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boss大人,〕〔皇上,您要点脸!〕〔战神狂妃:邪帝,〕〔陌说神琦:继承人萌〕〔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捉鬼天师〕〔盛宠医妃:极品驸〕〔大唐第一败家子〕〔游戏娱乐帝国〕〔重生之修仙无敌〕〔在魔禁的那些日子〕〔剑域神帝〕〔自带锦鲤穿六零〕〔神农别闹〕〔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武侠之超级奴隶主〕〔九极战神〕〔富豪继承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百八六 发生了什么?希望魔女蕾娅
    冥河之水以滚滚为中心,汇成银灰长龙交织盘旋。

    滚滚身上绽放着七彩花朵,在冥水的冲击下一遍遍刷新,整个空间就听到这个大个头在叫嚷:“发生了什么?天使呢?活的天使呢?我还想尝尝味道!”

    阿丽珊跟着叫:“该怎么搞?空间的屏障呢?我快撑不住啦!这地方马上要淹了!”

    梅迪抽出法杖,在地上顿了顿,一圈湛蓝光晕荡开,化作点点星光渗入地面。

    无形但却柔韧的力量从脚下升起,掠过身体向上扩展,空间屏障重现,将冥水长龙一条条托升上去。

    阿丽珊松了口长气:“谢谢你,老爷爷。”

    梅迪惶恐的鞠躬:“我只是清理了一下这块空间碎片的空间石,让它重新发挥作用,对女神陛下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别叫我陛下啊,我还没成年呢”,阿丽珊感慨道:“果然啊,知识就是力量,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一老一少嘀咕着,终于将神游天外的其他人唤醒。

    欧萝拉脸上还满是怔忡:“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股天使洪流太可怕了,除了挥舞大旗给大家拍buff,以及用骷髅光流抵挡无尽的天使外,她脑子里根本容不下更多东西。

    神力刚刚全开没多久,感觉自己还没压榨出极限力量,一切就结束了。

    除了漫天的天使之羽外,什么都没有,就连那些落在地上的天使尸体,也化作团团天使之羽,如特效般渐渐消散,刚才那一幕仿佛是幻觉。

    “凯拉斯卓和特蕾希娅破坏了秩序神座,秩序女神要继续输出的话神座就会爆掉,只好收兵了,这一下祂真是元气大伤。”

    小红的声音响起:“秩序女神把特蕾希娅打成选民,又压制住凯拉斯卓,以为就能随心所欲了,可祂忘了神祇的那套权限系统。很多权限必须靠凡人之心解读,神祇之心才知道怎么运作,凡人特蕾希娅曾经与祂同在,拥有很多权限。”

    “祂以为补全了特蕾希娅的神性,就能模拟出特蕾希娅的凡人之心,接管特蕾希娅跟秩序神座相连的部分。祂还以为凯拉斯卓的意志投射到了遗体上,跟神座的关联弱小到了可以忽略。”

    小红用鄙夷的语气说:“果然还是特蕾希娅啊,总是那么自大,觉得自己能掌控一切。”

    “凯拉斯卓用遗体当引信,燃烧自己,唤醒了最后一丝凯姆意志,争夺秩序神座。”

    “特蕾希娅……我是说凡人特蕾希娅,趁机侵入权限系统,夺取自己原有的权限。她应该一面阻止天使大军,一面配合凯姆意志驱赶秩序女神。”

    “当然她们两个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秩序女神只要切掉被侵蚀的部分,把她们和切下来那部分神座粉碎掉,就能确保自己完整。”

    “可那么一来,祂也没办法维持天使大军了,受损的神座根本承受不住,只好收兵。”

    “祂得花好几年舔伤口吧,修补神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小红很没底气的补充:“大概、也许、可能是这样吧,我只是从自己感应到的零碎片段上得出这些推断。”

    罗姆罗斯震撼的道:“原来如此……”

    他又摇头说:“不过刚才听特蕾希娅和凯拉斯卓的话,秩序女神似乎知道她们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是不是说秩序女神的真正目的就是逼迫她们这么做?哪怕有所损失,也要确保消灭她们?毕竟她们两个威胁着她的根基,而我们这些人,不过是次要的问题,早一点晚一点收拾都没区别。”

    小红的语气有些怪怪的:“或许吧,以特蕾希娅的性格来看,还真有这样的可能。凯拉斯卓是彻底湮灭了,特蕾希娅……”

    这时梅迪用钦佩的语气说:“赤红陛下只是一丝投影在这里,就看清了一切,不愧是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为费恩世界带来新维度的赤红神祇之首!”

