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帝妃〕〔修神外传仙界篇〕〔大数据修仙〕〔一刀倾情〕〔杀戮频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摄政王爷欺上门〕〔三国之殖民海外〕〔我后边有人〕〔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星际之有容则霸〕〔海贼之吞噬果实〕〔穿书后她成了路人〕〔从斗破开始逆袭〕〔修仙强者重回都市〕〔被夺舍之后〕〔都市之最强仙帝〕〔名门掠爱:冷少的〕〔神眼通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八二 B计划,特蕾希娅的抗争与野心
    金铁铿锵交鸣,亮金暗金光芒爆绽。李奇的魔钢大剑拍在胸甲上,倒飞而出,在山脊上撞出大团烟尘。

    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

    李奇挣扎着站起来,特蕾希娅只是随手一剑,就感觉像是几十个凯恩轮着动力锤砸中了他。

    不是早有防备,用大剑挡了一下,他的五脏六腑恐怕已经碎成了肉馅。

    魔钢大剑的剑身开裂,李奇随手丢开,从腰带里拔出一把通体银白的大剑。

    这是柄晶钛大剑,魔导金属冶炼局前不久才开始冶炼晶钛。因为材料太少,还只用在魔女武装的护甲上。李奇都没换护甲,只是弄了把大剑。

    特蕾希娅飘在半空,低着头默然不语,李奇叹道:“蕾娅,你难道要跟神祇之心决裂吗?”

    “不要再叫这个名字!”

    特蕾希娅抬头,叹息道:“看来你真的是奔着这个来的,破坏掉我的人神合一,让我不再跟凯拉特蕾希娅同在,让我放弃永恒秩序,让我只知道沉湎于凡人情爱,只知道与你相守……”

    “李奇,你跟灵魂世界里那些死废宅有什么不同呢?你要的不过是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偶而已!”

    老泰山和女儿都在场,李奇当然得辩白:“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有点……不够自制,但这不仅仅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这个交易要的不只是你的身体,而是完完整整的你。是抛开信仰和认识,拥有纯粹善良、仁慈、勇敢和坚强的凡人特蕾希娅!”

    “真是高兴你还能这么看我”,特蕾希娅摇头道:“我可不认为自己如此完美,从康拉德城事件开始,什么善良仁慈,就跟我无关了,这是我注定背负的宿命。”

    “至于交易……”

    特蕾希娅呵呵冷笑:“只是纯粹看利益的话,这的确是场不错的交易,所以神祇之心才会动摇。可你要觉得我的人神合一能这么轻易的破坏掉,还真是幼稚啊!”

    冷笑变作愤怒:“我还只是哈德朗公主,还只是凯姆圣女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尊卑贵贱的想法。我也跟你一样,认为诸灵平等,每个人都有权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为了给奴隶和平民主持正义,我连王国的公爵,自己的叔叔都杀过!”

    “当我作为裁决者管理王国的时候,我才明白秩序有多重要。永恒秩序是为整个群体声张正义,为此不得不牺牲个人。这与善良本心是矛盾的,我知道,我至今仍然饱受煎熬。”

    “就像康拉德城的事情一样,我知道无数无辜者为之牺牲。那时候我还以为我的痛苦只有你知道,后来才明白,你不过是在怜悯我。”

    “再后来,艾兰尼斯、瓦伦丁、芙蕾雅……死去的人其实都不是敌人,每个凡人都是牺牲,是恢复秩序的代价。我并没有变得麻木,只是不再那么软弱。”

    “贝努因也好,布莱德也好,在你看来我变得麻木不仁了,我的想法是毁掉世界再重建秩序,你错了!”

    “我只是在过去那些经历里学到了教训,总是想着要拯救所有人,到最后一个人都拯救不了!当致死性的传染病开始肆虐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有嫌疑的人隔离开,总之越软弱损失越大!”

    “我坚持的永恒秩序,在你眼里充满了压迫和痛苦,我也清楚。可这就是现实,这是让凡人凝聚起来纷争最少,牺牲最小的必然选择。”

    “在你生活过的那个世界里,即便精神世界的认知远比费恩先进,凡人之间的差别仍然不比费恩世界小多少。凡人仍然充满了压迫和痛苦,仍然盼望神祇和救世主,这就是现实!”

