺牲啊!飞回红石!”

    “还有八百公里,只有八百公里了!”

    亲信们个个都情绪激动,维克和斯鲁喀诺也暗暗发急,罗伊达斯号你倒是再飞快点啊!这么慢吞吞的,迟早要被那些像狼群一样的沙丁鱼吃掉!

    等等……

    维克骤然回过神来,皱眉道:“咱们不是在看赤联和曙光帝国谁胜谁败吗?怎么感觉变成了在看名字叫《罗伊达斯号脱险记》的幻景剧?”

    斯鲁喀诺也醒悟过来,有些尴尬的挠头:“是啊是啊,不知不觉就关心起曙光帝国这帮残兵的命运了,可能是……”

    他苦笑着说出了大厅里所有人的心声:“他们太惨了吧。”

    维克肃容道:“那么我们还是讨论正事吧,现在的情况很清楚了……”

    说话的时候还在瞅着屏幕,看到又一颗炸弹在罗伊达斯号的结界上炸出大片结晶,维克转开头说:“关掉关掉,没什么好看的了。”

    话是这么说,老侯爵肚子里却在嘀咕,真的太惨了啊!都让人不忍心继续看了!

    城里其他幻景屏幕前,很多观众甚至眼里含着泪水。

    看啊,这些曙光帝国的将士们是多么英勇,多么坚定啊!

    哪怕没了结界,哪怕被炸得浑身是洞,只要战舰还在飞,反击的火力就一直没停过!

    那艘挡在旗舰后面,吸引了几十架敌机的战舰,她是英雄!

    那艘即便失去了三分之一舰体,还在用主炮射击的战舰,她是英雄!

    那些爬到战舰外面,用绳索把自己固定在战舰上,用魔导枪和法杖向敌机射击的将士们,他们是英雄!

    所以,罗伊达斯号,一定要安全撤回红石啊,你的安全就是战争的胜利!

    这时候的观众,不管之前有多大分歧,此刻在情绪上几乎都站在了一起,为帝国战舰担忧,为帝国将士加油。

    最初只有不到一半的观众在支持帝国舰队,那是他们的立场。

    当帝国舰队被雄鲨和角鲸痛打的时候,大多数人还为赤联欢呼。

    而后神恩化身出现时,那些支持帝国的观众振奋起来,高呼神谴之类的口号,只剩下少数坚定支持赤联的观众在为赤联着急。

    等赤联战胜了神恩化身时,不管是支持哪边的,都沉默了许久。在他们心中,高兴也好,愤怒也好,痛苦也好,这些情绪之外,还有一种恐惧油然而生,那是不知道未来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的恐惧。

    等大群沙丁鱼杀到,开始肆虐残存的帝国战舰,帝国战舰边打边向红石王国撤退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帝国战舰加油了。

    或许是神恩化身的神圣感染了他们,把赤联当作了邪恶势力,或许是秩序女神降下了神迹,迎接战死的将士进入神国,更直接的是帝国将士们的顽强抵抗让他们无比感动。

    可要说到最重要的因素,恐怕还是帝国舰队这些残兵确实……太惨了。

    现在帝国舰队只剩下旗舰罗伊达斯号,还有一艘侯爵级和三艘伯爵级战舰在全速飞驰,当然在速度几乎是她们四倍的沙丁鱼面前,跟蜗牛爬也没多大区别。全靠她们顶着的防护结界,让她们还能苟延残喘。

    一百多架沙丁鱼遮蔽了大片天空,在上方压着帝国战舰,有条不紊的组织起一波波攻击群俯冲下来,穿透另外四艘战舰组成的稀疏防线,在罗伊达斯号的结界上炸出一片片白色结界。

    眼见罗伊达斯号逃脱不掉被击沉的命运了,那艘侯爵级战舰带着两艘伯爵级,忽然解除了防护结界,高高升起,迎向赤联机群。

    沙丁鱼不得不分出一部分来应付这三艘战舰,罗伊达斯号的压力顿减,由另一艘伯爵级战舰的护卫,加速撤离。

    这一幕让不少观众都落泪了,其他人则吐着浊气,为罗伊达斯号逃得大难而庆幸。

    那三艘战舰陷入沙丁鱼如狼群般的攻击中,痛苦的挣扎着,又一波上百架战机出现,追向罗伊达斯号,让观众们如坠冰窖。

    即便是赤联的坚定支持者,这一刻也痛惜的叹气。

    你们怎么能惨到这个地步啊!?

    那是一波三文鱼攻击机,虽然速度比沙丁鱼慢,也不够灵活,但肚皮和翅膀下挂着的可不是沙丁鱼那种小炸弹,而是按吨算的大炸弹!

    这是后方调上来,刚刚追上帝国战舰的三文鱼机群,说不定跟头上飞的赤联第一方面军所属的第一航空队是队友。

    “不!我要看到罗伊达斯号的归宿!那一幕才是最凄美,最震撼人心的!”

    有些人转身要走,被朋友拉着的某人这么喊着,让那些人又停步了。

    落幕即将上演时,一个反射着阳光的身影渐渐变大,从下方追上了罗伊达斯号,就贴在防护结界上方,仰头咆哮。

    那是一头银龙,漂亮的龙鳞在阳光下像流动的白银之河,龙翼高扬的美丽身姿充盈着战意,简直就是善与美的化身。

    “银龙也在保护罗伊达斯!”

