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低配版系统主神〕〔吾家上仙是只鸟〕〔世界星魂〕〔宦海洗剑录〕〔闺门娇〕〔绿皮部落讨伐战〕〔欺世盗国〕〔带我穿梭平行宇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白袍踏雪〕〔御九天〕〔豪门狂婿〕〔医女凤华〕〔极品透视民工〕〔给残疾大佬撒个娇〕〔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惊奇赘婿〕〔不败神婿 杨辰秦惜〕〔[综英美]地狱之君〕〔记者还是导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一一 打脸风云之一脸三打,奇丽与罗罗的赌斗
    狼堡一片喧嚣,增大了输出魔力的防护结界荡起一圈圈涟漪,身着灰衣的神圣意志帝国士兵把魔导炮推进炮台,在掩体里架起一部部多联速射炮或者机枪。

    头上嗡鸣声越来越近,瑞玛科用帝国制式双筒蛛目镜抬头仰望,确认是从狼堡南面飞过来的两架沙丁鱼战机。

    “回去吧……”

    压住心中沸腾的热流,他下命令:“各军团停止前进,依托贝利诺防线构筑阵地。”

    身边的副官有些不甘心:“冒险冲一把,说不定能趁势攻下狼堡。”

    瑞玛科冷冷的道:“赤联的飞机已经来了,他们就在狼堡南面。”

    副官顿时没声了,那里只是赤联的航空基地,没什么地面部队,但只是一些战机,就足以让他们止步。

    对曙光帝国的官兵来说,旅人旷野和哭泣沙海两场战斗够他们记一辈子。

    六足魔导车掉头向东,渐渐远离狼堡。

    副官刻意忽略头上盘旋的战机,笑着说:“我们一夜之间打垮克廷斯的十个军团,挺进三四百公里,从克斯特王都一口气打到了原本的银松王国王都,收获已经够大了,的确不能太贪心。”

    瑞玛科脸上虽有得色,语气却很复杂:“这样的收获,全来自赤联对我们的教育。”

    黄昏的时候出动机群发动攻击,引出克廷斯的巨龙和战机。

    依靠空地协同,用魔导炮编织成火网,对被拉到低空的敌人一顿痛打。

    与此同时将没多少技术装备的步兵军团铺开,从多个方向冲击克廷斯的防线。

    等对手防线扯开了,几支全由魔导战车组成的部队从防御薄弱的地方插入。

    战车部队突入对手纵深的同时,仅有的几艘浮空舰每艘编组一定数量的魔导飞机,根据侦查结果,越过防线,摧毁对手的魔导炮阵地、指挥部和飞行部队基地。

    这时候克廷斯的飞行部队才刚从伏击圈中挣脱出来,连舔伤口都来不及,根本无力阻止。

    瓦解了克廷斯的防线后,战车部队和浮空舰编队地空协同,继续前进,一直到了狼堡才停下脚步。

    这一夜,部队在他的指挥下就像是杂耍艺人手里的球,数量多却毫不凌乱,行动复杂却总能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速度虽然快,却总能环环相扣。

    与之相比,克廷斯那边感觉被一整套幻术迷花了眼睛,再被一拳一腿,一刀一剑命中要害,根本没能支撑太久。

    克廷斯倒是很机警,手下军团失去掌控后就一口气逃回了狼堡,现在正在狼堡里汇聚残兵败将。可惜瑞玛科进军速度太快,至少一半的溃兵被拦在了后面,能回到狼堡的也不到一半。

    瑞玛科能发动这么眼花缭乱的攻势,不是因为他能想得出来,而是他拥有了把复杂想法变成现实的能力。

    依靠地精商会的通讯技术,铺开若干节点的移动传讯网络,给予通讯魔法师仅次于部队主官的地位和权利,让他们将手下所有部队分解为细致到中队的无数作战单位。

    再通过指挥部参谋组,将他的计划分解为精确到分钟的行动步骤,参与这次反攻的十多个军团七八万人,就像他自己的胳膊和手掌一样随心自如。

    这仅仅对自己部队的掌控,从地精商会那凑足的各类观瞄和通讯设备,让他武装了一支规模令对手咂舌的侦查部队。

    克廷斯肯定不知道,三天前完成了对他麾下所有兵力和部署的侦查,以及对他所在防线一直到狼堡的地形和道路勘察之后,瑞玛科就拿出了这一套作战计划。

    当然,侦查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刻不在的。战斗打响后,由浮空舰、魔导战机、战车以及隐匿职业抵近观察组成的侦查网络时刻都在运转着,给瑞玛科提供几分钟就更新一次的具体情报,让他工作台上的战场透视图每半个小时就刷新一次,刻意精细到中队级别的目标。

    情报太重要了,信息比战机更宝贵……

    瑞玛科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而这正是旅人旷野之战里,对手给他上的印象最深的一课。