    “你不是说过吗?对凡人来说,世界没有最好,只有最不坏,这就是现实!”

    特蕾希娅拔高了声调,泪水也夺眶而出:“为了这样的现实,我失去了多少啊!我杀了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好朋友,杀了几十万几百万人民!这一切真的出自我的本心吗?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这时候李奇收到了信号,掏出另一个晶格魔方,伸展为传送门。高挑身影穿透光幕,落在他身边。

    是凯瑟琳,她先握住李奇的手,再看到半空中的姐姐,松了口长气。

    “妹妹……我知道你会来的……”

    特蕾希娅收住泪水,低沉的说:“我很羡慕你,知道吗?虽然你承受着巨大的苦难,但你的灵魂是自由的,你挣脱了宿命,你的道路是一点点的获得。”

    “我呢?我不必背负血脉诅咒,我生而幸福,代价就是接受这样的宿命。为了凯姆,为了秩序,我走上了注定一点点失去的道路,我真的很想是你啊……”

    “所以,我忍不住抢了本该只属于你的东西,对不起,凯瑟琳。”

    “当然,现在看来,那也是宿命的一部分,最终的结局还是失去。”

    凯瑟琳呢喃道:“姐姐……”

    虽然刚来不知道情况,可听这些跟秩序神皇身份完全不符的话,似乎很有进展。凯瑟琳既欣喜又紧张,捏得李奇的魔钢手套喀喇喇作响。

    远处也有细微响声,那是骷髅王的动静。

    老泰山是在后悔吗?

    一个女儿承受了双份血脉诅咒的苦难,却获得了幸福。

    一个女儿从血脉诅咒中解脱,生而幸福,却将灵魂和人生献给了神祇,背负了远远超出凡人所该承受的宿命。

    说起来你当时是怎么被夜女士蛊惑的呢?

    “呜呜……”

    后面的阿丽珊听得哭出了声,她叫道:“那就接受啊!李奇不就是要把你拉出来,要帮你挣脱这样的宿命吗?”

    “接受……”

    特蕾希娅的目光和语气变得无比冰冷:“那我付出的代价,人们为此付出的代价,这些都算什么!?”

    金光重新在她眼中闪烁,但此刻的她却不是凯拉特蕾希娅,因为她述说着不属于凯拉特雷蕾希娅,不属于神祇的宏愿。

    “没有回报就不叫代价,所有的牺牲必须获得回报!只有永恒秩序才能让凡人延续,只有永恒的神祇才能确保永恒的秩序!”

    “既然我的宿命如此,那我就要做到最好!我要做到过去的神祇都不能做到的事情,这才是打破宿命最好的方式。”

    “所以啊,李奇,我怎么可能接受你的交易呢?”

    “把秩序重新交给凯姆?凯姆可以永恒吗?祂无法永恒啊!祂实现不了永恒秩序!”

    此刻的特蕾希娅虽然是凡人,灵魂却强大得似乎连神祇都要拜服。

    她的话语在空间里回荡,似乎也在秩序神国里回荡,让她身上涌出的金光始终飘摇不定,难以聚出清晰的虚影。

    “既然世界,既然神祇把秩序交给我,我就不会满足于做又一个凯姆!为了凡人的延续,为了世界的安全,我要永恒!”

    “这是我凡人之心的追求,也是神祇之心无法拒绝的前路。二者虽然会有矛盾,但在永恒秩序之下,所有矛盾都是细枝末节,不值一提!”

    李奇和凯瑟琳,以及阿丽珊都震动得说不出话。

    特蕾希娅不是屈服于神祇的意志,恰恰相反,是她的凡人意志,强行将神祇之心跟她维系为一体。因为她有一个理想,一个崇高伟大得神祇都为之向往的理想。

    但是……

    “特蕾希娅!无论哪个世界,都没有永恒啊!”

    李奇喊道:“只有寂灭才是永恒的,那就是世界的尽头!你怎么会狂妄……不,荒唐的认为,你可以实现永恒呢?”

    “我没有说实现永恒,而是追求永恒”,特蕾希娅用嘲讽的语气说:“费恩世界是个存在着超凡力量的世界,你们可以追求大同主义,我为什么不能追求永恒秩序?”

