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帝剑尊〕〔光怪陆离侦探社〕〔祁爷的小祖宗甜又〕〔司礼监〕〔画堂归〕〔我家皇后管不住〕〔我要做圣皇〕〔武破虚空靠打卡〕〔偏执裴爷的重生小〕〔我靠炼丹发家致富〕〔蒋先生的小娇妻〕〔穿书后我撩的反派〕〔军师威武〕〔我真的控制不住自〕〔都市绝品狂尊〕〔前方高能〕〔不败战狼〕〔这是病,得治[快穿〕〔非酋变欧之路〕〔我真是太阴险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一三 打脸风云之一脸三打,比美还是宣传?
    “凡人终究战胜不了神祇……”

    司仪已经进入了状态,摇头晃脑的唱着旁白,还用上了颤音,真的唱出了一股史诗感。

    黑狼将少女扑倒在地上,狼嘴大张,眼见就要将美味一口吞下。

    广场里响起绝望的惊呼声,很多人都深深入戏了。

    如果他们能听到一狼一人之间的传讯,恐怕会觉得很尴尬。

    “真想从脚趾一路舔上来啊,奇丽乖乖……”

    “我就知道你比菲妮还黄,比夏安还变态……”

    “你会满意我的舌功的……”

    “闭嘴!我要捅了!”

    “快捅快捅我快忍不住了!”

    少女一剑刺入黑狼胸膛,黑狼人立而起,甩出猩红血线,发出痛苦的嚎叫。

    因为舌头甩得太夸张,还被少女踹了一脚,踉跄着退步,躺在了台上。

    “少女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长剑,重创了黑狼……”

    “但这仅仅只是凡人与神祇之战的……开始。”

    黑狼身上那如钢针般的长毛变粗变长,如枝叶般猛然伸展,片刻间整只巨狼就被一株巨树覆盖。

    巨树蔓延出的枝叶一直拔高到半空,弥散出的灰暗雾气如阴云般罩住偌大广场。枝叶上摇曳着团团黑雾,有如黑暗果实。

    那些果实扑愣愣飞离枝叶,细看更像是蝙蝠,它们在树冠之上拼出一张巨大人脸。看轮廓和五官其实很美,却因为抽搐和狰狞而显得无比恐怖。

    “卑贱的凡人,胆敢伤害我的狗……呃,狼——!”

    巨脸的咆哮如闷雷轰鸣,广场上开始有了小小骚动,虽然都知道是现场幻景,可效果也太逼真了。

    旁白声嘶力竭的跟进:“黑夜之神现身了!祂要伤害化身的凡人少女付出代价!”

    巨脸左右凝结出两只巨手,向少女射出由那种蝙蝠般黑暗果实汇聚成的光流,在少女身上劈出一道道深深伤口。

    “黑夜之神”即兴发挥:“我要把你剁成饺子馅!煮熟了蘸醋吃!”

    于是在广场上引发了一波疑惑之潮水,人人都在嘀咕饺子是什么,为什么要蘸醋?

    少女连连退步,此时衣衫破烂不堪,露出大片晶莹肌肤,又印上了道道血痕。

    别说男人,就连忒温丝都心痛的道:“这可一点也不美啊,留下了疤痕怎么办?”

    “我不是一个人,黑夜之神——!”

    少女终于开口了,带着明显西费恩口音的通用语,由那脆丽嗓音呼喊出来,刷得观众们头皮发麻,只觉那一刻耳朵升天了。

    “死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在我之后,还会有人登上狼神山,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凡人反抗你的统治!”

    少女说话的时候,手中的长剑一寸寸染上暗金光芒,如朝日如夕阳,总之霞光喷薄,将阴郁的世界破开。

    “哪怕是现在,我也不是一个人,我带着所有凡人的渴望而来!”

    旁白赶紧跟进:“少女用长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把灵魂里承载的凡人渴望释放出来。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战胜神祇,为此即便牺牲自己,少女也在所不惜。”

    在观众们的惊呼声中,长剑穿透少女胸膛,像是打开了一道世界之门,磅礴但又柔和的力量自她体内汹涌喷出。

    那是一个个身影,有人类,有精灵,有半身人,有狼人,还有吐着獠牙的吸血鬼,甚至连兽人和狗头人都有,难以计数……

    力量的喷发带起猛烈气流,斗篷飘飞,兜帽也落了下来。

    淡金长发在风中抛洒,露出一张难以用言语表述的容颜。

    现场沉浸了大概三分之一秒,然后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感觉难以呼吸。

    那不仅仅是单纯的美丽,是燃烧着生命和灵魂,一往无前,向无比强大的敌人,向神祇挑战的决心,与绝不接受神祇统治的信念。

    贵宾席上,罗姆罗斯和忒温丝,还有所有臣僚们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他们没有鼓掌,也没有欢呼,就傻傻的看着少女的昂扬身姿。

    罗姆罗斯心中激荡着猛烈的震撼,不仅是因为这样的美丽,更因为这样的决心,这样的信念,就根植在他的心底。

    他也相信自己的臣僚,自己的子民,在这一刻不仅是被奇丽的美丽震撼,也是为奇丽展现的精神震撼。

    这就是神圣意志帝国的意志,属于凡人的意志。

    完全呼应着观众们的心声,奇丽装扮的凡人少女,举起长剑,高喊道:“凡人绝不为奴!”

