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你的小迷妹上〕〔重生之辣媳当家〕〔九零女配逆袭记〕〔我真的怂了〕〔始于权游的西幻之〕〔网游之帝国浮沉〕〔追随曹总混三国〕〔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种田神医:夫君,〕〔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每天在作死中直播〕〔再世为凰:重生庶〕〔天地至圣〕〔重生宠婚:霍少,〕〔史上最狂赘婿〕〔九转神龙诀〕〔妈咪太小,总裁太〕〔殿主的绝世宠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零三 正是打倒小红的好机会与拯救小红的希望
    夏安和qb上来后,开始观察赤红神座的状况,分析小红的“病情”。

    稍后阿丽珊也赶了过来,加上尤赞等技术型英灵,终于拿出了“会诊意见”。

    赤红神座的神火还烧得很旺,这就是小红的“生命特征”,说明她的总体状况是健康的。只是为了保护赤红神力,拉着神祇之心沉睡了,丧失了对外部世界的反应。

    作为赤红神力的“织机”,小红这一沉睡,编织赤红神力的效率就大打折扣。尤尔娜和秋香画眉现场跳舞,确认编织神力的成效还不到之前的一半。

    这跟天使多少并没关系,因为虚灵技术一直没有深入到虚灵本质层面,小红的码农团队也一直没开张,英灵魔女们都在干天使的活。让天使们加班赶工,可以确保神力总量,但编织出的神力就不够纯粹了,赤红超凡者的力量自然也会衰弱。

    李奇和魔女们都有源初神职,影响不是太大,一般的赤红超凡者恐怕要掉级。

    查看自己状况的时候,李奇还发现兼职出了问题。以前处于兼职状况时,等级可以只比主职低一级,现在却比主职低了两级。

    这必然是小红的矛盾魔女分身灰灰了造成的……

    魔女们对此没有感应,她们是没办法兼职的。

    “我们需要尽快向大家,我是说既包括费共的同志,还有赤联的人民说明情况,稳定人心。”

    就在小红身边,李奇召开了现场魔女会议。

    “这……合适说吗?”

    欧萝拉勉强镇定了下来,神色凄婉的看着小红。

    别看她平时对小红不假辞色很严厉的样子,在所有魔女里,她对小红的感情是最深的。

    作为旌旗魔女,掌握大同主义信仰里核心之一的阶级神职,小红的情况对她的影响也最大,刚才接连晕了好几次也跟这个有关。

    表面上看的确不合适,这跟之前赤红信仰的阵营变动完全是两码事。

    告诉大家小红沉睡了,很可能醒不来,或者醒来后会成为纯粹的神祇,这让大家怎么想?

    “恰恰相反,很合适。”

    李奇语气很沉重:“过去我们一直在说,小红只是赤红神力的编织者,其实没多少人信。连一些高层都以为我们只是在宣传人神革命的理念,跟事实并不相符。”

    “现在他们可以知道了,就算小红沉睡,赤红神力也只是受到了一些削弱,并不意味着赤红信仰丧失了力量之源。”

    “现在他们也可以明白,赤红神力是由魔女们赋予道路,由走上大同主义道路的自己贡献力量,小红仅仅只是把这样的力量编织起来,让大家可以更有效率和技巧的运用而已。”

    说到这李奇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那是在回忆什么。

    他把菲妮揽到怀里,用下巴摩挲她的银白发丝,悠悠的道:“知道菲妮为什么是源初魔女吗?”

    菲妮这时候乖巧得多了,只是眯着眼睛享受李奇的亲昵。

    “因为啊……”

    李奇目光投在小红的恬静容颜上:“小红在这个世界上的神籍,也就是户口,还是通过菲妮注册上的。”

    这可是惊天的秘密,李奇和小红之前从没说过。

    小红最初是偷渡进费恩世界的,虽然是神祇级别的存在,但没得到世界意志或者基本法则的承认,更像是个特殊的旅法师。还是通过净化菲妮,获得了痛苦神职,再转换成赤红信仰的信条,成为费恩神祇。

    菲妮的小嘴张得圆圆的,为自己有了更大一份瞧不起人的资本而震惊。

    “我们自己要明白,也要让大家明白,就算没了小红,赤红神火也不会熄灭,大同主义道路也不会断绝。”

    “赤红力量是由魔女,由每个信仰大同主义的灵魂凝结而成的,不是小红赐给大家的。”

    话语越来越有力,李奇的表情也越来越轻松。

    “我们一直在说不要国王,也不靠神祇,现在难道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让大家明白,就算小红倒下了,我们还可以,也必须继续前进,这难道不是一个让大家更加坚定信仰的好机会?”