    观众们兴奋的呼喊着,下意识的把银龙当作了龙神一般的存在。

    此时他们都忘了战斗最开始的时候,跟着飞舟一起被打得落花流水的红龙,以及角鲸上场时,银龙跟敌人来来回回,几乎就是在踢假球的表演。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当银龙引颈咆哮时,赤联的战机都停止了射击。

    再过了一会,赤联的战机尽数掉头,去收拾那三艘没了结界冲向高空的战舰了,没有一架继续追着罗伊达斯号。

    镜头也停住了,罗伊达斯号跟护卫在画面中渐渐远去,观众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之前打得头破血流的人紧紧握手、相互拥抱甚至跳起了丰收舞,兴高采烈的庆祝着,所有人都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不知道谁说了声:“哎呀,看来得赶紧买旗帜了。”

    哗啦啦一阵响,观众们闪了个精光,都挤到了不远处的杂货店里,纷纷嚷嚷的喊着。

    “给我来两面赤联的微笑太阳旗!”

    “我要五面!”

    “我要最大号的!”

    市政厅里,维克和斯鲁喀诺同时垮下肩膀,似乎扛着的什么东西在此刻尽数消散。

    斯鲁喀诺捂着脸,带着浓浓鼻音的说:“终于结束了……”

    维克长叹道:“真是想不到啊。”

    就在红鹰城北面几十公里,帝国西境军团总长指挥部里,瑞玛科也捂住脸。

    他低声呢喃着:“又一次……陛下其实并不在意战争胜负吗?”

    红鹰城外的洼地里,一辆魔导战车内部响起混杂的尖叫声。

    “你这是亵渎秩序女神!”

    “你要遭报应的!”

    “小地精,这就是你们被人讨厌的原因!”

    比半身人更尖,听起来也多了一股调侃味道的嗓音说:“我说错了吗?凡人看的是战争胜负,神祇看的是灵魂收入,这一战女神陛下其实是赢了啊。”

    弗洛多的声音响起:“奈斯盖,你走吧,别再随便对人说这种话。”

    尖嗓门悻悻的道:“好吧,我也是昏了头,跟你们半身人谈这些事情……”

    片刻后一只地精钻出战车,上了自己的三轮摩托,朝战车吐了口唾沫,扬尘而去。

    战车里,弗洛多抱着膝盖,陷入到沉思中。

    哈德朗王都铁冠城,王宫外的总督官署里,新到的哈德朗总督跟曙光帝国南方军团总长唐恩相对默然,墙上的大屏幕里,罗伊达斯号和护卫已经成了模糊的黑点。

    帝都南面,原本是瓦伦丁王国王都盾堡的圣阶城,神皇陛下曾经住过的城堡里,有头直直长长的金发,身材娇小纤弱的少女捶着房门。

    “殿下?”

    房门上开了个口子,一位侍女恭谨的问。

    “告诉我,帝国赢了吗?”

    被软禁在这里的前哈德朗王国摄政公主艾莉尔急切的问:“我知道的!今天帝国的舰队跟李奇……不,赤联开打了,帝国赢了吗?”

    侍女神色复杂的看着公主,缓缓摇头。公主惊恐的瞪大眼睛时,侍女又说:“很抱歉,我不知道。”

    像是监狱探视孔的口子关上了,艾莉尔背靠着门,身体缓缓滑落。

    她捂着脸,泪水一滴滴从手腕落下:“我真是幼稚……真是愚蠢啊……”

    几十公里外的瓦伦丁神皇堡里,金发小男孩握着拳头欢呼:“好样的罗伊达斯号!好样的银龙!那只银龙,应该奖赏!”

    当屏幕上只剩下无尽天际时,小男孩的笑容也一点点消失,他低着头沮丧的说:“帝国打败了,败得很惨,对吧?”

    导师兼看护者,圣骑士奥弗琳压住心中的乱流,努力找着合适的措辞。

    最终她叹道:“是的,琼恩,帝国打败了,败得很惨。”

    小男孩愕然抬头,奥弗琳继续说:“但这不是神皇陛下的失败,只是帝国……也就是我们凡人的失败。这只说明我们的信仰还不够坚定,智慧上也不如敌人。我们需要更虔诚,同时更聪明的战斗。只有这样,才能战胜既强大,又很狡猾的敌人。”

    “是的,普雷尔阁下……不,李奇不仅很强大,也很狡猾”,小男孩认同的点头,当年在瓦伦丁北面的平原上,这位赤红女士选民,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记忆犹新。

    奥弗琳说:“陛下虽然人神合一,但既要对付邪恶的神祇,又要启示愚昧的凡人,不可能每个细节都照顾到。所以啊,琼恩,快快成长起来吧,可以帮上陛下的忙。”

    琼恩认真的点头:“我会努力的,奥弗琳,那个李奇,交给我对付吧!”

    小男孩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打败曾经仰慕过的强大存在,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啊。

    奥弗琳噗哧笑了:“琼恩,这个恐怕就等不到你帮忙了。”

    作为女王时代的贴身侍从,艾兰尼斯国王的看护者,她了解一些神皇陛下的安排。

    她摇着头说:“李奇是陛下的……敌人,陛下不会让其他人插手的。”

    “哭泣沙海的战斗,只是帝国的战斗,神皇陛下的战斗,应该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