    小红楞了楞,啊哈哈的笑了:“那个……你过奖了,我也就是一般一般,费恩第三。能知道这些是因为有亲身经历嘛,嘿嘿……”

    她在凯瑟琳头上的虚影朝梅迪竖起大拇指:“老头,你叫梅迪是吧?虽然我们只是初次见面,可我们还真是有很多共同语言啊,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梅迪受宠若惊的低头行礼,又小心的道:“陛下您是不是该关心下诸位圣女,还有您的代言者?”

    小红才醒悟过来:“对哦!”

    像传火一样,她从凯瑟琳头上跳到李奇头上,先发出如释重负的叹息,再在李奇心底刷出一大堆表情符,同时大叫:“李奇你醒醒!你没事吧?别告诉我你要殉情啊!”

    李奇的身体晃了晃,缓缓站起。

    他没有流泪,也顾不得悲伤,走到和也像雕塑般立着的凯瑟琳身边,揽住她低声说:“你该为姐姐感到高兴,她和你一样挣脱了宿命,她获得了自由,虽然她……”

    说到这哽咽了一下,继续道:“她选择了牺牲自己,保护我们,她获得了永恒的安宁。”

    凯瑟琳眨了眨眼,泪水潺潺流下。

    她眼里有了焦距,先投在李奇脸上,缓缓点头,再落到李奇怀中那个泛着淡淡金光,又如呼吸般微微闪烁的光茧上。

    “姐姐……女儿……”

    凯瑟琳呢喃着,小心翼翼的伸手碰碰光茧。那团血肉的灼热,让她脸颊上渐渐浮起好奇和喜悦的表情。

    光茧里有了动静,一只模糊的小手伸出,隔着光茧,跟凯瑟琳的手贴在一起,让凯瑟琳瞪大了眼睛。泪水奔流的同时,又欢喜得笑出了声。

    欧萝拉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特蕾希娅……没了!?”

    大旗拄地,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跪下,欧萝拉悲伤加苦涩的说:“我们不是扛住了吗?只要拖延下去,总会有办法的!她为什么……她就是这样,从来都是这样,觉得自己应该背负一切。”

    小红说:“关于这个……”

    梅迪又打断了她:“孩子的情况还好吗?”

    小红瞪住梅迪,梅迪呵呵笑着,一神一人之间在传递什么讯息。

    菲妮、缇娜、卡琳凑了过去,欧萝拉也收起大旗奔到李奇身边。魔女们围住李奇,看着他怀中那个光茧,都有些懵逼。

    欧萝拉恨恨的瞪李奇:“果然是不负责任的男人!特蕾希娅有了孩子这种事情你居然到最后才知道!”

    李奇勉强笑笑,他分明很无辜的吧,是特蕾希娅自己要隐瞒。

    欧萝拉又红着眼圈揽住他的胳膊,和凯瑟琳一样,怯怯的摸摸光茧,感受这个脆弱而又灼热的小生命。

    她茫然的道:“既不知道多大了,也不知道这光茧是怎么回事,要怎么养啊?”

    梅迪走过来,手放在光茧上,感应着那股呼吸般的脉动,满意的点点头。

    他说:“蕾娅是特蕾希娅在冥界怀上的。”

    小红和欧萝拉同时叫出声……

    “这都多久了!”

    “死神神座上!?那样就能怀上?”

    卡琳咂嘴:“还以为奈罗是因为李奇当过死神,同行相忌才不爽李奇的,原来是因为这个,换我也一样不爽啊!”

    菲妮嘀咕:“神座上?那种姿势都能怀上吗?哎哟!”

    缇娜敲了她个暴栗,压低声音说:“现在可不是说段子的时候!”

