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冒险〕〔最强基因猎手〕〔上门佳婿〕〔我的山海经有点崩〕〔情深绵绵:代嫁新〕〔霸道总裁的二婚宠〕〔夜少的二婚新妻〕〔爱上你劫数难逃〕〔恋爱宝典〕〔都市巅峰高手〕〔最强球王〕〔无双魂印〕〔谍海猎影〕〔陆羽非人哉〕〔赘婿归来〕〔我是系统管理员〕〔魅姬惑天下〕〔小妻爱你如初沈翘〕〔朕有帝皇之气〕〔绝世斗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零九 打脸风云之一脸三打,你这是自寻死路
    一个小时前……

    这座名为“汤姆渡口”,大家简称“渡口”的航空基地里,人来人往,异常忙碌。

    “渡口”位于内海西岸原高地王国境内,用途虽然只是转运布莱德移民,实际还承担着诸多任务。

    基地里设有赤联移民管理局的临时安置营地,移民们在这里先接受必要的调查、培训以及预先的“异化处置”,也就是稳定他们的变异状况,再用运输机送到神陨高原。

    这里时刻都有好几千移民,再加上移民管理局工作人员和赤联警备队的警卫和公共安全部的公安,以及赤联航空队的人手,让这座“渡口”成了上万人口的城市。

    这些人里有相当多的布莱德人,他们都已经消除了“异化负面症状”,成为正式的赤联国民。

    所谓“异化负面症状”,是指从人类形态变为狼人时会失去理智,只有狼的自然野性,或者变为吸血鬼时,遏制不住对鲜血的渴求。

    消除这样的症状后,这些布莱德人依旧会变成狼人和吸血鬼,但不会被本性和欲望控制,失去理智。

    这是卡琳的功劳,血肉研究所用她的血液样本培育出了净化血清,可以中和布莱德人血脉中的元祖之力。但只是中和不是完全驱散,布莱德人仍然变不回普通人类。

    费共也在布莱德人里组织了学习小组,推动他们信仰大同主义。来渡口工作的布莱德人基本都加入了学习小组,骨干成员基本都是痛苦、告死和正义等系的赤红超凡者。

    他们不仅在移民局、警备队和公安里工作,航空队里也活跃着他们的身影。不管是为了大同主义解放事业,还是帮助布莱德同乡,都让他们精神饱满,劲头十足。

    基地中心的机场里,接到神圣意志帝国皇帝机群一个小时后到达的消息,工作人员都忙碌起来。紧邻机场一座小楼里,某个男人的冲刺也到了最后关头。

    尖叫掐在喉咙里变成呜咽,身下的女子颤抖着投入幸福的激流里,男子也趴在她胸口大口喘息。

    “亲爱的……”

    男子断断续续的说:“这趟飞完了,我们就不能再一起飞了,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你该明白。”

    女子用布莱德口音慵懒的说:“我知道,飞行员和助手不能是亲属和爱侣关系,我明白的。”

    她吻着男子额头:“但你的下一个助手不准是女人。”

    男子笑着说:“我们……结婚吧,我都在盘算要怎么打扮我们的婚房了。”

    “趴在我光溜溜的身体上求婚?”

    女子笑道:“你还真是没有诚意啊……”

    说着她吻住了男子,热吻中两人喘息更甚,刚刚黯淡下去的焰火又熊熊烧了起来。

    男子正准备好事成双,身体忽然僵住。

    女子低头咬住他的脖颈,原本俏皮的小虎牙变成长长的獠牙,刺入血管中。

    男子身体开始抽搐,手中泛起淡金光芒,却始终没有凝结成术法落在女子身上。

    他两眼翻白,软在女子怀中。

    满嘴血的女子呆呆看着昏迷了的男子,两行泪水潺潺流下。

    “对不起,亲爱的,我必须为我的父母,为我的弟弟妹妹做点什么……”

    “我不想连累你……”

    “谢谢你,陪着我走完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

    “也谢谢你引导我看到命运的真相,让我拥有了直面痛苦的力量。”

    “可惜我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我是布莱德人,我有我必须履行的使命。”

    女子念叨着,再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伸手将一团淡金光芒按入身体里,这让她神色平静下来。

    擦去嘴边和身上的血迹,穿好标注有“见习副驾”衔级的连体飞行服,她出了房间,关门后还将“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锁上。

    女子不算漂亮,但很年轻,飞行服让她英气勃发,又显出一丝秀丽。走出专供航空队空勤人员休息的小楼时,来往的工作人员都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她笑着跟包括机场警卫在内的所有人回礼,朝一架深灰涂装,左右两翼竖折,跟机背那面长长翼片一同直指天空的安康鱼运输机走去。

    安康鱼的地勤安检对她点点头,也不按程序问她主驾在哪里,直接给她开了门。

    从副驾位跨到主驾位坐下,身后有人问:“没问题吗?”