    “没错,让大家都知道小红倒下了吧……”

    “可能会有一时的困难,可这正好是让凡人们独立自主的机会。”

    魔女们都凛然点头,菲妮都顾不上说段子了,晃着脑袋把李奇的下巴顶得老高。

    旁边夏安咳嗽:“我们也是神祇啊,这是要把我们排除到革命队伍之外吗?”

    qb用鳍掌啪的抽了夏安一记:“你这种自觉是要不得的,现在我们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确认自己的定位,我们得把自己当凡人看!”

    夏安捂着被抽红的脸嘀咕:“你一个qb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凡人……”

    李奇赞同的说:“没错,我们的道路就是凡人之路!”

    “我们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把小红高高在上,与凡人相隔的形象彻底打倒!再踩上去碾成粉末,让她永远不能翻身!”

    这话的味道不太对,魔女们神色各异,欧萝拉不满的道:“小红说不了话你就这么欺负她?她不是普通的神祇,是大同主义事业的设计师和革命引路人,怎么能说什么打倒呢?”

    李奇叹道:“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她,才能唤醒她啊。”

    欧萝拉楞了楞,露出恍然表情。

    凯瑟琳严肃的问:“怎么,做?”

    李奇沉吟了好一会才说:“当然是让我们的赤红信仰获得更多……信条,给人民开辟出更多通往大同主义的信仰道路,让这条路更宽广,更立体,汇聚成的力量之网节点更多。”

    只有这样,才能压制神祇之心的活动空间,凡人之心也才能获得解放。

    上一次危机就是这么解决的,魔女们和大家紧密团结,粉碎了神祇之心夺取赤红神力,扭曲信仰的阴谋。

    这一次有所不同,李奇还没想好细节,不过方向是没错的。

    李奇拿了大主意,魔女们的思维也活跃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很快把各方面的工作敲定。

    魔女们,还有夏安和qb会奔赴各个领域,在费共以及赤联基层掀起一场“灵魂建设”的运动。消解赤红神力变化的负面影响,推动赤红信仰在基层扎根。

    连阿丽珊都有任务,她得组织冥河英灵进行“重返人间”的活动,用冥河英灵的事迹激励一般费共成员,向大家展示赤红信仰的生死观。

    与此同时,还要发起“神国一日游”的活动。费共中央委员一个不漏,基层以及赤联国民则“摇号”选择,分作若干批拉上神国,参观赤红神国以及沉睡了的小红。

    把正在跟神祇之心做艰苦做绝斗争的小红当展览品,这似乎有点丧心病狂。不过这样能将小红沉睡的影响降到最低,让大同主义信仰能更稳固,也是在间接支援小红的斗争。

    何况这事也不是没做过,之前卡琳就当过展览品,这么有创意的点子正是她提出来的。

    当然这个项目得耗费巨大的神力,除了李奇必须现场主持外,天使和英灵魔女们也得加班加点编织神力。

    “那得好好布置一下啊……”

    欧萝拉最初还反对,还是李奇说服了她,不过她觉得小红就这个样子让人看很不妥当。

    菲妮出主意:“摆个台子,堆满花圈,让小红躺在鲜花里,很庄重肃穆啊。”

    李奇没好气的捏她脸蛋:“是不是还要盖上水晶棺?”

    别真搞成了瞻仰遗体啊,等小红苏醒过来见人,人们怕不要高喊女神诈尸了。

    伊芙说:“捏个漂亮点的大床吧,让陛下睡得更舒服点。再给陛下换上透一点的纱裙,摆个侧睡的姿势,岂不美哉?”

    啪啪几声合作一声,李奇、欧萝拉、凯瑟琳甚至薇姬同时出手抽她。

    这是把小红当海棠春睡来摆弄了?