    那一战虽然只是空战,但赤联战机对战场信息的掌握,对战斗时机的把握,以及极有默契的配合,都表明了战场对他们似乎就是透明的。

    瑞玛科虽然对这次尝试的结果相当满意,但他清楚,自己距离赤联在这方面的水平还差得太远。

    为了解决情报失误、信息失真和命令理解失误等各类问题,他不得不乘坐飞机来往于战场各处,始终处于部队第一线,直接发布命令,他的座机已经被击落了两次。

    还好,忽略赤联的威胁,让这次突袭没能以夺占狼堡为终点的遗憾,突袭行动总体是非常成功的。

    这让他心底涌动着两股感受相异的热流,一股是欣喜和新奇,他感觉自己对战场有了全新的领悟,这让他看到了更广阔更有趣的战场世界,现在他叫一声“修玛在上”已经不会觉得有多违和了。

    另一股热流是如释重负的清灵,某个至高无上的意志传递来虽然不是非常喜悦,但也算满意的波动。不是满意他夺取了胜利,而是认可他兼信军神,替代以前对凡人特蕾希娅的信仰。

    这个意志自然是秩序女神……

    女皇特蕾希娅重掌权柄这事并没有改变瑞玛科心中的失落,他很清楚就算那个特蕾希娅真的是凡人,也不是当初他宣誓效忠的女王了。

    不过士兵们的士气为之一振,这让瑞玛科有了反攻的基础。

    现在,不管是战场上,还是心灵里,瑞玛科都变得笃定了。

    他无法再像过去那样,把所有忠诚汇聚在凡人特蕾希娅身上。他不认可秩序女神的人神合一,但秩序女神认可了他的不认可。允许他作为将军,只忠诚于曙光帝国,作为秩序牧师,只忠诚于秩序神座,而且还可以兼职军神修玛的战争使徒。

    接下来赤联肯定会出手援助敌人,想到即将再度面对赤联,瑞玛科心中燃起火焰,这一刻,灵魂全都投注到了属于军神修玛的战争之道上。

    对此秩序女神似乎乐见其成,没有向瑞玛科的灵魂施加任何影响。

    ………………

    “瑞玛科吗?”

    皇宫偏殿里,罗姆罗斯叹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他曾经在李奇的手下呆过一阵子,甚至还给李奇拍过魔导枪的幻景广告。关于战争,他肯定受过李奇的教导,能做到这样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意外。”

    “我早就提醒过克廷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付瑞玛科,大概是之前太顺利了,克廷斯就放松了警惕。”

    罗姆罗斯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并没表现出任何跟愤怒和慌张有关的情绪。这个方向本来就是佯攻,即便失败,也不影响全局。

    不过如果瑞玛科占领了狼堡,进一步向西进攻,战局就全然逆转了。

    “真是……难为情啊……”

    罗姆罗斯苦笑道:“刚刚在您面前夸下海口,就被现实嘲笑了,我的脸现在很痛。”

    奇丽宽容大度,没有追打落水狗,她在思考更全局的问题。

    “看来秩序女神搞的伪女皇还是有效的,至少曙光帝国基层官兵的士气开始回升了。”

    奇丽再度劝告说:“如果祂再摆平了内部的一系列矛盾,比如跟魔法师、商业神殿和红龙银龙的关系,你在布莱德方向的进军也危险了。”

    罗姆罗斯先点头:“殿下说得很对,如果秩序女神能像真正的特蕾希娅一样,把曙光帝国各方凝聚在一起,我当然没胆子继续打下去,不过……”

    他的嘴角翘了起来:“我不认为秩序女神有那样的能耐,至少眼下在另一个战场里,我没有看到祂有任何作为,而我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了。”

    看起来罗姆罗斯在某个方向有了很大进展,可奇丽却想不到细节。情报局那边的力量分别投在了瓦伦丁、布莱德和高地王国,在普雷尔城的网络监测也没发现其他异常。

    这也无所谓,现在瑞玛科的威胁骤然加大,正有利于解决赤联跟神圣意志帝国在布莱德人事务上产生的冲突。

    奇丽眯眼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瑞玛科那个战场上,你也不需要我们的支援?”

    绝美容颜上显露出的一丝狡黠,在那一刻让罗姆罗斯恍然失神。

    他咳嗽着遮掩自己的失态,再度苦笑:“如何我说需要,那么我这次被炸的事情,是不是就等于没发生过?”

    奇丽脑袋歪到另一边,笑而不语。

    这不是废话吗?赤联又不是活**!

    罗姆罗斯背着手,在殿堂里踱起了步子,好一会后,他用下令总攻般的昂扬语气说:“殿下,咱们就没必要像其他人那样一条条来争浪费时间了,我提出我的方案,你提出你的方案,然后……”

    他直视着奇丽,用热烈的语气说:“我们决斗,谁赢谁说了算!”