    菲妮瞅瞅她,掀了掀嘴皮,居然忍住了没回嘴。

    梅迪接着说:“我帮陛下冻结过一段时间,后来又给了她遮掩形体的魔导器,算起来蕾娅相当于六七个月的状态。”

    欧萝拉叹道:“以前还经常跟她在信风之书上吵架,没想到她是怀着孩子,在信仰和亲情之间挣扎的。”

    此时李奇已经平静下来了,这样的结果其实也早有心理准备,老实已经比预料的好得太多了。至少他解放了特蕾希娅,至少证明了赤红信仰的正确。

    当然这只是革命事业上的成功,从私人情感上说,如果没有蕾娅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要多久才能从这个打击里恢复过来。

    仔细想想,凡人特蕾希娅的确是想和他,和赤联维持那种非敌非友的关系。

    要说变化的话,应该是从克斯特汉森事件开始,再在元祖之灾上爆发的。

    小红忽然问:“后悔了吗?如果不介入元祖之灾的话,事情或许就不一样了,至少特蕾希娅现在还……好好的。”

    小红不是心灵传讯,而是以投影状态直接说的,欧萝拉、凯瑟琳和其他魔女都看住了他。

    李奇笑着摇头:“不后悔,一点也不,相反我很庆幸。如果这事再推后一阵子,哪怕只是几个月,我想我们都不会听到特蕾希娅承认自己错了,她也不可能从宿命中解脱出来了。”

    凯瑟琳抱住他:“别,哭……”

    李奇硬着嗓门说:“我哪里哭了啊?只是风有点大,真的!”

    欧萝拉也抱着他,和凯瑟琳一同安慰。虚影小红抬手像是要抹泪的样子,顿了顿,落在鼻子上挠着。

    梅迪这边确认了蕾娅的状态,带着一丝征询说:“虽然是早产儿,但不要担心,这层光茧就是忠诚之剑,会阻绝有害的力量侵染。我也会照料她,这是对特蕾希娅的……承诺。”

    小红先反应过来:“哟,梅迪你要加入我们吗?”

    梅迪微微笑道:“只是做客,可以吗?”

    小红热情的道:“当然可以!热烈欢迎!”

    正说到这,光茧忽然急速变黯,甚至散发出了丝丝黑气,让李奇神色大变。

    “不好……”

    梅迪抽着凉气说:“秩序女神抛弃了忠诚之剑,让它变成了腐化神器!”

    老魔法师用跟他画风完全不符的惊慌语气叫道:“不可能的!忠诚之剑是属于凡人特蕾希娅自己的!虽然也属于秩序信仰,但秩序女神可没那么容易抹掉,至少祂得用分身或者化身来做这事!”

    大家都慌张起来,李奇想要撕开光茧,可光茧坚韧得就像剑刃一样,这也难怪,毕竟是忠诚之剑。

    一个古怪的声音颤抖着说:“死神的神性……”

    是骷髅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立在了旁边,一直默默的看着那个光茧。

    现在他的状况非常怪异,显得很激动,但又在努力压制着。

    “这个孩子,是死神之子……”

    “不!这是哈德朗家族的血脉!”

    虚影从骷髅王身上喷出,牵出浓烈的死亡之力。

    他咆哮道:“她必须回归死神的怀抱!”

    “快干掉我!”

    “我明白死神为什么要派我来了!”

    “李奇……快动手!”

    “哈德朗家族的血脉,要自由!”

    自相矛盾的话让其他人一头雾水,李奇却听得明白。

    奈罗那家伙,果然送来了一份礼物,一个考验啊。

    梅迪也恍然的说:“不好,应该是蕾娅身上的一丝死神神性浸染了忠诚之剑!”

    李奇心说这果然是自己造的孽啊,跟特蕾希娅在神座上欢好的时候,他正在死神和凡人之间挣扎,那时候种下的结晶,必然会带上一丝死神的神性。

    也不清楚死神奈罗是怎么知道的,或许就是赌这个可能性,所以把骷髅王派了过来。

    把光茧交给欧萝拉,让她跟魔女们后退,李奇提起晶钛大剑,看着不断从体内涌出各个虚影的骷髅王,叹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哈德朗家族的新鲜血脉!”