    最终还是李奇拍板,就这个样子,看起来就是中午在沙发上困个觉,随时都会醒来干活的样子。

    当然还得做些修饰……

    李奇先在茶几上摆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放了点凌乱的书本,接着凭空编织出薄被给小红盖住下半身。

    小红的红裙虽然不是超短裙,也还是在膝上,仅仅只是露出的玉白小腿,就令人遐思无限。如此春光当然不能漏给其他人看,尤其是男人。

    看着李奇这番动作,欧萝拉皱眉瞪眼的,显得有些不爽。凯瑟琳牵着欧萝拉胳膊,甜甜笑着摇头,欧萝拉无奈的叹气。

    安排妥当后,欧萝拉想起了之前大家还为要不要对曙光帝国出手的事情争执,苦笑道:“现在好了,没得吵了。这个样子,我们哪还有力量打出手,只能闭门解决自家问题。”

    李奇也是一愣,生出“真是太巧了”的感慨,再有些忐忑,会不会让大家觉得这是刻意安排的?让小红沉睡来拉住赤联对外扩张的步伐?

    再想想又是一笑,就算大家怀疑,小红愿意付出这么高的代价来阻止,也没人再说什么闲话。

    带着魔女们正准备各自行动,尤尔娜叫住了他。

    “神座必须要有人主持?”

    尤尔娜很严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李奇也才恍然。

    没错,为了预防之前伪小红篡夺神座的事情重演,必须要有人坐镇神座。确保小红那边出了问题,可以第一时间反应,帮助小红对抗神祇之心。

    李奇是有权限的,他怀疑这个权限还是上次事变时小红给的,之后就一直没收回。也不知道是小红懒,还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尤尔娜又说:“最好是位魔女,这样可以让对应源初神职的神力编织起来更有效率,这一系的赤红超凡者受陛下沉睡的影响会降低很多。”

    太好了!

    等等……

    李奇挠着鼻孔,心说这么一来,奇丽就得上阵了?

    再一想,李奇兴奋的问:“如果所有魔女都呆在赤红神座,帮助编织神力,赤红神力岂不是不会受到影响?”

    尤尔娜摇头:“只能是一位,更多的话就会产生冲突,只有陛下可以把所有魔女的源初赤红神力编织在一起。”

    没错,这也是小红作为赤红女士的核心职能。

    李奇再做了权限分享的尝试,确认可以自己的权限临时分给其他魔女,这么一来,所有魔女都得在赤红神座里轮班了,而且是本体不是灵体。

    这么一来,虽然只能保证一段时间内只有一系赤红神力运转正常,总比没有的好。

    “看来赤红通讯社还得像天气预告那样发布神力预告……”

    欧萝拉揉眉心:“想到小咪一脸严肃的播报说,今明两天是赤红正义活跃的日子,就觉得画风非常……古怪啊。”

    “画风这玩意,在咱们这里就是用来破坏的”,李奇安慰道:“习惯了就好。”

    考虑到目前赤红超凡者里痛苦系最多,第一个值班的就是菲妮,而且她值班的时间也注定最多。

    李奇把权限分给她,做了必要的培训,再跟尤尔娜和小天使交代了护卫神座的事情,先回到了厄普西隆。

    先返回主位面的魔女们这时候已经把情报反馈回来了,小红沉睡的确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首先是赤红超凡者们普遍掉级,强者级别的最明显,有的甚至从三级掉到了一级。到了英雄级别就好多了,很多只是感觉力量有异常,运用起来很阻滞,掉级的只是少部分。

    其次是所有基于赤红神力的神导系统、装备、仪器和设备都出了问题,尤其是几座城市防护结界,用于作战的军团结界、感知结界还有炼狱结界这些也都近于失效。

    还好一般性的武器装备、生产和生活设施,比如魔导枪炮,还有魔力炉、浮空炉、魔转电炉,以及自动魔偶还有灵力结界,都是基于魔力灵力和电力,所以在国家层面上的生产和生活并没受到明显影响。