    阿丽珊捂脸说:“感觉你就像每个月只给丈夫三百块零花钱的抠门妻子……”

    李奇也上火了:“你可以追求!但你把希望寄托在神祇的永恒上,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在神祇眼里,凡人不过是信仰之力的麦田!永恒之神不可能为凡人服务!”

    特蕾希娅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这不是服务,神祇,至少是秩序之神,应该是赐福凡人的。”

    自她身上弥散出的金黄光尘终于凝成一个虚影,轮廓与她一模一样,面目却有些模糊。

    “所以,特蕾希娅,你还是认为凡人该掌握神祇?”

    虚影用飘渺的神音说:“那么你跟赤红教会的信徒又有什么不同呢?”

    特蕾希娅沉默,脸色渐渐变得沉郁,好一会后她无奈的道:“我们有分歧可以自己解决,为什么要当着其他人的面争论?”

    虚影说:“因为我不是非你不可,特蕾希娅。”

    特蕾希娅的脸色变得更坏,低哼了一声。

    虚影继续说:“我的确就是你,但你不是我。”

    “我是你灵魂升华后的那部分与秩序神座,还有凯拉斯卓的融合,你灵魂中属于凡人的部分,已经是低级的,无意义的执着。现在它还被凡人的情感束缚,对掌握信仰之力不仅没有助益,还在拖累效率,制造误差。”

    “神祇的确向往永恒,但那是属于神祇的永恒。神祇既然获得了永恒,就不需要信仰之力了。你想要既能让神祇永恒,也能让凡人永享幸福的秩序,这是自相矛盾的。”

    “凯姆之心是神座的一部分,凝结着秩序神职的本源,恰恰与凡人无关。”

    虚影说出了让在场几个人,不论死活,都大吃一惊的秘密。

    “凯拉斯卓还保守着很多秘密,现在她虚弱得没多少意志了,我正从她那里拿到这些秘密。”

    “凯姆之心,是凯姆自己丢到凡间的。”

    “黑暗时代之后,费恩失去了太阳,凯姆失去了忠诚与护卫的对象。或许祂认为该将忠诚与护卫的对象换成凡人,但神祇的本能是掌管信仰之力,也就是统治凡人,这跟神祇的本质是矛盾的。”

    “祂决定做个大胆的试验,祂把凯姆之心丢到主位面,甚至任由魔君夺走,然后自己坠入凡间,用凡人之心当作凯姆之心,重新成神。”

    “很遗憾,祂的试验失败了,凡人之心无法承载神祇之心。凯拉斯卓不是不愿意与凯姆融合,而是她无法承担这样的重任。”

    “后来凯拉斯卓还是跟凯姆回归了神座,但因为缺少了凯姆之心,凯姆意志才会那么容易的被凡人通过凯拉斯卓操纵。”

    “凯姆的试验证明,你想要的人神合一是不可能成立的。如果凯姆之心没出现的话,我可以忍耐着与你的凡人之心共处,毕竟你比凯拉斯卓坚定。现在既然凯姆之心出现了,李奇的要求也正是我所希望的,两全其美。”

    “有了凯姆之心,我才会完整,然后,我会去追求永恒。”

    虚影淡然的道:“我不需要跟你保持着时刻冲突的状态,那会让我难以纯粹。”

    特蕾希娅也镇定下来了,缓缓的道:“之前我们其实是很协调的,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虚影此时的语气与她完全一致,似乎像一个人自言自语:“在你感受身体里陌生的脉动时,为之喜悦的时候,分歧就已经种下了。”

    “最初发现的时候,你的第一个念头是处理掉,但你很快就被凡人的那种情感束缚住了,你想要多体验一些凡人的幸福……这是贪婪。”

    “你的凡人之心是高尚的,这让你失去了很多,也让你在面对某些诱惑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补偿所以难以抗拒。”

    “就像你被某人送到高峰的时候,紧紧抱着那个家伙,心中充斥着由肉欲带来的满足……这是瑟欲。”

    “因为你追求完美,你认为自己的美丽不应虚掷,所以你渴求爱情,希望自己的美丽被所爱的人称赞和迷恋。”

    “同时你觉得自己终于和妹妹一样,拥有了凡人的幸福,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这是嫉妒。”

    “当然你最大的问题是以为自己能驾驭我,用凡人之心掌握神祇之心……这是傲慢。”

    “这又源于你的勇敢,你勇于承担责任,直面自己的宿命,甚至想用超出宿命的成功来挣脱它,这让你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特蕾希娅自嘲的笑道:“是啊,美德的背面就是罪恶,当我开始思考帝国继承人的时候,为不同的选择而犹豫,那时候就是你在试图主导我的想法吧?”