    “黑夜之神”嘀咕了句什么,像是“除非包吃包住”,可惜是用另一种语言,没人听得懂。

    少女长剑上的霞光越来越亮,将阴云急速驱散,映照在无数观众身上。

    观众们身心震动,惊愕的发现自己身上也飘出虚影,挥着各种武器,冲向台上的黑夜之神。

    片刻间,成千上万的虚影汇成潮水,涌向那张巨脸。

    感受到熟悉但又有细微不同的力量在拂动灵魂,罗姆罗斯没有抗拒,于是也看到自己的虚影升起,汇入大潮里。

    “这是……”

    罗姆罗斯心弦荡漾,最终审判律令,奇丽殿下当初打醒了他的那一招,只是运用上更精巧,覆盖的范围也更广了。

    “那是不是我的灵魂啊?”

    忒温丝和所有被霞光映照的人一样,也分出了虚影参与战斗,她既高兴又有些担忧。

    罗姆罗斯说:“不,那只是我们心灵中的一面,那只是在展示面对神祇,我们凡人的心灵是共通的。”

    “不——!”

    “不可能——!”

    “我是神祇啊,怎么可能被你们凡人这种小虫子打败!”

    巨脸的咆哮从愤怒变为惊恐,不过语气有些不到位,似乎还在努力忍笑。还好因为祂的形象太过恐怖,就算像是被挠胳肢窝般的笑,也被当作邪恶的笑声。

    虚影之潮如虫群般围住巨脸,一点点的啃食着,没一会就千疮百孔,不成人形。

    这时候少女将长剑从胸口里拔出,高高跃起,两手抡着剑,朝残缺的巨脸当头劈下。

    金发、玉肌、血痕,糅合在完美的容颜和身姿中,一点点被金光浸染。

    当少女跃到最高点,身体舒展到极致,长剑在身后蓄积的力量也到了最顶点时,世界仿佛凝固,她的身姿就此定住。

    金光将她染成雕像,遮掩了各种色彩。在她身前,虚影之潮还在翻滚,将巨脸尽数吞噬,连带下面的枝叶甚至黑狼都化作烟气,冉冉消散。

    旁白又出现了:“少女把自己当作祭品,召唤出活人的精灵,召唤出死人的英魂,最终消灭了黑夜之神。”

    已经变成一尊黄金雕像的少女在空中一点点化作飞灰,片片飞灰落入那些还徘徊在半空的虚影中,化作点点红绿,再跟着虚影一同消散。

    罗姆罗斯闭目仔细感应,睁眼时笑道:“原来莎佳妮也来了啊,好久不见,很想她呢。”

    大多数观众还沉浸在强烈的震撼中,少数清醒过来的迫不及待的高喊:“结果还用说吗?”

    忒温丝镇定下来,掩嘴笑道:“奇丽殿下太欺负人了,哪有这样比美的?”

    罗姆罗斯耸肩:“可这时候就算是我说奇丽殿下输了,也会被愤怒的观众们打死的。”

    旁边某个暴政教会的主教皱眉道:“这个黑夜之神,还有黑狼和狼神山,怎么感觉在哪里听过?”

    旁白又响起:“这并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某个地方的民间传说。在若干个千年之前,那里的凡人为了反抗黑夜之神的统治,一代代前仆后继,牺牲了无数生命。”

    “最终他们赶走了黑夜之神,他们也付出了代价,他们的灵魂和血脉因为借用远古的力量而污秽了。但他们并没有沉沦,他们仍然还在反抗,还在追求自由。”

    那个主教嘀咕:“好像是……”

    旁白继续:“他们就是……布莱德人,这仅仅只是他们遭受过的无数苦难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观众们已经在有节奏的高喊:“奇丽!胜利!奇丽!胜利!”

    旁白的诵读并没影响到这样的欢呼,贵宾席上,罗姆罗斯等人却都呆住了。

    主教一拍巴掌叫道:“没错!布莱德人的传说!我就说我听过的!”