    李奇担心的另一件事也被赶回疗养院的蕾塔娜证实了,还在孵育中的蕾娅出点了小状况,不过有梅迪在并无大碍。她还转述梅迪的话,希望李奇尽快过去跟他谈谈。

    压住心中的焦灼,李奇就在解放碑上,跟夏安、qb、阿丽珊、薇姬还有尤赞召开了秘密对策会议。

    之前的安排只是稳定信仰,安抚人心,消除不利影响,李奇当然不能坐视小红孤军奋战,这个会议就是商量具体要怎么帮到小红。

    小红的问题出在薇姬的微魔理论上,神祇之心由此有了机会建立有别于凡人之心的世界真理,神祇之心一旦获得上风,让这样的真理站稳了脚跟,从费共到赤联,所有人的世界观都会被这样的真理束缚住。所谓的凡人革命、人神革命,再到大同主义事业,全都会变成赤红女士这个纯粹神祇玩的一场游戏。

    “要不我们三个也进行各自的计算”,qb说:“我们是在赤红信仰的基础上成神的,严格说我们其实是超神,本质就是凡人。我们的神祇之心都放在神座上,跟凡人之心完全隔离开了,应该不会出问题。”

    尤赞的哆啦诶梦大脑袋跟小圆球尾巴一起猛烈摇着:“不行,陛下没有让属于凡人之心的结果取得统治地位,你们的计算都会出偏差。”

    “而且陛下既然是赤红神力的编织者,那么同时也就是大同主义道路的铺路者。你们只是其中一条分支道路,怎么可能用分支的结果来作为核心世界观呢?”

    阿丽珊斜眼看夏安:“是啊,要是夏安大叔用自己算出的结果作为赤红信仰的根本世界观,那我们真的会成邪神教会以及邪恶国度的。”

    夏安讪讪的摸鼻子:“我还是美少年呢,哪里大叔了?”

    薇姬惶恐的说:“那要怎么办呢?我肯定要把研究停下来,然后就等着吗?”

    尤赞问:“陛下算出的两个结果,属于凡人之心的那个没问题吗?”

    薇姬点头又摇头:“那个结果用在公式上是成立的,但既然有另外一个结果,一旦实际应用,说不清楚会是什么状况。”

    李奇豁然开朗:“当然会有干扰,因为神祇之心得出的另一个结果,也就是另一种可能性还存在于赤红神力里,正因为这样,我们反而要马上用起来!”

    “我们应用得越多,神祇之心认可的那个结果就越被压制,这就是在帮小红啊!”

    尤赞摩挲着大脑袋,犹豫的道:“怎么感觉世界一下子变成唯心了的呢?”

    qb摊开鳍掌:“如果费恩世界并不存在终极真理的话,那么当然是哪个真理呈现得越多,获得的认可越多,哪个真理就越有力量。”

    “灵魂产生力量,费恩世界本来就是唯心的……”

    虽然不认为现在是谈哲学的时候,李奇还是忍不住说:“不,灵魂既然是物质的,那么费恩世界就是唯物的!”

    “现在看起来像是唯心的,不过是我们还没有触及到更宏观和更微观的真理。所以在现有的层面上存在着各种可能性,让各种不同的法则都能适用而已。”

    薇姬这时候有些不乐意了:“微魔理论说的就是超凡力量最小尺寸的运动呈现,就是最微观的了,怎么还会有更微观的呢?”

    李奇苦笑道:“你就没想到波粒二相性?”

    “不要生搬硬套地球世界的东西啊”,薇姬摆出了专业人士的架势:“粒子理论不过是地球世界经典力学的东西,我的微魔理论说的是魔场中的波动,是跟弦理论同一个尺度的东西,粒子理论与微魔理论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当然……”

    薇姬叹气:“微魔理论的核心基础是源魔力场,这是个整体性的东西。我们永远只能得到近似的结果,只能通过增多节点来进行模拟。不像粒子理论,弄个常数之类的东西作为根本,让一切都是基于常数的精确呈现。”

    她语气又转为傲然:“这只是跟地球世界的科学理论进行对比,在费恩世界,我相信就算是粒子理论,也不是那帮只懂得画符念咒的魔法师,还有那些只知道摆弄灵魂和血肉的奥术师和巫师能搞得出来的。”