    “如果是原来的方案,我还真的没自信……”

    女子戴上头盔,把手按在飞控板上,激活了飞控核晶,淡淡的说:“只是滑跑的话,换你们都能干。”

    “那你就别去了”,那个男子说:“你还年轻……”

    女子冷声道:“现在可不是争论的时候了,我只是说理论上,实际上没我不行,你们有飞控的权限吗?”

    男子噎住,再低声长叹。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这么做是正确的……”

    男子说:“这会连累赤联,他们都是……好人。”

    另一个女子尖声道:“好人就不会跟恶魔合作!罗姆罗斯杀了我全家!他比希尔维还要残忍!”

    再一个浑厚的男子嗓音说:“都到这一步了,我们不可能回头了。”

    这是个中年男人,方脸大耳,一身正气。

    “还说什么连累赤联,我们就是赤联人,我们就是费共的预备成员。”

    “我们做的事情,不是单纯的复仇,要牢记这一点。”

    “我们是用自己的生命,给赤联和神圣意志帝国留下一道伤口。一道虽然并不致命,但可以提醒彼此的伤口。”

    “我们要提醒赤联,神圣意志帝国终究是要推翻的反动势力,我们要提醒帝国,赤联跟他们不会永远手牵手走下去。”

    “这道伤口可能微不足道,但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靠自己力量能够做到的程度。要是在以前,我们最多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呼喊,连朝敌人脸上吐口唾沫都做不到。”

    “现在……祷告吧!向我们的小红祷告!愿她祝福我们!”

    男人苦笑道:“我知道她老人家不会听的,我们就求个心安。”

    在他身后还有人,人们同时低头默念。

    正在祷告,一辆魔导车载着满满的货物驶近飞机,男子欣慰的说:“东西来了。”

    那个尖声女子说:“这么大的份量都炸不死他吗?”

    正在检查飞机状况的女副驾说:“能炸死当然好,但你觉得这个分量能炸死总枢机那种存在吗?罗姆罗斯跟总枢机,还有各位圣女殿下,都是同等强大的存在。”

    “至少能炸断条腿吧……”

    尖声女子恨恨的道:“那也够了,就靠我们这几个零级见习,能伤到传奇,伤到神圣意志帝国的皇帝,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这不是我们几个人的功劳”,中年男子说:“很多同胞都在帮助我们,我们连累的其实是他们。”

    年轻的女副驾打开飞机的通讯器,基地控制台正在发布管制消息:“黄金树编队四十分钟后到达,十分钟后禁止起降,相关单位各就各位……”

    “还有四十分钟……”

    中年男子说:“这批史莱姆炸药是本地产的,稳定性比我们产的差,等只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再充能。”

    所有人,包括女副驾,都神色肃穆的点头。这时候那辆魔导车也顺着跳板爬进了机舱,车上穿着地勤制服的年轻人把一袋袋史莱姆炸药卸下来。

    ………………

    蓝光吞没了视野,猛烈的冲击吞没了所有感知。

    奥术屏障瞬间就没了,奥术师惨叫着跟飞机碎片一起上天。

    就在奥术师大叫的时候,破破烂烂的小木盾跳到罗姆罗斯手中,伸展为巨大塔盾。

    猛烈的冲击撞击着盾面,将它伸展出的光盾冲击得涟漪四起。

    罗姆罗斯大吼一声,灰白光芒自体内溢出,喷发在光盾上,抵抗这股狂乱的力量。

    然后他脚下一空,摔到了地上,无数碎片砸下,把他连人带盾掩埋。

    好一阵后,剧烈爆炸荡起的烟尘才稍稍变淡,渡口基地的机场中心多了个直径七八十米,深十多米的大坑,各类碎片呈放射状喷洒在大坑四周。

    不管是距离爆炸现场很近的神圣意志帝国护卫机群,还是更远的赤联地勤,看着这个大坑,以及消失了的皇帝座机,都感觉剧烈的冰寒在尾椎到头顶之间流动。

    大坑边缘,碎片哗啦啦喷飞,罗姆罗斯站了起来,虽然没受什么伤,可一身衣衫破烂,满脸烟灰,显得无比狼狈。

    他咳出了好几口烟尘,扫视四周:“人呢?还有人活着吗?”

    没人回应,让他脸色从阴郁变得铁青。

    这时候另一架安康鱼上的皇帝卫队冲了过来,惊惶未定的护住皇帝。

    卫队长扫视四周,无比焦灼的道:“陛下!您赶紧用传送撤走,这明显是赤联要谋害你!”