    “为什么没有我们的祝福!?我们必须祝福她!”

    “夺过来!让我们祝福她!”

    那些虚影疯狂的叫喊着,自然是历代哈德朗的灵魂残影,还执着的想要给家族新成员“祝福”。

    凯瑟琳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这个骷髅王有问题了,停步留在了李奇身后。

    “这个……走开!”

    “恶心的力量,讨厌的味道!”

    “她已经堕落了,她没有资格再接受祝福!”

    已经被赤红神力净化了的凯瑟琳,居然被这些先祖们厌弃。

    最终一个虚影定在了骷髅王的身躯上,当那张面目罩在王冠之下时,凯瑟琳两眼发直的叫道:“父亲!”

    “凯瑟琳,你果然是最乖的”,这时候的骷髅王确实是老泰山了:“你过得很好,我很高兴,不要过来,现在的我很危险。”

    骷髅王阻止了凯瑟琳冲上来,再对李奇说:“你也很好,你努力到了最后一刻。特蕾希娅虽然离开了,但她获得了自由。只是我这个父亲力量太弱,连跟她打个招呼都做不到。”

    “还好,总算留下了蕾娅……”

    “你也看到了,蕾娅体内有死神的神性。作为亡灵,夺取死亡神性就是本能,不需要死神强迫,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动手的。”

    “同时我的先辈们又把蕾娅当作传承血脉祝福,也就是血脉诅咒的新希望,所以……”

    骷髅王身躯颤抖着,灰黑的死亡之气猛烈喷发,让他罩在翻滚的黑雾中。

    他努力的维持着存在,继续说:“这应该不是死神的阴谋,我不可能在这么多魔女,还有赤红陛下面前夺走蕾娅,这只是祂的提醒和警告。必须处理掉蕾娅的死神神性,不让她成为死亡之子。”

    “当然,提醒和警告的代价,就是解决掉我。”

    “李奇,你的考验来临了,动手吧。”

    凯瑟琳惊恐的大叫:“父……爸爸——!”

    她虽然听得不是太明白,但眼下的情况很清楚了,自己的父亲死后成了亡灵君主。

    可还没来得及说说话,父亲又要死了……不,这次是彻底湮灭。

    “放心,凯瑟琳”,李奇笃定的道:“我怎么会让你再失去亲人呢?”

    这话虽然有点怪异,可李奇就是这么想的。

    “我一直不确定这个用在你身上会有什么效果,可在特蕾希娅身上,我明白了它的真正力量。”

    李奇抬起晶钛大剑,指住骷髅王:“当然,这也得靠你自己,努力维持住自己吧。”

    剑身瞬间镀上一层淡金神光,再溢出浓稠光雾,李奇领域伸展,劈出一记真相之视。

    骷髅王毫不抵抗,任由金光落在身上。

    淡金电光游走在骷髅王身上,让他周围的黑气加速翻滚,变成了湍急涡流。伸展出的个个虚影也扭曲变换着,同时拉扯着罩住骷髅的这个虚影,属于特拉格迪-哈德朗的灵魂残影。

    电光映照得特拉格迪的虚影如万花筒般变化,也让他的声音异常模糊,但还能勉强听清。

    “解决我……只是其次,消除蕾娅……死亡神性……”

    李奇并不担心,小红和梅迪在那,这个问题应该能解决。

    果然,就听小红用超乎寻常的欢喜语气叫道:“净化成赤红魔女!这是唯一的选择!哈哈!我们要有新的魔女了!这可是个举世无双的魔女啊!”

    梅迪皱眉道:“灵魂的确刚刚凝结,但忠诚之剑只能驱散死亡神性。失去了死亡神性的话,身体与灵魂就难以融合,还得有什么腐化神器来支撑。”

    欧萝拉犹豫的道:“这难道不是让蕾娅又和她妈一样,背负上什么宿命吗?”

    梅迪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那就看这个灵魂,自己愿不愿意接受吧。”

    小红说:“这不由她选择!就要强塞给她!重点是哪来又一件腐化神器啊!?”