    “好啦……我们不是在讨论科学”,李奇说:“那么就赶紧动手吧,薇姬你这边既然有了结果,就以小红凡人之心的结果为基准,完善你的公式,推动实际应用。”

    尤赞说:“我们最好马上召开科研领域的会议,把微魔理论推广下去。而且最好能基于微魔理论建设一项非常有影响力的工程,就像奇观一样,直接影响费恩世界的力量法则,这样就能帮到陛下。”

    结果又是捶奇观啊……

    李奇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大工程,他也不及细想,这事就交给这个秘密对策小组了。

    从宇普西隆返回厄普西隆,再赶往贝塔城生态园的疗养院。

    由多层结界防护的秘密小楼里,李奇看到水晶池里的金蛋除了金光稍稍黯淡之外,并没异常,松了口气。

    他问:“那么梅迪阁下,您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旁边梅迪一直淡淡笑着,闻言道:“赤红女士是不是出了点问题?而且跟之前你们那位命运圣女的计算有关?”

    见李奇迟疑,梅迪又说:“并不是我有意刺探你们的秘密,疗养院里那些赤红神职者出现了异常,他们虽然极力遮掩,可瞒不住我的眼睛啊。”

    “更明显的是,流转在蕾娅灵魂里的力量产生了剧烈起伏,我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啊。”

    李奇坦诚的说:“的确是有点问题,不过我们正在解决,没什么可担心的。”

    梅迪点头说:“我也相信没问题,毕竟是……赤红女士。”

    说到后面语气有些怪异,李奇敏锐的感应到了,看着梅迪,有些疑惑的问:“您……是不是知道赤红女士的事情?我是说,在祂以赤红女士身份出现在费恩之前的事情?”

    梅迪表情不变:“我不能确定,但我知道赤红女士跟夜女士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她们二者,同时都是曙光无法直接掌控的存在。”

    李奇深深抽了一大口凉气,之前一直猜测小红有什么背景,没想到这么深不可测!

    “不要继续问,曙光虽然无法掌握她们,但可以影响其他神祇,通过祂们掌控凡人,所以在有力量做什么之前,不要深入追究曙光。”

    梅迪深沉的说:“当你凝视曙光的时候,曙光同时也在凝视你。”

    这到底是曙光啊还是深渊啊!?

    梅迪接着说:“至于赤红女士的情况,我不清楚,也不会打探你们在做什么,但我相信……”

    他的笑容转为灿烂,那是一种谋划得逞的成就感:“当蕾娅诞生的时候,赤红女士必然会恢复正常,甚至会变得更加强大的。”

    李奇再度呆住,再一想,对啊!

    蕾娅手持忠诚之剑,身怀凯姆之心,必然会强大无匹的魔女。

    由忠诚与秩序带来的源初神职,被他诠释成希望,那时候只是感性使然,没细想深层次的东西。

    现在仔细想,这个希望,未尝不是扫清了旧秩序后,在废墟上建设大同主义新世界的推动力。

    大同主义事业是无止尽的,因为它永远无法完全达成,但每一天都在进步,这也让世界总是充满了希望。

    这样的魔女问世,给赤红信仰带来了这样的信条,小红的凡人之心当然就有救了。

    李奇急切的问:“那蕾娅还要多久才能……出生呢?”

    梅迪讶异的道:“这你都不知道?”

    李奇很无辜,他应该知道?

    “之前不是说了吗?蕾娅相当于六七个月的早产儿,现在我们做的就是模拟母体环境,补足剩下的时间”,梅迪用讥讽的口吻说:“至于还有多久,你不会连怀胎十月这种常识都不知道吧?”

    李奇无语,这种事情当然知道啊,问题是他下意识觉得蕾娅不是常人,凡人的常识并不适用。

    梅迪肃穆的说:“蕾娅虽然没出生就是魔女,但她从身体到灵魂,都是真真切切的凡人,凡人的常识当然适用于她。”

    李奇没再说话了,静静看着金蛋,看着那层金光后那个模糊的小小身影,心中充满了希望。

    蕾娅,我的女儿,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就为我们,为相信大同主义事业的人们,带来了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岳风柳萱小说〕〔诸天万界修行记〕〔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