    奇丽无语看天花板,你这是把帝国,把战争当成什么了啊!?

    再转念一想,他不是把帝国和战争当成了什么,而是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唉,倾国之美真是罪啊。

    “先说说你的方案吧。”

    奇丽不置可否,如果方案有利的话,把自己当筹码也不是不行。

    罗姆罗斯欢喜的道:“很简单,奇丽殿下作为赤联特别代表,到我身边来处理一切跟帝国和赤联有关系的事务……”

    他倒是没忘公事:“至于您刚才说到的赔偿,我当然乐于接受,而且还需要赤联出动飞行部队,遏制瑞玛科的进攻。”

    奇丽想了想,摇头说:“力量到了我们这个境界,要分出胜负就得赌上生死,而且不打塌几座山是不会有结果的。“

    ”所以,除非你同意由我来指定比什么,否则我不接受决斗的提议。”

    罗姆罗斯毫不犹豫的道:“只要您同意大家可以旁观,比什么都行!”

    他马上又警醒:“如果是比谁知道的费恩历史多,那我肯定输了,这个不行哦。”

    奇丽摇头,说出了让罗姆罗斯比刚才接到战败消息更震惊的话:“这个当然是欺负你了,我的提议是……比美。”

    罗姆罗斯扶着下巴,讷讷的道:“这、这不是更欺负人吗?我是男的啊!”

    奇丽笑道:“你可以找其他人啊,谁,多少都可以,只要大家心悦诚服的认可谁美,谁就是胜者。”

    说话的时候她也在拼命压制心底澎湃奔涌的羞耻之潮,刚才是脱口而出,是嘴巴说的,不是她自己想的!

    怎么会提出比美呢?简直太荒唐了!

    不过仔细一想,说不定就因为荒唐,反而大家更容易接受呢?

    罗姆罗斯明显犹豫了:“这个……”

    他的眼睛渐渐发亮,越来越亮,然后他问:“殿下您的方案呢?”

    赤联为管束布莱德籍国民不严而道歉,但同时谴责神圣意志帝国对布莱德人犯下的罪行。

    在高地王国为布莱德人建立新的国家,赤联有权驻军和建设防御设施,帝国不得敌意针对。

    当然,没有奇丽……

    不过布莱德人的争端并不影响双方的盟友关系,赤联会视需要进行援助。

    听完奇丽的条件,罗姆罗斯脸颊抽搐了好一会,决然道:“比了!”

    把奇丽送到礼宾馆休息,罗姆罗斯回到皇宫深处的寝殿。

    林园中一座跟皇宫完全不搭调的普通民居小院里,衣着朴素的少女迎了上来,像从前在迩香的家里那样,给他脱衣服换鞋。

    “忒温丝,你啊,少干点活嘛”,罗姆罗斯有些兴奋,话自然也多了:“都是要当皇后的人了,手上还那么粗糙,我给你的冰海龙鲸油也不用。”

    忒温丝笑道:“嫌弃我不够白嫩,不如那位奇丽殿下美吗?”

    罗姆罗斯把手伸进少女衣服里:“忒温丝是最美的,不过跟奇丽殿下就不要比了。她不是人是女神,跟她比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比美。”

    少女噗哧笑道:“我才得到消息,说你要找人跟奇丽殿下比美,原来你早就存了投降的心了。”

    罗姆罗斯叹道:“奇丽殿下不愿意,我总不能强行把她留下。可我遇袭的事情,也总得给下面人一个交代,那就让奇丽殿下用她的美丽来折服所有人吧。”

    “这是有点荒唐,可奇丽殿下的美就是正义啊,被正义折服,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到遇袭,少女沉默了,靠在罗姆罗斯怀里,任由他动作。

    好一会后,她才低声说:“我不想过问你现在做些什么了,只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这一点你都没办法向我保证吗?”

    罗姆罗斯低叹道:“忒温丝,我们属于彼此,但我还属于我的使命,我只能努力在这之间寻求平衡。”

    少女转开了话题:“你也别难为奇丽殿下,要她来陪我了,我见到她会紧张得说不出话的。那么多人里,也就格芮塔跟我聊得来,老实说我现在很想念桑妮……”

    然后她抱住罗姆罗斯,很用力的抱着,低声说:“你明天又要走了,好好爱我。”

    罗姆罗斯把少女丢到床上,再扑了上去。

    笑闹声渐渐变成喘息,直至富有节奏的呻吟,少女忽然一口咬住罗姆罗斯的肩头。

    “你今天特别有劲呢,是不是把我幻想成其他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道纪〕〔甜妻买一送二苏沐〕〔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娇妻似火:帝国老〕〔净渊〕〔掌上春〕〔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许若晴陆久琛〕〔玉人来〕〔林江顾心雨小说〕〔一秒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