    虚影很自然的回应:“是的,那时候你表现的抗拒,已经在我们之间产生了裂痕。而后艾莉尔的事情,让这样的裂痕难以弥合了。”

    李奇在一边听着,觉得不太对劲。

    什么陌生的脉动,什么处理掉,什么继承人,在说什么啊!?

    “我们仍然是一体的,你不可能丢开我!”

    特蕾希娅的声音骤然高昂:“没有交易!我会用我的方式解决掉这个问题!”

    金光自她身体向外弥散,虚影剧烈荡动,再难维持虚影。

    “不可能吗?”

    虚影虽然消散,神祇之音还在空间里回荡。

    喷薄的金光随着虚影一同消散,尽管特蕾希娅身上还裹着淡淡光尘,却比之前黯淡得多了。

    “不……”

    特蕾希娅难以置信的道:“你要出卖我!?”

    虚影呵呵笑道:“这难道不是必要的代价吗?刚才你不是说了,永恒秩序才是最重要的,人神合一只是其次,你这具凡人的身体可以牺牲吗?”

    特蕾希娅恨声道:“但我没说可以舍弃掉凡人之心!”

    “我们的确是一体的,不过现实很残酷,要实现永恒秩序,必须牺牲掉一个。”

    虚影幽幽的道:“你该清楚,答案是什么。”

    特蕾希娅仍然昂首挺胸的立在半空,语气仍然轩昂:“那也该由我自己来做决定,而不是被你逼迫!”

    虚影低笑道:“如你所愿……”

    李奇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他满肚子的疑问都快成河了。

    他急切的问:“特蕾希娅,刚才你说什么处理……”

    “姐姐!”

    凯瑟琳打断了他:“最后,一次……”

    特蕾希娅看向妹妹,叹道:“的确,这是你最后一次问我了,我的答案不会改变,不可能。”

    李奇扶住身体发软的凯瑟琳,也顾不上解决那个疑问,苦涩的道:“你还不放弃吗?你被你的神祇背叛了,你不再与秩序同在,你还能做什么?”

    特蕾希娅先抬头看了看天穹,再低头看李奇。

    她缓缓降到地面:“这个地方,别说神祇之力,就连八级力量都难以承载,你还算得真准呢。”

    “我虽然无法运用神祇之力了,作为凡人,作为最坚定最纯粹的秩序信徒,凯拉特蕾希娅也无法抹消我的凡人之力。”

    “那么,我们就用凡人的力量,解决这件事吧。”

    “跟原本的计划有些偏离,但我也有b计划啊。”

    她脸上绽开笑意,语气也变得柔和,甚至含着一丝甜蜜:“李奇,记得当时我们的约定吗?还是忠诚神盟的时候,在唐古斯举办的那场舞会。”

    李奇心绪激荡,当然记得,那是第一次跟你跳舞呢,在那之前还被海瑟薇抢了先。

    特蕾希娅将忠诚之剑插在地上:“我们约好的了,在一切平息之后,都还活着的话,再来跳那支舞。”

    “真要等到一切平息,就没机会了……”

    她向李奇伸出手:“来吧,与我共舞。”

    李奇心口一点点的沉下去,他努力撑起笑容:“不死不休?”

    特蕾希娅歪头,挑衅般的笑道:“不敢吗?”

    灵魂世界里,当特蕾希娅反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当然那时候是另一种对决。

    李奇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示意她放心,将晶钛大剑插在地上,走了过去。

    他握住特蕾希娅的手,两只手微微颤抖着,也不知道是他还是特蕾希娅。

    李奇低声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诸天万界修行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完美大佬〕〔岳风柳萱小说〕〔不对我才是主角〕〔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强宠甜妻:黎少,〕〔阴间逃生〕〔将军他怀了龙种〕〔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情缘天定〕〔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