    “别胡说……”

    罗姆罗斯没好气的道:“他们真的要我死,怎么也得让李奇带着几个魔女,再加上一大队地狱蛮子才做得到,现在这事就是玩笑!”

    话虽然这么说,凉风仍然在心底呼呼吹着,跟他同机的还有参谋部的十多号精英,这些人力量级别不高,脑子却很好使,好几个都是军神修玛的信徒。依靠这些人,他才能远在万里之外,都能掌握两个方向上的军团,现在全死在这了。

    “快救人!”

    罗姆罗斯招呼卫士,看到远处赤联的人冲过来,应该是要搭手,他再下令:“去拦住赤联的人,现在我不想见他们!”

    他的语气无比低沉:“我会等着,我相信很快会有人跟我解释,如果没有的话……”

    他咬了咬牙:“我们就得两面作战了。”

    摩挲手上的戒指,紫光流溢,罗姆罗斯的身影渐渐变淡。

    这是他用来防备意外的传送戒指,现在不得不用上了。

    ………………

    一个小时后,神圣意志帝国帝都皇宫通讯室里,罗姆罗斯跟奇丽再度见面。

    奇丽叹气:“真是……万分抱歉,我得知此事后,马上着手清查,得到了确定的结果后,才有脸来见你。”

    罗姆罗斯此时神色缓和得多了,摆手说:“殿下不要这么自责,我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甚至说不定是曙光帝国搞的鬼。只是当时现场很混乱,我不得不先离开。”

    他操作信风网络,接收奇丽发过来的文件,同时用淡然的口吻说:“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要问你自己……

    贝塔城万神殿的信风通讯室里,奇丽心底泛着嘀咕。

    一个小时前得知罗姆罗斯在渡口基地遭遇袭击,座机被炸成碎片,她跟费共高层都大惊失色。

    渡口基地的报告是一架赤联运输机载着大量魔导炸药,朝罗姆罗斯座机撞了过去,还没撞到的时候就爆炸了。如果真撞中了,看爆炸现场至少是十多吨的当量,就算是罗姆罗斯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奇丽立马让情报局出动人手,直接传送到了基地调查情况,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各种线索几乎都是凶手故意留下的,似乎不愿意让赤联花费时间调查,是布莱德人干的,而且是一些已经加入费共的基层成员干的。

    他们串通了基地一些布莱德人守卫,还冒用基地的名义,找当地的魔导炸药工坊订购了一大批炸药。原本计划是飞去忒罗斯炸皇宫,没想到罗姆罗斯飞过来了,就直接在基地动手。

    得知事情原委,奇丽脑子里同时升起三个念头。

    罗姆罗斯你这是自作自受……

    卧槽魔导炸药技术扩散得这么广啊……

    又是左倾盲动主义,可惜了这些勇于牺牲却没脑子的家伙……

    整理好了资料,奇丽才来找罗姆罗斯,同时头痛不已。

    罗姆罗斯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可现在身为皇帝,自觉背负了沉重的使命,出了这事,他可不会善罢甘休。

    跟赤联翻脸是不可能的,但怎么也会狮子大开口,比如说……

    当时就觉一股恶寒,不敢深想了。

    “殿下……你们赤联对手下人的管束这么宽松吗?”

    罗姆罗斯用很快的速度扫完了报告,神色不变的说:“居然能让他们那么轻松的拿到那么多魔导炸药,在我飞临基地的时候对我动手,炸死了我的三个侍从和二十个参谋,这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啊。”

    奇丽嘴角抽搐,罗姆罗斯的话她无法反驳。

    但她也在暗暗嘀咕,那就只是个民用航空基地,并没有军事用途,是你喜欢在那里中转啊。

    这话当然不能出口,这就是说赤联并不把罗姆罗斯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不想的……”

    下意识的,她就用上了敷衍的腔调。

    “殿下!”

    罗姆罗斯打断了她:“请恕我无礼,这么重大的事情,还是靠信风网络沟通,是不是不太妥当呢?”

    神圣意志帝国皇帝,高大而英俊的金毛……不,金发帅哥,头一次逼视着奇丽:“奇丽殿下,我希望您能亲自过来说明情况,这跟我个人的意愿无关,而是关系到神圣意志帝国与赤联两国相处的对等原则。”

    那股熟悉的恶寒又上身了……

    奇丽暗暗咬牙,却维持着优雅风度,微笑着说:“这个……当然,我现在只是先做简要说明,具体的赔偿事宜,我当然会过来跟你当面谈。”

    “我很期待”,罗姆罗斯压着嘴角不让它翘起来的努力被奇丽清晰的看在眼里,就听他说:“赔偿什么的只是细节问题,关键在于奇丽殿下的诚意。”

    通讯结束,奇丽柳眉高高竖起,恨恨骂道:“罗姆罗斯,你这是自寻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