    台上各种光影已经消散,后面的幕布卷动,身着费共成员制服,打扮得极为朴素的高挑美女现身。

    正是奇丽,她以本貌露面,迈着大步来到长台尽头。

    举手回应观众们的欢呼,奇丽看向贵宾席,目光与罗姆罗斯交织。

    她盈盈笑道:“那么,皇帝陛下,您可以宣布结果了。”

    罗姆罗斯深深叹息,向奇丽传讯:“您这不是比美,是在打我的脸啊。”

    很显然,奇丽是把这场比美搞成了宣扬赤联信念,谴责神圣意志帝国迫害布莱德人暴行的政治宣传。

    奇丽回应:“在关于人神问题上,我们还有布莱德人,难道不都是一致的吗?我这也是在帮你凝聚国民精神,消除布莱德事件的不良影响。”

    “现在就看你是前进还是后退了……”

    感受着广场上的热烈气氛,罗姆罗斯用很委屈的语气说:“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可认真想想,我很亏啊。差点被炸死不说,还得为这事道歉。”

    奇丽淡定的说:“一切为了帝国,为了使命,这可是你说的。”

    罗姆罗斯再没话说,飞身跃到长台上,与奇丽并肩而立。

    “我宣布,胜利者是……”

    罗姆罗斯握住奇丽的手,高高举起:“奇丽殿下!”

    广场上爆发出比之前还要热烈的欢呼,这是民心所向!

    “我还要感谢奇丽殿下,她愿意接受我的委托,来向大家展示我们对待布莱德人应该是什么态度……”

    “我们的帝国,继承了图铎大帝的遗志,要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任务,那就是为所有凡人带来安宁跟和平。这个目标就注定了我们最大的敌人,是那些想永远奴役凡人的邪恶神祇,还有为祂们服务的邪恶教会。”

    “这么一来,所有反抗神祇和教会压迫的凡人,都是我们志同道合的战友。”

    “所以,我们的盟友不仅仅是赤联,还有其他凡人,包括布莱德人……”

    罗姆罗斯顺水推舟,把这场政治宣传的主导权抢到自己手里。

    他坦率的承认帝国在布莱德的作为出了问题,而他遭遇的事故是他应得的教训。他表示将与赤联一道,帮助布莱德人建设新家园,净化他们受到的元祖之力。

    有了奇丽的演绎,再有皇帝的表态,广场上的观众们哪还会坚持把布莱德人当作邪恶异类。

    当然最关键的是皇帝说了,帝国只是会跟赤联一起帮布莱德人建国,这说明帝国不会把布莱德人放进帝国,还要求大家跟他们友善相处。

    既然不会凑在一起,又何妨大方一点,表露出友善姿态呢?

    罗姆罗斯的演讲令所有人由衷赞同,不对,不是所有人……

    未来的皇后陛下,两眼紧紧盯着罗姆罗斯跟奇丽握在一起的手,嘴唇微微蠕动着,似乎在数数。

    到此时为止,比美活动将娱乐与宣传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是一次胜利的活动。

    可到某个卫兵忽然把枪杆插到两腿间使劲摩擦的时候,现场气氛终于拐上了另一个方向,一个让人啼笑皆非,说起来就捂脸,画风完全不敢看的方向。

    靠近长台的不少卫兵以及观众开始翻滚,有的抱着互相蹭,有的直接插地。嘴里嗬嗬有声,脸上红得发紫两眼发绿。

    奇丽捂脸,对某个罪魁祸首传讯:“那时候你是在洒真血吗?”

    后台的卡琳理所当然:“莎佳妮听你说是pg13,就说血不能是红色的,必须是黑色或者绿色,那怎么行啊?我只好流点真血了,怎么了?”

    奇丽叹气:“你自己出来看吧。”

    卡琳一呆,传讯里响起呼呼的杂音,似乎坐上了浮空摩托全速远离,她还叫道:“再见!”

    如果不是奇丽赶紧解释,再让奥术师和德鲁伊用法术禁锢住这些人,刚才的表演和讲话,恐怕都要白费了。

    忙乎了好一通,才把首尾收拾干净。

    罗姆罗斯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个布莱德的传说里,什么黑夜之神,跟夜女士有什么关系呢?夜女士就是黑夜之神啊。”

    奇丽摊手道:“没错啊,就是这么传的。说夜女士原本也想在布莱德搞点什么事,结果被赶了出去,这个传说也是编排祂呢。在布莱德,夜女士跟其他神祇一样,都不受当地人待见。”

    罗姆罗斯叹道:“我的确是错了,在关于凡人和神祇这件事上,布莱德人的确该是我们的盟友,可我却……”

    “你以后还会面临很多同样的事情”,奇丽安慰道:“但只要跟现在一样,能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能勇于承担责任和风险,就算最初做错了,还是能改正过来的。”

    罗姆罗斯感激的道:“当然,奇丽殿下的话,我怎么可能不听呢?”

    奇丽咳嗽着说:“那么,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

    瓦伦丁,海瑟薇私人庄园里,娇小瘦弱的少女瘫在沙发里,兴致盎然的看着幻景。

    她忽然打起了喷嚏,一口气打了好多个。

    “怎么了?”

    旁边正戴着眼镜在做记录的海瑟薇讶异加担心的问:“女士您的寄身状态出了问题吗?”

    米斯娅摇头,神色怪异的说:“好像有人在说我的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林辛言宗景灏免费〕〔傅沉寒〕〔总裁的新婚罪妻〕〔大道纪〕〔江唯林南烟
  sitemap