    再听到缇娜怯怯的声音:“这个……可以吗?”

    小红抽了口凉气:“凯姆之心!?怎么在你这?”

    缇娜的声音更低了:“既然打完了就该打扫战场啊,天经地义嘛。我绝对不是偷拿,只是顺手捡起来看怎么处理,然后……顾着看蕾娅就忘了。”

    她递给欧萝拉,欧萝拉的眉头还深深皱着:“这玩意没冒黑气啊,不是腐化神器。”

    梅迪似乎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深深喟叹道:“这果然是宿命啊,不,不是宿命,而是更宏大,更深远的意志安排的,与凡人之心契合的使命。”

    他的话让李奇等人狂喜:“凯姆之心是凯拉斯卓留下来的,她应该是想用这个侵入神座,驱赶秩序女神。秩序女神当然不会要这个,把凯拉斯卓和神座那部分粉碎后,这个跟秩序神座,还有秩序信仰之力的关联也被彻底切断了。”

    “现在凯拉斯卓消散了,它就成了一件腐化神器,不要去管腐化之气的事情,它非同一般。”

    小红的虚影又跳到欧萝拉头上:“太好了!先用这个浸染灵魂,把死亡神性挤出来。再净化成赤红魔女。接着用忠诚之剑把死亡神性彻底驱散,这套流程我清楚!”

    李奇闻言也顾不得理会还跟万花筒一样转着的骷髅王,抬腿就往欧萝拉那边走,既然要净化魔女,自然少不了他。

    “你别过来!”

    没想到小红阻止了:“这次不用你!”

    李奇摊手:“为什么?蕾娅是我女儿啊!”

    小红哼道:“就因为是女儿才不准你过来!”

    听她的语气很认真,李奇只好止步,目送凯瑟琳过去。

    不用自己就不用吧,只要能救回蕾娅,什么都行。而且蕾塔娜也不是通过他净化的,应该没问题。

    小红把魔女们召集起来:“虽然还少一些魔女,不过有咱们也够了,现在,跟我连接在一起。”

    魔女们手牵手,身上溢出各色神光,汇聚到欧萝拉头顶,融成暗金神光,再投射到凯姆之心上。

    凯姆之心缓缓沉进光茧中,就听小红嘀咕:“可要接受啊,必须接受啊……”

    光茧震动了一下,原本的黯淡亮金,变作炽亮暗金,虽然很矛盾,可给人的感觉的确如此。

    黑气猛烈喷涌,光茧也剧烈闪烁,这一刻时间漫长得每一秒都如一年。

    不知多久后,光茧绽放出耀眼的金光,再度黯淡下来时,光色已经从之前的亮金变作暗金了。

    梅迪欣喜的道:“成功了!”

    小红更亢奋的大叫:“孩子,当你出生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呼唤你的名字……”

    欧萝拉打断了她:“小红啊,蕾娅还没出生呢。”

    “哦哦”,虚影小红抓耳挠腮的,就跟猴子一样:“我就是在想她该叫什么名字嘛,不是凡人的名字,是魔女的称号。”

    欧萝拉有异议:“这有什么可想的,开会的时候你经常念叨李奇没用,如果能把特蕾希娅拉过来的话,我们就多了个秩序魔女了。现在虽然不是特蕾希娅,却是她的女儿,而且还有凯姆之心和忠诚之剑,除了秩序还能叫什么?”

    李奇心绪翻滚,摇头道:“不,不要秩序,那不是凡人特蕾希娅本心想要的。”

    小红嘻嘻笑道:“好啊,李奇来取名。”

    与特蕾希娅相处的幕幕在心中掠过,小时候那个护住妹妹的特蕾希娅,以及不久前那个凝固在空中如飞天女神般的特蕾希娅,不知怎么重叠到了一起。

    他用缅怀的语气说:“秩序信仰是她理性的坚持,她的本心其实和我们一样,希望所有凡人获得幸福,所以就叫……希望吧。”

    小红和魔女们都下意识的点头,希望魔女,非常好的名号!

    梅迪点着头,低语道:“希望啊,的确,比曙光更加纯粹,回归了本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